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台湾·第七天,太麻里→瑞穗 (114.0km)

01
没有降临的第一道曙光

太麻里,在排湾族语里,意指太阳升起的地方。据说,在太麻里可以看见台湾第一道曙光。排湾族是台湾第二大原住民族,居住在台湾东南,包括太麻里。在他们的传说中,太阳为了赐予群龙无首的排湾族一个头目,所以下了一个蛋,孵出一个女孩,成为排湾族第一代头目。

有关第一道曙光的说法我一直心存疑惑。由于公转,太阳相对地球的位置是变化的,那么第一道曙光应该是变化的,不可能总在这一点。如果说是新年的第一道曙光可能更加准确。从地理位置上来看也是准确的。因为比起三貂角这个最东点,太麻里要靠南,而比起鹅銮鼻这个最南点,太麻里要靠东。当然,这里说的是台湾岛的平地上,你要是上了玉山,在3900米的高度上自然能更高的看见曙光。

作为资深技术女,我我决定从技术角度核实一下这个说法:

我汗,这个日出时间从南到北就差了2分钟,有什么好争的!话说台湾这么小,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时间差。

但是,太麻里乡还是特意修建了“千禧曙光纪念园区”,在2000年1月1日还举办了千禧迎曙光音乐会,号称“25个国家转播”。结果迎了一次以后,连续16年新年就没见过太阳,直到今年2017才见到传说中的第一道曙光。这也是够悲催的,

但我一向对看日出这个无聊的活动乐此不疲,因此计划今天6点起床去看日出。6点醒来时,听见外面滴滴答答的雨滴声,急忙掏出手机来查看天气。天气预报显示6点下雨,7点阴天。我寻思着反正下雨也不好走,于是索性将闹铃改为6点半,打算多睡半个小时。

6点半起床以后,发现衣服还没有干——由于我没带泳衣,昨天穿的是运动内衣和骑行短裤冒充泳衣的。昨晚顺便把所有的骑行服也洗了,结果现在悲剧了,没有衣服可以穿,只好苦哈哈的拿着吹风机吹了大半个小时,将骑行衣服和裤子都吹到半干。等到洗漱完毕的时候已经7点半了。

出门的时候发现民宿旁边那栋屋前的路上有个被丢弃的沙发,而一只看起来很凶悍的大黑狗正在那里休息。我佯装镇静的推车经过它面前,走出一段路之后才放心上车。

骑出了两、三公里以后就面临着走山线还是海线的选择。我当初选择的是山线,订民宿也订在了山线的瑞穗。而且我也看了两天的海了,估计两天以后还是会沿着海走,所以打算走山线。何况万一海线上又是上上下下的坡的话我可吃不消。这里还有第三个选择,就是县道197。据谈过路的人说,这里人烟稀少、风景优美,就是有一段14公里的石子路。而且就地图来看,这一段有很多盘山公路。我在三个选项中毫不犹豫的选了山线,也就是台9。不过台9也不轻松。

这个附近有个小学,潘姐极力推荐它旁边的早餐店。不过因为小学已经放假了,这个早餐店并没有开门,于是我继续往前行,打算在路边随便找一家。可是骑了很久,路过好几家早餐店都没有开门。难道我起的太早?

骑出了10多公里才终于看到一家开门的早餐店——“第一名早餐店”。我迫不及待的点了鸡蛋饼、萝卜糕加奶茶。我以为今天的时间很充裕,悠哉悠哉的吃完早餐,还给身处美国的大C打了个电话,免得他把我这个女朋友给忘了。再次上路,已经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从太麻里开始,一路上可以看见很多卖释迦果的水果店,看来释迦果是这里的特产,于是我在某个小上坡骑不动的时候,就在一家水果店门口停了下来,花50元新台币买了个释迦果。老板娘人很好,还给我搬了个小凳子,给我一个勺子,让我坐着慢慢吃,我跟老板娘边吃边聊,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流逝了。此刻我仍然没有危机感,坚定的认为今天的时间很充裕。

路上遇到初鹿牧场。我想反正接近瑞穗的时候有瑞穗牧场,不如等到下午再去看好了,以免耽误行程。这是我今天做的最明智的一个决定了。

上午打电话、吃水果耽误的时间,最终导致了我再一次在雨夜骑车。

02
探秘花东纵谷,体验池上的风

 

今明两天的骑行主要是在花东纵谷中。花东纵谷是指中央山脉和海岸山脉之间形成的狭长谷地,因地处欧亚大陆板块和菲律宾海板块之间,在地质活动下形成了峡谷、瀑布、温泉、断层等不同地形。而台9线则是谷中的一条绿色走廊,东边是绵延的海岸山脉,西边是高挺的中央山脉。

