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雨崩的回忆

【阅读提示:本文文字量约1.3万,照片96张,文章分三个部分:登山(梅里雪山登山往事)、徒步(2017年氢剑雨崩徒步纪实及徒步指南)、神山(梅里雪山地理人文气象),读者可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部分浏览。】

雨崩,是位于梅里雪山东麓的一个小村,四面群山簇拥,海拔约3100米,不通公路,仅通过二条驿道与外界相通;梅里雪山,是位于西藏察隅县东部与云南德钦县云岭乡西部、横断山脉中段怒江与澜沧江之间的一座南北走向庞大的雪山群, 13 座平均海拔 6000 米以上的山峰,主峰卡瓦格博海拔高达 6740 米,是云南的第一高峰。公元199011月至19911月,从雨崩方向攀登卡瓦格博的17名中日联合登山队员一去不返,一场特大雪崩带走17名登山队员的生命,酿成人类登山史上第二惨痛的山难,也使名不见经传的小村雨崩与梅里雪山广为外界所知,距今近三十年过去,真实的历史在人们的口耳相传中慢慢演变成传奇,但徒步雨崩,却成为每一位背包客最受欢迎的朝圣之路之一。

1   梅里雪山

梅里雪山,中国境内最具神性的大雪山,也是最有故事的山。

上世纪80年代,国家层面召开外事会议,希望有日程地将中国的非开放地区逐步对外开放。云南省委、省政府也召开了省级的外事工作会议,分析了形式,决定让体育活动冲在最前面。那时的云南80%地区尚未开放,一个字:“穷”。趁着扩大开放的东风,云南省想到昔日“乒乓外交”,一枚小球,打开大国之门,那么借由独特山川河流,是否也可以打开云南之门? 

2   玉龙雪山

这个意向,迅速得到国外响应。江河上,美国人率先掀起漂流热潮,丽江的玉龙雪山和德钦的梅里雪山,也迎来美日的首登竞逐。然而,相比“抠门”的美国人,日本人对联合登山的“诚意”,非比寻常。

50万登山特许费、包揽中方在内的数百万登山费用、3次攀登累计赠送15台车辆……日本人财大气粗背后,是战后40年经济腾飞。全社会正锐意进取,勇攀高峰被视为一种时代精神。仅梅里雪山攀登,就有上百家企业愿意赞助。

日方京都大学山岳会更是实力强劲,一直以“先锋开拓”为标语,崇尚首登各地未登峰。而80年代打开国门的中国,雪峰林立,堪称宝库。梅里雪山作为横断山脉最高峰之一,地理意义、未登峰价值,早在1980年就被他们当作攀登目标。

面对日本的先进与慷慨,云南方面觉得这真是再理想不过的合作。基本上一分钱没花,还能赚那么多经验。唯一顾虑是:只有日本人登顶,这联合登山可怎么交代?一定得有中国人同时首登。云南是肯定没实力登顶,所以求助中国登山协会派人支援。

日方求探险,云南求开放,中登协来为国争光——分处两个时代的两国,三种诉求之下,一场命运多舛的联合登山开始了。

 3   中日梅里雪山联合登山队三次登山示意图

19871016日,中日梅里雪山联合登山队(第一次攀登)从斯农冰川方向攀登,但面对频繁冰崩、雪崩,超90度大冰壁……最终在5100米就被迫止步,于1118日败撤。当时的中方队长王振华深感难度出乎意料,这座山虽不高,却“比珠峰还险还难”。

199011月,日本京都大学再次派出11人的队伍,与6名中国队员在昆明汇合(17名队员中7人有8000米级雪山攀登经验),攀登梅里雪山,这一次改由卡瓦格博主峰南侧雨崩线攀登。121日,中日梅里雪山联合登山队驻进雨崩笑农大本营……1229日,他们登到了海拔6470米的地方,距峰顶的实际攀登高度仅差270米,登顶成功就在咫尺。

就在这时,万里晴空突然变黑,乌云迅速压顶而下,能见度仅为1米多。气温骤降,暴风雪狂啸而来……队员们被迫退回到5100米的3号营地。

199111日至3日,3号营地(C3)开始下雪了。17名队员只能通过无线电与BC大本营通信。

C3:“现在C3降雪量很大,视野不良,积雪已经达到1.2米。”

BC:“除雪吧。”

C3:“每过两三个小时都会到帐篷外去除雪,要是降雪还这样持续下去的话,到明早会超过两米了吧。”

19911322:15,通信结束。C3营地的17人与外界联系的最后一句话是:“雪太大,方便都出不去,只好撒在塑料袋里往外扔。”

……

一直到125日,风雪还在梅里雪山上肆虐,救援行动被迫终止,并且确认全体17名队员遇难。遇难原因为“突发性山间危险,其中最大可能是12日、3日那场大雪造成的巨大雪崩埋没了3号营地。”梅里雪山山难是继1989年苏联登山队43人在列宁峰(地震引发雪崩)遇难后世界登山史上最惨痛的事件。 

