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黑绿白——沙漠绿洲阿莱因重游记(一)

一回生,二回熟。俗话说得没错,从迪拜开往阿莱因没了第一次的紧张,一路上看到限速从120变成140再160都不再激动了,还以

 

本以为这次重游故地会像去程一样顺畅丝滑,然而没想到除了天地人和,自驾游还多了车这个不定因素。

 

我心爱的小白车,让我抵达阿莱因的第一晚便在修理厂耗了一头黑线。

1
D1 闭门羹和咯咯噔

 

驾驶近两小时,我们从城市到沙漠再到城市,又一路沿着九曲十八弯的山路开到阿莱因名山Jabel Hafeet的山顶酒店,到达时刚好是入住时间三点过几分。上山的路右拐到有酒店指示牌的岔口,首先堵住眼帘的是被切开的高高山体,切面规整得像个生日蛋糕,而且一丝不苟地垂直于路面。小路像额头到三七分发缝的连线,七分的那一侧顶上还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枣椰树头发。
穿过小峡谷一样的发缝路,眼前顿时一片开阔,柳暗花明。酒店大门两边各种了开着许多粉色和红色花的树,在灿烂的阳光和微风下在枝头震颤婆娑,漂亮极了。走进大堂,目光马上被五六层楼高的两片绿叶墙吸引,星星点点叶子汇成的绿色瀑布,让被光秃秃的石头山磨得寡淡的眼底顿时醒了过来。

 

 

山里的花儿格外红艳

 

 

走在去房间的走廊上,才发觉那数不清的绿叶竟是如假包换的真绿箩,本来以为那些只是塑料装饰的我对酒店的用心霎时多了几许赞赏。

绿萝瀑布墙

 

房间不大,阳台也很小,但拉开窗帘望出去的风景足以抹平这些小缺陷——楼下的绿色广场和蓝色泳池尽收眼底,稍远点的山头有一尊宝座似的雕塑引人注目,再远处便是山下的城市尽收眼底。

 

稍事休息了片刻,我们就出发去附近的两个景点探索,一个是有名的温泉,上次来在那儿的小溪泡了个暖暖的脚;另一个是水坝,附近是几个公园。下山的路让旅伴Lynn开了,她是第一次开山路。我们跟着地图导航往温泉开,快到的时候经过转盘来到了一扇高高的铁大门前。门锁着,两边的保安室也没有人在。Lynn在门前往里张望了片刻,没有看到一个人影。闭门羹喝见底,我们便抱着些许遗憾往下一个目的地出发了。

山上的观景台

 

停好车后,我拿出后备箱里候命已久的面包干走向小桥,我们给水里的大鱼小鱼们送上了一顿饱餐。从这里望过去,一排山峰大小各异却神态雷同,一个个尖峰精神抖擞地耸立着,像一列整齐的蛤蟆军团蓄命待发。我们在山水之间散步观景,在大片绿草地上伸展四肢,还看了水波映衬下的美丽日落。从喧嚣拥挤的迪拜来到静谧舒缓的地方,仿佛那些压力都不见了,恍似置身于世外桃源……

 

好山好水好姑娘

 

天色渐暗,我们兴致勃勃地启程回酒店,想赶在泳池关闭之前去游会儿泳,看看星星。上山的路上,已经能隐隐约约看到山下城市的点点灯火铺成一片,于是在路过第一个观景台时,我们停下车拍了些照片。

夜幕降临

 

疫情之下游客稀少,停车场的车寥寥无几。欣赏了会儿夜景,我就又抓紧时间开回酒店。可我刚开出停车场几米,就突然感到车身咯噔咯噔地震了几下,发动机像奄奄一息的哮喘病人,深深地咳了几下后便气力微弱了。看到仪表盘上的发动机图标亮了,我顿感不妙。

 

不……是……吧!

 

我们的旅行才刚刚开始!

