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泸沽湖 | Day 8 泸沽湖-丽江

你枕中星河落入夜空

我口中爱意说给晚风

泸沽湖

Day8 泸沽湖-丽江

在蒗放的时候,意外得知晓京子和其莹也在云南,并且不日就要到丽江。于是我们当即约定,回到丽江后约饭。

现在已经到了大洛水,而且中午就要坐车返回丽江,我们也就没有特地早起。

我们住的这间是在院子里,窗户朝向走廊,并没有我们第一天在大洛水的那么敞亮。走廊里的灯光并没有很亮,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定是有点让人害怕的。

说来惭愧,我感觉自己并没有好好地欣赏过大洛水村。

刚来的时候,是下着小雨的。我们就着商铺里或温暖或明亮的灯光,穿过不同的街道和小巷,最后又走了一段公路,才到了住的地方。天色暗下来后,雨势渐大。没能等雨完全停下来,我们便实在忍不住出来觅食了,也只是顺着湖边走到了头儿。我本来就是路痴,对此的印象更不可能深了。只是记得走了一段不短的路,路上都是水洼,沿途客栈的湖景房几乎没住什么人。有的巷子有一大片积水,映着两旁红的绿的灯光,还有偶尔从这里驶过的外卖小哥摩托车上的黄色灯光,以及我们两个举着伞慢慢走的行人,有说不出的寥落。

 

 

今天却又有不一样的感觉。

游客是肉眼可见的变多了,当时空空的房子现在都有人入住。商铺旁的当地人和游客或站或坐,摊前也有认真挑选纪念品的小朋友。

沿着湖边小路走过,也和那天截然不同了。阳光灿烂,泸沽湖上一片开阔。我们第一天没有注意到的德克士这家快餐店,突然就进入了视野。

顺着那天进来的街道直走,就到了停着返程大巴的地方。

那条街道里还有一个小十字路口,通向另外的一条小街。

 

 

吃完快餐店里的junk food我们就上车了,临走前涛哥还在湖边寻了一处水足够清的地方给晓京子打了一瓶泸沽湖水带上。车上此时已经有不少乘客。待所有乘客都妥善放置了自己的行李后,大巴缓缓启动,开往丽江。

 

 

因为今天的天气相当的好,不像我们来时一直都是阴天,所以能看到的风景自然也就多了不少。在盘山路上,我最后一次作别了泸沽湖和格姆女神山,然后我就开始呼呼了,据涛哥说我一觉错过了很多风景。

醒来之后,车已经驶过了金沙江,大巴继续沿着盘山公路回环向上,有的山路狭窄,几乎只容一辆车通过。好几次拐弯,我的心都提在嗓子眼里,生怕一不留神车轮就悬空了。的确有一次,我看到车就靠在护栏边上。

不过很快我的紧张情绪就随着景物的变化消散了。在山顶盘山公路的那段,沿途风光是最美的。向上可以看到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林。山势变化,树木也姿态万千。向下就是滚滚的金沙江。它翻腾着,汹涌澎湃的江水里泛起白色的浪花。

 

 

在地势比较平稳的时候,我忍不住拿起手机来看。我

还记得看到了甲乙写的登那玛峰的打油诗。“梦还在,马没了”,他苦中作乐的精神由衷地让人敬佩。看到“马哥落泪”那一节,我们还通过微信对地大龙龙表达了真诚的问候。

大巴在山腰的休息站停了一会儿,大家得以下车四处转转。我们买了一份凉粉吃,还见到了店家可爱的猫。那只猫好像脚受伤了,乖乖地卧在那里。涛哥选了不同的角度拍了他的美照。我们在武汉洪山区附近玩的时候,也遇到过一只脚受伤的蓝猫。那只蓝猫是整个前爪都没有了,可怜巴巴地卧在小区的花坛里。但是我们一走近,它就很快地逃走了。

在休息站的小房子后面,还有一个走廊式的观景台,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金沙江的一段。不过这里看到的金沙江比较平静,与怒吼这种词并不沾边。

重新上车后,我又在车上小憩了一会儿。醒来后不久,就到了丽江古城入口。

 

 

古城有好几个入口,进入的时候都需要刷身份证进行识别。

前几年进去是需要收维护费的,一人80元,近年来这个收费似乎取消了。我们进去之后与晓京子他们联系,得知他们还没到,就慢悠悠地往住的民宿走去。(前一天约好,我们定了同一家民宿。)

这个时候大概下午三四点,古城的阳光不烈不热,但是照在脸上依然让人睁不开眼。我们选了有树遮蔽的小道走,古城内有小溪,有时也会听到潺潺的流水声。估摸着晚上吃饭不会太早,我买了一个小鲜花饼。我觉得这里的鲜花饼和腾冲的比起来,有点硬,不那么好吃。

