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泸沽湖 | Day 7 蒗放-大洛水

徒步泸沽湖

Day 7

蒗放-大洛水

 

 

亲爱的

 

泸沽湖

 

 

 

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今天是泸沽湖徒步的最后一天,出发的时候我们心怀忐忑,如今对最后一天格外珍惜。可惜时间就像掌心里的水,无论是张开还是握紧,都匆匆流走了。

 

 

出于对最后一天的尊重(其实是为了去坐船),我们起的比过去的任何一天都早。匆匆洗漱完,就和司机师傅联系。

我们住的地方是路边,离湖还有一段距离。而且坐船的码头也不是我们昨天晚上看日落的湖边,在更远的地方。所以要先乘车赶往湖边。

来接我们的司机师傅就是昨天热情帮忙的房东的家人。我们收拾好东西后,锁好门到楼下。他已经在那里等着了,黝黑的肤色让他整个人显得朴实敦厚。

上了车他问我们吃过早饭没,要不要先吃。我们带的有昨晚在超市买的一些食物,现在可以充饥。于是他就直接载着我们开向码头。临到码头的时候,嘱托我们,一定要在快到岸的时候给他打电话,等上了岸再打他可能来不及赶过来,这样我们要等他,不太好。我们一一应下来,随后就到了码头上。

 

 

码头上早就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游客们是很好辨认的——背着小包,穿着各色的休闲的衣服,大多是情侣,也有亲戚朋友结伴而来的,时不时还能看到几个小朋友。而站在船附近,或者正在拉缆绳的,显然就是船家了。

没等多久,司机师傅就招呼我们上了一辆船。我踩着一个人工垫的小台阶上去,涛哥在船上扶了我一把。尽管如此,我上去的时候,依然觉得小船晃荡得厉害。船上有一个裹着紫色头巾,穿摩梭族服饰的大姐帮忙安顿游客。船头上坐着两个裹着白色头巾,穿着白色摩梭衣服的艄公。他们一个年纪偏大,脸上已经有了皱纹,不过他的鼻子很高,有点鹰钩,整个人显得非常干练和精神。一个年纪略小一点,还是个比较敦实的小伙子。他们虽然穿着长袖,露出来的手腕却也是晒得黝黑的,和白色的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游客们都坐好之后,他们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橙色的救生衣。等到一切都搞定,我们乘船准备出发。我们这条船上的游客偏年轻化,大家都很活跃。出发的时候一起说,大哥们辛苦了!那个年纪小的船夫开玩笑地回了一句:“为人民服务!”“我们是也为人民币服务!”更干练的艄公补充道。大家哈哈大笑,随后,随着他们卖力划桨,船就动起来了。方才指挥我们落座的那个大姐,此时正坐在船头把着方向。

 

 

这条船的行驶路线是“码头—王妃岛—亲爱的客栈—看水性杨花—码头。”其中除了看水性杨花的地方,其它都是明确的地点。而看水性杨花的地方则是一片花开得较多的水域。

我们的位置在船的中间。两旁也有船只驶过,或向前或返航。

眼前那一片树木茂密的岛屿就是王妃岛。在这里向前能够看到王妃岛上的满溢的绿,左右两旁都是辽阔的浅蓝色水面。如果此时涛哥的小飞机没有阵亡,那拍到的画面,一定是王妃岛和另外的一个不知名的小岛,像两颗盈盈的祖母绿一样的眼睛,嵌在泸沽湖古井无波的湖面上。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清风拂过,水面荡起的涟漪,一圈圈向外散去。

我有点后悔没有坐到船头。这样可以看到船头摇曳而过,画出一道道迤逦的水波。这让我想到很久以前坐船去长岛,渡轮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条条白浪就这样向两旁荡去。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但我对山川湖海的热忱却是如此的相似。

 

 

开往王妃岛的路上,我还看到有一条船上只有一个人。他就悠悠哉哉的坐在船头,也十分有意思。不过要独自乘船,价格恐怕也是高出不少。快靠近王妃岛的时候,对面驶来一条鲜艳的小船。船身的颜色本来就非常夺目,船上的乘客的衣服也是大红大绿,看得人眼花缭乱。王妃岛正值修缮期间,并不对外开放。小船绕着王妃岛悠悠哉哉荡着一圈,能看到山上耸立的木房。船家介绍说,木房也是一个关于摩梭族的小型博物馆。现在不能上岛游览,船上的人多多少少有些泄气,不过随着小船继续向前,这点小情绪也烟消云散了。

