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 “冈仁波齐” --- 圣米歇尔山


.

法国的“冈仁波齐”--圣米歇尔山

D4  蓬托尔松Pontorson—圣米歇尔山Mont St-Michel—索米尔Saumur

昨晚住在蓬托尔松小镇,便是为了方便今天去圣米歇尔山。

 

圣米歇尔山,既是山,也是岛,更是法国人心中的圣地。

 

连大文豪雨果也说,圣米歇尔山对于法国,如同大金字塔对埃及一样重要。

 

圣米歇尔山距离海岸2公里,大多数时候,圣米歇尔周围是一片滩涂和泥沙。

 

但这里的海湾,拥有欧洲最大的潮差,潮涨潮落之间,落差高达15米。

 

当海浪高达14米时,圣米歇尔山会被大海完全包围,成为海里的一座孤岛。

 

过去,涨潮时,只能坐船去圣米歇尔山;退潮后,才能走路穿过这片海滩,抵达圣米歇尔。

 

但最近几十年,泥沙不断在这片峡湾堆积,日复一日,终将会把这个孤岛变成半岛。

 

为了恢复圣米歇尔山的海洋风貌,2006年,修建了库埃农河水坝,以便在水位高时储水,水位落下后再将水放出;2014年又修了一条2公里长的桥梁,可以让潮水和库埃农河水冲去沉积物。

 

自驾,不能直接开车通过那座桥,只能把车停在游客中心的停车场,坐免费摆渡车过去。

 

即使你把酒店订在圣米歇尔,也没有开车过桥的特权,同样只能把车停在岸边停车场,然后拖着行李去坐班车,下车后,再拖着行李去爬山。光是想想这个过程,就已觉得很麻烦了。更何况,山上的酒店还都不便宜。

 

这就是为何,我们会住在蓬托尔松。它距离圣米歇尔山不远,仅10公里,这点路程对于自驾的我们来说,完全不是问题,而且镇上的小旅馆非常多,价格也便宜。

 

昨天因为去了一趟诺曼底登陆海滩,所以到旅馆时已是晚上21:30,房东太太特意在等我们。

 

她笑吟吟地把钥匙递给我们,然后带我们穿过一个小花园,到了花园里的最后一个房间。

 

当时花园里黑乎乎的,看不清究竟。今早起来,才发现小花园如此美好。

 

花园虽小,房东却依然用绿叶与藤蔓搭了一个拱门,绿草如茵的草地上,几丛鲜花,几把躺椅,还有窗前盛开的向日葵,无不叙述着雨后早晨的清新。

 

喜欢我们在法国入住的每一家旅馆。虽然都不大,房间也不多,最少的一间房,最多的也就十几间房,但每家旅馆都优雅迷人,一如法国人的浪漫个性。

 

虽然每家旅馆都让我有不想走的感觉,但我们依然在吃完早饭后,就离开了,直接开车去圣米歇尔山。

 

实际上,我们昨晚到旅馆前,先去了一趟圣米歇尔山,想去库埃农河水坝上的观景台拍圣米歇尔山的夜景,因为那是拍摄圣山全景的最佳位置。

 

当时导航搜Barrage du Mont Saint Michel(库埃农河水坝),找不到;只能搜Mont St-Michel(圣米歇尔山),导航却只能到停车场。

 

我嘀咕着,“不说晚上没有管制,不用去停车场,可以直接开车到桥边吗?”但没办法,也只有开过去试试看了。

 

谁知,车行至一个闸口前,我们直接被栏杆挡在外面,闸口处既没有工作人员可以询问,也没有可以直接取卡的按钮。只好放弃。

 

虽然没有看到圣米歇尔山的夜景,有点遗憾,但也没有办法。不是行前做足了功课,旅行就可以完全按计划来。事实上,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这是常态。

 

这一次再去米歇尔山,直接跟着导航,到了游客中心附近的停车场。进停车场前,先取停车卡,栏杆抬起放行。

 

进了停车场,我们才知道圣米歇尔山的停车场有多大,竟分成好几个停车区。

 

停好车,我环顾四周,没看到自助缴费机,纳闷着,待会去哪儿缴停车费呢?难道不收停车费?