我们定的地方地势较高,拖着行李箱竟然还走了十来个石板台阶。等到办理入住的时候,已经气喘嘘嘘了。

这个民宿有一个很大的小院,四楼顶还有天台。我们住的丽江古城的客栈似乎都有观景台,不过前两年来的时候,是在古城边缘,观景台上只能看到大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和散步的人群。这个观景台可以看到半个丽江古城的夜景。小院里有的大树周围是一个圆形的木质长座椅,可以坐一圈人。还有好几个木板凳,和一个摇摇椅。有小狗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也有怕生的小猫咪卧在窝里警惕地观察着我们。院子中的晾衣绳上还挂着未干的衣服,有时候会向下淌着水。一派极有生活气息的古城图景就这么展现在我们面前。

 

 

放好行李,我们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不多时晓京子的电话打进来,说自己已经到了古城门口。结合我们来客栈的经历,岔路比较多,而且地势较高,既想让他们少走弯路,又觉得能帮忙分担一点行李,涛哥就去接他们了。我觉得坐了半天汽车很闷,就趁着这个空档洗了个澡。

我这边忙着差不多的时候,涛哥和晓京子、其莹也回来了。比较尴尬的是我没带眼镜,其莹冲着我打招呼,我还楞了一下,又走近才认出来。果然,十米开外雌雄莫辨,五十米外人畜难分,呜呜呜。

我们随便攀谈了一会儿就到了晚饭时间了。事实证明我们低估了丽江古城的人流量,等到我们到达云雪丽这个云南特色餐厅的时候,门口等位的人已经排出了餐厅院子。我们只好取了号等着,感觉半个小时内轮不到自己,我们果断选择了在丽江古城多转一转,顺便买吃些小吃。(还有拍晓京子和其莹的恩爱日常)。

这里离木府(古城里的一个景点)很近。没穿过几个巷道,也没刻意去寻找方向,就这样走到了。此时已经六点多了,木府早已关闭,但是门口依然人来人往,不时有人在那高挂着的木牌匾下拍照留影。

木府的大门看起来就气势恢宏。两边的石狮子显得非常高大,威风凛凛。楹联龙飞凤舞,无声诉说着一个时代的兴衰。倘若不是时间紧迫,我们确实应该进去逛逛。记得我们还走到过一个广场,在广场旁合影留念。

绕了一圈再回到云雪丽的时候,如我们所料,在我们之前依然有人排队等待。不过已经不像半小时前那样令人咂舌,大概十来分钟后,我们就如愿落座了。

 

 

(终于写到我最期待的环节了!)这次我们点的菜每一道都值得安利!

首先是高原牛肉铜火锅,这个火锅分量很大,而且火候控制得很好,牛肉很入味!虽然我们都觉得这跟普通牛肉没什么区别,但是这个招牌上写的也不是说牦牛肉,只是高原牛肉,可能就是高原养的牛吧……

干锅有机花菜,简直是不爱吃蔬菜者的福音!我在学校可讨厌吃花菜了,还有西兰花,感觉就是被做熟了,其实口感还是和生的差不多。但是这里完全不一样,我觉得自己的味蕾在跳动,甚至想多干几碗饭(捂脸)。其下饭程度就比长沙的炊烟时代、鲁家饭店里的小炒黄牛肉差那么一点。

秘制烤五花肉串,这个就不多赘述了。烤得非常均匀,撒得酱料刚刚好。

自磨泉水豆腐,这个一定要点!也是商家的招牌菜,豆腐外酥里嫩,入口即化。别问它和长沙臭豆腐我选谁,我当然是选它!

其他的如酸菜炒七彩土豆片、五彩鸡丝米线等,都各具风味。值得一提的是,他家的蘸料做的味道简直是绝了,是酸辣但不止于酸辣,此刻我已经词穷了,魏公村附近有一家金孔雀傣味餐厅,傣族烧肉送的蘸料和这个差不多,上次去已经一份88块钱了,害。

主食我们点的是荞麦饼,焦脆焦脆的,不扎嘴,不一会就被我们解决完了。

这家店强烈安利,除了贵没别的毛病。还有一家店叫滇西王子,据说也不错,不过我们没去体验,下次有机会会去尝尝的。

 

 

吃完晚饭之后大家一起就着夜色,在古城散步。古城

依然很热闹,小街上的倒挂着的油纸伞让人感觉到浓厚的地域色彩。那个小街有人在打鼓唱歌,此情此景,不由地让人想起有一年的夏天,大飞在奥森公园和他的搭档一起弹着吉他唱歌。这些唱着歌的日子已经远去了,那些旋律却依旧在我们耳边。