 

上午的骑行相当舒心。台9上道路宽敞,哪怕没有自行车道的地方也有宽宽的路肩。车流量刚刚好,不会像昨天一样拥挤,但每隔几分钟都会出现一辆车,让野狗不敢靠近这条路。今天的天气也非常适合骑行,厚厚的云层遮住了阳光,山谷里还有微微的风。虽然这里仍然是山路,道路有些高低起伏,但比昨天好多了。经过寿卡洗礼的我不把这些坡放在眼里。两个小时左右就到达了鹿野。

鹿野在民宿以北40公里的地方,有一大片平原。这在台湾东面相当难得,也被称为“台东第一大平原”。这里曾经是群鹿奔驰、高砂族出草的猎场。高砂族是日本对原住民的称呼,而出草则是台湾原住民猎人头的习俗。鹿野附近有雄踞中央脉的布农族和驰骋台东平原的卑南族,鹿野高台刚好是两个族群的边界,因此成为两族世代相争的猎场。

而在日治时期,日本政府在花东纵谷一带种植蔗糖,很多员工在鹿野乡龙田村定居,建了鹿野神社。这一带至今都有浓浓的日式风情。现在的鹿野则是农业乡镇,退休人员定居的最佳选择之一。鹿野高台的热气球嘉年华更是吸引无数游客。

考虑到时间关系,我并没有去参观日式村庄、鹿野神社、和鹿野高台。鹿野一带只去了一个地方。准确的说法是只路过了一个地方,就是台9上那段号称台湾最直公路的14.5公里。台9本身以其长达500公里的里程而成为台湾最长的公路,而其上329k-343.5k的地段更是没有一点拐弯,因此成为台湾最直公路。不过据说它偏移了一点点,只是肉眼不可见。由于它的车流量太大,我不敢去马路中间拍照,只是在马路最边上拉了一张,可能无法领略它的“直”。

池上就在这14.5公里的直路尽头5公里处。昨天民宿的人告诫我说越往池上风越大,但过了玉里就好了。于是我在快到池上的时候就开始暗暗警惕池上的风,但没有想到它会那么猛,而且来的那么早!在我还在这条最直公路上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这里的大风。到了快接近池上的时候,我连下坡都要用力踩,以对抗迎面而来的风。继野狗、机车群、上下坡后,我的讨厌清单上又加了一项——逆风骑行。

快到池上的时候,路边开始出现成片成片的油菜花田,离池上越近,风景越好,我每次都忍不住拍照,后来我看耽误太多时间了,于是下定决心再也不拍了,继续前行。谁知道刚出了池上,又看见成片成片的大波斯菊,我立马放弃了刚下的决心,再度停车自拍。本以为12点就能离开池上一带,结果由于上坡路和逆风,骑行多花了不少时间,再被自拍这么一耽误,直到2点才离开池上。我这时终于有了危机意识,决定在接下来的一段里里面再也不拍照了。

出了池上,风依然很大,吹的我有些东倒西歪,顶风骑车实在是太恐怖了。而且这个风不是连续的吹,而是一阵一阵的,时大时小。我感觉像是在和一个灵活的跆拳道运动员比赛,明明做好了正面抗击的准备,对手却从右边踢你一脚,让你控制不住平衡。我忍不住想,难道因为今天阴天,风特别大,还是他平时风就这么大?如果骑苏花也是这种大风,那我就崩溃了。

好不容易终于逃出了这一区域。于是我接下来一路狂奔,终于到了玉里,我特意绕进玉里市区,去尝尝他们有名的玉里面。

03
最后一个长上坡

 

玉里市区就在台9边上,大概骑行5分钟的地方。离新年还有一个礼拜,这里的年味已经很浓了,街上挂满了大红灯笼。这里有很多卖玉里面的地方,最出名的店家就叫“传统美食玉里面”。相传玉里面是源自日治时期,由于日本人爱吃拉面,便将面食文化带来这里,后来被一位来自大陆福州的师傅改良以后名声大噪,成为当地名食。据说他的面是油面,煮熟以后要用电风扇吹,同时手工翻搅以让面条完全和著油。

 

我点了一份玉里面的汤面,加上综合小菜,并让老板帮忙搭配。玉里面吃起来和日式拉面一样一样的,很好吃,但也没什么特别。不过在累了一天以后,能吃上一碗暖暖的汤面实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我在吃面的时候听见老板一边忙碌一边小声嘱咐跑堂的:“你去后面拿一个芭蕉给这位小姐,可以预防脚抽筋的。她看起来很累。”我再度体会台湾的人情味。