 

 

不收停车费是不可能的。出了停车场,走到游客中心的路上,便看到了停车的自助缴费机,距离我们的停车位置好远。

 

自助缴费机如何使用,我们并不担心。之前在欧洲其他国家自驾过,欧美的停车自助缴费都大同小异。

 

一种是提前支付停车费,这种自助缴费机俗称“咪表”,先预计自己可能停多长时间,按此时长缴费后,将缴费凭条放在驾驶位前的车窗玻璃下,可以让人看见的位置,以便随时被检查;另一种是停车后离开时,再按实际停车的时长支付费用。前者主要用于路边停车,后者主要是停车场停车。

 

停车场的自助缴费还好说,你只有缴费后,栏杆才会抬起放行;但街边的咪表缴费,就完全靠自觉了。如果一旦超时,还没将车开走,可能会被警察罚款;如果根本没缴费,就把车停在路边,一旦被警察发现,那罚金就更高了。当然,运气好的话,没被警察看见,另当别论。但建议你千万别贪这种小便宜,因为不会每次运气都很好。

 

我们在西班牙自驾时,就因为停车问题被罚了100欧,当然,那时因为不懂,以为只要在酒店外面都可以停车,附近也没有咪表,却没想到地上画的是蓝线,属于当地人停车的地方,然后,警察就特地在我们车的旁边等着我们。

 

被罚过一次,我们有了心理阴影,所以只要停车,就一定会先找自助缴费机。看到缴费机,就心安了。

 

接着,我们去坐免费摆渡车。当然,去圣米歇尔山,除了坐摆渡车,还有另外两种选择:选择一依然是免费,就是步行至山脚下(40分钟-1小时);选择二是坐马车(25分钟),收费。

 

我们的选择,当然是经济实惠又快捷的摆渡车,到山脚下只需要10分钟

 

坐着摆渡车,沿着大桥,距离圣米歇尔山越来越近时,一直感叹,如果此时圣米歇尔山被海水包围,海上的城堡,看上去一定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壮观。

 

然而,因为潮汐,被海水包围的圣米歇尔山,每一两个月才能看到一次。

 

站在山脚下,抬头仰望,山顶的修道院,尖尖的塔顶直插云霄,气势非凡。

 

据说708年,阿夫朗什的主教奥伯特梦见大天使米歇尔Archangel Michel,要他在岛的最高处建一座礼拜堂,圣米歇尔托梦三次,最后一次甚至在他头上点开一个洞。于是,奥伯特接受神旨,修建了一座耸立于海面上的修道院,献给大天使。
 
966年,诺曼底公爵查理一世将圣米歇尔山送给了本笃会(天主教的一个隐修会)。
 
1023年,山顶添建了罗马风格的大教堂,历经百年才结束整个工程。因为教堂高耸于圣米歇尔山顶,时不时会被雷电击中,引起大火。于是,大教堂毁损不断,也修缮不止。
 
1211年,法国国王菲力浦二世下令修建一个新的修道院,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闻名遐迩的拉梅维耶尔(意为"奇迹")修道院。耗时17年修建而成的修道院,气势恢弘,至今仍被公认为中世纪哥特式建筑的典范。
 
1337年至1453年,英法百年战争,英国三次封锁并围攻圣米歇尔山,用深壕沟加固的围墙,已经连为一体的修道院和教堂,在英军的进攻面前,固若金汤,是法国西部和北部唯一没有落入英国人手中的地方。
 
一千年来,圣米歇尔山历经无数磨难,不仅成为天主教除了耶路撒冷和梵蒂冈之外的第三大圣地,更成为法国历史的一部分。
 
1979年,圣米歇尔山和海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遗产,向它辉煌的历史和卓越的建筑致敬。

 

