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泸沽湖|Day5 女神湾-草海

徒步泸沽湖

Day 5 

女神湾-草海

 

站在扎俄洛码头,可以看到茂盛的草海。

有人在草海里划船,木船在草海中,就像在芦苇荡里一样。草长得像芦苇一样,有半人高,船停在绿色的草海中,风一吹,水也荡漾,草也摇晃,船也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

只是我是没有心思欣赏这番景色的,因为我当时正在和涛哥置气。

置气的原因也很简单,大致就是涛哥总想抄近路,终于走错路了。

 

徒步路线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那天上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一扫连日以来阴晴不定的状态,云销雨霁。我们在女神湾草率地吃完了早饭,就准备出发了。

因为小飞机坠机一事,涛哥的只能把小飞机闲置起来。头天晚上我们找老板买感冒药,老板说这里没有,但是很热情地给我们煮了姜汤。四川老乡真好!

 

女神湾的早晨

离开女神湾的时候,我们依然选择了穿山而过。此时天气已经放晴,路比昨天好走许多,上山的速度反而比下山快。也有了时间仔细观察山上的景物,发现其实这边的小路也是有人走过的。快到山路上比较陡的地方的时候,我见前面土质松软,便绕过了那段路,从旁边跨上了昨天的步道。踩在平整的路面上,人也踏实了许多。

 

近看女神湾

刚上步道,便遇到一个中年大叔找我们问路,他推着自行车,整个人显得很有活力。仔细一问,他说他是顺着山路骑上来的。我看了一眼不算平缓的坡度,对他的崇拜更添一层。

这里的景区步道建设很好,和昨天进村糟糕的路况相比简直天差地别。顺着游人步道一直向前走,仿佛置身于某个野生植物园中。一段上坡之后,眼前出现了一个观景台。

这个观景台比里格的要大很多,搭上十几个帐篷没什么问题。涛哥架好相机拍延时,然后就把昨天没晾干的衣服拿出来搭载观景台的栏杆上晒着。我们一边俯瞰女神湾,一边畅想着以后要带大家来这个地方露营。

 

步道边的路牌下

这个角度比昨天我们在山上看到的女神湾更清晰,更完整。

泸沽湖深蓝色的湖水既像一面镜子,又如同出水的少女那闪着光泽的绸缎般光滑的脖颈,而女神湾就像戴在脖子上的一串设计精巧的项链。女神湾靠山的那一侧,也有一个小小的池塘,只不过池塘的颜色偏绿,从高处看略显浑浊。

 

远观女神湾

稍事休整过后,我们便开始下行。一路上迎面遇到和我们行程方向相反的游人,他们是绕山一圈又折回女神湾的,车还停在山脚下的村庄里。

这一路本应是非常畅快的,直到涛哥又跃跃欲试想抄近路。

他自己先试着离开游人步道,顺着小路去探路,不过都是无功而返,总是走着走着眼前就只剩树林,不见路了。

 

步道上的白塔

一直到了可以看见几座靠湖房子的地方。有人在房子前面的泸沽湖划船,涛哥坚信我们可以到那些房子后一定有路,我们顺着路走就能横穿出去,不用继续走绕着弯的步道。

在这些事情上我一向没什么冒险精神,但是看着并不难走,也便同意了。刚开始走的时候还觉得挺新奇,以为能像去女神湾路上的穿越一样,内心也很雀跃。一直到我们不得不钻进别人的玉米地里找路,我的心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玉米本来就长势喜人,比我们还要高,叶子剐蹭在我的脸上、胳膊上,(我当时穿的是长袖长裤)刺得脸直发痒。

 

远观草海

我忍着痒穿过了玉米地,好不容易到了房子后面,发现还有一个一米多高的台阶,得跳下去才能进去。时至今日,我已经忘记了我当时是怎么晕头转向的进到了房子里,但是当我看到一条又一条此路不通的时候,我清楚感觉到我不太高兴了。

然后我们原路返回,再次经过那片玉米地,远距离欣赏觉得美丽的叶子成为一种折磨,所幸很快就穿过去了。

 

超近路途中

涛哥见我面色不愉,主动提出原路返回。然而我们走出玉米地,离开这片菜园,发现已经忘记来时的路了。我长叹一口气,开始自己的观察。上去的路有的太陡,一米多高而且都是松散的土屑,有的到最后有铁丝栅栏。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了。

良久之后,左前方隐约有人说话。我们抬头看去,一个父亲模样的人正带着自己的小孩从前方一个不起眼的小路里往这边走。于是我们顺着他们走来的路一直向上走。约莫过了几百米,到了半山腰。山腰上有一个堆好的玛尼堆,有两个老太太在那里讲话。我听到她们好像在给我们指路,但是也没听明白。涛哥又一直在前面走,我就跟了上去。

 

王妃岛

本来以为绕出这个山头就好了,没想到还有一大片田野在前面。高低不同的田地里长着参差不齐的农作物,以及根本看不到的人能走的田埂,我再一次泄气,磨磨蹭蹭地不肯走,甚至找到个地方坐了下来。涛哥已经走出了很远,看见我还在原地又折返回来。他对我百般劝说,向我再三保证这条路肯定能回到游人步道,还用手给我指了指步道的地方。我将信将疑地挪动脚步,终于到了他指的地方——确实又回到了游人步道。

