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疆 | 北疆以南

△ 赛里木湖|August 2015

当我们不约而同地确定北疆目的地为计划之一,六年前的记忆便依稀在脑海中浮现。我怕它沉下去了,得先将它捞起来。

👇

于是,仅以这篇2015年的游记作为纪念

疆,取“地域”之意。

 

新疆是太多人望而却步的一个地方,远得只知道她在辽阔土地的西北方,却又近得仿佛能望见胡杨林的风沙和听到罗布泊的低语 。我以为的新疆,它是丝绸之路上不可或缺的欧亚枢纽,是楼兰古城的神秘飘摇,也是佛光照耀的龟兹胜地。

出于安全的考虑,我们选择了跟着户外团队出发去北疆 ,这和之前我所预想的南疆之行大相径庭,心中不免是有些遗憾的。(其实现在想来应该算作“中疆”了,没去喀纳斯真的不够北。)

一辆商务车,我们一家三口,两个请年假出游的姐姐,加上来自哈密的司机和导游姣姣(嗯,这个姣姣真不是女性)一共七个人。

我们制定的是开车环形路线,从乌鲁木齐到赛里木湖,夜宿昭苏 ,接着去夏特古道,途经特克斯,再到那拉提草原,继续前往巴音布鲁克看九曲十八弯,最后经火焰山回到乌鲁木齐 。

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

我们抵达乌鲁木齐的地窝堡机场时候,我心想“地窝堡”这名字也真是太奇怪了。

后来才知道,地窝堡不应该被读成“dì wō bǎo”,实际上应该是“dì wō pù”,当其发这个读音的时候,其意思为“驿站”,那么和机场的作用就是一样的。

抵达乌市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两三点,这才明白地表温度三十八度真的不是说笑而已,蒸桑拿般的高温瞬间就飞速卷走了我们身体里的所有水分。

卖手撕兔肉的大叔告诉我们,这几天刚好是乌市最热的时候,难怪我站在太阳下分分钟觉得自己要昏厥过去。扬子江路上,我坐在空调制冷效果调至最大马力的房间里,望向窗外也不能相信这明媚的阳光是来自于晚上八点的太阳

我们乘公交到国际大巴扎,一车上竟几乎全是维吾尔族人,而我见到的汉人几乎全是站着的,坐下的大多是维吾尔族妇孺。

当你走在大街上,特别是在大巴扎附近,你能很明显地感知到四下打量的眼神,要说完全不害怕肯定是假的。大叔们大多是带着小帽儿的,妇女们围着厚厚的头巾,小孩子们穿着典型的维族服装,回过头都是灿烂的笑容。其实我们也知道,说是他们在打量着我们,我们又何尝不是在观察着他们呢?

大巴扎附近人实在是太多,姣导说带我们去吃黄面,但是事实证明他的美食雷达探测器真的很一般,所以这家店的名字我也记不住了,好在吃的种类繁多——黄面,抓饭,烤串等等应有尽有。

说到烤串,新疆的烤串就是羊肉串,你也不必特意去说什么要羊肉串,直接说烤串就行。不过还是有很多维吾尔族人只会讲维语的,听不懂就用肢体语言呀,反正都是能搞定的。必须强调的是,新疆酸奶一级棒,不同于一般调制酸奶,拌着白砂糖有沙沙的口感,这种舌尖的粗粝感反而更受人喜欢。

天山 、天池

我老早就想要尝尝馕的味道。即使很多非本地人都一遍遍地告诉我不好吃,但我不相信,不好吃的东西没理由会排这么长的队伍。

我早起去买馕,馕是干粮,长途跋涉少不了它。

 

道路的尽头有个卖馕的老铺,不过早上七点多,我前头排着差不多快十个人。系着围裙的男人把擀好的馕胚一个个贴在炕壁上,约莫十分钟就能烤好。

 

一个馕比一个人的脸都大,上面有压制的花纹,香味传得很远。一炉接着一炉,我总想着下一个就到我了,可是前面的人总是要十个、十二个的,实在是好久好久。

 

长长的等待大概是为这普普通通的馕饼增色吧。我敢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馕,没有之一。

在天山天池,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这才开始洋溢着我们的北疆

赛里木湖

我一遍又一遍地看见类似这样的文字,“我在躺在‘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地上,看天空中云散了又聚,聚了又散。”

 

车行驶在环湖的马路上,一边是湖水,一边是草原。天之澄澈,云之纯白,水之湛蓝,风景直接撞进我的眼睛,来不及丝毫反应就直接沦陷进去。

司机说,你们真是赶上了好时候,我前段时间来,这湖水都是墨黑色的。我穿上冲锋衣,系好围巾,打开车门就往湖边奔去。尽管大风呼呼地刮在脸上,刺骨的寒意一刻不停地往衣服里钻,到那里的人都像魔怔了一般失去了所有感觉,只对这边湖水着了魔。

