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台湾·第六天,垦丁→太麻里 (137.0km)

01
东线行程开始!

 

今天任务非常艰巨——骑行137km且需要穿越寿卡。在制定计划的时候我已经觉得不妥,但太麻里已经是我能找到的、过了寿卡以后最近的一个民宿了。于是我忧心忡忡的在行程上写下笔记:“今天太aggressive了,可能是一个错误。”同时我将闹铃定在早上5点半,为了在早上多骑一点路,减少走夜路的可能性。

5点半,闹铃响起时我便翻身起床。今天早上终于不用换纱布了,节省了很多时间。昨晚换药的时候发现我的膝盖虽然没有结痂,但是已经开始长出新的肌肤、覆盖住伤口了。现在只是青青紫紫的看着特别吓人,但是已经不痛了。我琢磨着,也许今晚可以去泡个温泉。

等我收拾好的时候,窗外还是一片漆黑,偶尔有狗叫声传来,引发了我内心深处的恐惧。由于过去两天到的地方相对繁华,车流量大,野狗们不敢嚣张。但今天呢?

我犹豫一会还是决定出门,大不了天黑时推车前进,以避开可能的攻击。

我昨天再三确认过他们车库是24小时开门的,才将车放在他们的车库中。在满屋子的重机车和小绵羊中,我的自行车就像一只鹤群中的小母鸡,缩在墙角。他们的车库是长条形,左右靠墙各停一排车。昨晚明显有人来的比较晚,车库已经没位置了,所以他就把车停在两排车中间过道的当头处,正好堵住了我的车。我费力的钻进去以后怎么也无法把我的车弄出来。我彻底怒了,直接举起我的车压在旁边的机场上,自己也踩了上去,在这辆无良机车身上留下一道车印和两只脚印后终于成功地把我的车推了出来。

这么一折腾,天色已经微亮,让我不那么害怕了。我开始沿着大湾路往26上骑过去。路上有两只野狗正在低头觅食,我警惕的放慢速度,他们也警惕的夹着尾巴跑到路边,直到我们都确认对方没有攻击意图时,我才开始加速,它也回到路中间继续觅食。

清晨的26号线非常安静,没有了昨天的车来车往。出了垦丁大街以后路边再度变得荒凉起来,没有任何建筑,只有树和海。这里的路也算宽,每个方向有两条道,我也不用担心堵住后面的车,大大方方的就占用了一条道来骑。

骑了25分钟以后,就到了鹅銮鼻风景区,路边再度开始出现小旅店。我将车骑进停车坪,所在鹅銮鼻公园入口处,就急急的奔向灯塔,唯恐错过了日出。

02
鹅銮鼻的日出

 

鹅銮鼻灯塔周围还有一个精美的小公园,据说门票要60新台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来太早,售票处还没开门,公园的侧门是打开的,于是我就直接进去了。

 

清晨的公园十分安逸,就是路边有关野狗和毒蛇的告示让我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既然政府贴出告示,重视了这件事情,我反而没那么担心了。

 

 

 

沿着这条步行道走到山顶便可以看见鹅銮鼻灯塔。我在灯塔周围找了一个长凳坐下来,一边吃昨天买的铜锣烧和牛轧糖,一边等日出。

 

鹅銮鼻因其灯塔而闻名,建于清代光绪年间,当时美国和日本的船只在这里连续遇难,于是他们要求清政府在这里设灯塔。为了防止原住民的侵袭,整个灯塔区外面围有壕沟,围墙上还布满枪眼。台湾人骄傲的宣称“鹅銮鼻灯塔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武装灯塔”。我只想说,你问过以色列和美国的意见么?