4   藏族协作林文生在前往2号营地运送物资

199012月下旬的卡瓦格博。

[蓝圈内是当时正在向4号营地修路的宋志义等4人,雪山下人小如蚂蚁]

因为这一场神秘山难,陆续吸引来更多勇敢者的登山申请。出于对死难者同情,云南为京都大学山岳会保留了5年首登权。

但再进梅里的路却异常崎岖。从1993年秋开始筹备,大半年没招到主力队员。1994年,日本登山队在中国贡嘎雪山,也遭遇雪崩,又4人遇难。接连悲剧,加深着恐惧,也使计划不得不一再延期。直到1996年秋,合同期限最后一年,筹备3年的登山队才终于上路。

199610月中日联合登山队第三次攀登梅里雪山,这次登山选择的线路和1991年的登山线路一样。登山队于1116日到达雨崩笑农大本营,此后登山队采用边建营,边攀登的方法,逐步建立了1234号营地,并将登山器材、食品物资等运送到各营地。

24日,登山队创造了登上6240米的好成绩。123日晨,登山队员再次上到达主峰下距4号营地(5900米)约50米的地方。此时天气晴朗,队员们一致认定,一天后,卡瓦格博将一改处女峰的名份。不料此时东京气象厅却传来紧急预报:未来2天内将有巨大暴风雪云团,规模可能超过1991年……简直晴天霹雳。

“我无论如何都想登顶,路绳都铺到离顶不远了……”顶峰近在眼前,多年心血却将毁于一旦,对于日方队员小林尚礼来说,这实在是个无法接受的决定。91年小林尚礼因为回老家,没有参加那次梅里雪山登顶,因而躲过一劫。遇难的队员中,有他的前辈,也有和他同年级的好友。笹倉俊一,每天都和小林在一起讨论登山,晚上在一块儿喝酒;前辈児玉裕介,带小林去了日本最难爬的山,并且一直鼓励他继续登山,不要放弃……他们都遇难了。

一时间,懊恼几乎冲毁理智,他甚至怒道:“不如把队长换了吧!”恨不得当场重新组队,或明天自己冲顶去。

“我不想死,也不想让谁死。”决意下撤的攀登队长也无比痛苦。害怕悲剧重演,更多人则是喃喃自语着:“难以相信,难以相信……”

“这是上天在开玩笑吗?”身在大本营的中方负责人张俊听到下撤决定,忍不住仰天叹息。

更大玩笑却是,当登山队紧急撤回大本营,新预报传来:印度洋暖湿气流把云层吹走了。梅里雪山依旧晴空万里。而此时,他们已把登顶装备一骨碌都带了下来。更关键的是,斗志垮了。

“再想重来,不可能了。”被彻底击垮的日本队员,回到起点飞来寺,面对91年立起的17勇士纪念碑,长跪不起。无颜面对亡灵,更无法接受现实。

“我绝不会再来这组织登山了。”相比德钦的万众欢腾,为此忙活近10年的张俊,则是心灰意冷。本想为民谋利,没想到最后万民反对。深感伤心的他,觉得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来了,却不知2年后,这片神秘雪山等着他的,还有更大伤心事。 

6   明永村    摄影小林尚礼

7   在明永冰川搜寻遗体的搜寻人员(红圈内)   

摄影小林尚礼

8   搜寻     摄影小林尚礼

“他们回来了。”19987月,不可置信的消息随着电波,飞向昆明、北京、京都。3个放牧的明永村村民,在海拔约37003800米冰川上,出现大片花花绿绿的东西……

    不可置信是因为,按冰川学家预测,如果17名登山队员真的遭遇雪崩,约经过50100年会被送到冰川末端明永村,而现在只经过7年就到了,可见人类对梅里雪山有多么的不了解!时隔7年,梅里雪山以缓缓融动的冰川,就这样将死难者送还。

91年确定遇难消息时,小林尚礼还觉得:这不可能——他们一定是在某个地方还活着。可当他去向笹倉俊一的父母说明遇难情况时,他的父亲始终微笑着,只在最后低声说了一句:“短短21年的人生,就这样结束了。”

正是这句话,小林尚礼意识到:我的朋友,他们真的已经不在了。

几天后,京都大学组了一支4人的收容队到云南与中方人员一起搜查遗体。小林尚礼辞去工作,毫不犹豫地报名加入。

当搜索队历尽艰辛,赶到现场时,眼前的一切满地狼藉,触目惊心,冰川持续运动中,所有遗骸、遗物都被撕扯成碎片。大块残肢伴随遗物,东一块,西一块,散落冰川上,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但眼前的一切却也让雨中搜索的中日队员,感到心酸的亲切:“7年了,终于回来了啊。”

找到了10个人的遗体,却只有其中5个能辨认出身份。另外5个人甚至没能保存下全尸。其中一具遗体,依然保持着看上去像是想要努力抓住什么东西的样子,对生的执念扑面而来。

但即便是这样的现实,也让小林尚礼非常怀念。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些可都是我在登山队的时候,每天朝夕相处的朋友们啊!

