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攀登哈巴雪山

阅读提示】本文分六个部分,一、雪山梦;二、玉龙雪山;三、虎跳峡;四、白水台;五、哈巴雪山;六、老罗。登山过程在第五部分。

一、雪山梦

每年秋天,总想出去爬爬山。从小生活在大山里,对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小时候喜欢山是因为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成年后离山越来越远,每次寒、暑假返乡都喜欢重回大山感受儿时的气息;年岁再增长,爬山的能力逐渐下降,却更激发年轻时的愿望——人的一生应该爬一座雪山!

为什么喜欢爬山呢?千条万条理由都不如它:“因为,山就在哪里!”世界上最伟大的登山家之一的马洛里回答完《纽约时报》提问后不久就失踪在1924年他的第三次珠峰登顶路途中,尽管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但百年来总有人选择一而再、再而三攀登那些极高山,这应该是人类一种纯粹的本能,一种从内心滋生对未知领域的渴望。望着雪山尖尖的顶峰,硕大的山体,洁白的冰雪,人的灵魂会被紧紧的吸引,将你从凡尘中解脱出来,去体验冥冥中一种至高无上的力量。

当然,平凡的我不可能无知无畏去攀登珠峰这样的巨型山峰,即使攀登雪山也没有强求非登顶不可,这样云南的哈巴雪山和四川稻城亚丁三神山、四姑娘山等成为我触摸雪山最理想的目标。

2016年至2018年连续三年的秋天去了稻城亚丁,最高到达海拔约5000米左右,2018年在亚丁海拔约4800米的波拥错湖边搭帐篷过了一夜,2017年到梅里雪山雨崩徒步,2019年国庆在尼泊尔背着两台相机四个镜头顺利完成小ABC全程近60公里的徒步,对自己的耐力及抗高反能力心里有了底,2019年秋季到来,毫不犹豫,远赴云南香格里拉攀登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

图1  稻城亚丁五色海、牛奶海(2017年)

稻城亚丁波拥错(2018年)

梅里雪山(2017年)

尼泊尔布恩山(2019年)

尼泊尔安纳普尔纳南峰(2019年)

二、玉龙雪山

    为了充分利用有限的假期,搭乘夜晚航班于凌晨150分抵达丽江,到达预定酒店洗漱躺下已经凌晨3点左右,第二天7点半醒来,推窗就望见高大挺拔的玉龙雪山,2004年、2017年两次到丽江都没有上玉龙雪山,这次不想错过,何况我要登的哈巴雪山就在它的对面呢?一路上发现睡眠不足5个小时依然满血复活只能解释为:旅行,能释放一个人无限的潜力。

玉龙雪山在丽江北面约15公里处,西与哈巴雪山并列,两山之间就是举世闻名的虎跳峡。全山的13座山峰由南向北纵向排列,主峰扇子陡海拔5596米,终年积雪,发育有亚欧大陆距离赤道最近的温带海洋性冰川。

玉龙雪山是纳西人的神山,传说是纳西族保护神“三多”的化身。对纳西人来说,玉龙雪山的重要性好比梅里雪山之于藏族人,在丽江生活久了,玉龙雪山也成为许多外族人的诗和远方,例如美籍奥地利探险家瑟夫·洛克、美术史家李霖灿、俄国人顾彼得等,晚年洛克在夏威夷不无悲伤地说:“与其躺在医院凄凉的病床上,我宁愿死在那玉龙雪山的鲜花丛中……”

但玉龙雪山离城市太近了,更要命的是雪山大索道直接将游客送到海拔4500米左右的高度,冰川萎缩,雪线上行,夏天即使山顶也几乎没有雪,这虽有全球气候变暖原因,但游客太多且太容易到达雪线高度也是原因,当地人告诉我,小时候即使夏天在海拔3000多米山上都有雪。没有雪的玉龙雪山还能叫雪山吗?建议丽江将大索道停运拆除,其实游客到3000多米的云杉坪或牦牛坪完全能欣赏到雪山的美丽,没有必要上去4500多米的冰川公园。

说着说着,为何我又上来呢?真是要求别人容易,自己呢?其实我只想对比即将要攀登的哈巴雪山,哪座山积雪更多?2018年初看到一张在下虎跳出口对面高山拍摄的哈巴与玉龙雪山同时出镜的照片,似乎海拔更低的哈巴雪山积雪更多。当然我这番解释是无力的,至少我在冰川公园只停留约15分钟就下来了,希望少留一点二氧化碳在冰川公园。