但是我还是很生气,觉得有游人步道不走,一定要去穿越其实很没有意义。如果说我们到女神湾的路上穿越是为了赶时间,而且公路确实没什么好看的,那现在一味地找野路就是闲的了。于是我们在后面的路上,谁都不理谁。

 

因走错路误打误撞走到的地方

后来才知道这里竟然是亲爱的客栈

游人步道结束后就到了一个码头,那时候大概下午一两点。码头旁的凉棚里,休息的大叔或打着扇子,或者躺在长椅上小憩。他们的脸上呈现的是一种高粱红,皮肤晒得偏黑,容易让人想到莫言一些小说里关于朴实的庄稼汉的描写。

码头上依然有不少游人在划船,他们唱着欢快的歌。此时天气慢慢转阴,能感受到空中已经有了沉沉乌云。我此刻的脸色估计不比天色好。

涛哥以为这里可以坐船去亲爱的客栈,在我表达了不想坐船的意愿后,小小地表示了一下遗憾,便继续往前走了。不过关于亲爱的客栈,后面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我们。

不过这个码头真的挺草率的,主要就是为了招揽坐船的客人吧。

 

步道出口的码头

冷战一直持续到下一个村子。

在去往下一个村子的路上,我们谁都不理谁。(实际上是我单方面不想讲话,后来涛哥自说自话着就沉默了)到了村口,有几家小超市。涛哥一直往超市里看,想进去买东西,我视若无睹的继续向前走。不远处有一个广场,我坐到凳子上喝水,感觉自己脸痒痒的,掏出手机一照,不知道是被什么叶子蹭着了,有点过敏。涛哥凑过来问我想不想吃冰棍儿,看着他期待的小眼神,我决定不再生气了。

其实现在想想觉得这些事情在旅途中,尤其是不走寻常路的旅途中很正常,如果能保持一个平常的心态,可能就没有那么委屈了。

 

泸沽湖上的木船

再往前就是扎俄洛码头了。到达扎俄洛码头前,有一个摩梭博物馆。大地社以前做过一个去泸沽湖的科考活动,里面就提到了这个博物馆。

因为我们背的东西太多了,很重,带着参观不太现实。我们两个人就一个人在博物馆门口的休息区坐着看包,一个人进去参观。我先进去,然后涛哥再进去。

我看得比较仔细,五点就闭馆了,四点多的时候涛哥按捺不住进来找我,和刚参观结束的我在门口撞了个满怀。

 

摩梭博物馆

刚开始的陈列就是介绍摩梭文化,走婚风俗,摩梭人用的器具等等。后面还有一些摩梭人的工艺品,相关的神话传说。关于格姆女神山的尤其多,大家对格姆女神山寄寓了很多美好的愿望。

还有写实的介绍曾在云南居住研究摩梭文化的一些外国学者和相关书籍。

走到最后是一个放满金刚罗汉的屋子。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好像墙上也挂着一些金灿灿的画像。我站在门口,就觉得他们全都注视着我。这个屋子富丽堂皇,色彩浓丽,一进去就会成为注目的焦点。我感到头皮发麻,就快步离开了这里。

 

摩梭博物馆内陈列

 

我们住的地方在扎俄洛码头附近。扎俄洛码头外已经不是湖水了,而是草海。这里的湖水也偏绿,很多碎草漂浮在湖面上,像浮萍,也可能就是浮萍。这里和女神湾是我们泸沽湖之行中仅有的两次拍星空。

 

扎俄洛码头

这里的星星很小,但是很密,在云雾中若隐若现。不过扎俄洛码头没有光污染,在这里我们试图拍时间很长的延时,开着手机的电灯在空中划出光圈,在码头跑成一个圆,被拍出来能够看到一个个光轮。

 

光轮?

但是太阳落山时候的景色很美。一望无垠的草海,头顶宽阔的天空都染上一层蓝紫色,霞光就是出来躲猫猫的,刚刚还能看到,倏而又消失在天际。

 

>

刻着扎俄洛名字的石头很高,大概有两米左右。顺着旁边的木板可以爬上去,涛哥上去拍照,但是光线和我手机的渣渣像素让他显得像爬树的猴子。

已经是夜晚十点左右,还有大巴在旅途中停下。大巴里的灯渐次关闭,最后剩下一种奇异的暗紫色的光芒,这光芒也渐渐消失。三三两两的游客从车上陆续下来,在码头稍作停留后就到了要居住的酒店。

 

草海的星夜

 

回去的时候民宿大门已经关了。我们从小门进去的时候,老板娘还坐在沙发上,应该还有房客没有回来。白天我们上楼的时候曾经看到一只小猫贴着窗户,对着我们喵喵叫。不过,现在它也已然睡下了。

 

窗户里的猫猫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杭州终极拜佛攻略|走这条路,一天解锁灵隐法喜7大宝藏寺庙!

2021-4-16 20:31:08

旅游攻略

镇远古镇 | 一个去了还想去的地方

2021-4-17 7:01: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