10具遗体在昆明举行了火葬仪式。当一位日本遗属说:“遇难7年,总算能画上句号了。”这让小林尚礼再次感受到了搜寻遗体这件事的意义——这件事就像一个开关,帮小林尚礼打开了寻求心灵慰藉的大门。

199946日,他再次报名加入收容队,并且常驻当地,定期搜寻冰河。村长叫大扎西,他是村里唯一能理解小林尚礼在做什么的人。从那之后,每隔一个礼拜,小林尚礼就上山搜寻遗体。在冰河上穿梭,艰难无需多言。就这样,年复一年,20年过去了,小林尚礼一共搜索了80多次。17个登山队员,他找到了16个。

但是最后一人却怎么也找不到。

抱着说不定还能找到最后一个人的心态,他还是每年都在搜寻。支持他的,是一张从遇难者相机中洗出来的最后一张照片:一群登山队员在雪山里安营扎寨,天气那么好,雪山那么美,生的气息那么浓烈……

9   明永村长大扎西与小林尚礼    摄影小林尚礼

10   遇难者相机中洗出来的最后一张照片

小林尚礼曾问过村长:“圣山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村长瞥了他一眼,说:“对我们来说,圣山就如同我们的父母一样,有人踩在你们父母的脑袋上,也会非常生气的吧!”

这一刻,小林尚礼顿悟……

他想起了他在山中寻找遗体时看到的景象——

梅里雪山,一座从未被人登顶过的圣山。经历7年的时间,17位遇难者,从山中顺着这个(冰)瀑布掉落下来,这番景象,就宛如圣山通过它,吐出了山中的不洁之物一般……

登山者看见的是圣山的顶峰,而这里的人们眼中,看到的却是整座山脉,如同对待神明一样对待它、信仰它。

在这里的生活,让小林尚礼越能理解云南人与山之间深厚的感情。渐渐的,没能登顶的小林,在山脚下,却重新认识了这座山,最初作为登山对象的梅里雪山,在他眼里,慢慢变成了神山卡瓦格博。 

11  每天早晨,山被朝阳染红的瞬间,村民们就早早地爬上屋顶,在那里烧香

摄影小林尚礼

11902年,英国登山队,首登梅里主峰卡瓦格博失败。

21987年,中日梅里雪山联合登山队(第一次攀登),因连续遭遇雪崩放弃攀登。攀登路线:斯农冰川路线;攀登高度:5100m

31988年,美国克伦奇登山队,攀登路线:明永冰川路线,攀登高度:4350m

419899月~11月,中日梅里雪山联合侦察队,攀登路线:雨崩方向,攀登高度:5500

5199011月~911月,中日梅里雪山联合登山队(第二次攀登),199111日~3日梅里雪山连降大雪,中方队员6人,日方队员11人在5100米营地待机。13日晚2230C3营地与大本营最后一次通话。14日早晨失去联络,中日17名队员失踪。

攀登路线:雨崩方向,攀登高度:6470米(19901228日)

6199116日~20日,梅里雪山搜索队,中国登山协会419日到达大本营,西藏登山协会6116日到达大本营,日本救援队120日到达大本营,因积雪过深,雪崩频繁,121日终止搜索撤营,攀登高度:5300 C2营地。

7199141566日,中日梅里雪山联合搜索队(日方12人,中方5人),因连续降雪,雪崩频繁,被迫终止搜索。

攀登路线:雨崩方向,攀登高度:4500

8199610月~12月,中日梅里雪山联合登山队(第三次攀登),122日,日本方面预报46日梅里雪山有大降雪,中央气象台和云南气象台也证实了此预报,为避免再度发生91年的惨剧,队伍被迫下撤,128日撤营。

攀登路线:雨崩方向,攀登高度:6240

9201012月~20111月,云南登山独行家高家虎,独自攀登梅里雪山,由于上山速度太快,不能适应高度,自己有吐黄水、肺部有气泡声、身体乏力、头痛等症状,此后就再也没有联系。

可能攀登路线:西藏察隅县擦瓦龙方向,攀登高度:5400

 

Day1  丽江→德钦飞来寺  

[2017.8.13 多云到阴天]

12   雨崩冰湖

多年以后,面对冰湖,氢剑将会回想起徒步翻越笑农垭口去见识卡瓦格博雪峰下冰川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13   丽江厚德客栈

14   四方街酒吧

十年一觉丽江梦。下了飞机,直奔古城寻找2004年住过的厚德客栈,物、人皆非,四方街灯红酒绿,丽江又在哪里? 