6  丽江市区看玉龙雪山主峰

玉龙雪山(图710

8

9 

10

三、虎跳峡

    从丽江前往哈巴村必须经过虎跳峡,虎跳峡位于香格里拉市虎跳峡镇境内,距丽江市80公里。发源自青海格拉丹东雪山的金沙江千里迢迢奔波到此,突遇玉龙、哈巴两座雪山的阻挡,原本平静祥和的江水顿时变得怒不可遏,切开山体,呼啸而过,造就举世闻名的万里长江第一大峡谷:虎跳峡峡口海拔1800米,东岸的玉龙雪山海拔5596米,临峡一侧山体陡峭,几乎是绝壁,无路可寻;西岸的哈巴雪山海拔5396米,临峡一侧山坡稍缓,修有一条简易的公路贯通全峡,公路上方还有一条深受户外爱好者徒步的小路。虎跳峡峡谷垂直高差最深处达3900多米,是世界上最深的峡谷之一。

横穿虎跳峡的公路类似新疆独库公路,甚至更险峻,两岸岩石壁立,山石风化,由于山岩的断层塌陷,造成无数石梁跌坎,巨石常年崩塌谷底,位于上虎跳峡江中的那块巨石“虎跳石”应该就是两岸雪山塌落的,2017年雨季见过它: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因为塌方、落石、水毁等灾害严重,过虎跳峡时我提心吊胆,不敢往下看,但车窗外罕见的山水奇观渐渐麻痹我的警惕。刚入峡口,只见金沙江深切下的峡谷谷深滩险,但也挡不住人们修路的决心,由丽江通往香格里拉的高速公路与铁路同时从上虎跳跨过金沙江——这当然是建筑奇迹,通车后在桥上抬头望见玉龙雪山,俯瞰是虎跳峡,多么的激动人心——但真有这个必要吗?为何不将跨江大桥南向迁移一些呢?那没有复杂地貌,修建更为容易,对玉龙雪山山体的破坏程度也降到最低!

峡谷深处,看到一位纳西老人独坐悬崖边,一动不动望着奔流不息的金沙江,真乃子在川上日,逝者如斯夫……

11  上虎跳正在修建跨江铁路与公路

12  虎跳峡(图1217

 13 

14

15

16

 17

18  子在川上日,逝者如斯夫”

四、白水台

在哈巴村找到向导老罗家,商量第二天出发登山事宜,老罗建议先在山下适应一天,还可以去白水台。推迟一天登山,我担心我的返程太紧,因为假期时间有限,我回程机票已订好,老罗说到时候他会解决好回程用车问题;还有就是担心登顶那天天气不好,老罗说他查过天气预报,后面几天天气都很好——事后证明推迟一天登顶天气的确更好,山顶能见度比前一天更高,周围雪山如300多公里外的梅里雪山、稻城亚丁三神山一览无遗。

其实我猜想可能第二天老罗家里有事,果不其然,老罗一方面要送老父去30多公里外的三坝乡看病挂瓶,顺带将在那读书的一双女儿周末接回来,而白水台也在那——老罗一举三得,如此孝顺,我还有什么好说呢,我一向认同,凡事随缘结果好……

白水台位于哈巴山麓,乃含有碳酸氢钙泉水慢慢下流,碳酸盐逐渐沉淀,长年累月积累形成的台幔,是纳西族东巴教发祥地。大自然的奇绝咋看常让我怀疑它的真实性,但有着碳酸氢钙与碳酸钙的相互转化原理和万有引力的作用,此乃庸人自扰。

19  白水台(图1927均为白水台景观)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白水台“泉眼”

五、哈巴雪山

我最早打算跟“游侠客”登顶哈巴雪山,但“游侠客”只有在“五一”、“十一”登山旺季才有可能发团,第二个想到“徒步中国”,但国庆过后他们也不发团,最后求助丽江的“西部印象”,对方先是热切,但听说我只有一人,态度不冷不热,最后干脆说找不到向导,但注意到他们请的向导都是哈巴村的,心想不如直接找到哈巴村,没有中间价,村民更愿意带你上山,哪怕只有一个人——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

