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惠州西湖

西湖,常人首先想到的是杭州西湖。当然,在福州市中心靠近三坊七巷也有个和苏州园林一样风格的古典园林——西湖公园,不仅有1700多年的历史,更有辛弃疾《贺新郎·三山雨中游西湖》中发出的“烟雨偏宜晴更好,约略西施未嫁”的赞誉。但南国惠州西湖有“大中国西湖三十六,唯惠州足并杭州”的美誉。
     “惠州,惠州,惠民之州”。惠民之州首选惠州西湖。地处惠州市区的西湖风景名胜区,由西湖景区和红花湖景区组成,总面积20.91平方公里,其中水域面积3.13平方公里,以素雅天成和幽深曲折的山水为特征,是具有浓郁岭南山水园林特色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因大文豪苏东坡踏足惠州,而留下了众多宝贵的文化遗产。

 

      早晨从康帝国际酒店出来,跨过马路就来到了湖边,虽然是深秋,南国的惠州,依然树木葱茏,西湖水面一平如镜,湖面浮洲四起,青山似黛,亭台楼阁、名胜古迹隐现于树木葱茏之中,沿着湖堤大道,忽有“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的意境。
      百花洲又称花墩、花洲。因清代诗人梁鼎芬“花墩花放白青红,蝴蝶双双扑晓风”的诗句。故冠名“百花洲”。绕过“百花洲”砖墙屏风,一座蓝瓦、蓝梁红白相间的牌坊,牌坊后是两层的落霞榭,落霞榭始建于明代,民国重建,现辟为摄影分院。环视四周,分莳繁卉,灿烂芳菲;盆景园艺,绚丽多姿。从长廊到“话雨亭”周围湖水如练,极目湖山楚楚,于此观雨听声,堪称一绝,故有“花洲话雨”之说。
       经“红棉水榭”到橘黄色 “惠州西湖”牌坊,便是西湖苏堤了。苏堤横亘于丰、平两湖之间,是苏东坡贬官寓惠时于北宋绍圣三年即1096年,资助栖禅寺僧希固而筑,后人为纪念苏东坡而名之。堤的两侧榕树婆娑,树上挂满红色的灯笼,喜庆而不失雅致,堤的中段是拱形的西新桥,为西湖六古桥之一。想起昨晚同学领着散步时,水面金波璀璨,水天一色的景致,恰如清人吴骞 “茫茫水月漾湖天,人在苏堤千顷边。多少管窥夸见月,可知月在此间圆”的佳句。“苏堤玩月”之说由此传世。
       苏堤的顶头便是惠州西湖的标志性建筑——泗州塔。泗州塔又称玉塔、雁塔、西山塔。沿着台阶上行约百级,这座黑白相间的楼阁式八角形七层砖塔,高高屹立面前,砖木结构,高37.7米,平面八边形,塔内装有扶栏楼梯,顶刹檐角翚飞,刹座上筑覆砵,上置刹杆、宝珠。虽然我们没能上顶一揽西湖的湖光山色,但暮色中塔影摇曳,余辉逐波的胜景昨晚已经领略,难怪大文豪苏东坡为此写下“一更山吐月,玉塔卧微澜”的千古绝句。由此也有了“玉塔微澜”佳境,让人流连忘返。

       过苏东坡造福群雕像,一座不高的山丘,与杭州西湖如出一辙名孤山。正门前苏东坡的石刻雕象,只见他手撰书卷,气宇轩昂,仰望前方,展现了他我行我素、不畏权贵的可贵品质。从雕像向右,是一片幽深的竹林,通往苏东坡纪念馆的长廊也因此名修竹廊。苏东坡爱竹,曾在其《于潜僧绿竹轩》中写下了:“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在诗人苏轼的心中,竹子代表超凡脱俗,清新高雅;代表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相辅相成,也是他人品的最好见证。

 

     正门雕像左侧转弯是苏东坡的侍妾王朝云的雕像,王朝云是杭州人,当年苏轼被贬至杭州任职杭州通判之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巧遇了轻歌曼舞的王朝云,便被她的气质所打动,后纳王朝云为妾。王朝云聪慧过人,情商极高,又被苏轼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加上其对苏轼的文学理解颇为深刻,苏轼便视她为红颜知己,倍加宠爱。据说苏轼著名的《饮湖上初晴雨后》:“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这首诗,一般人都认为是写西湖旖旎风光,其实更多的是苏轼初遇王朝云时,为之心动的感受。王朝云也没有辜负苏轼,在其得罪权贵,再次被贬后,身边的人纷纷离他而去,只有王朝云始终如一地陪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陪他一起走过了人生中最黑暗、最颠沛流离的生活,在惠州期间,王朝云成为苏轼苦难生活的最大安慰。不幸的是王朝云35岁病死在惠州,苏轼心疼不已,苏轼按王朝云的心愿把她安葬在西湖之畔,王朝云石雕像的旁边便是王朝云墓。
     
  过六如亭至“东坡书迹”,墙上一块块黑底白字的石碑上镌刻着苏东坡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词,既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豪情奔放的千古绝唱;也有“十年生死两茫茫,不自量,自难忘”缠绵悱恻的断肠文字;还有“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样说明事物总有缺憾,又表达离别的美好祝愿等多重意境的宋词名篇。
      从“孤山苏迹”下来,我们直接迂回九曲于波光浩渺的平湖中,走在长约110米的九曲桥上,步移景异、美不胜收;站在桥之亭廊下歇息远眺,感受“玉塔微澜”和浩瀚平湖的点翠之美。
       点翠洲是平湖上的一座小岛,北宋惠州知州陈称在此筑孤屿亭,明代以“留丹点翠”改名点翠洲、点翠亭。1913年为纪念辛亥革命“马鞍之役”牺牲的烈士改建为留丹亭,取文天祥的“留取丹心照汗青”之意。踏上洲头,一颗枝繁叶茂的百年榕树,虬枝四展,两根主干如夫妻依偎,当地人称“夫妻树”。环顾四周:湖光四溢、香风萦绕、红墙碧瓦、古树苍翠,明代才女孔少娥赞曰:“西湖西子两相俦,湖面偏宜点翠洲。一段芳华描不就,月湾宛转似眉头。”

 

      留丹亭的东北面,过石拱桥,便是芳华洲,对着石拱桥头的芳华亭,亭后是逍遥堂,北宋时为天庆观道士何宗一居所,想当年,苏东坡常与栖禅寺僧希固、宝积寺僧昊颖等在此游访聚会,对酒高歌、谈经论道,写下“幽寻本无事,独往意自长。钓鱼丰乐桥,采杞逍遥堂”的诗句。正值深秋时节,层林尽染,相映成辉,瞬息万变,令人目不暇接,故有“芳华秋艳”之说。

 

      从芳华洲可直达湖岸的酒吧民宿街,街道旁两排高高的法国梧桐树,夜晚在紫色的射灯映衬下,显得更加浪漫、梦幻,如果苏东坡在世,烫一壶温酒,不知又会写出多少传世名篇!
 
快来旅游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