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泸沽湖 | Day 6 草海-蒗放

泸沽湖

Day 6 草海-蒗放

最当年纪的人

 

却只遇到过一个

 

看过许多地方的云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travel

on the way

客栈里的葡萄和多肉

 

走在木栈道上,一阵风吹来,我还是觉得有一种不真实感。

早上我们一般都两碗米线打发,今天也不例外。不过昨天的晚餐比较丰富,菌菇汤做的很好喝。想到昨天下午涛哥无意间露出了大学的文化衫,店主对我们徒步的大学生赞不绝口,就觉得又充满了动力。

临行前,店里的阿妈告诉我们,走公路的话,车尘多而且没有什么有趣的风景,旁边的木栈道是不错的选择。看到涛哥眼睛瞬间变亮,我就知道又要开始栈道历险记了。

 

 

栈道的入口是封死的。仔细看上面的公告,现在已经过了维护期,但是还是没有开放。想到店老板说,这里依然在规划拆了重建,虽然觉得有一点惋惜,但也很想看看建好了的样子,不过这些都不影响我们取道这里。

尽管入口的门是紧闭着的,两侧的木栏杆之间却有较大的空隙。我们强烈怀疑是当地人也从这里走,专门把栏杆卸下来了几根。木栏杆估计有一米五高,我们选择从空隙里钻了进去。

 

 

神奇的木栈道之旅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木栈道上的风光和我们在公路上看到的确实不太一样。此时已经到了中午,阳光透过两边树叶间的缝隙照在脸上,形成奇异的光斑。溯光向上,可以看到浅金色的太阳在云中若隐若现。

此时才有一种盛夏的感觉。周围树木的是深绿色,朴实而大气。快步走向树荫里,我们停下来休息。靠着栏杆往下看,有置身树林之中的感觉。地面上的草长得茂盛,也有一些坑坑洼洼的小水洼,应该是泸沽湖湖水退下之后留下的些许水坑。

再往前走,有的地方木板和栏杆都有被盗拆的痕迹,我不禁忧心景区的维护质量。栈道大概有两公里长,现在想来,这里以前应该是有水的,栈道也是架在湖上供人游览参观的。

到了栈道的另一端又需要展示自己灵活的身姿了。这次任务难度不大,借着栏杆的力我们很轻松的翻过了封闭的大门,和从公路来的游客不期而遇。

 

 

这时候我才发现,前面不远处就是摩梭走婚桥。

在图片上看到的走婚桥是只那一段木栈道。前面其实是有一些铺垫的。一路向前走,先是路过一片人声鼎沸的摊位,卖纪念品、小吃的人很多,摊位上大部分都摆着亮晶晶的摩梭风格的挂饰。

再往前走一段,视野突然变得开阔起来。周围坐着三三两两休息的游客,不远处的草海中拴着一些马。有商家在招揽骑马的游客,有的小贩也牵着马过来让游客挑选。再往远处看,也有骑着马在草地里缓步慢行的人。

再往前走就到了走婚桥了。走婚桥转弯很少,可以看到大体是相当笔直的。转弯处很适合游客拍照。这个季节的草海也很适合拍照。红色的栏杆在一望无垠的绿色草海的衬托下,更加惹人注目。不少地方都有着零星地摆着各种pose的游客。

 

 

涛哥觉得此处游人比较多,如果在对岸能找到一个高地俯拍,那必然是极好的。(不要忘记此时涛哥的小飞机已经瘫痪了)怀着这种期望,我们走到了对岸。想来大部分人是从这里进入走婚桥,这里有专门的游客中心,公共设施什么的都很完备。

吃了个冰棍,略作休息之后,我们决定去旁边的小土坡上看看。其实我和涛哥希望的相反,我担心土坡太高不想爬,也害怕他一拍就拍一两个小时,我等得会非常着急。

不过我很快就真香了。在我用蜗牛的速度爬上只有几十级台阶的小山坡时,涛哥已经架起了三脚架。很快就没有路了,只有一些野路和林林总总立着的几个信号塔。见涛哥没有继续向上的打算,我松了一口气。