 

我的心情顿时忐忑着跌回了山脚下。我和Lynn面面相觑,表情复杂。“开回停车场吧,让他们帮忙看看是什么问题。” Lynn安慰着我这么建议。压下心里的慌乱和无奈,我镇定了下,挂起倒档往后退去。也只能这样了,在这黑漆漆的半山腰,只能先求助路人了。

 

 

伴着发动机吱吱啦啦的噪音,我们小心翼翼地把车停在了刚才的位置。左边的车旁一家人坐在地上野餐,看过去都是围着头巾的女性。右边有四个年轻男子在围着车头谈笑,我们走过去跟他们打招呼并请求帮忙。
“Do you speak Arabic?” 
一个戴着白色圆帽的人先回应了我。
我面露难色地摇了摇头:No.
 他们的车头上放着两个生日蛋糕,原来是在庆生。我有点不好意思打扰人家的美好时刻,但不懂车的我们现在着实手足无措。他们用自己的语言互相说了几句,便朝着我的车走来。一个高高的小哥帮我检查了机油,看了仪表盘,说温度太高了,没什么大的问题。他说自己的车也经常显示温度高,让车停一会儿降降温就好了。
小哥看起来不是特别确定的样子,但看车肯定比我们俩经验丰富多了。
太好了!没有大问题就行。我们也放心了,阴云一扫而散。在对他们表示了十分的感谢之后,我想起刚刚看到的蛋糕,我问,是有人过生日吧?还挺巧,原来寿星就是刚刚那位热心的看车小哥。我们送上了祝福,他们也开心地邀请我们一起吃蛋糕。聊了几句发现他们是我们的巴铁朋友,我们还唱了生日歌,学了他们语言里的“谢谢”——Shuklia, 和阿语的Shukran非常相像。他们提议拍个照,我们同意了。于是几个手机从各个角度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咔嚓声。

好心的巴铁四哥们儿👍

有说有笑地聊了会儿,我们想着还要回去游泳,就打算告别了。他们说可以一起去山上,也收起蛋糕一同启程了。然而我刚开出停车场一点点,就听到发动机的异常噪声依然在作祟,车爬坡爬得也挺费力。没办法,我又打开双闪停在了匝道。
巴铁们见状也停车赶来。帮忙检查了一番,小哥说温度没降下来,他们可以带我们上山,一小时后再来停车场开走。我们觉得这样并不是太稳妥,毕竟关系到接下来几天的旅程。我解释了发动机的异常噪音并请他们开一下试试,他们确认确实如此后还打电话咨询了朋友,然后好像说我的机油油位很低(不懂车的我很努力地去理解),发动机也有些问题,建议我去山下的修理厂去看看。看来着不是想象的小问题了,我的心情又坐着过山车往下冲去。没办法,只能去修车了。
我开始在地图上搜索garage,一个个查看附近的修车厂。可能因为是小地方,好些车库都没有联系电话。我给有电话的一个个打过去,有的英语不好交流困难,有的说快下班了(已经八点过),有的说不能来山上拖车,还有个人说得赶紧修,不然慢慢地引擎会有大问题……好在有一位英语好,口音小(经过近两年的锻炼,现在听阿拉伯味儿的英语已经很亲切了)还热心肠的店主,说他人在六七十公里之外,但可以帮忙联系旁边车库的朋友看能不能派拖车过来。

 

一小时前还笑得很开心……只能说天道无常[苦涩]

 

 

得,晚饭没吃上,泳也别想游了。我打前电话的时候,巴铁朋友们没有走,但肯定是爱莫能助了,毕竟他们是从阿布扎比过来的。后来他们往山顶开了,我们决定把车开停车场等待救援。调头开回停车场的时候,我发现没有噪音了。所以是上山爬坡不行,下山可以?我给热心的阿拉伯口音回了电话,说明情况,打算慢慢开到他车库那边去。
在未知的他救来临之前,先得用力自救。开去车库的路走了一半,吱吱的噪声又开始响了。我只要一踩油门,它就必然奏乐。我开到了最右侧的车道,打开双闪,以十几迈的速度龟速前进,平日路上最慢的大货车都从超车把我甩在了后面。
 
十五公里的路本来一刻钟就能到,硬是开了半个多小时。我不太清楚别人寻求的救赎是什么样的,但当我终于把小白停到修理厂门口时,我才终于松了口气,像是重症病人得了良药,深渊里透出一丝曙光——我得救了。

 