天一会儿阴,一会儿亮,淡蓝和深蓝的湖水交叠着涌动,一波接一波向岸边拍打而来。刹那间太阳又出来了,嗖嗖的寒意也褪去了许多。来往恰好没有车经过,坐在马路上就像能和这眼前的所有融到一场景里,激动不言而喻。

层层叠叠的云被天压得很低很低,都快压到每一个人头上了。

面对这湖水能酣畅淋漓地大喊,纵情跳跃,我不认识这湖水,她却好像能认出我。

是啊,这就是赛里木湖啊,古称净海,真是一点也没有高估。

她就像落入高山群中的蓝水晶,时不时地折射着耀眼的光彩。

不知道在湖边徘徊逗留了多久,我们终究还是念念不舍地离开了。

车开着,我一直怔怔地望着窗外,这湖水啊好像怎么也没有尽头,终于在一个转弯之后,她永远地留在了身后。

山路颠簸, 霍城有名的果子沟大桥赫然在目。拉索桥架在陡峭的山坡上,走上去,说好了是“奇观”,说不好就是“惊魂记”。

车一个漂移,原来是自称赛车手的司机稳稳地把车停在指定位置,毡房如菇在山间摇曳,这便到了我们今晚要住的地方。照片上阳光金灿灿的,但事实上是我们仨还是带少了衣物,把所有的东西穿在身上都抵御不了这吹刮不停的寒风。晚上,我们就在即将入住的毡房里大快朵颐,用手抓羊肉来取暖是再好不过了。

干了这碗酒,明天还有一整天的车程。

 

 

霍城 、昭苏 

本来应该是能早点到昭苏的,不料从赛里木湖到昭苏的路不能通车,我们绕了个远路,几乎是先到了特克斯,再又绕了一个圈才到了昭苏。

很早就听见公鸡在外面不停地叫唤,我们顶着朦胧的睡意出门,却意外地吃到了当地新鲜的野莓酱,立马决定要买一罐回去。野莓酱很甜,但不会太腻,甚至还能吃到一颗颗的野莓核,完全没有我们常吃果酱的香精或者糖精的味道。

远处有孤零零的草原石人,我猜应该不是出现在《新丝绸之路 》纪录片里的那些。

在车上,李健的歌声一直循环播放着,“远处蔚蓝的天空下,涌动着金色的麦浪,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爱过的地方,当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吹向我脸庞,想起你轻柔的话语,曾打湿我眼眶……”

麦浪就这样哗啦一下出现了,没有一丝预兆的把我淹没了。

我们到昭苏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总之在新疆,很容易把一天当两天过,晚上八点钟也像是下午四五点的样子。

赛里木湖几乎在新疆最西北,之后的行程类似从最远处再慢慢往乌鲁木齐的方向开回去。夏特古道离昭苏也要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夜宿昭苏 ,明早再赶路。

夏塔、 夏特古道 

姣导老早就告诉我们,夏塔天气不佳,很可能会因为下雨看不见雪山。

看着图,都能回想起那天刚开始的时候阴霾的天空和心情。天下着雨,道路泥泞不堪,也有人驾着马前进,一路上全是马粪。我们都不说话,心情随着飘落的雨点一直低到地上。

好不容易走过了长长的小路,视野也变得广阔了。溪水在一旁流淌,水流并不算湍急,有断木枯枝在水中央,碎石遍布。在我的视线范围内,除了我们一行人就没有其他人了,然而风还是很大,没有阳光。

一路上我都是沉默的,不似大家看见有水流瞬间就兴奋了起来,就一个人沿着窄窄的河道往前走,踩着石头,陷在淡灰色的淤泥里实在是很容易滑倒。

我看着遥远的雪山,心中却是没有一点希望。

姣导说,他们下次专门走户外的团队过来要穿越这个山谷。是啊,翻过这山谷,就到南疆了。

夏特古道沟通天山南北,是北疆通往南疆的捷径,也是丝绸之路上最为险峻的一条著名古隘道。1300年前,唐玄奘是从这里翻越3500米的哈达木孜达坂,到达天山南麓的佛国龟兹。

我所以为的溪水,其实是木扎尔特河。广阔的裸露河床在盛夏的时候,将被汹涌的冰川水覆盖。历史上曾有有太多太多的探险家来这里穿越山谷,全副武装,花上好几天的时间跨越这沧桑的古道。

有人叫着说,快看!出太阳了!