 

滑动查看更多

 

下一个码头就是亲爱的客栈了。从岸边到这里大概一个小时的水路。随着船逐渐靠近客栈,我和涛哥愈发觉得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我们仿佛都在哪里见过。我正对着越来越近的客栈发呆的时候,涛哥突然惊呼:“看!那个渡口,就是我们那天我们走到房子后面然后发现没路的地方!”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熟悉的被玉米地支配的恐惧让我想起那天的场景。

从女神湾到草海,我们走过蜿蜒山路,也穿过一片又一片的田野;我们路过码头,却以为错过的“亲爱的客栈”,此刻就真实的出现在我们眼前。与其说是机缘巧合,我更愿意相信这里是我们旅行计划的一个美好的意外。我们在这里的计划并不是像“海南骑行路书”那样完备,却因此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快乐。

涛哥非常开心,为这奇妙的巧合。他兴致勃勃地跳上岸,想要在休息的间歇绕回后山。只是我们上岸的码头并不是当时走到的那个,要去到山后只能从客栈穿过。这里的客栈早已挂上“私人领域,禁止入内”的牌子,估计也是没少受游客围观之苦。他只能又丧气地折了回来。不一会儿,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你知道吗,泸沽湖的水能喝!”我说,但是我们也没带瓶子什么的,怎么装?这一句话提醒了他,于是涛哥花了五块钱的天价买了一瓶农夫山泉。我们猛猛地喝了几口,终于把它喝完了。他小心翼翼地收起了空瓶子,隆重地表示自己要带去水性杨花观景处打上一瓶……带回去给爸妈。

嗯,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其实,“亲爱的客栈”作为一个景点,噱头够响,游人如织。但是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客栈罢了。我们因为提前看过《亲爱的客栈》,对这里抱有了太多期待,但是实际真正到了这里,匆匆一瞥,也是雁过无痕,和路上那些更深刻的经历相比,仍旧差了一截。

 

亲爱的客栈

 

 

水性杨花观景点比我想象的远,到的时候离岸边已经很近了。

我们的船长先生在到之前显得非常着急。“早上的时候花是浮在水面上的,但是到九点多以后,湖面上风一起,它们就缩到下面去啦。那我们到了就没什么可看的了!”果不其然,等我们到了景点的时候,原本大片大片的水性杨花此时已经有很多,只剩下绿色的藤蔓漂浮在水上。不过大部分水性杨花依然在等待我们。

白色、浅黄的小花点缀在绿油油的水草间,轻轻地漂浮在湖面上。这个时候吹来一阵风,小花便又往下沉了不少。我把头探出船外往下看——这里的湖水真清,可以看到湖底水草长出来的地方。船慢慢悠悠地停在这里,让乘客可以拍照。涛哥手机和相机齐上阵,又是拍湖面上的花,又是找角度想录一段湖面以下水草摇曳的视频。

我想到一首诗:在两畔摇曳的水草中/总有一枝鲜艳的珊瑚/那就是/我。可惜这里没有鲜艳的珊瑚,只有鹅黄的小花。不过此时此刻的船只,又何尝不像一只珊瑚呢?

待拍摄工作结束后,涛哥拿出了矿泉水瓶,选了一块最清的地方往里面装水。我听见咕噜咕噜的水声,转头正看到他把一朵杨花也放在瓶子里,然后紧紧地盖上了瓶盖。

我想到来泸沽湖之后他就一直跟我科普,这里的“水性杨花”其实是有根的,所以并不符合成语水性杨花的意思。我被他绕来绕去解释的晕晕乎乎,一直到他让我给司机师傅打电话才注意到,船就要靠岸了。

在泸沽湖坐船的心愿就这样,在旅程的尾声实现了。

 

 

回到住处,收拾好行囊,我们终于向着大落水村的方向出发了。

我们这次在村子里超市旁边的一家米线店草草解决了午饭。昨晚湖边的狗好像是超市主人养的,看到涛哥激动地尾巴摇个不停。涛哥对这位一见如故的兄弟也充满好感,一人一狗蹲在超市门口来了一个友好的握手。这个握手也成了他后来常用的表情包之一。