15   彝族村寨

从丽江出发,翻高山,越峡谷,过滑坡,美丽的彝族村寨缓冲了横断山脉的挤压,温柔了艰辛的旅程。 

16   长江第一湾“Ω”湾 

17   茶马古道重镇奔子栏

       万里长江第一湾“Ω”湾,闻其名不知其真,临其境才知其美,赞叹造物之巧,莫非是为了缓阻从青藏高原咆哮而下的金沙江水而呵护近在咫尺茶马古镇奔子栏? 

18   黄昏时的梅里雪山

翻越白马雪山,颠簸的道路将午餐全部呕吐出来,从日出到日落,只为在黄昏时能一睹神山的容颜——可眼前云蒸雾绕,神山难现。

 

Day2  飞来寺→西当村→雨崩上村

[2017.8.14 白天晴,夜晚大雨]

19   滇藏线三岔路口

20  卡瓦格博神龙见尾不见首

雨季难得的晴天,天空蓝的发紫,但卡瓦格博依然傲立云海之上,神龙见尾不见首。 

21   澜沧江明永大桥

22   极其险峻的澜沧江梅里大峡谷

澜沧江梅里大峡谷谷底海拔约2000米,右岸(南向)的卡瓦格博峰海拔6740米,左岸的白马雪山扎拉雀尼峰海拔5460米,巨大的高差若玉山之将崩,咆哮的江水一路向南。

23 

24 

25

26

从西当村沿着马帮踏出的小道,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爬上泥石流冲毁的陡坡,与小伙伴们相互携手鼓励,不知过了多久,当天空出现经幡时,终于登上海拔3720米的南争垭口。 

27  同行驴友

28

29  神女峰(左)与五冠峰(右)

30  世外桃源雨崩村

31   在南争垭口看到的卡瓦格博

32   雨崩上村

南争垭口,无敌超级观景平台,南望碧罗雪山,西望是梅里雪山美丽的神女峰,北望海拔6740米的卡瓦格博主峰,为我们揭开面纱约5分钟,东望白马雪山,俯瞰山脚是世外桃源雨崩,抬头是湛蓝无垠的天空。

33   到达雨崩当夜,下起漂泊大雨,一行人在客栈厨房商讨第二天如果还是大雨能不能去冰湖。

 

Day3  雨崩上村→冰湖→雨崩上村→雨崩下村

[2017.8.15 白天东边日出西边雨,夜晚大雨]

 

34  上雨崩 

35  下雨崩 

36

37

38

清晨的雨崩静默云雾缭绕中,金黄色麦田,时隐时现的雪山,怡然自得啃着草的骡马,村口准备下山的孩童,还有我的早餐…… 

39

40 

41

42

43

44

45   笑农垭口景色优美

46   从笑农垭口前往笑农农场,天空又开始下雨

47   鲜花盛开的笑农农场 

48

      一夜的大雨让冰湖之旅困难重重,走过泥泞不堪的小道,越过植被茂密的原始森林,趟过冰川融水浸出的娟娟溪流,一鼓作气登上笑农农场。笑农农场地势开阔,高原草甸、圣洁雪山、冰湖瀑布、高山牧场及小木屋等绚丽多彩的画面尽收眼底。1990年底,中日联合攀登梅里雪山的17位勇士正是从这出发,壮士一去不复返……

49 

50

51

从笑农农场继续上行,路的两边是满眼苍翠欲滴的亚高山灌丛带植物,约一小时来到海拔3600米的冰湖。 

52

53 

54

55

56

57

       冰湖的水是梅里雪山的冰川融水形成的深绿色海子,冰湖名副其实,八月盛夏居然在海拔仅3600米的山体看到冰雪与水的共舞,这在稻城亚丁海拔逾4500米的牛奶海、五色海都不曾见过。逃离炎热的江南,忍不住冰湖上撒野! 

58

59

60

61

62

           从冰湖返回雨崩村,一路上先是大雨漂泊,接着小雨霏霏,尔后晴空万里,到达雨崩村先是小雨霏霏,接着大雨漂泊,尔后没有晴空万里——天色已黑!雨崩,让人捉摸不透的天气。

 

Day4  雨崩下村→神瀑→雨崩上村→西当→飞来寺

[2017.8.16 晴天,因前夜大雨,担心落石,未走原计划的尼农峡谷路线]

 63   神瀑路上的小松鼠

[这只松鼠想获取食物的欲望和我们想拍摄它的欲望一样强大]