我一抬头,看见阳光从云间倾泻下来,好像把那层乌云撕破了一般直直地照在了大地上。草原顿时有了颜色,天空也蓝了不少,我只记得要加大步子往前走,去到那越来越明晰的雪山。

阳光尽绽之后的夏特,让我忘却了之前所有的悲观与无奈。

从夏特归来,从大雨走到放晴,从紧紧包裹着的四件衣服走到领口敞开的两件衣服,也不过才五小时光阴罢了。很庆幸在我多次打退堂鼓的时候,大家都一如既往地敦促着我前进,没有预料到的阳光也因为这样才稳稳地落在我的关于夏特古道的回忆里

在特克斯住一晚,感受这神秘的八卦阵势。“城内街道不作棋盘式布局,由数十条死巷、活巷、丁头错位构成,称‘八卦街’。” 这样说好像就能看懂一点了,简单来说就是以一个建筑物为中心而发散开来的八条路作为这个小城的主干道。

 

 

那拉提

在新疆,每天几乎都能吃到一晚拌面,一般都是中午,而且点的都是过油肉拌面。好的店家,面都是现拉现做的。面煮好后,再和浇头一起端出来,客人一般自己拌着吃,简直绝味。

我们去的时候,草原上的花都凋零了,牛羊也都去了冬季牧场,总之,就是什么都没有。

草场上没有牛羊也就算了,这雨天连马也很难骑,坐在上山的巴士上,导览词却一遍遍地说:“在这青草如茵,鲜花缤纷,毡房如菇的空中大草原上……”

 

草确实是有,但很稀疏;花也是有,但大多只剩根茎,毡房那还真是没有,毕竟那拉提作为夏季牧场,让我一个八月底去的人心里写满了难受。

雨雾缭绕在山间,成了默默无声的草原最好的保护神。

当心灵没有被美景慰藉的时候,美食的效力就自然而然地体现了。这家餐厅味道真是不错,上面是客房,大厅是餐厅。第一盘菜是羊杂,味道香辣,一点也不腻人。然后当然是手抓羊肉啊, 新疆的必点菜之一。新疆的羊肉名不虚传,没有一点膻味,大盘又便宜。

巴音布鲁克

在网上看过太多太多九曲十八弯的图片,有传说中的九个太阳,有河水旁的灌木丛。

我们乘着大巴进入景区腹地,第一个到达的地方是天鹅湖。我数了一下,诺大的天鹅湖就只有三只天鹅,据我估测,都是老弱病残鹅,其他的天鹅都游走了。

于是就见着一大堆游人围着这“硕果仅存”的三只鹅疯狂拍照,你猜的没错,就是上面这三只。

离开了天鹅湖,要走很长一段路上一个高高的山坡才能看见九曲十八弯的全景。

姣导说,原来旅游大巴都是直接开到观景台的,不过好像为了多收一次钱,把上山坡这段难走的路承包给了一些开电瓶车的人,票价相当的高。所以大家有体力的还是走上去吧,毕竟也能看看沿途的风景。

 

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从一个缓缓的山坡上有些艰难地走了下去,几乎快走到了九曲十八弯的河水旁边。终究还是对灌木湿地沼泽分不大清楚,我们就又爬上来,找了个能看全景的地方坐下,等呀等呀,想把太阳盼出来。不过我们终究是没有等到太阳,因为行程很紧张,赶着路要去吐鲁番 。

烤串烤肉当然是夜宵必备,荤素搭配适宜的黑白锅,砂锅煮出来的东西总是特别香。我们点了一堆羊肉串,羊腰子,黑白锅等,再上一打啤酒作为夜宵已是极好,加上一个本地的哈密瓜解腻,人生大满足。

吐鲁番 、库木塔格沙漠、鄯 

到了鄯善 ,当然要去它最有名的城市沙漠看看。

提醒大家,去沙漠真的不要太早。因为在太阳下站太久真的会晕厥,太早去就只能在休闲区看视频等着太阳落山。我们赶到的时候大概是中午,太阳正挂在天空正中央,在沙漠上奔跑一趟下来,脚隔着袜子都快被烫伤。

下午,我们离开了沙漠中心地带,随便在绿洲区找了一个吃饭的地方,吃到了我吃过最好吃的大盘鸡。一只整鸡,味道鲜美,鸡肉也不会柴,关键是价格还相当的便宜,简直不敢想象是在景区里吃到的。

眼看着太阳快要下山了,我们坐着越野车去另一片沙漠看日落。

没有见过沙漠的人都像走出温室的小孩儿们,坐在开放式的越野车里,随着沙浪起起伏伏。黄沙不住地拍到自己的脸上,红色的纱巾飞舞着,两只手不得空闲只能紧紧地抓着扶手。每当从山脊顶端俯冲下来到最低点的时候,心脏也跟着高低起落,好不刺激。

沙漠,是只在黄昏的时候才能发现到到她的美的。不然,人都被太阳晒懵了,哪还知道什么美不美的。

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没有了直射的阳光,没有了拥挤着跑上跑下的人群,细沙踩在脚下,是凉的。

火焰山

来了吐鲁番却没有去葡萄沟,我们带着遗憾到了火焰山。

在还没到火焰山的时候,我们挤在一起看爸爸去哪儿,正好就是 吐鲁番这一期,想着火焰山炎热的地表,心中还是万分激动的。

一下车,但我感觉有雨点拍打在脸上的时候简直是崩溃的,说!好!的!高!温!呢!