我搜到的那家修理厂果真大门紧闭。我告知他已经到了,过了会儿他的朋友拿着电话从旁边的车库里向我走来。他们检查了车,说是散热器不工作不能给发动机降温才导致的问题,需要换新的散热器。这家店的两位机修工英语一般,中间那位店主打过来好几个电话帮忙跟我解释情况,我表达了深深的感激,他也一直说You're most welcome。原来他去过中国好几次,是位黎巴嫩人。虽然素未谋面,他却以这种方式尽力帮我牵线搭桥,不计回报。在这样的困境里遇到这般善意,我的心里满是感动。

 

 

修车厂所在的区域是工业区,一排排的都是小小的店铺。人生地不熟又行动不便的我们只好点个外卖垫垫肚子。找到了一家有汤的店,显示38分钟可送达。结果他们用了一个小时才送到,送到的时候车已经修好了。我们刚把车开出来,修理厂就关门了。于是晚上十点多的阿莱因街头出现了这样一幕:两名饥肠辘辘心力交瘁的中国姑娘坐在车里吃着印度餐厅做的中国菜外卖,甚至摸黑快吃完了才想起来可以打开头顶的灯(智商被车抖掉了)。
晚上十点半,工业区的街头车满满的,人倒零零星星。我去丢垃圾,看到几个印巴长相的年轻人也过去倒一车粉末状的东西。这个点儿店都关了,他们也该休息了。我看到有人换上了裙子,不,肯定不叫裙子,像苏格兰短裙kilt不能被叫做skirt一样,这种衣服肯定也有专有名词。总之他们下半身穿的不是裤子,那些布料看起来很轻巧,乍一看有点像小时候过家家围在身上的床单。夜深了,灯歇了,白天在这陌生的土地上为生计劳作的人们,换上了舒服的衣服,可以放松一下了。
 

 

开车回山。在快到一个转盘的时候,车下突然传来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动静挺大,我们都清楚地听到了。听起来像是什么东西击打了一下底盘,然后飞落地面了。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刚轻松了二十分钟,现在又要闹哪样?
我放慢了车速,临时停靠在转盘一边的小路边,照着手机的电筒检查车底。没有什么垂下来,反正我看不到什么异样。保险起见,我又沿着刚才的路往回走了一大截,看看是不是什么零件掉在了路面。一无所获。路面干干净净的,起码在路灯照射下是这样。有一段路的这一侧有些零零碎碎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别的车出事故的一些碎片。

 

我往回走的时候,看到车旁边停了另外一辆大车,一位男士在围着车看,Lynn在跟他解释着什么。今天遇到的第三波好心人了!Lynn说我过去的这几分钟,有好几辆车都停下来问询。这位男士让我打开引擎盖帮我检查了下,没发现什么问题。我们也说应该没事,可能是路上的什么东西,如果有问题我们明天再去修理厂让他们检查。人家认真地帮忙看了好一会儿,走之前还给了我一张名片,说他就在这附近,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给他。我们表示感谢,看到名片上的头衔是主管。阿莱因的第一天,我们的黑暗时刻因为素不相识的好心人们温暖了许多。

真真是“下山容易上山难”
没想到啊没想到,旅行的第一天就这么波折。明明是下午三四点才到达,这大半天过得像好几天一样漫长。好在肚子吃饱了,车也修好了,我们一身轻松地开回酒店,停好车后又走回了山路,欣赏山那侧的夜景。靠近山的这边是大片空的沙漠,远处才有一片片的居民区。两条交叉的主路像个发光的十字把土地大分四块儿,一块儿万家灯火,一块儿完全漆黑,方方正正地切分又交叉,别有一种艺术美感。我第一次见这样特别的景色。白日里黄黄的沙地在黑夜里没有一丝光亮,俯瞰时这大片纯粹的黑竟给人一种凝视大海的错觉。

 

回到酒店后,泳池和广场的灯都关了。我们在躺椅上吹着风看了会儿星星,才终于回了房间睡觉。
(未完待续)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骑行台湾·第七天,太麻里→瑞穗 (114.0km)

2021-4-28 6:50:18

旅游攻略

红黑绿白——沙漠绿洲阿莱因重游记(二)

2021-4-28 7:03: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