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台湾·第九天,太鲁阁→富贵角 (骑行54.7km+火车)

01
清水断崖的日出

 

我听从阿信哥的意见,决定6点半出门,于是和阿信哥约好了早上6点半他来民宿大门放我出去。我收拾好行李下楼的时候刚好是6点半,阿信哥正在楼下冲咖啡,看见我来了和蔼的笑笑,说:“你挺准时啊。”之后打开民宿大门上的锁,目送我离开,还祝我一路顺利。

我出了民宿以后沿着台8往东南方向骑,在山脚下的三叉路口左拐上了台9,过了太鲁阁大桥。其实我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先走锦文桥过立雾溪,然后沿着小路去台9,这样稍微近一些。可是我实在不敢再尝试小路——谁知道会不会有哪家的狗窜出来攻击我,我宁可绕远走大路。

苏花公路的美,从太鲁阁大桥就开始了。微微晨光下,我跨过立雾溪,朝着前方的锦绣山峦前进,心中既忐忑,又兴奋,还夹杂着几分期待。

过了太鲁阁大桥,道路很快右拐,同时伴随着微微爬坡,前方又出现一个左拐。我在拐弯时忍不住屏住呼吸,迎接即将到来的美景,结果发现前面是一个小镇,空欢喜一场。虽然小镇在群山环绕下也显得格外宁静,但与我想象的清水断崖的美景相差太多。小镇路边还停着几辆砂石车,我不由得在心里祈祷这些卡车司机晚点出门,多给我留点时间。

过了小镇以后的骑行依然十分惬意,每个方向有两条道,路上有没有什么车,很难想象我马上就要进入台湾最危险的路段之一。快到崇德车站的时候,路上的两条道并成一条道,仿佛预告着即将到来的挑战。

过了火车站没多久,苏花进入了山路模式,时不时一个小上坡加大拐弯,处处都有限速标志。但他的路肩实在太窄了,只有10~20厘米,导致我不得不占用了一部分车道,我暗暗庆幸现在大卡车还没有上路。

随着几个急拐弯,我就到了崇德隧道的入口。我停在入口处休息一下,以便更好的冲隧道。随着3辆小轿车经过后,我看后方很长一段路没有别的车辆了,才一鼓作气冲进了隧道。

和外面的明媚风光相比,隧道里像是另一个空间,犹如一个怪兽张开的血盆大口。崇德隧道并不长,但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拐弯,让我看不到来的方向的车辆。好在我后方没有车,否则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后面的车没法越过双黄线去超越我。拐弯的尽头,我终于看见了前方出口处的亮光,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朝着亮光冲过去。在我终于冲出隧道的那一刹那,我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出了崇德隧道,就是一个挺大的停车场。看他的停车场规模,这里应该是个景点。印象中清水断崖的观景点在崇德隧道之后,我估计这个就是了。果不其然,我在这里找到了清水断崖的招牌。

清水断崖并不是一个点,而是绵延21公里的断崖,有的断崖以近90度的角度直直插入太平洋。它的形成是由于九百万年前亚欧板块与菲律宾板块发生碰撞、加上上层岩石由于风化侵蚀作用而剥落,深处的大理岩和片麻岩于是升出地表。由于它是短距离内急速拔升,岩石坚硬不易脱落,再加上强烈的海蚀作用,造成了这样的一边是悬崖峭壁,一面是茫茫大海的奇特景观。

这一段路中最著名的就是清水山东南大断崖,也就是崇德隧道停车场这里所看到的景观。它的绝壁临海面长达5公里,几乎是90度角插入太平洋。

我在这里休息了一下,吃了点牛轧糖,静静的欣赏了日出才离开。话说早上7点这里都没什么人,我想找人拍照都找不到,自拍无法拍出清水断崖的美。

02
惊心动魄的苏花之旅

 

本来我是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车流太多的话我看完清水断崖就回头去崇德车站。但我在停车坪看了一会,发现只有少量的几辆车经过。而我今早人品爆发,居然在崇德隧道里面没碰到一辆车。受到鼓舞的我决定继续前进。

 

过了清水断崖观景点大概两、三百米就是汇德隧道。这是所有隧道里面最长的一条,将近1500米。我在进隧道之前停了一下,一来恢复体力,以便一会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二来后面不远处有两辆小轿车跟着,我想让他们先走。

 

待第二辆小轿车经过,我立马跟在它们后面一路狂飙。汇德隧道里面依然是一个大拐弯,但拐弯的幅度不是很大,仍然可以看见对面的车辆。我骑到隧道中间时,忽然听到身后的卡车声。对方并没有按喇叭,而是礼貌的跟在我后面,但卡车的轰鸣声在隧道里被不断的放大,让人心惊胆战。