64   神瀑位于五冠峰下,五冠峰形似五指,令人过目难忘。 

65   觉得离五冠峰很近了 

66   翻过一道坡后又远了

67   瀑布从天而降

68   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得有几回闻

69   神瀑

70   阳光下折射的彩虹

71   藏民虔诚的朝拜

72  入乡随俗,沐浴圣水

73  美丽的神女峰(海拔6054)在神瀑对面 

74   神女峰下植被茂密

       神瀑是雨崩最重要的圣地,这里的水来自卡瓦格博雪山,被藏民称为“圣水”。藏族人以到雨崩神瀑下沐浴作为一种洁净心灵的修炼,争相沐浴、饮用,盛入瓶中带回家供奉。 

75

76

77 

78

79

      梅里雪山,藏传佛教八大神山之首,雨季极少有人一睹真容,究竟在佛前许了多少愿,在连续三天徒步走出雨崩那一刻居然美梦成真,梅里雪山十三峰一览无遗,能见到梅里雪山的人是幸福的……完美的雨崩之行。

80

81

82

一年多过去了,雨崩从未远离,雪山、冰川、溪流、瀑布、冰湖、草甸、森林、村庄、藏民、同游的大小伙伴,还有可爱的小松鼠,雨崩,一离开就让人想念的地方。

 

2003年开始有规模性的徒步者进入雨崩后,这个自古以农牧为本的村子因旅游业的兴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05年通自来水、2012年通电,如今的雨崩对于徒步者而言,接近性大大提高。

通常徒步者从丽江或中甸乘大巴到德钦(昆明到中甸有航班),再向前20分钟车程就是飞来寺。

雨崩最佳徒步时间——4月~6月或9月~10月,建议避开7月、8月雨季,路况较差,不便前行。

进出雨崩尼农进、西当出或西当进、尼农出,两个入口的区别在于由西当进雨崩是密林上坡路为主,而尼农进雨崩则是相对平缓的峡谷风光。

落脚雨崩村后,前往三圣地分别是三个方向,按重要程度依次为神瀑>冰湖>神湖。可参考如下走法,踏上朝圣之旅。

Day1——飞来寺西当温泉上雨崩村(徒步约15公里)

飞来寺(海拔3442米)是梅里十三峰的最佳观景点,从这里乘车约1小时到达西当温泉后,徒步朝圣才真正开始。西当海拔270010公里上坡到南争垭口(海拔3729米),然后5公里下坡到上雨崩(海拔3100米),一路都在密林中穿梭,上行路途中有两个简易小卖铺,到达南争垭口还有一个,供徒步者休息落脚,过垭口一路下坡,即到达上雨崩村。

Day2——上雨崩村冰湖上雨崩村下雨崩村(徒步往返约20公里)

穿过亚高山草甸、沙棘林和冷杉红桦混交林,一路雨崩河水叮咚,在原始森林跋涉8公里后,会来到中日登山队曾经的大本营——笑农牧场(海拔3500米)。如今这里只有一个小木屋可供休息。继续向上走约2公里即到冰湖(海拔3600米)。

Day3——下雨崩村神湖下雨崩村(徒步往返约18公里)

神湖海拔约4500米,从海拔约3069米的下雨崩前往将近抬升1500米,且道路艰险,单日往返对朝圣者的体能和毅力都是挑战,大多数徒步爱好者放弃神湖之旅。去神湖的路是没有开发的道路,缺少指路牌,雾天很容易在山林迷路,最好跟随当地向导前往。

神湖之美在于旅途,高原风光无限好。

Day 4——下雨崩村神瀑下雨崩村尼农飞来寺(徒步约28公里)

神瀑的起点从下雨崩村开始,来神瀑的朝圣者最多,沿途有服务点供人休息,一路经幡缠绕林间,神圣感不言自明。回到下雨崩村吃午餐,然后沿溪水潺潺的雨崩河经尼农峡谷到尼农(海拔2100米),尼农峡谷沟深路险,典型峡谷风光,与西当线迥异。到尼农后,乘车回飞来寺。从安全角度考虑若下雨不宜走尼农路线。

 

梅里雪山是名副其实的神山,早在公元8世纪前,卡瓦格博就被苯教“封神”。随着佛苯斗争、政权更迭,地位一步步强化,被视为统领东南藏区的神山。信众主要覆盖澜沧江、怒江、金沙江流域。

转山是盛行于藏区的朝圣活动,藏人笃信转过神山,可以洗净罪孽,甚至最终脱出轮回,荣登极乐。梅里转山始于藏传佛教第二代转世活佛噶玛·拔希于1268年自元大都回到康区传经布教8年间曾经走过的道路,从那时开始藏传佛教信徒围绕卡瓦格博神山的转山至少已持续了700多年了。

小林尚礼没有参加1991年第二次中日梅里雪山登山队,潜意识还因为梅里雪山挑战性不够——海拔未到7000米!但91年山难的发生彻底改变了小林的一生,起初他发誓要登上顶峰以藉慰死去的亡灵,但96年顶峰前的被迫下撤使他“那样的不甘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因此1999年秋,当他第一次踏上梅里转山路,想去寻找的,还有没人侦察过的西侧登山线路——其实还放不下梅里登山梦。