进入圣米歇尔山的大门后,狭窄的石板路两边,全是林立的店铺,餐厅、卖纪念品的各种小店,琳琅满目。

 

 

这条商业街,其实古时候也是同样热闹。当时,来此朝圣的天主教徒络绎不绝,于是便吸引了许多商贩来此开店经商。

 

 

人潮如涌的街道,并没有让我们有想逃的念头,蟋蟀头更像是掉进米缸的老鼠,两眼放光,一头扎进了那些小店。

 

我们对奢侈品不感兴趣,却喜欢在不同国家淘手工艺品,世界各地带回的冰箱贴,甚至已经贴满冰箱的整整三面。

 

每个手工艺品,在我们看来,不仅代表当地文化,也代表我们的足迹。

 

我不得不承认,蟋蟀头眼光独特,总能从一堆俗物中挑到好东西。但为了行程,我必须把握时间,因此,时不时就得把他从店里“拖”出来。

 

花了不少时间,我终于把他拖离那些小店,走到了圣米歇尔山的中层。

 

站在城墙上,放眼望去,铺天盖地的云层下,潮水抚平的流沙,泛着光影,呈现出光怪陆离的美妙景象。

 

一群群人,光脚走在沙滩上,由远及近地走过来。估计中世纪信徒不远万里,前往圣地朝圣时,也就是这番光景吧。

 

整个中世纪,位于西班牙西北部的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是成千上万虔诚朝圣者们的终极目标。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的雅各便安葬于此地的使徒大教堂(Catedral del Apóstol)。为瞻仰圣徒雅各的遗骨,无数朝圣者必须穿越法国,才能抵达西班牙。

 

这条中世纪西方最重要的朝圣之旅,朝圣者穿越法国的路线“法国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朝圣之路(Routes of Santiago de Compostelain France)”,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朝圣之路”上共有107个遗产点,圣米歇尔山便是其中之一。

 


 

一千年来,朝圣者经由“朝圣之路”来到圣米歇尔山,寻求大天使的审判,灵魂的审度,以及来世的保证。

 

今天,虔诚的人们依然可以围绕圣米歇尔山转山,全程1公里。不过一般不建议自行前往,可以去游客中心请一位向导带领,因为你不知道何时涨潮,也不知道沙滩上潜藏的危险,很容易陷入潮湿的泥沙中。

 

相比冈仁波齐转山的56公里,1公里虽然微不足道,但我俩并不打算去转山。

 

我们很快发现城墙上的一条观光小径,可以在整个东侧城墙上漫步。不仅可以将海湾壮阔的风景一览无余,有些地方,竟然就是前面街道上小店的后门。

 

这可把蟋蟀头乐坏了,走在这条小路上,不仅可以拍风景,还可以时不时的闪进边上的小店逛逛。

 

继续沿阶梯拾级而上,前往修道院的阶梯比之前的陡峭许多,不过爬完这段阶梯后,得先买门票,才能继续往上走,进入山顶的修道院。

 

门票13欧/人,含语音导览器(有中文)。

 

终于来到山顶平台,抬头仰望修道院那个哥特式尖顶上,大天使米歇尔手持利剑的镀金雕像。不过,这个大天使像并非奥伯特主教初建修道院就有,而是1879年才添加上去。

 

 

走进教堂,在语音导览器的协助下,开始我们的参观吧!

 

矗立于山顶的隐修院教堂,以混合了多种建筑风格而闻名:中殿和十字形耳堂是诺曼底罗马式,唱诗席则是火焰哥特式。

 

修道院的内院回廊,是修道士祈祷静思的场所,有欧洲最古老的肋架拱顶天花板。

 

 

接着进入修道士们的用膳厅,再到用膳厅下面的贵宾厅,许多法国国王曾于十三世纪中期到十六世纪末光临这里。

 

再顺着阶梯继续走,通过一扇门可进入圣米歇尔山最古老,却也是最神圣的地方——地下圣母教堂,但它一般情况下并不对外开放,所以我们也参观不到。

 