潮水般的人群里偶尔闪现一两个穿着汉服的小姐姐,晓京子和涛哥相视一笑,彼此有了主意。一开始我和其莹还只是有点雀跃的念头,等到路过了好几家汉服店的时候,终于心痒难耐,跨入了其中一家。

里面工作的都是小姐姐,其中一个小姐姐领着我们上楼挑选汉服。汉服陈列区在二楼,一楼是妆发区。在小姐姐的指导下,我选了一套水红色的对襟,其莹穿的是湖蓝色的襦裙。之后我们来到妆发区。其实化妆我们都很是熟悉,头饰垫片却是我们的知识盲区。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土包子一样,看着小姐姐帮我垫高了发顶,选了一个衬着我脸不那么大的头饰。回头一看,两个可爱的男同学正瞧着我们窃窃私语。

一切就绪之后,我们的夜游古城才正式开启。来这里数次,我感觉自己这一次才找到了正确的打开方式。我沉浸在“穿越”的喜悦中,一路都在自拍。恍恍惚惚跟着大家一起走过了古色古香的石桥,穿过窄窄的回廊,看到古城里摆放的鲜花,听着潺潺的流水,瞥见小河里升起的河灯。

皮卡涛

要不安的不欢的都是云烟/就一杯酒逍遥一天

要喜欢的情愿的都试一遍/要一段情潇洒亿年

2020-07-24

绮,满怀,耳畔听风等99人赞了

 

在一个小巷道里,我们和一个穿黑色汉服、英姿飒爽的妹子、一个穿白色纱制汉服,戴着面巾仙气飘飘的小姐姐“狭路相逢”。她们旁边,还有一个男摄影师抱着相机在旁边指挥拍照。我和其莹注意到的是她们的团扇和衣服很搭配、面巾看起来很神秘;两个男同学却关注的是,这个摄影师是花钱请的吗?后来一问,真的是花钱请的。(啊这,有个会拍照的对象是不是也算是省钱了)。受到她们的启发,我们也解锁了一些仙气十足(非常沙雕)的拍照方式。

这个夜晚真是热闹非凡,到了还衣服的时候,依依不舍、意犹未尽之情从心头油然而生。

作为告别我们还编了小辫。我选的是一根金黄色、一根蓝色、一根紫红色,这些线都闪着点点金光,看着就十分酷。小辫一直到回家我还舍不得拆下来,献宝似地给我妈看。等到快开学了,有一根自然脱落了,其他的两根也变得很松,我才解了下来。

晚上回到客栈的时候大概已经十点多了,我们依然很兴奋,毫无睡意。天台上缀着暖黄色的小灯,让此刻的气氛变得十分温馨。涛哥和晓京子临时起意,出去买了啤酒,带到了四楼的天台上。大家把酒临风,相谈甚欢。这里的夜景在每个晴朗的夜晚都相差不多,可是每一次看到又都是不一样的心境。像现在,就想起李白的那首诗: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就断念就老去吧别太留恋/太深情会失去河山

愿原来的每天都很在线/别让孤单战胜平凡

2020-07-24

满怀,皮卡涛,耳畔听风等99人赞了

 

不过这里晚上并不是很安静。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会有从酒吧回来的年轻人,闹闹哄哄地从窗边走过。我们晚上休息地并不是很好。不过我们也只定了一天,我是第二天下午的飞机,而晓京子和其莹也将前往束河古镇。

大家昨天玩得尽兴,但是也很累。所以早上是自然醒,醒来以后就坐在院子里思考中午吃什么。因为昨天已经大快朵颐过了,午饭我们就想要简单一点。我打开手机上刷美团,偶然瞥见了附近一家川菜馆的秒杀。大家果断决定:就这家了!

去吃饭的路上,我们走过了几条街区。这边有些小街还在维修,我们只能绕路。川菜馆离我们住的地方还是有点远的,步行大概一公里多。

我记得路边有一家小店,大概是卖乐器的店,有着不高的木门槛。门槛边趴着两只小猫,怯生生的,爪子搭在门槛上,偷偷地看一看人间。走出了好远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

到了川菜馆也闹了一个乌龙。我们出示美团券码之后,店家表示说自己家没有这个套餐。之后涛哥拿着手机去问老板,对方才反应过来,跟我们解释说这是个促销活动,平常是没有的。大概是没想到有人闲得无聊来旅游还去看秒杀。不过我们还是吃了一顿较为丰盛(就是吃饱)的午饭。

整个饭馆就我们一桌,接待阿姨看着我们笑,我们总能从那笑里悟出一丝心酸。我们一边吃一边尴尬地笑,也不知道是哪边的原因。毕竟这顿饭跟学生食堂的价格也差不多了,但是确实比食堂好吃那么一些,可能‘川辣子’比较符合我们的口味。我还记得晓京子打趣说:“老板不把我们赶出去就是好的了,毕竟这个价格摆在这里。”大家哄堂大笑,刚才略显尴尬的氛围一扫而空。