 

 

 

吃完面已经4:20了,我还剩16公里。虽然我也可以做火车从玉里去瑞穗,但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在1小时以内骑完这一段,于是打算继续骑行前进。

 

一开始还比较顺利,保持着全速前进。很快我就开始吃力了起来,然后是一段长长的爬坡,我的速度就慢了下来,到了5:30,我仍然挣扎着在这段上坡路上。

 

天一点一点黑起来。而我也越来越焦急——难道我今天又要骑夜路?雪上加霜的是又开始下起雨来。我实在是骑不动了,就开始下车推着车步行爬山。天已全黑,而我还有大概七八公里。好在这里有路灯,我还不是很慌。休息够了我开始继续骑,并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车速。

 

下坡路上路过北回归线公园。我忍不住又停车拍了一张。

 

 

2公里后我从台9拐上了一条通往瑞穗市区的道路,这里离民宿只有几百米了,可这几百米的路实在是吓人——没有路灯、两边都是小树林,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特别像恐怖片里的场景。我总感觉下一秒就会有野兽或野狗扑出来攻击我。

 

好在什么也没发生,我提心吊胆的骑进了瑞穗市区。民宿的主人正在吃晚餐,看见我来了赶紧招呼我进门休息。

 

我到民宿放下行李后,就直奔附近的绿精灵鲜奶火锅。火锅店离民宿并不远,我选择了步行,一路上遇见很多流浪狗。这里夜晚很凉,路边的狗一看就是饿了不少日子,颇具侵略性,我一路上就看到了两拨打架争食的野狗。

 

鲜奶火锅店的生意很好,楼上楼下都坐满了人,只剩下几张空桌子。楼下有好几对情侣在共进晚餐。我点了一份一人锅。这顿晚餐绝对是惊喜,鲜奶汤底并不是想象中的略带甜味,而是咸味中带有一点奶香,格外鲜美。虽然我刚吃完玉里面不到两个小时,一点也不饿,但这一份美食还是让我食指大动,很快吃的干干净净。

 

饭后的甜点也是奶制品为主,包括有奶茶、鲜奶酪和水果。这小瓶奶酪倒是弥补了我没有去到牧场的遗憾。

 

 

04
遇见台D

 

回到民宿,佐拉已经吃完饭了,在看NBA。于是我也和他一起边看边聊。聊天下来才发现佐拉其实是大陆人,一直到6年前结婚时才去的台湾,太太是台湾人。他惊诧于我在美国接受了多元文化之后居然还是个“小粉红”,而我惊诧于他一大陆人居然比我见过的大部分台湾人还要激进。

 

估计他也没有料到会有大陆人阴差阳错的通过Airbnb到了他的房子。而且他不光是在大陆长大,更是在毕业后有多年的在大陆的工作经验。他比我还大上几岁,言谈间却仍是少年人的血气方刚、书生意气。他谈到每次回国被带去做思想工作、提到大陆的bu自由,向我宣扬台湾的MZ价值观,讲述2014年他参加sun花的故事。而我则提到大陆这些年来的发展,我每次回国看到的变化。

 

我们没有人试图说服对方,只是像朋友一样的聊天。佐拉认为一个🐷的国度不能被DC国家所统治。而我做为中国人自然要维护我们的国家利益。虽然我们观点立场完全不同,但这场谈话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尴尬。

 

没有人会拒绝🐷和子游,但我极端反感那些被🐷子游所包裹的糖衣炮弹。看看中东就知道了。

 

哪怕不说因为追求🐷子游而陷入战火中的中东,单单说台湾这个所谓的“MZ之光”,在MZ式的扯皮中浪费了大好的时光。当初的亚洲四小龙如今落得经济低迷、一蹶不振的下场。

 

就拿他们🐷选举的蔡英文政府来说,选前承诺非核,现在已经重启了核一;选前反对开放日本核灾食品,选后立刻解禁;选前反对开放美猪,选后说不开放是不可能的;选前承诺周休二日,选后不仅一例一休还砍了7天价……如此种种。

 

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民🐷”。

 

今日小结

1月20日 阴->雨

骑行距离:114.0km (70.84miles)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徒步318|走路去西藏 DAY32:田妥镇-斜库村

2021-4-28 6:48:12

旅游攻略

红黑绿白——沙漠绿洲阿莱因重游记(一)

2021-4-28 7:00: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