 

 

这里有专门供人休息的长椅。我选了一个正好在阴凉地方的椅子,放好东西开始休息。涛哥挑好拍延时的角度,从一米多高的台阶上跳下来(因为一个台阶就这么高)。等延时拍好之后,他又换了地方拍照,其间还指挥我帮他拿了器材。

一切就绪之后,我也仔细向下看了看。走婚桥将偌大的草海一分为二,桥上来来往往游人如织。此处看不到清澈的泸沽湖水,只能看到在草色和蓝天掩映下,呈现深蓝甚至深紫的冷色调湖水。一大丛一大丛的水草就这么漂浮在湖面上,远远望去竟然像一片片荷叶。

 

草海和走婚桥

 

 

略作停留后我们沿着草海,顺着公路继续向前。路过一个不知名的村镇,走到位于川滇交界处的山垮村。穿过村镇能看到川滇交界的公路桥和牌坊。不过我们抄了村里的近路,没能走到牌坊那里去。等到了公路看到路牌才后知后觉。涛哥当机立断跑了回去补一波照片,让我在村头的小溪边等他。

溪水清澈见底,从小石桥下潺潺流过。溪边有一棵大树,它的枝叶斜垂着。我百无聊赖的看着溪边的泥巴,思绪飘向远方。

 

>

 

突然,我的后脖子一凉,感觉什么东西掉到了脖子上,好像还在爬。我如坠冰窖,感觉四肢僵硬,不敢伸手去摸。我面色惨白,感觉无法呼吸。虽然我心里的尖叫已经突破了天际,但我张开嘴却发不出一个字,仿佛一个无形的手抓住了我的咽喉。

正当我准备横下心伸手去摸的时候,两个奶奶从我身边说笑着过去。我觉得自己找到了救星。我伸出的手抓住了离我近的那个老太。她开始很疑惑,我把脖子转过去给她看,她露出了然的神情 ,然后伸出手轻轻一弹,就让我从这种尴尬的境地解脱了。事后她还用四川话嘱托我,回家之后抹点花露水。

时至今日,我还是不知道是什么虫趴在了我的脖子后面,带给我2020年难忘的一分钟。等涛哥回来跟我描述交界处的牌坊的时候,这个小插曲也就被我抛在脑后了。

进了云南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色。碧空如洗,沥青公路通向不知名的远方,两边是或黄或绿的田野,脚边是湿润松软的泥土,空气中散发着雨后的芬芳。走过界碑,觉得一阵轻松,想大喊一声,就想远游归来一样。

 

 

顺着沥青公路走,路过一间客栈,涛哥还告诉我当时他准备定这里的住宿。我看了一眼附近只此一家,也不是什么村庄,庆幸他还好没定。

这种悠闲一直持续到快要拐弯。拐弯处出现了几个装修得还不错的民宿。只是这边应该还在施工,飞扬的沙土呛得我们无心欣赏,只想赶紧走。

今天依然是没有提前定住的地方的一天。其实这样不是很可取,但是因为疫情的特殊原因,客栈当天如果没有住房就会降价甩卖,不然还是亏。(事实上这条tip在蒗放行不通,因为它真的有一点黑。)

 

 

蒗放在开发中,很多地方都是在建。本来我们已经在网上看好的几家,都有不同的问题。第一家还在装修,而且极其难找。我们从路边药店旁边的岔路进去,左右拐了几个来回才找到前台。第二家在路边,虽然便宜,但是条件看上去一般。我们比较中意的第三家看上去不错,在蒗放村内。

这家装修的确实不错,但是似乎刚装修完没多久,进去还能闻到醛味。最关键的是,这家店临时涨价那一套玩的贼溜。看完去前台问房费的时候,他拿出来一个不知道是什么app上的预定界面,定价是美团去哪儿携程的3倍。我们拿出手机和他们对质,他们就搪塞说我们看的三家不能定。一番交涉无果后,我们回了第二家。

 

 