 

灯塔1962年被政府修改过,是目前台湾光力最强的灯塔,被称为“东亚之光”——看到这种广告词我都不好意思了,于是我特意翻出了它的英文介绍,发现有关独一无二、东亚之光之类的词语都消失了。

 

在修建台湾最南点地标之前,这个灯塔一度被视为台湾最南端的标志。现在他们又修了一个新的最南端标志,步行20来分钟的样子。不过我今天赶时间,没办法花40分钟去看一个碑,于是我吃完早餐、欣赏过日出后便离开了鹅銮鼻灯塔。

 

03
初见太平洋

 

接下来的导航就很棘手了。我设成开车模式,GPS不停让我回头绕过垦丁去走中横公路,我设成步行模式它则是让我一直走26——之前做攻略的时候我记得这里有一段是海滩,只能步行,无法通车。这种情况下,我只能根据之前做的攻略,将目的地暂时设在200甲上的某一点,GPS这才将我引上了台26东行的方向。

 

刚离开停车场不到20米,就遭遇第一个大爬坡,路边竖着警告标识说这个坡度有8%。弄得我颇为紧张。我还以为这是一个很长的爬坡,一直在心里鞭策自己,直到我上坡以后骑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平路以后我才意识到,这个8%的上坡已经骑完了,而且是很轻松的骑完了。我心里顿时豪情万丈——看来翻越寿卡还是有希望的。

 

当时我还没有学会看地图,直到骑完了今天的行程,开始写游记的时候才意识到地图上只有那些弯弯曲曲的路才是盘山公路,而笔直的路多半都是较为平坦的,而鹅銮鼻出来只有一个小弯弯,虽然陡,但并不长。

 

接下来的骑行就十分惬意,虽然道路不宽,但这里几乎没有车辆,路又平坦。唯一遗憾的是两边都是树,看不到大海。20分钟以后,我骑就到了一个叫坑仔内的小村庄。它长得跟台湾所有小村庄一样,平平无奇。

 

可是当我经过村庄的最后一件房子之后,右侧再也没有树木遮挡,在我没有一点防备的情况下,蔚蓝的大海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我终于看见太平洋了!我终于吹上太平洋的风了!!

 

我不再踩脚踏板,而是任由自行车慢慢滑行至完全停止,然后拍了一张照。等自行车完全停止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貌似停在一个军事基地旁,墙壁上全是铁丝网。我怕被当成大陆间谍抓起来,于是拍照时特意回头拍,避开了这个军事建筑。但由于我太紧张了,拍了一张就跑,完全没有意识到我拍的光线不对。

 

接下来的来的两个多小时,我都在这天堂一般的地方骑着,昨天的景色很快被我抛之脑后,这里荣升为我骑行途中的风景No.1。

 

途中还经过好几个观景台和停车场,都空荡荡的,看来两岸关系不好,旅游业很不好过啊。不过我挂心今天的137公里和寿卡大关,压根不敢停留,直接骑走了。一直骑到10点,我才决定犒劳自己,在风吹砂休息一下。自拍一番后继续上路时,才发现前方拐弯之后就是一个停车场,有辆旅游大巴停在那里——这是我一整天中见过的唯一一个旅行团。

 

 

04
翻山越岭

 

风吹砂景点之后没多久,26号线就向西微微微微拐去,道路也被两旁的树丛所包围,再也看不见外边的风景,只是从GPS上来看,我离海岸已经越来越远。快到台26的尽头处有一个指示牌,写着满洲、港仔左转,而佳乐水风景区右转。曾有人勇于探路,想看看能不能一直沿海开车,于是在此处右拐,结果发现右拐的路最后通往一片沙滩,只能悻悻折返。

 

过了一条河之后,26号线结束,而我则左拐上了台200甲。200甲穿过一个乡村,在和26号线交界的地方沿着公路有十来栋小洋楼,过了这几栋小洋楼便是大片大片的农田。农田的另一端传来狗吠声,但听声音离我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我也就放心的继续前行了。

 

在200甲的尽头,我右拐上了台200。再次穿过几个小村庄,好几次被狗吠声吓的停下来,确认视线范围内没有狗了才再次上车。我现在已经对台湾的狗有严重心理阴影了。

 

过了满洲乡后不久,我就遭遇了一个长长的上坡,虽然坡前没有像之前那样给出8%的警告,但据我目测,它的坡度不下于之前遭遇的长坡。更要命的是,他长达数千米。我骑了一小段就不行了,下来开始推车走。这时后面来了另一个骑行者,很热心的跟我打招呼,并鼓励我说:“千万不要停下来,一停下来就骑不动了!”话还未落音,就从我身边呼啸而去。