然而,当他2000年秋完成第二次转山,眼看着藏人围绕神山,步行转圈,甚至一路叩着长头。“我们只想着要登上山顶,他们却崇拜着整座山,如对待神明一样信仰。”

1998年夏天在明永冰川发现队友的尸体,二十年来小林每年都独自一人去明永冰川搜索。17个登山队员,他找到了16个,但是最后一人却怎么也找不到,抱着说不定还能找到最后一个人的心态,他还是每年都在搜寻——

从满头黑发搜寻到满头白发,从桀骜不驯的青年变成温厚谦卑的中年……

20178月,正在雨崩徒步的我收到远在日本的弟子转来小林尚礼《梅里雪山——寻找17位登山者》的故事时,着实惊叹这位日本人的信念,一个人做很多事情并不难,难的是为了自己的队友、亲人几十年执着做一件事……

与其说惊叹于这位日本人执着的信念,不如说是感慨卡瓦格博那巍峨而又神秘的特质……

一次次感受着“人与山”的共存与敬畏,也让小林一次次自问:“攀登难道不是在践踏他们的信仰?”

他开始反思:迄今为止我所从事的登山,又算是什么呢? 

83  卡瓦格博神山信徒分布流域 

84  卡瓦格博是藏民心中最神圣的山峰 

85  当藏人介绍神山时,由衷虔敬的手势

86   寻找17具遗体   摄影小林尚礼

87  队友遗体——从黑发到白发

最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因为卡瓦格博是藏区八大神山之首,容不得任何人亵渎,起初,当地藏民不知现代登山运动是怎么回事,当最后得知登山就是要爬到卡瓦格博头顶上去时,惊恐万分,部分藏民聚集到卡瓦格博对面的飞来寺祈祷神山显威,惩罚这些登山者,于是卡瓦格博抖了一下肩膀,17人全跌落下来……

我更相信科学看待这次山难。

梅里雪山地处的“三江并流”地带是世界上压缩最紧、挤压最窄的巨型复合造山带,在宽约150公里的断面内,相间排列着三条著名的河流——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梅里雪山就被挤压在澜沧江和怒江之间,地势北高南低,地质结构极其复杂,山体切割严重,刀劈斧砍般的悬崖绝壁随处可见。山的南面,东侧的澜沧江和西侧的怒江像两条巨大的通风管道,将孟加拉湾的暖湿气流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喜玛拉雅山脉和横断山脉交汇的顶端——梅里,并在这一地区,产生了强烈的上升气流,与南下的大陆冷空气相遇,变化成浓雾、大雨和大雪,并由此形成了世界上罕见的低纬度、高海拔、季风海洋性现代冰川。雨季时,冰川向山下延伸,冰舌直探2600米的森林;旱季时,冰川消融强烈,又缩回4000米以上的山腰。由于降水量大温度高,就使得梅里冰川的运动速度远远超过一般海洋性冰川。剧烈的冰川运动,更加剧了对山体的切割,造就了令所有登山家闻之色变的悬冰川、暗冰缝、冰崩和雪崩。有时,那声如裂帛的冰崩和隆隆震响的雪崩竟终日不断。大幅度的进退,使得整条冰川破碎不堪,极不稳固,冰裂缝纵横交错,深不见底(这就是91年之前选择明永冰川、斯农冰川线路登山均告失败的缘故)。此外,梅里雪山的坡度极大,峡谷江面海拔2006米,右岸(南向)的梅里雪山卡瓦格博峰海拔6740米,左岸的白马雪山扎拉雀尼峰海拔5460米,峡谷最大高差4734米,从江面到顶峰的坡面距离仅为14公里,平均每百米上升36米,大于30%,虽然主峰的高度只有6740米,但其攀登难度要超过珠穆朗玛峰。

在中国境内的大雪山与梅里雪山地质结构环境较为相似的是“蜀山之王”贡嘎山(海拔7556米)和藏南的南迦巴瓦峰(海拔7782米),因此这两座山的攀登难度都极大,梅里雪山海拔虽然不及这两座大雪山,但因其地处“三江并流”的核心区域,气候环境更为复杂,山体陡峭度更高,冰川运动速率更快。在91山难发生前,人们观察到冰川移动速率最快是贡嘎山海螺沟的冰川,91山难后变为明永冰川,专家们原本预估50100年冰川能将遇难尸体送回,明永冰川只用了7年,冰川运动速率如此惊人也说明山体陡峭异常。

贡嘎山、南迦巴瓦峰登顶难度大,但毕竟都有登顶的记录,而梅里雪山100年来人类多次尝试登顶均告失败,这绝非偶然!梅里雪山是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剧烈碰撞的杰作,即自然力量的杰作,也可以说是天意,如此看来卡瓦格博就是一座神山!