离开的时候,小狗以为我们在逗它玩,也跟在涛哥身后。涛哥时刻留意它,不知不觉就放慢了脚步。我在前面走着,也并没有留意后面发生的事情。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接着就是涛哥紧张地呼喊,我回头一看,小狗玩得忘乎所以,横穿马路的时候被车撞了一下。所幸客车刹车及时,小狗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又站了起来,受到惊吓的它叫了两声,不久又精神抖擞的离开了。还好小狗没事,不然涛哥又要为自己苦命的兄弟伤心许久,到此时他依然十分自责。

 

 

去大洛水村的路上我们走的是人行步道。这里的公路并没有完全修好,刚出蒗放的路基本上都是铺的石子。好在我们走的游客小路断断续续铺着鹅卵石,没有修好的地方也是松软干燥的土地,旁边长着参差不齐的小草。

这一路也是可以看到湖的,风景与达祖村那一段别无二致,不过这边的更加原生态一些。走了几公里后就到了三家村。

我们乘坐景区到达大洛水村之前,车上有一小半的游客都是在三家村下车,落脚在这里的。

三家村的码头游客依然很多,我们去的时候,不少人正准备上船。仔细一看,船就是开往大洛水村的,一个人要60块钱。我不由地感叹,这些游客还是太着急了,这里坐船,显然不如在蒗放玩得尽兴。再往前走就能看到一排排伫立在湖边的民宿。这些民宿修缮完整,装潢好看,放在美团上观感肯定不错。但是整个三家村也还是在施工开发,放在大的环境里看的话,就显得有点潦草了。

 

 

从三家村到大洛水是有直接的湖边小道的。在湖边小道上,我们遇到了和我们一样徒步环湖一圈的一对中年夫妻。他们的年纪和我们的父母差不多大。他们的长相我已不大记得,但是岁月在他们身上沉淀出来的慈爱和宽仁的感觉让我记忆犹新。那个叔叔背着一个蓝色的登山包,带着棒球帽,阿姨围着魔术头巾,背着一个红色的小包。

我们同样在路旁休息,不一会就攀谈起来。

他们的行程比我们少一天,并没有去往女神湾,而是取直路向前了。他们没有经历女神湾的糟糕路况,也没有欣赏那里的悠远美景。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路走来所经所感,都已经让人回味无穷。

我们休息的节奏不一样,很快就分道扬镳了。

不过这里的湖边小道景色怡人。有的路段两旁种着高大的树木,树林投下来一片片绿荫,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中午让人心旷神怡。有的路段又是空旷的小路,太阳投下来明亮的光芒。从这里可以看到对面的格姆女神山,看到湖中心的两三个长而窄的、树木茂盛的小岛。

对了,这里也是有外卖的。不时有外卖小哥骑着摩托从我们身边过去,带起一阵热风。

快到大洛水村的时候,天有点变阴了。天色突然就暗沉了许多,乌云聚集了起来。远远的瞧见大洛水标志性的白塔——其实我觉得那更像白酒的瓶身,大洛水,我们回来了。

 

>

 

在蒗放被坑之后,涛哥乖巧地提前订好了住的地方。是一个青年驿站,前面是书店,可以寄明信片,穿过一个搭了花架的院落,就到达后面的居住区。

在放完东西后就听见外面啪嗒啪嗒下起了阵雨。我们心照不宣地决定先休息一会儿。

等到雨停的时候,我们去了大落水的码头,就在白塔后面。正往那边走着,就看见如洗的碧空上挂着两道彩虹。

没错,是雨霁双虹。下面的那一道颜色更浓一些。上面的更远,更浅,更不真实。想来我见过彩虹的次数真是寥寥。

八岁那年,记忆里第一次看到彩虹,兴致勃勃地冲进家门拉着老爹出来看。老爹一贯的宠辱不惊,看了两眼就进去了,让我好好看,写观察日记。那时候是傍晚,我一直看到天地黑乎乎到什么也看不见,才转身进门。

然后就是初中时候,我妈骑着电动车带着我和邻居家的姐姐在公路边放风,两侧都是嫩绿的稻田,让人心情舒畅。那个时候天上也是出现了霓虹。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好多年。