 

我觉得我应该给对方让路,尽量靠边骑,但在这种窄窄的路上,以我的骑行水平怎么让也让不出一段卡车能过的距离来。加上我在这种声音轰炸下骑行大失水准,不敢靠边太近,怕自己会一不小心撞上路边的台阶。权衡之下我决定骑在离台阶大概半米的地方,期待卡车司机能忍我一下。

 

我在这样忐忑的心情中终于骑到了出口,赶紧一口扎进路边的停车场,然后静静的等卡车经过。让我诧异的是,等了许久卡车才出来——看来司机为了避免惊吓我,一直和我保持着很长的距离,但由于隧道内的回声,我误判了卡车和我的距离,白白惊吓不已。

 

 

 

我在汇德隧道北面的停车场转了转,发现风景远没有之前一个好,于是没做停留就走了。临出发前又掏出攻略看一眼,下一站,锦文隧道。

 

汇德隧道到锦文隧道之间有千来米的距离,而且伴随着很多急拐弯。这时路上的车渐渐多了起来,我只能尽量靠边骑,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小轿车还好,可以很轻易的超越我,大卡车和大货车司机就要费神了,有时候必须要压双黄线才能超过我。随着车辆增多,我也渐渐紧张起来。

 

中途还遇到一位好心的司机,看我一个人哼哧哼哧的骑,就在我停下来休息时靠过来,问我要不要搭顺丰车。我感动不已,不过还是拒绝了,打算继续体验苏花。

 

此后的锦文隧道和大清水隧道都非常短,在我全速冲刺下一会就过了。

 

在大清水隧道和和清隧道之间发生一个小插曲。一个由三辆游览车组成的车队想超越我,前两辆都不费吹灰之力的过了,到第三辆车是刚好前面有一个急转弯,看不见对面的车,可第三辆车却不管不顾的压过双黄线去超车,结果对面刚好来一辆大货车,好在两辆车的司机反映都很快,及时踩了刹车,这才避免了一场车祸,但两辆车就这么卡在转弯处。而且由于两辆车后面都跟了一些小轿车,后退起来都非常麻烦,只能是大货车退一点,后面小轿车收到信号也退一点,后面第二辆也跟着退,第三辆、第四辆也退,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挪动,终于腾出了空间,让游览车先走。

 

整个过程中我内心都十分不安,觉得自己给别人带来了麻烦。想必被堵的七、八辆车都在埋怨我吧。还好这次没事,万一有人刹车不及。。。我不敢再想下去。

 

很快就又过了和清隧道和仁清隧道,到了和仁车站。奇怪的是,自从刚刚的两车相堵之后,后面反而没遇见什么车了。我想可能刚刚的车队只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大部分的人还在吃早餐、准备上路吧,我决定先不上火车,继续前进去和平。

 

到达和平之前还有两个长隧道——和仁隧道和和平隧道,都有800米左右。我做足了心理准备才冲进去,进去之前还等了一会,奇怪的是这次没有等来任何车辆,我觉得我大概是人品爆发了。

 

过了和平隧道没多久,道路就拓宽为每个方向双车道,我顿时松了一口气,不用再担心挡了别人的道了。

 

03
短暂休息

 

到了和平以后,我看见台9旁有一家7-11,于是就去买了点关东煮,补充下体力,以应付接下来的三座大山,感觉像是再冲一次寿卡啊。

 

当我在狼吞虎咽时,另一个骑行者说着一口港普来跟我打招呼,问我是从哪个方向来的。我不无骄傲的说,我是从太鲁阁来的,刚刚骑过了苏花最让人闻风丧胆的一段山路。

 

他顿时羡慕了,问我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抓住机会,又开始秀自己的攻略,指着地图回忆我早上走的路。其实大清早还好,但现在都9点了,大卡车、大客车们应该都上路了,所以情况很难说。

 

他叹了一口气,介绍自己的情况。原来这已经是第二次来台湾骑行了。第一次没有骑到苏花觉得很遗憾,于是这一次又来挑战。总觉得在台湾骑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美好。我顿时觉得遇见了知音——这次台湾之行的惊吓远远大于惊喜,我总觉得自己来了一个假的的台湾。

 

他又问我,喜欢台湾的骑行吗?