骑士厅,专供修道士们从事誊写手稿等活动的大厅。相传法国国王路易十一确定了圣米歇尔山的神品级别后,这座大厅便更名为骑士厅。

 

 

我必须坦白承认,走在修道院内部时,我早已东西南北不分,更因为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我也几乎变得上下不分,完全不知道我们当时所在位置,处于整个山顶建筑群的哪部分。

 

好在这是一条单线的参观路线,不走回头路,所以即使搞不清楚方向,也不用担心迷路,然后边走边听导览器的解说即可。

 

这一路上的参观,我俩一直有个疑问,这些用于修建修道院的巨大石块,是如何搬上陡峭的山顶呢?

 

直到我们参观到这里,看到这个巨大的滑轮,终于揭晓谜底,原来是用这个巨大的滑轮,用绳索拉上山。

 

不过法国大革命后,修道院曾被改造为监狱,所以这个滑轮也为关押在此的囚犯传送饮食。

 

 

用一个小时参观完修道院,聆听完圣米歇尔修道院的前世今生,再从另一个角度,抬头仰望那高高的尖顶。

 

它穿越千年的时光,中世纪的黑暗,宗教的荣光,战争的洗礼,仍在今天闪闪发光。

 

离开圣米歇尔山,回停车场取车(停车费14欧),直接前往我们的下一站,索米尔Saumur。

 

从索米尔开始,我们将进入卢瓦尔河谷Loire Valley,它是法国人的精神后花园、十大葡萄酒产区之一,最重要的是,在丰饶的河谷里,散布着上百座全法国最奢侈的城堡。

 

即使是毒舌王尔德,也对卢瓦尔河谷赞誉有加,“卢瓦尔河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河流之一,整条河的水面上,有一百个城镇和五百个城堡的倒影。”

 

从圣米歇尔山南下到索米尔,269公里,车程3小时。

 

抵达索米尔时,已是傍晚7点。卢瓦尔河与旅馆只是一路之隔,阴沉沉的天气下,河水波澜不惊。

 

到了卢瓦尔河谷,时光似乎穿越到了中世纪,遍地都是老古董建筑。

 

就拿今晚入住的这家旅馆来说,它曾是18世纪的一个驿站,也就是途中更换马匹,休息住宿的地方,相当于现在的旅馆。时光流转3个世纪,到今天的21世纪,它仍然还是一家旅馆,的确有点不可思议。

 

旅馆中心是一个绿意盎然的天井,很迷你,很文艺,连爬满绿叶的墙角,竟然也放着一面镜子,处处都是私藏的小心思。

 

最大的惊喜,竟然是在我们房间内,因为不仅房间超大,而且还有一头狮子!开心得我俩必须拍一张魔幻的照片来表达我们的心情(注意到没,两个蟋蟀头哦!)

 

索米尔小镇不大,却显得精致又优雅。如果你知道,它就是香奈尔的故乡,似乎一切都合情合理了。

 

就如香奈儿想诠释的时尚:真正的时尚是一种精神,扎根在骨子里的东西才会让人变得高贵典雅。

 

去镇上吃晚饭,随便抬头一望,便可以看到那个童话般的索米尔城堡。城堡最早修建于10世纪,但目前的大部分结构,是13世纪由法国国王路易十一世所建。

 

时间所限,我们不可能把卢瓦尔河谷中的所有城堡一一拜访,只有挑重点,选择最特别的城堡。所以,索米尔城堡便是我们准备跳过的城堡之一。

 

这也是我为何选择住在索米尔,就算不进去参观,只是这样看看它,与它比邻而居,感觉也是美好的。

 

刚到索米尔,就惊喜连连,不由得开始期待,我们未来两天的卢瓦尔河谷城堡之旅。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游记|宜兴龙脊线穿越

2021-4-23 22:10:22

旅游攻略

四月冰山梁,星河入梦来

2021-4-23 22:34: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