哈巴雪山海拔5396米,或许有人说,我在西藏到过的高度都超过它——这是两码事,哈巴雪山下的哈巴村即登山起点仅为2600米左右,两天之内登顶到5396米并下撤回到起点,垂直高差达到惊人的2800米,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体力消耗极大,哈巴并不是技术性雪山,但可归为高强度雪山,最严重山难时一天曾有两条生命永远留在雪山上。

28  哈巴村朝霞

 29  清晨的哈巴雪山

30  老罗家客栈屋顶拍摄的哈巴雪山主峰

第一天  哈巴村→大草坪→云杉林→大本营→前进营

第一天从海拔2640米的哈巴村爬升到海拔4570的前进营,爬升约1930米,路程约12.3公里,耗时约9小时。

【哈巴村→大草坪】

从哈巴村出发不久就经过一片森林直接向上爬山,老罗不断有电话,他叫我先爬,他很快会追上,我一个人爬着爬着就发现没有路,问老罗又不好意思,反正向上总不会错,前方有一条干涸的石板河床,沿着河床向上爬了约半小时,又经过一片灌木丛,还是没有发现路,忍不住打电话问老罗,通过位置共享发现已经和老罗在同一个海拔高度,只是我向右偏离约500多米,折回正常路线,已经到了大草坪,这片草坪海拔从3100米到3250米,视野开阔,下方的哈巴村一览无遗,爬到这里耗时约1小时30分钟,老罗说我的爬山速度不错,许多人爬到大草坪耗时超过2小时。

31  迷路在石板河床(手机遥控自拍)

32  经过一片灌木丛

33  在大草坪与老罗会合

【大草坪→云杉林】

从大草坪往上主要经过阔叶林,深秋树叶大多落到地上,铺满厚厚一层,老罗说国庆末期那几天这一片树林非常美,五彩斑斓,我只好看着落叶想象它们在树上的美丽,它们美的时候我还在尼泊尔呢,赏美不能两全,这一段山路比较陡,路面全是被马踏出的深坑,而后又到一处空旷的草地,那里有小木屋,但已经很破败,之后又进入树林,沿着马道曲折行进,不久遇到两个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青年,其中一个脚抽筋,由于语言不通,他们的向导很着急,老罗问我印度尼西亚是不是就是印度,我说不是,差别大,心里嘀咕差了“尼西亚”。第二天下山时在大本营又遇到这两位印尼青年,他们未能成功登顶,一位到4500米,另一位止步于4900米,我心里想他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却未能成功登顶,是多么的不幸福啊!不过这两位青年忙着在大本营标志前打卡,心情似乎不受影响,顿时觉得自己境界不行——重在参与嘛!

继续向上爬了半小时,来到金灿灿的云杉林地带,感觉海拔在37003800米之间,仿佛置身于秋天的稻城亚丁,树种应该与稻城一样,海拔也差不多,我向老罗提出休整20分钟。这个高度的山林云雾缭绕,云起时遮天蔽日,不知置身何处,有一种今夕何夕的感觉;云落时,湛蓝的天空与金黄色的云杉对映绝美的秋色,又真切地感觉触摸着秋天,不是在梦中。此处地势平坦,上、下山的行者都自觉在此休整,吃了少许干粮,忍不住拿出相机拍拍拍,一对中年人叫我帮他们拍了几张,第二天下山在同样的地方居然又碰到他们,只是他们也没能登顶,止步于海拔4700米左右。

34  云杉林

 35  云起时遮天蔽日

36  云落时阳光灿烂

37  仿佛置身秋天的稻城亚丁(图3739

38

 39

【云杉林→大本营】

老罗说,云杉林去哈巴大本营正常一个多小时,我奇怪的是往上一样的树,林子却是绿色的,老罗说树的品种细看不一样的,老罗又叫我先行,好像这回他躲在树丛间吃水果,我当作没看到,继续前行,快到大本营时遇到一个登顶下山的女孩,她告知我今天山顶风很大,有雾,女孩希望我有好运气。

通过一条干涸的河道继续向上走约20多分钟,就到哈巴雪山大石板下的4080米的哈巴大本营,这是大多数登山者第二天登顶的起点,但却不是我的起点,老罗在大石板上方修建了一个前进营,海拔4570米,在那过夜的好处是缩短第二天冲顶时间约23个小时,可以安稳睡到4点起床,否则从大本营出发凌晨2点就要起床;坏处是现在的我还要继续向上爬2个多小时。