第二家住宿餐饮都有。看店的是个四川老太。这个老太让我们对四川老乡的好感下降了100分。从美团上定的她不认,一定要我们加几十块钱,并且表示不办入住也能住(这就很神奇了?)。好说歹说,最后又给店主打了电话才终于给我们办了入住,给的房间也不是一开始预定的那间。我们刚流露出一点不满她就用四川话开始嚷嚷。

要是只有这点摩擦其实也不算什么事情。问题是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们点了柴火鸡,要用大锅做。她刚开始说半斤肉不给做,必须要点一斤。开始做了又只给用小锅做,锅边馍根本贴不上去。去质问她,她说我们人那么少用不着大锅?

 

 

我特别愤怒,在美团上找了这家店负责人(店是他租的)的电话,打过去问她是什么意思。这家店里的负责人此时正在攀枝花度假,一听我们打电话老太就慌了。虽然我感觉她也挺不容易的,但是我也觉得她很可恶。在我把我们在这家店遇到的一系列事情吐槽了一遍之后,店主态度倒是很好,给我们赔了不是,还专门找了房东来帮我们督促老太给我们换大锅做。房东倒是还不错,为了表示歉意,推荐我们第二天去坐船,两个人按一个人的价格算。

做好的柴火鸡很可口,香喷喷地冒着热气。蘸着锅里的汤汁,吃着软软的锅边馍,我才觉得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了。

 

 

住的房间只能看到在建的民宿,望不到湖边。吃完饭后,因为时间还早,我们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湖边。湖边离这里大概几百米的样子。

因为蒗放是正在开发的景区,所以湖边也还没有建起来什么。我们可以和泸沽湖来个亲密接触。涛哥例行公事般地架好相机拍延时,就到另外一边去玩了。

 

 

这时我看到有一对情侣正在和一只狗狗一起玩。一开始我们以为这只狗是这对CP的,但是CP走后小狗依然在这里,想找人玩,那它应该就是这里的居民的了。涛哥和这只狗的关系不一会也熟络了起来。只见他一会摸摸小狗的头,一会带着小狗在湖滩上跑。我坐在地上看他们一人一狗。涛哥身手敏捷,反应迟钝的人还是不要在外面招猫逗狗的好。

狗狗玩累了就跑了,涛哥给我表演了打水漂。他在武汉汉江边已经表演过一次,这次更加厉害,直接四连五连漂了。可惜我并没有得到他的真传,甩腕也甩不出去,石头总是“咚”一下就沉底了。

 

 

天色将晚。此时延时早已拍好,涛哥开始专心拍蒗放的落日。我坐在水边的小石滩上,看着艄公把白天洒在水里的网拉起来,一切就像一幅油画一样。红红的落日在艄公的身后,晕染出鲜艳的色彩。正巧木船也是红色的,比落日更深更暗一些。他熟练的泊船、靠岸,然后轻巧地跳下船,走了。

湖边渐渐起了雾。又有木船渐次靠岸。雾是灰蒙蒙的,船只在雾气中时隐时现。这种朦胧的美笼罩着湖面,也震撼着我们。

而转过头,另一边的天空依然有橘色的晚霞挂在天幕上。天边变幻莫测的颜色在相机里呈现出浓郁的紫、浅淡的金、火热的红、热烈的橙。相机的屏幕就像一张画布,被各种颜色填满。

印象中,天边的灿烂的金色停留了很长时间,最后各种冷暖交织一起,沉入了寂寂夜色。

我们起身的时候,湖边已经一片静谧。那种感觉就像拍不清楚的照片,到处都是模糊的感觉。岸上亮起一排又一排暖黄色的灯光。

就着灯光,我们缓缓走回住的地方。

就着夜色回头望,那一盏盏盈盈如豆的灯光,就像浮在了湖上一样。

 

落日熔金

 

 

未完待续………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霞浦 | 每一个值得期待的日出和日落

2021-4-21 22:37:07

旅游攻略

骑行台湾·第四天,台南→高雄(52.6 km)

2021-4-22 6:37: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