 

我:风景很美,但狗太多。

 

他顿时激动了,原来他也有相同的遭遇,他不知道怎么用中文形容,憋了半天,用了一个词——aggressive。我顿时大有同感,每次,台湾的野狗确实比我见过的大多数流浪狗要更具有攻击性。别的流浪狗都是夹着尾巴求生存,而这边的野狗似乎有一种狼性。我自诩也是准备工作做的很充分的人了,之前也看过很多人的游记,也有人提到了遇见野狗,台湾的野狗比较具有攻击性,但我一直低估了它们的攻击性,以为顶多像农村的狗、遇见生人爱叫唤而已。

 

说到激动处,他又给我看他手机里在泰国骑行的照片。他跟我说他是骑行爱好者,在东南亚很多地方骑行过,对台湾的印象最不好。我倒是第一次骑行,没有比较,但就我多年旅游经验而言,台湾这边的管理绝对是最差的之一。好在台湾有一群可爱的人,给我带来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吃过早餐以后,我们又各自上路。

 

 

04
终于还是放弃

 

和平的路还是非常好骑的,就是砂石车太多,路上到处都是尘土飞扬。我在心里祈祷砂石车司机们到和平就停下吧,不要继续往北了。

 

过了大浊水溪,很快就到了澳花隧道。澳花隧道并不长,我依然没有遇见什么车辆。之后一段路的风景都被树挡住了,我只好郁闷的继续前进。中途路过汉本火车站。我贪心的想再往前骑一点,并在心里鼓励自己:没准是因为今天是周日,所有度假的人想吃过午饭再走呢?让我继续骑到12点吧。

 

过了汉本以后,车流忽然多了起来,我连续被很多辆车超越,于是我瞅准前方一个临时停车区域骑了进去,打算等这个车队过了以后再说。

 

停下来以后,我回头一望,顿时惊呆了,在我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全是车,一辆接一辆。他们见我让开了路,争先恐后的超越我。我呆呆的站在路边,看着这毫无间断的车流,心渐渐凉了。如果这是苏花在白天的正常车流的话,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应付接下来的这50多公里。

 

我在休息区观察了15分钟,然后彻底死心了,决定回头去汉本搭车。在这种车流下,我的存在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安全隐患,我认怂了,放弃接下来的三个坡。我安慰自己,这是对别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我趁着几辆游览车跟不上前面的小轿车而出现的空隙,飞速跑到马路对面,开始回头向汉本车站骑去。一路上看见对面的车流,更是坚定了我坐火车的决心。

 

到汉本车站,刚好20分钟之后又有一辆车过来,不过不到苏澳,而是到苏澳新站,我倒是无所谓,就买票上车了。到了车上,发现我们车厢全是骑行者,都在我之前上的车。不知道他们中有多少人骑了苏花。

 

 

 

上车以后发现有一条未读微信,是来自昨天碰到的台湾导游帅哥林,原来苏花路上发生车祸,他们很担心我。

 

我吃惊之下赶紧回复并报平安,同时上网看新闻,原来今天早上8点多在锦文隧道口发生一起连环车祸,导致双向车道封闭一小时,车流回堵约两公里。算算时间,大概就是在我过了锦文隧道之后15-20分钟发生的车祸,而我之前遇见的、将我吓回汉本的车队,就是在车祸现场被堵的那2公里的车。

 

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感觉像和死神擦肩而过。我但凡在某个景点多停15分钟或路上多休息一会,就会被卷进这场连环车祸。

 

这个消息让我心情有些沉重,我坐下后将头靠在单车坐垫上,开始回想有关苏花的一切。昨晚不听劝告执意要上苏花、隧道里的卡车轰鸣声、拐弯处险些遇见车祸,新闻里的车祸照片……种种一切像是电影的回放镜头在我脑海里闪过,不一会,我就迷迷糊糊地睡去。

 

 

05
再度上火车

 

等我醒过来,已经到了苏澳新站。我到了站台上,才发现月台上满满当当全是旅行团,刚刚从我搭乘的这辆火车上下来。出了站以后,发现站门口的旅游大巴已经排成长龙。

 

原来在2010年10月,台湾降下暴雨,导致苏花公路上一段路土石崩塌,一辆载满大陆游客的旅游大巴遭落石击中并坠海。从此以后政府规定凡是往返宜兰和花莲的观光团必须搭乘高铁,所有游览车必须空车运行这一路线。

 

 

 

乘着大巴还在等人,我飞速骑车跑了——跟大巴在一条道上骑车太可怕了。我先骑行去苏澳火车站附近找阿英小吃部,尝尝这里远近驰名的鱼杂,也顺便点了一份鱼丸汤。虽然在7-11吃了关东煮,但我的腹部还是一抽一抽的痛,急需热汤。