40  接近大本营了

41  老罗将马匹安放在大本营附近

42  此时天空开始下小雪

【大本营→前进营】

大本营再往上马匹已经不能行走,老罗将马匹运来的物质和装备卸下,自己一人背上负重前行,我继续背自己的相机包就好了,马匹放在大本营附近的树林里过夜。深秋的哈巴雪山雪线已经下降到4500米左右,而40004500米的大石板也有不少积雪,本来攻略上介绍大石板摩擦力极大,登山鞋好走,现在情况变了,积雪与薄冰使得大石板行走的危险上升,滑倒一次后我更加小心翼翼,足足走了2小时40分钟才安全通过大石板,老罗却如履平地,一路绝尘而去。

在大石板尽头和碎石坡起点、海拔4570米的一块平地上,老罗和他的团队建有哈巴雪山的前进营,有效提高登顶成功率。前进营是两间简易的铁皮屋,一间供向导用,另一间供登山者用,打开登山者的铁皮屋,惊起的一只似乎是小狗一般大的松鼠从床铺上跳窜而下的声音把我吓一跳——其程度跟我吓着它的程度差不多,细看里面密密麻麻放了八张高低床,可以同时供16人过夜。与大本营相比,这里地势高了足足500多米,视野开阔,除了哈巴自己的阻挡,附近已经没有山峰阻挡视线,傍晚,夕阳染红的云层让我在高空狂风夹杂冰冷的雪粒中流连忘返,老罗取雪化水,准备晚餐,我忙着拍摄。

晚餐吃快速面和烧饼,这个高度饭煮不熟,夹生饭难以下咽,我的食欲还可以。晚饭后与老罗商定明天凌晨四点起床,五点冲顶。老罗说晚上寒冷,叫我多盖几条被子,我钻进自带的隔脏睡袋,下面垫一条被子,上面盖两条被子,不知是两条被子压力太大,还是晚上九点上床睡觉不习惯(平时一般十二点睡觉),或是海拔一下拔得太高身体不适应,还有外面狂风怒吼,吹得铁皮屋子咧咧作响,我始终没有睡着,应该不是高反,因为头疼、头晕、没精神、没胃口、呼吸急促等现象我都没有,双脚冰冷,风大到我担忧屋顶会被掀走,这么大的风明天能登顶吗?也没有勇气看时间,不知过了多久艰难起床去外面解手,我的天啊,不知有没有秒变冰棍,回屋继续努力睡觉,又不知过了多久,右脚先暖起来,渐渐左脚也暖了,迷迷糊糊睡着了……又过了一会,闹钟响了,我怀疑一宿我只睡着12个小时。从往常经验来看,高原地区我一般第一天睡不好,第二、第三天就适应了,可是,哈巴山上只有一天过夜啊……

 43  大石板

44  天地间

 45  狂风怒吼

 46  艰难过大石板

 47  无题 

48  这张照片能感受到雪山的严酷,看到我了吗?

(从图28看到这里,难以想象这是同一座山)

 49 老罗修建的前进营

50  晚霞(图5052

 51

52

 

第二天  前进营→哈巴顶峰→前进营→大本营→云杉林→大草坪→哈巴村

第二天从海拔4570米的前进营到海拔5396米的哈巴顶峰,再返回海拔2640米的哈巴村,先爬升约826米,再下降约2756米,总路程约18.3公里,耗时约11小时。

【前进营→哈巴顶峰】

凌晨四点左右我起床,推门到另一间铁皮屋子找老罗,老罗还在睡,大石板下方已经有登山者头灯划过夜空,我叫醒老罗,老罗取雪化水准备米粥和烧饼,不知是不是一宿未睡好,或是这时间点身体还没有适应进食,我一点胃口也没有,只喝得下米汤,米粒是夹生的,那烧饼一口都难以下咽,注意到老罗也吃不下,我稍微放心,老罗说很多人连米汤都喝不下去,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一个苹果,取出来吃到渣渣不剩,虽然是冰冷的,这时后悔没有多带几个苹果,记得老罗带了很多个桔子和一串香蕉,当时我还以为是两个人的,这时都不见了,一定是上山路上他一个人躲起来全吃了,“雪”的经验告诉我,登山要多带水果!

