游记|阿里南线(七)

停车场离大本营还有几十公里,我收拾了一下行李,带着两个氧气瓶,和大家坐上环保车出发,虽然几天以来也到过5000米以上的地方,但想到要在这个高度睡一晚还是有点担心。在山谷间走了不知多久,我们到了营地。

从环保车下来,天上落起了雨点,风很大,渗过冲锋衣的布料一直钻到血管里,可我们又不敢快跑,就只好一路慢慢的走向我们的帐篷,钻了进去,瑟瑟发抖。

屋里没人,我围坐一圈等主人回来。屋内没什么设施,只有一张通铺,一台炉子,一个方桌,和一圈凳子沙发。我们预定的睡袋已经被提前准备好并排摆在床上,方桌上摆着几块化石,还有一把藏刀。门有两层,一层是棉被,一层是毡子,中间还有一个小门斗,这样的构造不至于让风倒灌进来。

冻了好一阵,女主人终于提来一桶晒干的羊粪蛋,用一个破旧的搪瓷碗擓起满满的一碗倒进火炉,坐上一壶水,走进后边做晚饭去了,看得我目瞪口呆。

吃完炒面,有了力气,我们走出帐篷,去看珠峰。这会,我才仔细观察了我们的营地。营地位于一条南北走向的山谷之中,两边的山峰把天空裁剪成一线,尽头便是珠峰。营地一边挨着公路,一边靠着河流,绕营地四周紧密地扎着一百多顶帐篷,都兼有旅店、纪念品和饭店的功能。营地中央还有一顶帐篷,是一家中国邮政,是海拔最高的邮局。

绒布寺离营地不远,就在斜前方的山脚,再往前,公路一转开到河边去了,又沿着河边一直延伸到山谷深处,但在转弯处,有路障拦住,不许机动车往前开了。转弯处往前,是一大快台地,台地上边立有大本营海拔的纪念碑和珠峰海拔测定的纪念碑,从纪念碑再往前,走到台地尽头悬崖边的土坡上,这里便是目前普通游客能到的观测珠峰最近的地方了。

一路走过来,虽然也有些胸闷,但是呼吸不感觉有什么困难,回来看照片时,才发现自己的嘴唇已经是青紫色了。远处的珠峰藏在云中,只露出了下半截,我们顶着崖边的狂风等了好久,都不见露出半点头来,反倒是天越来越暗,云越积越多。于是,我便干脆躲到土坡下边,四下搜寻起“化石”来,化石找不到,又“研究”起岩石间的植物来。再缓缓爬起来看一眼,确定今晚确实看不到珠峰了,便回营地了。

晚上,钻进睡袋,大家帮我拉好,拍照。静静躺着,一会就睡过去了。

07

第七日

早上六点多被憋醒,想到又要穿衣服,又要到营地外边,海拔那么高,外边那么冷,实在不想动弹。再三下定决心,穿上衣服,走出帐篷。外边一片漆黑,但已经有了人声,从环保车出来,才想起来现在还可以“看星空”。抬头仰望,只能看到山谷之间狭窄的一条天空,皎洁的月光把夜空照的一片苍白。透过月光和淡淡的云层,仔细辨认,依稀认出了北极星,再定了定神,终于看到了熹微的点点星光,已经很久没这样看星星了。虽然海拔十分可观,但是我还是没有看到银河,也许是天快亮了,银河已经落下去了,又或者因为从来没见过银河,把他当成哪片云彩了。

回到帐篷,躺了一会,再睁眼,大家也都起来了。走出帐篷,天已经微亮,从营地远远地看到珠峰的轮廓在熹微的晨光中清晰地显露出来。我十分欣喜,连忙唤起屋里的人,一起往台地赶。

走到台地,阳光已经把谷顶的晨雾照得金黄,缓缓流动的朝霞仿佛触手可及,而谷内依然是幽暗的深蓝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珠峰也被照亮了小小的一个侧面,大部分还笼罩在深蓝色里。但比起昨晚的云雾缭绕,能见到珠峰全貌,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过了一会,云雾再次覆盖上来,我们便起身返回。

从台地上下来,我们一起去看绒布寺。寺内有一间大殿,被围墙环绕,围墙外有一条碎石小路绕大殿一周,路旁是高低错落的僧房,其中不少已经毁圮。路不好走,有的地方需要攀爬,大殿后边还有一段是悬空的。绕回殿前,想进去参观,被拦下收费,但一路上看了太多寺庙了,突然就没了兴致,跟大家一起回营地了。

吃过早餐,收拾一下,准备下山。走出帐篷,发现这会不但云彩没有上来,珠峰好像也比刚才更美了,但实在不想再往前边走,就站在营地眺望了一下。临行前,我本来想把店里的化石买下来,但女主人不知道和谁吵了起来,我们又听不懂,不好劝阻,只好进其他店买了一块,下山了。

从一路上最有挑战的景点下来,还好大家都没有掉队,听师傅说每年都有挺不住大本营的高海拔被抢救下去的游客,一辆车出去八个人,回来就少了一两个。从景区出来,便进入了无尽的盘山道,路况虽然很好,但是地势险峻,在山中迂回了许久,终于到了加吾拉山口,从车里出来,感觉晕头转向。

站在山顶的观景台,世界之巅尽收眼前。天际尽头是连绵不绝的雪山,突破层云,傲视着大地。那里也是祖国的神圣边界,是这片土地的历史,时间的尽头。天际之内,尽是中国,天际之外,已是十方世界,豪迈之感,油然而生。

观景台下,是我们来时的路,在山脊上盘旋游走,与远处的雪山相映成趣,不但没减去自然的景致,反而为光秃秃的荒山增色不少。

继续出发,下山的道路更加惊心动魄,我的《法医秦明》也听得高潮迭起。到了保护区的路口,遇到封路,过了快一个小时,车队才急速驶过,后来听说车上的是……班禅?

回日喀则的路上,正要吃药,师傅拦住我,说:“在山上吃是药,下来可就是毒了,你都去过大本营了,还用吃药吗?”我心想也是,把药放回包里。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重庆打卡必去之解放碑、洪崖洞

2021-4-13 7:23:47

旅游攻略

扬州三日游|说走就走的旅行,去扬州搓个背

2021-4-13 14:26: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