 

鱼杂很快上来了,有鱼蛋、鱼肚、鲨鱼烟等等。他们小吃部的鱼杂都是烟熏的,味道有些难以形容,并不是我想象中的腊肉一般的烟熏。上菜时老板还好心的招呼我,问我是不是第一次吃,第一次吃的人都会不习惯。

 

我看着如此慈祥的老人,不忍心说实话,只能礼貌的说很好吃,却偷偷大口大口的灌鱼丸汤,以期将口里的腥味冲下去。好在热热的鱼丸汤舒解了我的不适,我总算能恢复正常状态,继续骑行了。

 

 

 

纠结了一阵,我决定继续上路,放弃今晚在苏澳定的房间,这样的话我可以提前一天回到台北,在台北多呆一天,时间就不会那么紧凑。我先打电话给明天民宿的主人志强,看能不能将房间提前到今天,得到肯定答复以后又去Airbnb上在台北多订一个晚上,至于今晚的房间,反正是不退钱的,我就直接放弃了。

 

搞定住宿,我就去买火车票,继续往北走。我本来是买到了石城,打算从这里继续骑,这样还可以经过三貂角,看看最东边的灯塔。但是,我扛得住寿卡的上坡路、扛得住苏花的隧道,却扛不住大姨妈的召唤。我再度认怂,在车上补票到七堵车站,打算从这里继续骑。

 

 

06
东北角的骑行

 

到了七堵以后,我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觉得自己应该还扛得住,于是决定下车继续骑行。可是智商不在线的我漏算了一件事情——整个东北部地区就是一个巨大的山地。我出了车站就傻眼了,这一带简直就是温和版的重庆啊!

 

 

要命的是他还不止一座山,我只好跟着GPS穿梭在七堵的大街小巷,上坡、下坡、上坡、下坡。我也不记得自己究竟翻了几个山头,才终于快到海边。没想到我在苏花公路上逃避的上坡,居然在这里又还给了我。出来混的,果然是要还的。

 

好在这里的山没那么高,一咬牙也就过去了。最困难的是到达海边的最后一重屏障,足足有160米高,而且是短距离冲上去的。简直骑到我流泪。我中途一度想放弃,打算叫个uber来接我,结果发现这一带还没有uber。叫出租车又不确定价格,最后一咬牙,自己骑上去了。骑到最高点,看着远处的海岸,颇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

 

 

当我沿着2号公路一路冲到山脚下的时候,我再次被打击到:这里每个方向只有一条道。而且和苏花相比,这里虽然没有大车,但车流速度明显快很多。我胆战心惊的骑了一下,赶紧拐进路边的观景点——狮子公园。

 

我在狮子公园里面再度开始研究去富贵角的行程,同时打电话去问志强有没有办法可以过去。志强告诉我,这里的公交车原则上是不允许带自行车上去的,除非自行车是可以折叠且放在袋子里的。而打车也会比较贵,而且我的车放不进后备箱。

 

没办法,只能碰运气了。于是我继续往前骑到万里去搭公交,寄希望于台湾的人情味。果然,司机一开始是拒绝的,告诉我不能带自行车上车,但在我一脸恳求下,又看我一个女孩子可怜兮兮的,天也快黑了,司机终于不忍心,就让我上车了。我就搭乘着公交一路晃晃悠悠的去了富贵角。

 

我一路都在留心路上的交通状况,发现台2沿海时而有两条道,时而只有一条道,要骑行的难度还是不小的。心里不由得暗暗感激这位司机先生。

 

我一路坐到白沙滩站。志强的民宿就在白沙滩站步行8分钟的地方。我到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连坐公交车都要这么久,更不用说骑行了。听着周围的狗叫声,我还是决定步行去他家。

 

志强很热情的邀请我一起吃晚餐。我最初还以为是他会带我出去找当地有名的小吃,后来才发现原来他们家做了饭,他邀请我和另一位民宿客人和他的妻子、妈妈、奶奶一起吃饭。我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家常的菜了。晚饭以后他还邀请我和民宿其他客人一起在阳台上BBQ。不过我实在太困了,今天一个上午精神高度紧张,感觉比骑寿卡还要累。我在聊天途中一度睡着,后来烧烤完以后直接回房睡死过去。

 

 

今日小结

1月22日 晴转阴

骑行距离:54.7km (33.99miles)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游记|阿里南线(八)

2021-4-30 8:03:59

旅游攻略

怕高反不敢去川西避暑?低海拔海螺沟了解一下!

2021-4-30 11:11: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