 

道理我懂,但我实在没有力气了,只能慢慢推车往上走。走了大概15分钟以后,感觉体力恢复一些了,才跨上单车继续骑。骑着骑着,我就遇见了刚才鼓励我的好心人……在推车。我愉快的跟他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前进了。

 

几百米后再度放弃,开始推车,而这位好心人又骑上来了,打了个招呼以后又冲在了我前面。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因为我的体力已经告罄,推着车走了很长一段路。在我推车的时候,好几次听见路边灌木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让我渗得慌。有一次我听见声音迅速回头,看见一团黑影钻进灌木丛,我没有看清楚是什么,只看见一小截尾巴晃了一下,不知道是野狗还是猴子。好在它们都没有袭击我的意图。

 

已经快12点了,哪怕是在树荫下也非常热,我觉得我快中暑了,于是拼命喝饮料。喝饮料的时候我无意一回头,发现身后是我来时路过的村庄——不知不觉我已经骑到这么高的地方了。

 

 

 

喝了饮料以后我终于恢复了一点体力,就继续往前骑。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骑了多久,又停了多久,但在我已经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终于迎来了下坡路 。上坡有多痛苦,下坡就有多爽,几千米的下坡一口气溜下来,我滋溜就又回到了海边,重新上了26。

 

挑战第一座大山成功的我,忍不住要犒劳一下自己,在海边休息了一下。继续沿着26骑了一阵,觉得有些体力不支。我估计这一路也找不到什么吃的了,于是在26沿线挑了一块大石头,躲在他的阴影下,吃完了剩下的铜锣烧。同时灌了一口饮料,手上的这瓶饮料立刻见底——今天出门的时候准备了3瓶饮料,此刻只剩Camel bag里最后一点了。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可以买到饮料。

 

05
翻越寿卡

在台26和县道199甲的交界处,我左拐上了县道。这一段路也有人探过了,据说沿着台26一直下去是沙滩。东线南部沿海的26号线中间有两处是断的,一个是之前提到的绕道县道200甲,另一处就是这里要绕去县道199甲。

 

 

县道199甲的开始较为平坦,让我松了一口气。路过旭海的时候还看见了一个颇有情趣的民宿,门口停着4、5辆比较专业的自行车——看来从垦丁到太麻里之间的确很挑战,有人选择在这里休息一晚。

 

过了旭海之后很快迎来又迎来了一个长上坡,让我意外的是,海景居然出现在我的左侧,难道这个坡已经高到我能看见印度洋了?我赶紧拿出手机调出GPS,这才发现我看到的仍然是太平洋,而它之所以在我的左侧,是因为我在往南走啊!倒不是走错方向了,而是这里的山路就是这么绕,要先南向,一直到县道199后再北上。

 

 

 

在这个漫长而又痛苦的上坡中,我喝完了camel bag里的最后一点饮料。此刻我连推车走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坐在路边树荫下喘气。同时盘算自己现在的处境。现在已经1:50了,我离寿卡还有16公里,假设最坏的情况,就是一路的上坡路的话,我必须要达到10km/h的速度,在3点左右过寿卡。而我原本的计划的时候是1点过寿卡、然后休息、吃中饭,最晚最晚2点过寿卡,才能避免走夜路。想到之前走夜路遇见野狗的可怕经历,我瞬间满血复活,跳上单车继续前进。好在此刻已经差不多到了山的顶点,前面又是一路下坡直到山脚。

 

这里和县道200不太一样,山脚下没有什么田地,而是一片片的小树林,树后面隐隐约约有人家。县道199甲到了尽头以后我右拐上了县道199。我全程都在留意有没有小商店可以再买一点水或是运动饮料,但这一路看起来都很荒凉,没有几户人家。我路过了唯一一个较为繁华的地方,路边有看到有几个杂货铺、厨坊和野菜馆的招牌,但问题是都没有开门啊。小小的街区一分钟就骑到了尽头,仍然没有看到任何地方卖水,我只能失望地继续前行。

 