老罗帮我穿上雪套、冰爪,带上冰镐出发了,老罗自己没有带冰镐,我还是背着两台相机三个镜头,一台广角16-35mm加标准24-70mm的单反,另一台24-600mm长焦微单——我实在不敢背佳能的70-200mm长焦和11-24mm超广角,重得要人命,但是在山顶可能看到梅里雪山和稻城三神山的使命感驱使我带足镜头上山来。

从前进营出发第一道关口是碎石坡,因为积雪,碎石都看不到了,我只顾一心向上爬,渐渐越过十几个人,老罗都说我走的太快了,一度认为前面没有人了,一直走到一道又大又陡的雪坡下面,抬头望见雪坡上还有四个人,这时天已经亮了,老罗关了我的头灯,不用说,前面就是哈巴雪山最难的一道关——绝望坡!

绝望坡终于让我的速度慢下来,积雪很厚,向前走一步又退半步的感觉,喘息,走了很久回头看似乎还在原地,老罗叫我别回头看,前面四个人始终赶不上,开始每走60步歇会儿,后来变成30步一歇,最后强行规定不能低于10步一歇!终究会一点点挪向终点,一度我觉得登不上去了,但又觉得走了这么远,再坚持一下就到了,好在没有高反,累和饿都不可怕,咬牙往前挪,不知过了多久,又越过两位登山者,抬头发现大雪坡不见了,前面是一道弯弯的山脊,山脊右侧是更陡的雪坡,左侧是万丈悬崖,这里就是月亮湾,海拔5330米,顶峰就在月亮湾的上方不远处。

小心翼翼过了月亮湾,最后60多米的雪坡一口气就登上去,最前面二位始终没有追上,我成为今天第三位登顶者!老罗帮我拍了几张登顶照片,最后掏手机时发现自己手机丢了,就此老罗魂也丢了,老罗附近找手机时我自由在山顶欣赏美景,天气不错,能见度极高,附近没有比哈巴更高的山峰,最显眼的是西北方向的梅里雪山和东北方向的稻城亚丁三座雪山,这时24-600mm长焦镜头用上了,尽管平时嫌弃这台相机,觉得成像质量不好,但有总比没有好,站在高处才发现稻城三神山真的比周围的山高出许多,完全是鹤立鸡群的感觉,但在稻城的时候从山下往上看,不觉得比周围的山高多少,梅里雪山就更不用说了!奇快的是,对面最近的玉龙雪山反而被一片云遮住了,老罗说,不知为什么,玉龙雪山看过去比哈巴更低,尽管标高是5596米,比哈巴高200米。

在山顶停留约15分钟,风太大,气温太低,吹得手麻木了,脸也受不了,带着护脸围巾也被登山的喘息湿透结冰,紧贴不舒服,老罗也没心情停留——丢手机滋味不好受,我们准备下山。

 53  碎石坡(下山时补拍)

 54  绝望坡(下山时补拍)

 55  当天的登山者几乎僵持在绝望坡

 56  月亮湾(下山时补拍)

 57  在我前面的两人快登顶了

 58  登顶了!

59  哈巴顶峰看到的稻城亚丁三神山

 60  哈巴顶峰看到的梅里雪山

【哈巴顶峰→前进营】

哈巴顶峰与前进营之间山体积雪丰厚,哈巴的积雪的确比玉龙雪山多!上山不易,下山易,厚厚的积雪对下行力量有很好的缓冲,不易伤到膝盖,我大踏步往下走,老罗一直在前面找手机了,但也未远离,毕竟还要保证我的安全和带路,不过我猜想老罗大约看出我爬山能力不弱,且也没有高反,所以没有紧跟我左右。听说他带过一位登山客,从顶峰回大本营就用了7个多小时,那段路老罗没法背,马也上不去,只能牵着走,居然牵了7个多小时啊!我只用了1个半小时,就从顶峰回到前进营,在前进营休整时,老罗没心情,说要返回一段找手机,吩咐我做好下山准备,等他回来直接下山,我卸下冰爪和冰镐,换掉抓绒内衣内裤,我估计往下走气温升高,用不上抓绒衣裤,整理好行囊,吃了一小袋小饼干,喝了几口热茶,此时最想吃的是水果,但什么水果都没有,那就饿着吧,反正我想减肥!