如果说91年登山失败还带有偶然的成分的话,那么96年的再次失败不得不让人感慨梅里雪山的神奇:登山队登上6240米高度,眼看成功就在眼前,东京气象厅和北京中央气象台均却传来紧急预报:未来2天内将有巨大暴风雪云团,规模可能超过1991年……当登山队员一路狂奔退回大本营后,新预报传来:印度洋暖湿气流把云层吹走了,梅里雪山依旧晴空万里……玄乎?神乎?很多人认为96登山失败主要原因是败给恐惧,我以为还是败给梅里雪山独一无二的复杂气候,以致参加96登山队的中方民间登山家金飞彪感慨:“那次让我感觉,这座山确实是有灵性的……”

88  三江并流地区地质、气候复杂

89  明永冰川

双方一开始在认知上就发生错位。

上世纪50年代,由德钦进藏时的解放军,在军用地图上将卡瓦格博旁边的一座山标注为“梅里雪山”,1957年,云南省交通厅下属绘测大队将德钦县境内澜沧江西岸的怒山山脉均标为“梅里雪山”,甚至把海拔6740米的主峰卡瓦格博也标为“梅里雪山”,这种用法沿袭至今。

对山的名称的认知不同,导致人们看待它的心态完全不同——登山者认为梅里雪山是一座自然山,属于公共资源;而本土藏族居民把这座山称为卡瓦格博,在当地人的语汇里,这座山具有神山的文化属性。且在藏区整个神山谱系中,卡瓦格博是神山谱系南部最重要的一座神山,在横断山系区域里,也是最大的一座神山。

90  梅里雪山原为北侧另一段山脉

在当地人的眼里,登神山是犯忌的。但自上个世纪50年代茶马古道荒废后,德钦的梅里雪山几乎与世隔绝,完全不知外面的世界,还有一种现代运动叫“登山”。甚至当1987年先遣队首次前往德钦县,当地中小学停课,全城夹道欢迎,敬献哈达。财大气粗的日本人给运送4吨登山物质和设备的雨崩和西当村民也带来不少的收入,闭塞的村子里缺医少药,日本队医带了很多药,给村民看病,村民吃了很见效,登山队与藏民当时关系很好。两名藏族协作主动请缨参加最后的冲顶行动,似乎也印证了“当地人反对攀登神山”未必是实情,至少一开始不是这样。

      但随登山的深入,藏人终于弄清楚登山是怎么回事时。“对神山不敬,灾难就会降临”的说法,伴随风雪,席卷越来越多人心中。

明永村村长大扎西印象里,正对卡瓦格博的飞来寺前,来烧香的老百姓一天比一天更多。焦虑的,跺脚的,念念有词:“神山显灵“、“千万不能输给他们”。

   山下人群里,却也有大扎西看来“不懂事”的藏族年轻人,还在看热闹,好奇于登山队要如何登到山顶?1962年德钦取消藏语教学,再加WG的破坏,步入现代的神山,此时也在面临文化冲击,“一些年轻人已经没这意识……”

91年的山难是道分水岭。山难不仅震惊了世界,同样冲击着当地人的心。大扎西觉得:“山难让人更加相信,神山神圣不可侵犯。尤其91山难之后当地自然灾害越来越多,最初没反对的其他村,也都慢慢‘觉醒’了。”

因此96年中日梅里雪山联合登山队再进雨崩受到藏民的激烈阻拦。才抵达澜沧江边,竟有上百位当地村民横在大桥上,“如果登山队要进山,就踩着我们过去。”

经过当地政府出面进行多轮的沟通,在得到登山队保证不踏上卡瓦格博最高点等措施后,登山队才艰难到达雨崩大本营。

最后始于1987,终于1996,这一场跨越10年的中日联合攀登,最终以3次失败收场,并付出了17条人命的巨大代价。

“这是神山的胜利!”一次次堪称离奇的失败,也一次次强化着信仰。大扎西深感欣慰:“以前还有不懂事的年轻人。现在所有人都慢慢觉醒,更相信神山了。 

91  在藏民心中,卡瓦格博神圣不可侵犯   摄影小林尚礼

1999年,搜狐网与中国最有实力的西藏登山队合作,准备再次发起对卡瓦格博峰的攀登,也由此引发了各界人士关于登山运动的重大讨论。从来没有哪座山会吸引如此多的人关注并大规模参与到登山讨论中来。

在这场大讨论中,奚志农、梁从诫、吕植、杨福泉等环保人士和知识分子都提出了反对登山的呼吁。德钦县人民政府发出文件,向省政府请示要求劝止梅里雪山千僖年登顶活动。

政协委员、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负责人梁从诫先生(诗人、建筑学家林徽因之子)向国务院领导递交了题为“建议不在藏族奉为神山的梅里雪山开展登山活动”的报告。梁先生认为,“登山固是一项重要体育项目并有其科学价值,但并非爬遍每一座高峰才算是人类对地球的胜利。”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家奚志农强烈反对攀登梅里雪山:

“新千年到来之际,环顾我们这个星球,可谓满目疮痍,还能见到几处净土?如果连梅里雪山这样的仅存之地都不放过,那地球上还有什么地方人类不能去践踏?过去的一百年中,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认识到:人和自然和谐共处应当成为人类的共识,地理大发现的时代早已结束了。”

我以为奚志农先生所言极是!