再往前有一个叫哭泣湖畔石头屋的景点,我之所以记住这个地方,不是因为景点有多著名,而是因为在这里,我再次经历了漫长而又痛苦的上坡路,而且从地图上看,他比之前经历的几个坡都要长。好在它不是像前面几段路一样一上到底,而是上坡中夹杂着几个小下坡,让我好歹有个缓口气的时间。

 

好在我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碰见了一个小卖部,它甚至不能被称为小卖部,只是一个木板搭的又暗又破的房间,里面有一个冰箱,而冰箱里面有少量的饮料,选择余地不多。我挑了一瓶茉莉花茶。

 

老板正好在小卖部门口的树荫下吃饭,他非常热情的留我一起吃,这些家常菜看起来的确很诱人,而我只要想到前路漫漫就一阵紧张,谢绝了老板的好意,继续上路。

 

在这里我碰见好几个从另一个方向上来的骑友,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大家彼此加油打气。还有很多骑着机车的朋友经过我身边也会朝我大喊一声“加油”。这条路上一路遇见的大多是汉子,再不就是女汉子,唯一一个让我感受到女性魅力的,就是一个扎着双辫、看起来有点像陈妍希的女生,骑车经过我的时候温柔的说“加油哦”,然后悠悠的骑着小绵羊走在我前面,很快消失了。

 

我在垦丁到寿卡路段收获的鼓励是我全部骑行十天中收获鼓励最多的。这一声声的加油对我而言,如同兴奋剂一般,刺激着我,在体力告罄的时候,仍然在坚持。

 

渐渐的,我离寿卡越来越近了,5公里、4公里、3公里、2公里、1公里,我已经做好了一口气冲上顶点的准备,可在离寿卡2公里的时候,忽然开始走下坡路了。但我一点也没放松——据说寿卡是最高点,那么前面必然还有一个上坡。

 

可是直到GPS提示我已经到寿卡了,我也没有看见上坡路。站在县道199和台9的交界处,看着面前已经关门的寿卡铁马驿站,我仍然不敢相信,传说中的寿卡大魔王,就这么结束了?

 

 

06
还有60公里

离开寿卡以后,我就右拐上了台9,接下来半天的行程都是在台9上了。从寿卡出发,是一段长达10公里的下坡路,但这个下坡路一点也不轻松,因为实在太多车。台9的这一段也就是所谓的南回公路。所有南部的交通都集中在这一条线上,这也就是为什么我骑了一上午都没有看见什么车辆的原因。

 

虽然台9上风景很好,经常一个转弯就看见山脚下的太平洋,但我根本没有心思欣赏。这里坡度大,转弯多,在重力作用下速度能瞬间从个位数飙升至50+。更何况台9上车流量大、速度快,每个方向还只有一条道,我只能小心翼翼的沿着路边骑,同时祈祷往来司机的技术足够好,不要刮到我。路边偶尔有山上滑落的碎石子。我全程都在用力刹车,不让速度太快,唯恐压上大石头时来不及反应,这一段路远没有之前在县道上骑下坡那么爽。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

 

10公里的下坡路,我半小时就骑完了。下坡路的尽头,有一个很大的7-11——我顿时大喜过望——一方面我急需补充水分,另一方面我从早上到现在都没上过洗手间,急需释放。我真羡慕那些男生,往草丛一站就能解决问题。

 

我犹豫了一下是否要在7-11吃点关东煮,但想到接下来的50公里路,和所剩不多的时间,还是放弃了,只从兜里摸出两颗牛轧糖来补充体力。

 

 

 

接下来的一段路十分美好,道路又宽又平,每个方向有两条车道不说,路肩也很宽,骑车完全没压力。视线前方一边是中央山脉,一边是太平洋,迎面吹来带着海洋新鲜气息的微风,我真想这么一直骑下去。

 

平坦的路很快结束,道路开始有微微的高低起伏。我在5天前遇到这种坡度还需要中途休息一下,而从寿卡杀过来的我已经不把这点坡度放在眼里了,熟练的换档、爬坡、换档、下坡。

 

不知道骑了多久,终于又遇见了了挑战——一个颇为陡峭的坡,车道也由两条道并为一条道,路边由于施工还占用了一点道路,而台9上的车流就没断过。没有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往上冲。冲到一半实在骑不动了,于是只好骑进建筑工地的临时大门前的一小块空地,稍作休息,灌了几口饮料后才又冲出马路,继续爬坡。漫长的上坡之后又是小心翼翼、高度紧张的下坡。

 

我不知道自己骑了多久,也不记得自己经历了几个这样的上下坡。从早上5点半起床到现在已经十多个小时了,我的意识已经有些麻木了,很想休息,却又不得不咬牙前行。

 

我开始问自己,你TM来台湾抽什么风?