这真是所谓的极热地带吗?还没有我在乌鲁木齐白天的时候觉得热。门口卖票的大叔说, 吐鲁番四年难遇的大雨造就了火焰山地表温度不过三十多一点的奇迹。

什么奇迹啊!来火焰山就是感受最高温的啊,结果变成了低温体验。

不知道是不是刚下过大雨的缘故,山体虽是火红但也很软,两位鸡血姐姐已经远远地站在了火焰山山顶,置山体滑坡的危险于不顾。

我何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踏上松软的泥土,徒手“劈山”,走进火焰山腹地,坐在本应该滚烫的山体上拍照,实在是不能想象。

看,后面这真是火焰山呢!坐在地上,能很明显地感知到山体的热量,但是站着坐着也是毫无大碍的,这样四年一遇的低温也是太少见了。

“烟霞清净尘无味,一日清闲一日福。”从火焰山回乌鲁木齐的路上,路过达坂城 ,风车肆意地摆动,这一次的环北疆之行,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环中疆之行即将要结束了 。

 后记  

最后一天在乌鲁木齐,我们换了一间酒店,发现和之前在扬子江路上住着的感觉明显不同。我们身边的人群不再是以维吾尔族人为主了,汉族占了大多数,高楼商场那些多了起来,也显得更为繁华。

睡到自然醒,我们随后去了克拉玛依西路的北园春干果批发市场。市场很大,每一家卖的东西也大体相同,无非是葡萄干、核桃、红枣、无花果干等等。我们后来在里面找的一家店铺就相当的不错,价格不算贵,老板娘心很实,一点也不欺瞒。(好多年后,我们还会专门让她从新疆再寄干货过来吃。)

离北园春市场没多远就是新疆大学,和一般的大学也没什么两样。新疆以外的人莫名地对这西域有各种各样奇怪的想法,以为新疆全是维族人,以为新疆人全编小辫戴小帽、能歌善舞,以为他们是被流放到了边疆过着艰苦的生活,以为新疆人全部是住着毡房,骑着骆驼或者马出行,甚至有人受新闻误导认为新疆人都是恐怖分子。谣言越传越广,我所见到的新疆完完全全不是这样的。

在各个大商场大酒店门口确实是有检查员守着安检门,街道上也时不时会有警察在巡逻,但是这一切,只会让在那里的人感受到重视和安全。

他们只不过是和我们不同民族的普通人。

 

我不记得是在哪篇游记里看见竟然说到在新疆买东西不要还价,不好也不要退,不然会发生一些耸人听闻的事情。这些言论实在是荒谬,大多数新疆人都特别淳朴,哪怕生活不易且艰辛,也绝不会多赚人一分钱。

我还记得我在昭苏买过一袋葡萄,后来尝过不怎么甜之后,马上就回去退了换了另一种,店家也完全生气的样子。所以这一切,不过是我们这些“疆外人”的偏见罢了。另外,大家也要注意了,在新疆买东西都是按公斤算的,不是按斤的。

喜欢新疆的地方太多了!

喜欢她长长的白天,让晚上的日子变得绵长而悠闲;

喜欢她时不时展露的景色,哪怕是看似超长待机高速公路时间;

喜欢她的手抓饭大盘鸡、酸奶、黄面、烤串、羊腰、黑白锅、手抓羊肉、过油肉拌面;

喜欢她被太多人误解却依然平和地生活着;

喜欢她沉淀太久的佛教文化,掩埋着的古城和未解之谜;

喜欢她远在边陲,也留在心底的距离。

//

 

2015年,我第一次踏上新疆这片土地。我顶着炎日到达乌市,满眼的好奇。最近的新疆站在了漩涡中心,我偶然看见朋友去库车的照片,却洋溢着一种别样的平和。无论别人怎么看待,记忆永远是属于自己的,我才是故事的讲述者。

 

等待下一次再去新疆,那时的我又不一样了。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伦敦印象——大英博物馆、丘吉尔二战指挥部、骑兵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

2021-5-5 11:02:20

旅游攻略

缙云借岭山脊驴行

2021-5-5 16:24: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