1999年最后一个工作日下午,有关部门指示:暂停1999年登山行动。从那以后德钦县人民政府谢绝任何国家、任何组织、任何团队、任何个人以任何理由进行梅里雪山登顶活动。

在宗教信仰者的眼中,梅里雪山是至高无上的神灵;在地质学家的眼中,梅里雪山是印度洋板块撞击欧亚板块的杰作;在生物家的眼中,梅里雪山是生物多样性的王国;在登山探险家的眼中,梅里雪山是他们欲大显身手的用武之地;在千千万万普通游客眼里,梅里雪山是世界上最美的雪山之一。

梅里雪山有多美?91中日联合登山队长井上说:“我登了十七八年的山,从没见过这么美的雪山!”并通过对讲机告诉原本应留在大本营的日方联络官、登山队秘书长佐佐木哲男上山来看看,从此佐佐木哲男再也没能下山。中方藏族协作队员斯那次里在山上通过对讲机兴奋地对大本营说:“这里太漂亮了!我真不想下去了。”——没想到一语成谶!

一座绝美的雪山要有巨大的相对高差,这样就有足够多的气候带与生物带谱,梅里雪山从海拔6740米的卡瓦格博峰顶到2000米左右的澜沧江面,相对高差达到4720米,从低到高分属6个气候带:亚热带、暖温带、温带、寒温带、亚寒带、寒带,植被类型也相应分布有亚热带干暖河谷、温带针阔混交林带、硬叶常绿阔叶林带、暖性针叶林带、寒温性针叶林带、亚高山灌丛带、高山复合体等垂直生态系列,一山有四季,动植物种类异常丰富,是全球生命世界最为绚丽多彩的地区之一,极具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意义!而生物的多样性又滋养山下万千藏民,形成极具特色的生态文明和传统文化。青藏高原(平均海拔四、五千米)很多雪山海拔虽然达到六、七千米,但相对高低“较低”,大多只有一、两千米,荒芜寸草不生,无法与梅里雪山相提并论,从这个角度来看,能比的只有藏南的南迦巴瓦峰、四川的贡嘎山等少数几座雪山。 

92  梅里雪山植被茂密

一座绝美的雪山要有丰富的人文内涵,作为藏区八大神山之首的梅里雪山,还有那座山能与之相比呢?即使南迦巴瓦峰、贡嘎山也不如也。

一座绝美的雪山要有令人过目难忘的峰型,建立审美的标杆。个人觉得,中国境内的著名雪峰如珠穆朗玛峰、慕士塔格峰、南迦巴瓦峰、贡嘎山主峰等山峰峰型都不如卡瓦格博峰好看,除了稻城的仙乃日以外。即使是梅里雪山的次峰如南侧的神女峰、五冠峰也极具美感,站在飞来寺,梅里雪山十三峰是一字排开,浩浩荡荡,一览无遗,许多雪山群前峰遮挡后峰,不易使人产生震撼的感觉。

93  卡瓦格博是最美的雪峰之一

一座绝美的雪山要有足够大的体量提供未探知领域的神秘感,迄今为止人类对庞大的梅里雪山群气候变化、动植物生长状况、冰川发育等了解极为有限,目前少数的科学考察、探险和登山活动几乎集中在梅里雪山东侧,即云南德钦一带,而对梅里雪山更为宽阔的西侧、西藏察隅怒江一带认知几乎为零,以冰川为例,百度上找到的资料都在东侧,但从谷歌地球可以看到,梅里雪山西侧也发育几条大型冰川,那几条冰川居然连名字都没有!

94  梅里雪山西侧发育有大型冰川

95  卡瓦格博西侧大冰壁超过1000多米

一座绝美的雪山还要有“封神”的大事件发生,多次攀登,不管什么原因,就是拒绝人类染指。特别91山难的发生震惊了世界,并引发大规模有关登山的全民讨论,放眼全球,只有梅里雪山。

梅里雪山是一块绝世瑰宝,值得人类永久地珍视与呵护。

壮哉,梅里雪山!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徒步318|走路去西藏 DAY30:荣许兵站-左贡县城

2021-4-25 6:41:15

旅游攻略

游记|我想你就站在那贡嘎最近的子梅垭口上

2021-4-25 7:11: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