 

 

07
雨夜中的骑行

 

下午4、5点,路过号称“台湾最美车站”的多良车站。如果是过去那个小清新的我,一定会一探究竟,坐在荒废的铁道旁,静静欣赏落日余辉洒在太平洋上,直到最后一丝日光消失,然后将P过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再长吁短叹一番。现在的我只有一个目标——天黑之前到达民宿,哪怕不能到民宿也一定要在天黑之前骑过金仑。在别人的游记里看到说金仑一带山路多,弯道多,还没路灯,骑夜路的危险系数太高。

 

过了多良车站,再度遭遇一个又长又陡的坡,而且路宽也从两条道变为一条道。我再次经历了窄道+车流+陡上坡。我的大脑已经木掉了,事后回忆,对这段路完全没有感觉了,只记得自己在一个个坡底下仰望,恍惚以为自己骑到了重庆。

 

多良车站过了不远就是金仑,我在穿城而过的时候看到路边好几个民宿挂出“还有空房”的牌子,街上还有金仑温泉的广告。如果这里的民宿也放上Airbnb的话,我会将房间订在这里。这里已经是太麻里乡境内,比我的民宿要靠南20公里,距离垦丁的距离刚刚好,是我一天骑行的极限。

 

过了金仑市中心之后就是传说中坡急弯多,又没有路灯的山路。我在打印出来的地图上特意以红色笔标识这一段路,以提醒自己在天黑前经过。过了这一片山路以后我才真正意义上的松了一口气。

 

当我再次穿过另一个小镇,低头看GPS时,几滴雨打在我手机屏幕上。由于第一天的摔车,我的手机屏幕已经碎到可以看到里面的芯片的地步了,我怕手机进水,于是赶紧穿上防雨外套,并将手机放在兜里。

 

淅淅沥沥的小雨加速了天黑的进程,不一会天色就完全黑了,而我离民宿还有将近10公里。而这里也如传说中一般几乎没有路灯,好在当地政府非常贴心的在急转弯时设置了路灯,要不然我真怕自己会冲出马路。

 

我自行车车头的手电筒在雨夜中完全不起左右,我只能靠偶尔转弯处的路灯和后面来的车辆的车头灯照明,才能勉强看清楚路。一片黑暗中,我的心情非常矛盾,既害怕转弯和车流,又盼着转弯和车流带来的灯光。

 

过了6点,路上渐渐没车了,我只好下来推着车前行,以免自己在看不清路的情况下冲下山崖。就这样,到达民宿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7点,街边所有商店都已经关门。

 

08
知本温泉

 

到达民宿的时候,老板和老板娘并不在家,门口有4个人在一边打牌一边侃大山,看见我来来很热心的招呼我停车,并帮我打电话给老板娘潘姐。

 

潘姐不到10分钟就开车过来了,带我去了我的房间,是一个日式的榻榻米,还热心招呼我休息。我只觉得浑身的肌肉都在叫嚣着要放松,只想泡个热水澡。我听说附近的民宿都卖知本温泉的票,于是我向潘姐买票并约车,潘姐在送我的路上还特意在7-11停了下,让我去买关东煮当晚餐——这里比较偏僻,晚上8点也就只有7-11开门了。我把7-11剩下的所有关东煮都买下了。

 

这里要申明一下,剧烈运动后其实是不宜泡温泉的,因为运动后血液循环加快,血液集中在体表,大脑相对缺氧,泡温泉会加剧这一现象。但由于我最后一个小时几乎是用走的,又在民宿休息了一会,而且我实在太累了,就不管不顾的去泡汤了。

