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台湾·第十天,富贵角→台北 (31.1km)

01
富贵角的清晨

 

今早起来觉得浑身酸痛,动弹不得。昨天我每到隧道就加速狂飙,隧道和隧道中间休息一会——这个运动量大概相当于骑了两个小时的动感单车吧。我实在不想起床,躺在床上查了下天气,发现今天是阴天,于是就心安理得的继续赖在床上,直到7点半才磨磨蹭蹭的起身。

 

如果当初制定行程的时候,安排苏花之后直接回台北就完美了。苏花的骑行,像是悬疑剧揭示谁是凶手的那一瞬间,像是英雄电影里面反派大boss死掉的那一刻,酣畅淋漓,却让接下来的部分索然无味。骑完了苏花之后的我,满脑子都是“求救,如何搭乘公共交通回台北”。

 

如果不是因为富贵角距离民宿步行要40分钟的话,我真不想再骑车了。我顺着GPS的指引沿着台2往东北方向骑,在看到富基渔港的时候左拐。清晨的原本以为清晨的渔港会很热闹,但这里冷清的让人落泪。估计是因为冬季的原因吧,加上我来的太早,7点多,这里的餐厅都没开门。在富基渔港和富贵角之间有一条步道,毫不意外的,我又遇见了野狗,数量还不少。

 

在这么多次被野狗包围之后,我的心理素质有了质的飞跃,冷静的掏出自拍杆作为武器。一部分狗看我不好惹,就继续趴下休息了,只有一只看起来很中二的狗继续跟着我并不停狂吠。于是我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头朝他丢去,它才跑开。

 

 

 

步道的风景很好,但我一路都提心吊胆,生怕被什么东西袭击。一直到了富贵角灯塔才松了一口气。和其它灯塔略有不同的是,富贵角是一个黑白相间的灯塔。和鹅銮鼻相比,这里冷清很多,我一早上都没有看见其余游客。而且周围看起来有些荒凉,我不敢继续乱走,怕遇见野狗。这是一辆垃圾车从灯塔里出来,我赶紧跟上——如果垃圾车都能过的话,我骑行应该没问题。

 

垃圾车到了某处就停了下来,于是我继续一个人前进,到了一个貌似是军事禁区的地方。我不敢东张西望,想快速离开。结果,又听见了熟悉的狗叫,一群野狗咆哮着追着我而来。声势之大,惊动了军事区的警卫。有两个警卫听见动静跑出来,见我没有吃亏又放心的回去了。我推着车慢慢走,还朝着狗群训斥了几声。大概是感觉到我不好惹,狗群们又重新躺下休息了。

 

七拐八拐之下,终于上了大路,我松了一口气。

 

02
白沙滩再遇险

 

一口气骑回志强家,他看见我回来了就开始煮早餐。过没多久,他的妻子也起身了,替我冲了一杯Cappuccino——这手法,简直是专业的。后来聊天才知道志强妻子是在台北教西班牙语的外教,周末上课,平时就在家和志强一起经营这家海边的民宿,平时种种花冲冲咖啡,将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聊着聊着,我说道了刚刚在富贵角两度被狗追的惨状,志强苦笑说当地人也有同样的困扰,他和妻子散步时也被袭击过好几次了,他妻子还被咬了,去医院打了破伤风,所以现在每次出门必定带一根大木棍。

 

我吃惊不已:难道政府不管吗?

 

志强无奈的说:管不了啊,渔农署一出现,狗就跑了,很难抓的。而且它们以前问题没那么严重,现在是冬天了,游客少了,他们食物不够了,才变得越来越凶。

 

说的我心惊胆战,打算放弃去白沙滩,但当志强告诉我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就是在这里附近取的景之后,我决定冒着生命危险,去看电影里的场景。

 

临出发时,志强给了我一根一米长,直径4厘米的木棍。我觉得太夸张,打算就用自拍杆。志强一脸严肃要我带上这根木棍,有备无患。他的举动让我更忐忑了。

 

很快到了白沙滩的观景点,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坚持了。观景点守着3只瘦骨嶙峋的杜宾犬,看样子是饿了许久,我可以清楚的看清它的每一根肋骨。长久的饥饿并没有使它虚弱,而是激发了它的野性,它的耳朵高高竖起,嘴里也发出低吼。网上搜了一张杜宾犬的照片让你们感受一下:

 

 

我用余光扫了一下树林,发现里面好像还有一个幼犬,我顿时心里一沉——完了,凡是有幼崽在的地方,它的父母对于潜在威胁一般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我马上去了马路另一端,离幼犬远远的,但这并没有让几只成年犬放松警惕,他们依然摆出一副攻击状。我绕着他们远远的绕了一大圈,同时举起手里的棍子摆出防御姿势——不得不说,这跟棍子给了我很大的安全感。它们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态度,停止低吼,警惕的看着我离去后才散开。

 

我在白沙滩转了转,就没有继续前进去看麟山鼻步道和传说中风景优美的自行车道了——开玩笑,谁知道前面还有多少埋伏。多好的景点也不值得我冒险。

 

往回走的路上,我已经做好准备再次路过这几只野狗,忽然发现有人开车来给他们送吃的,而三只野狗忙着吃东西,根本没有搭理我。我对这种爱狗人士一点好感也没有——你这喂一阵停一阵的,还在旅游景点,是想训练他们袭击游客吗?

 

冒着生命危险拍的白沙滩——

 

03
回到开始的地方

 

回到民宿,和志强一家人道别以后,我再次踏上征途。从这里到淡水码头有3个长上坡,志强特意为我指路,让我走小路以避开台2上的两个长上坡。

 

爬坡和遇见野狗哪个比较可怕?我思索了一下,然后选择爬坡。可第一个长坡下来我就顶不住了,大腿的肌肉在不停地控诉昨天仿佛动感单车般的苏花之旅。然后我就很没骨气的再度认怂,去走小路了。小路是在山脚下绕一圈,刚好避开了接下来的两个长上坡。

 

我一路提心吊胆的走在乡间小路上,好在没有再遇到危险。路上反而看见小传单在诅咒毒狗贼,原来这里有户人家养的狗被人投毒,至今未抓到凶手,狗主人只能广散传单,诅咒其不得好死。这可能也是一路风平浪静,没有狗来袭击我的原因。我对于不拴狗链的主人、随意喂养野狗的“好心人”和残害生命的凶手都没有好感。

 

一个多小时后我就到达了淡水码头。今天是周一,淡水码头有些冷清。我不用排队就直接买了淡水和八里之间的来回船票。坐在船上,看着船尾渐渐远去的台北市和阳明山,想到自己不用再骑行了,我简直兴奋的想尖叫。

 

当我再次骑在八里左岸自行车道时,我有如10天前那么兴奋。不同的是,10天前的兴奋,是对未知前路的憧憬,而今天,则是对自己完成骑行的赞赏——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料到自己能骑那么远。一开始我以为自己会在西海岸某个地方放弃,然后全程火车,没想到我居然在一再遭遇意外的情况下还是撑到了苏花。

 

1个人,10天,900公里,摆脱了乡间追逐的野狗,适应了市区里的机车群,翻过了寿卡绵延20公里的上坡路,吹过了苏花公路上太平洋的风。

 

这是我的29岁。

 

 

 

 

今日小结

1月23日 阴

骑行距离:31.1km (19.25miles)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翰墨婺源‖ 清代晓川汪莲石传说故事

2021-5-1 21:23:37

旅游攻略

台湾Day1 | 我怎么到了村里?

2021-5-2 7:46: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