耳畔听风

远去的云散去的烟

故人是否在堂前

2020-07-24

绮,满怀,皮卡涛等99人赞了

 

午后,太阳时隐时现,天气没有那么炎热。我们决定在这片没来过的古城区逛逛。我们很快走到古城的小溪边,然后顺着小溪一直走。在拐角的时候有一家卖民族服饰的店,门口卧着一只蓝猫。他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打量着我们,竟然不是那么害怕。旁边还有来串门的加菲,短短的小鼻子看起来皱巴巴的,甚至还有一些凶。

过了这个拐角往前,有一个卖古玩的店,里面空旷的地上握着一只大大的阿拉斯加,简称二哈。它的毛发是浅金色的,略带棕色调,柔软而有光泽。它懒洋洋地卧在地上,尾巴都懒得摇一摇。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比涛哥还大,比晓京子还重,躺在地上把一个门都挡住了!所以主人用一只链子拴住了它,或许是害怕它乱跑或者是伤人。在征得了主人的许可后,涛哥和晓京子都和狗狗来了友好的接触,并且邀请我们也去。虽然二哈看起来真的很好摸,但是它的庞大让我们心生畏惧,连连拒绝。

从这里离开后,我们来到了一栋木质建筑面前。门前有假山,有喷泉。第一眼看到的是树梢上栖息的孔雀;定睛一看,假山上也有一只孔雀。它们的尾巴是一种并不刺眼的绿色,怪不得有一种颜色叫孔雀绿。不过此时大概不是开屏的季节,并没有看到孔雀开屏的我们略显失落。

一路走回居住的客栈,我们再次登上了观景台。那一年的最后一次吹到丽江古城的风,看到天幕下整整齐齐的檐角和灰瓦,在心里默默地向这里道别。

和客栈老板告别之后,我们和晓京子、其莹在公交站分开。看着他们坐上开往束河的公交车,挥手再见。

满怀

把现实与幻想都混成一片/把十年都缩成一天

三年五载逾期后是否再现/遣散的烟不在天边

2020-07-24

绮,皮卡涛,耳畔听风等99人赞了

 

回到丽江古城,再一次走过昨晚走过的路,上过的台阶,又一次经过挂满油纸伞的小巷。想到这次旅行已经接近尾声,我和涛哥都默然不语。

我们是怎么到机场的呢?说起来也挺搞笑的,当时我们正在等机场大巴,谁知道上一辆刚刚过去。这个时候一个司机模样的大叔过来搭讪:“去机场吗?我这是宝马车!说着晃了晃手中的钥匙。”我和涛哥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下一辆机场大巴要等好久,我们再三确认这不是黑车,又记下了车牌后,等待剩下两个拼车的人到位,一起去了机场。

去机场的路是真的长呀,透过车窗能看到湛蓝的天幕,渐渐变成墨蓝,最后下起了雨。雨滴一滴一滴落在车窗上,让公路旁的田野变成一片朦胧的绿色。

这次去机场,比我当时从机场出来要舒服许多——因为我不再因为陌生的城市而感到害怕了。我记得我从机场出来,一个人举目四望,手机电量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只好赶紧坐上机场大巴,生怕手机没电而没法上车。当时的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逛一逛这里。这次能牵着涛哥的手,在这一块儿走一走,真心觉得十分满足。

第一天我从大巴上下车,手机就没电了。一个人漫无目的地逛了许久,后来想着去路边小店租充电宝,只要店家先把手机充到开机就行。谁知道那个看起来朴实的阿姨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仿佛我就是想蹭她家的电一样。后来我一拍脑门子,进了一家餐厅,点了份炒饭,把手机插在插座上充了电。美滋滋地充到了50%才离开。

不过此刻,我终于不用担心这一切重演了。这种感觉,大概和“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再见‘再见了丽江

 

 

我记得我们晚饭吃的依然是德克士,因为是从机场大厅的侧门进去的,吃完以后从正门回大厅又过了一次安检。

我记得那天晚上真的下了雨,不过等到飞机在云层里平稳飞行的时候,天已经放晴。

我记得从上面往下看,依然能看到滚滚的金沙江,虽然它此刻像黄色水彩笔画出的一条湿润的线。

我记得天渐渐暗下来的时候,天光是蓝色的,然后凝固成一种深蓝,渐渐沉入夜色。

人生有太多的别离,可我依然期待下一次相遇。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游记:广东川山群岛游——体会六零空间的旅居服务(一)

2021-4-29 6:48:24

旅游攻略

摄入人心 | 理塘——一处川内高原仙境

2021-4-29 6:57: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