 

知本温泉在日据时代就被开发了,日本人在这里建了公共浴室和宾馆,现在这里已经是有名景点之一,名气也就意味着这里人多,我到的时候,整个温泉挤满了人,还可以听到一个大陆旅行团的人在大声聊天。好在我去的晚,大部分旅游团在8点半就匆匆离去了。

 

我在温泉门口还顺便买了个鸡蛋,去尝尝他们著名的温泉水煮蛋,然后一个人坐在泳池边一阵狼吞虎咽。吃饱了以后去泡温泉的时候,旁边坐着几个台湾大叔大妈在聊天,看我一个人坐下,就开始跟我聊:你一个人哦。

 

我:是啊。

大妈:你哪里来的?大陆吗?

我(微笑):是啊。

大妈:你觉得大陆和台湾的区别大吗?

我内心觉得是相当大的,台湾已经被我们的飞速发展给甩的很远了,但口头还是要谦虚一下:差不多拉,大家都发展的很好啊。

大妈:差很多好不好。你们大陆人都很奇怪。

我:……好吧,我谦虚错方向了。

大妈:大陆人都很冷漠,我们比较热情。

我:也分吧,大陆也有热情的……

大妈立刻打断我:我去过很多次,每次都很冷漠……

 

这天没法聊下去了。大妈还在不依不饶的抱怨大陆人,我只能保持礼貌的微笑,不回话,可惜遇到的大妈不懂得看人脸色,还在继续。我心里都几乎要抓狂了。大妈得不到人的附和,终于觉得没意思,又扭头开始跟别人聊了。

 

虽然口里不承认,其实内心深处我是有一点赞成大妈的观点的。我很小的时候跟着父母到处旅游,在服务业遭遇过很多不友好的对待。不过这一现象在2008年以后有了许多改进,只是不知道是因为整体的服务业改进了,还是因为我终于能开始说一口不带地方口音的普通话。

 

 

 

大妈们泡够了就走了,又过来几个人。其中一个人又很热心的跟我主动聊天:刚刚你是在吃水煮蛋哦。

 

我:是啊。

他:好吃吗?

我:还行吧。

他立刻激动了:这里的东西怎么会好吃,我让你试试真正好吃的!

于是立即带我去找他的包,然后掏出一个茶叶蛋说:你试试这个,这个比水煮蛋好吃多了。

 

我吃了一个茶叶蛋,确实美味,对他的厨艺不吝赞美,他高兴了,又塞给我一个地瓜,吃完简直唇齿留香。我们又聊了一会,直到他朋友来找他,于是他匆匆放下一盒鸡蛋和一盒地瓜说:这里还有,你慢慢吃啊。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说台湾最美的是人。换了是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其他国家,我都不会如此毫无戒备的从陌生人手里接过食物来吃。而在台湾,经过太多人给你的善意以后,我不愿意用戒备来亵渎这种善意。

 

泡完温泉以后全身舒畅,打电话让潘姐来接我。回到民宿,付款的时候还有一个小插曲,我认为是温泉门票180加上来回200元车费,可潘姐说当初说的是打车300。在我犹豫间,潘姐说不管是她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就按照200来吧,毕竟做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她也不愿意为100元坏了名声。这下我反而不好意思了,坚持要按300给,潘姐不肯,最终一共收了我220的车费和180的门票。我思来想去,觉得可能真的是因为我骑行一天太累了而导致的乌龙,于是用一个信封装了80新台币,顺便写了张感谢卡放在房间中。

 

晚上又给自己上了一次药。膝盖上的伤口已经愈合,长出新的肌肤,我还是在外面盖上一层纱布,免得在骑行的时候将它磨破了。手上和膝盖上虽然还是青青紫紫的一片,但已经不痛了。一切都在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今日小结

1月19日 晴->雨

骑行距离:137.9km (85.13miles)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游记|黄山西海大峡谷的春夏秋冬

2021-4-24 7:44:31

旅游攻略

天下山水之观在蜀,蜀之胜曰嘉州——乐山市(下)

2021-4-24 11:24: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