大学以来一次是在海南。从五指山上下来,浑身溅了泥点,脚上都是泥巴,然后在走出五指山的那一刻看到了彩虹和晚霞。

还有一次就是清河夜骑,暮色降临前短暂的看到一段彩虹。刚哥拿出手机去拍,却已经很难对上焦了。

思绪纷纷扰扰的落下。

涛哥一如既往地拍照,不知道在我心里已经掠过了数十年。

接着我们在白塔那里休息。那应该是一个小型公园,四角还拴着铜铃,挂着铜锁。我和其他小孩一样,忍不住摇了摇铜铃,听它们发出清脆的声响。

 

雨霁双虹

 

 

时间就这样悄悄地溜走了。为了纪念泸沽湖徒步的完满结束,我们准备大吃一顿。经过仔细的筛选后,我们选了一个美团上评价最高,据说是泸沽湖视野最好,装修最棒的店。

这家店位置很好找,进店的门却有点难找。我们绕着地方来回转了三圈才找到上去的路。来这里的人确实很多,应该都是慕名而来。这家店位于三楼,二楼是个KTV,不过因为疫情的原因,此时处于不开放的状态,不然,应该会热闹非凡。

服务员小姐姐很和气,给我们推荐了拼团的团餐,让我们到时候退掉一个,退款是即刻到账的。有牦牛肉锅和鱼,可惜这个时候牦牛肉锅已经没有了。我们退而求其次的点了鱼。这里的套餐分量可真大啊(哭泣脸),太丰盛了。有土豆泥、水煮鱼,还有据涛哥说不那么正宗的泡鲁达。我们坐的是窗尾的位置。从窗户看下去,可以看到熙熙攘攘的街道,渐渐暗下去的天幕。这里也有骑行的人,就在我低头往下看的那一刻,一个带着骑行头盔的小哥停了下来寻找住的地方。这里的灯光是暖色调的,带着一点晕开的橙黄,很具有年代感的一副画面。

 

FOOD

 

 

 

吃饱喝足,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我们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这家店,慢慢散步回湖边。这时候日头已经渐渐落了下去了。最后一丝霞光弥散在天际,暗蓝色的幕布渐渐遮住了天空。码头边听着一辆辆白日里载过游客的船。其实今天下午以来,大洛水村因为阵雨和中午那比较晒的阳光,坐船的人很少。就着夜色,我们踏上小船,还能看到里面盛着的雨水。

也许是明天就要走了,夜风吹来,也勾起淡淡的离愁。涛哥选了一个没什么积水的木船,拉着我小心地走了上去。没有人扶着的,只靠缆绳固定的木船此时有些摇晃。我慢慢走到中间,保持着平衡,然后坐下来。感觉云层里还是有一些雨滴打在额头上。

我们仰躺在甲板上,看着此刻昏暗的天空。

今夜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只有薄雾笼罩的湖面和黯淡的天空。可是我的心里却出奇地宁静。凉风带着不知是哪里落下的小水滴落在我的脸上。想到这几天来像梦一样的经历,不论是谁,都会觉得恍惚。

人生实在太长了,长到就算我们此刻约定再来,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再来,难道是退休之后,像那些从客车上下来的头发花白的爷爷奶奶一样吗?

人生又实在太短了,很多觉得难以忘记的瞬间,就真的只是瞬间而已。无数的瞬间拼凑在一起,就成了现在的自己。

涛哥也几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不无惆怅地说道:“还真有点不想走了。”

我想到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曲,是《向天再借五百年》。觉得涛哥刚才的语气,也很适合说:“我好想再活五百年!”思及此,我就笑出了声。

刚才伤春悲秋的气氛就这样被我的笑声打断了。

 

 

过了很久,我们起身往驿站走。我还想去写几张明信片给大家。在去驿站的路上,有一个民宿前长着一棵有四层楼那么高的树。他的根顶破了花坛,露出遒劲的根须,树干要几人合抱才行。据说这是千年古树,我觉得虽然有夸大之嫌,但它的年纪确实应该不小。

回到驿站,我们仔细的挑选着明信片。明信片上的画面,有的和涛哥选择的拍照的角度出奇的相似。我们在院子里的藤蔓花架下,就着暖黄色但不失明亮的灯光,字斟句酌地对远方的朋友写下自己的祝福。

也许有一天,他们也能像我们一样,来到这里,亲爱的,泸沽湖。

 

未完待续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徒步 | 莫干山葛岭仙境一日游

2021-4-25 6:36:07

旅游攻略

徒步318|走路去西藏 DAY30:荣许兵站-左贡县城

2021-4-25 6:41: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