 61  月亮湾

【前进营→大本营】

老罗终究没有找到他的手机,我跟他说没关系,下山换卡,资料都能找回来,他问真的,我说当然,他才松了一口气,背起我的行囊和他的背包准备下山,我背着相机包还是一路拍拍拍,老罗说他先下去喂马,叫我不急,慢慢拍下去,老罗行走山路能力强啊,很快消失在大石板的拐弯处,不过当我在大本营找到老罗时,他说我的下山速度很快啊,体力很好,想起早年从黄山下山时,直接从白鹅岭下山一口气跑到云谷寺,仅用四十多分钟;但2014年在西海大峡谷,一路从排云亭向下跑到谷底的三溪桥后,第二天腿就废了,计划的天都峰没爬成,人老真是从腿开始的,一瘸一拐坐缆车下山——自此每每登山都用护膝,并控制下山速度不过快,虽然有时想飞起来。

快到哈巴村时老罗说,登上了哈巴雪山,可以考虑6000米级的雀儿山了,我问四姑娘山大峰、二峰、三峰呢?老罗说都不如哈巴雪山,既然哈巴都登顶了,没必要回头登简单的,而四姑娘山四峰的难度高过珠峰,你我都不要去想,我点点头。

【大本营→云杉林→大草坪→哈巴村】

一路都很顺利,四点左右回到哈巴村,我想直接回丽江,老罗说要吃点东西再走,我说不要,老罗说从昨天到今天,你吃的太少了,胃会受不了的。这才想起从昨天上午登山开始到现在三十多个小时,吃了半个烧饼,一个苹果,一包快速面,三小包小熊饼干(每一小包只有10片硬币大小的饼干),几口粥,600mL热水,睡眠2个小时左右,却登顶哈巴雪山并安全撤回,耐力真好啊!

罗嫂煮了两碗面,老罗一碗,我一碗,吃完我准备回丽江赶飞机,为了登山,三天没洗澡了呀!

 62  云杉林休整

六、老罗

最后说说老罗,老罗是哈巴村的登山向导,我还没托大到不要向导就一个人向峰顶冲。老罗家就在哈巴雪山下,院子里抬头就能看到雪山主峰。老罗农活、高山协作、建房、司机等什么活都能干,只要需要;罗嫂在家则打理好家务,家里贴有许多登山者照片,每一张照片都有一个登山故事,第一天在他家晚饭后我注意到老罗在一位年轻小伙子照片面前稍作停留,老罗出去后我问罗嫂,罗嫂说小伙子是广东的,第一次找到老罗登哈巴后回去把工作辞了,返回哈巴村吃住在他家,住了近两年,他们没有收他的钱,他就协助他们干干农活等,闲暇时他走遍附近的山山水水,远至德钦梅里雪山,后来他在微信认识一个女孩,陪她走过附近的山山水水,远至德钦梅里雪山,最后随女孩去了美国,罗嫂说,那女孩来自美国,他跟她去了,他们很想念他……

老罗家院子里有二株果树,一株是苹果树,另一株是梨树,结的果子没人吃,落地养肥了虫子,老罗家的鸡就是吃虫子长大的,每到晩上鸡吃饱了就飞上苹果树上过夜,第二天早上又下来,我好奇问下雪天鸡也在树上过夜?老罗说第二天早上树上是一个又一个“雪球”。

老罗夫妇育有一双可爱美丽的女孩,大的读六年级,小的读四年级,非常乖巧,老罗水杯一取出,小女儿立马接过去泡茶,大女儿八岁就登上哈巴顶峰,小女儿去年也登顶了,登山客多了已经能协助爸爸工作了,罗嫂也说她们一到山上就疯,家里关不住。我看到大女儿将开水灌入塑料材质的水杯,我告诉她这样做有危害,不利健康,大女儿说要不是叔叔今天告知,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样喝水的危害。老罗带我上山时二个女儿都想同行,老罗不许,老罗自豪的是她们在校成绩也很好,老罗说女儿大了他就不上山了。

登顶成功下撤回来时罗嫂已经杀了一只鸡犒劳,可我要急着赶回丽江没口福,老罗不放心其他司机夜走虎跳峡,执意自己送我出峡谷,来回四个多小时啊,一路上我在想,今年冬天,老罗家苹果树上的“雪球”又少了一个矣……

 63  老罗(由大本营向前进营行进)

64  老罗的家(图64~图67

65

66

67

68  老罗的小女儿

69  下山

70  我和老罗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游记|等风来——博卡拉滑翔记

2021-4-24 7:22:55

旅游攻略

游记|清凉贝加尔湖八日行

2021-4-24 7:30: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