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寻访南河底

寻访南河底

 

      南河底村,隶属于泽州县大箕镇,是历史上万里茶马古道上的重要一站。我第一次到南河底是在2018年10月3日,时值大箕镇五指山公园开园暨陨石文化节,当时只知道南河底村保留有一段古道,所以就单纯奔着村里的古道而去,到了之后简单的拍了几张照片就匆匆离去,并没有过多了解南河底。

      2020年9月20日,我再次来到南河底,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对比一张关于南河底的老照片,找到前人拍照的位置和角度。这张老照片是水锅锅老师收集的,第一次看见这张照片是在古堡论坛上,在景安斋老师的课题展示中。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张照片时,我的第一感觉告诉我,这是南河底。事实也的确如此。这张照片是1899年1月由菲利克斯所摄,照片中很明显能看到南河底村的南阁楼和魁星楼,这也是最初判断地点的主要参照物。

             下图 1899年1月 菲利克斯/摄
      到了南河底,沿着村里直中带曲的古街向南走,径直出南阁楼奔古道而去,老照片中的庙宇背影和小碑楼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农田。虽然时值初秋,树木掩映,阁楼等建筑不能完全显露,但从远处山脉走势,山势凸起来看,确是此地无疑。遗憾的是拍的几张照片与老照片在位置和角度上仍有一些差距,但由于时间原因不能过多停留,只能匆匆而去。
      回到村旁,在阁楼旁边遇见一位老者,我上前问道“爷爷,咱们村子阁楼外的庙宇和古道旁的碑楼是什么时候没的?”老人露出来惊异而又欣慰的表情回答道“你个小孩子家咋知道有这些嘞,这两处建筑1958年左右就毁掉了!”。当我告诉他我是根据老照片向他询问的,他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但很快又转成了遗憾的叹息。欣慰是因为他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记得这两处建筑,并能够专程来找,遗憾的是这两处建筑已经消失,不能展现在今人面前,很是可惜。

      根据老人回忆,村口曾有一座庙宇,庙宇内有舞楼,看楼等,舞楼面村而建,两侧有石狮子守护。再根据老照片可以看出,村口阁楼外有一座阔三间的正殿和两座阔三间偏殿,照片中看到的是庙宇的后墙,具体庙宇内的建筑格局是怎样的,还待进一步考证,笔者不敢妄加猜测。
      向老人道谢告别之后,我从“南邻孔辙”阁楼再次进村,看到“南邻孔辙”石匾很容易就能联想到与南河底同处在一条古道上的天井关和“孔子回车之辙处”,从而能够更深刻地理解南河底在交通上所占据的地位。

      南阁楼由西向东分别是三大士殿、关帝殿、魁星楼。由于没有和管理员联系,登上阁楼,只能看见镶嵌在廊道墙壁上的两块碑刻,一则是勒石于清乾隆年间的«重修舞楼碑记»,这则碑记中提到“郡城河阳镇南阁外有舞楼三楹”这也印证了老人对南阁外舞楼的说法。另一块碑刻是«敬塑鬼王大士碑记»,记述了塑像的因由,列举了捐资芳名。

     从阁楼上往下走时,我发现了一通完整的碑刻被用作了台阶石,可惜的是磨损严重,字迹涣灭,无法识别。下了阁楼,在靠河一侧有一座小型的祖师庙,走进去才发现,这座祖师庙是近年来才重修翻修过,建筑上没留存什么历史信息。万幸的是,庙内还留有两块清康熙年间的捐资修庙碑、四个清式柱础,还能够证明这座祖师庙的历史。走出小庙,在庙门口又看见了一块比较完整的碑刻被用作了铺门石,同样,这块碑刻磨损严重,碑首仅能够隐约看出募资几个字,和几个捐资者的姓名。随后,又在一座老宅的墙上发现了一块明代的墓碑,在老宅前的石质台阶上看到了一块清康熙年石碑,同样也疑似墓碑。

     漫步在直中带曲的古街中,看着街边围坐的老人,再看一眼道旁的屋舍,神情突然有些恍惚,我好像又看见了商帮,好像又听见了驼铃,好像看见街两边又挂起了招牌,又开始了叫卖,好像又看见了商旅不绝于道,游人不绝于途的盛景......回过神来,街道空空,风卷余尘,除了街边的几位老者,再没有其他人......

      南河底的历史还在继续书写,河阳镇的文明还在继续传承。繁华已逝,留下的是人去而楼空;光阴仓促,带走的是不尽的追忆。南河底还隐藏了太多的秘密等待着今人去发现;河阳镇还留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不曾向世人展现,只留下一句“住不完的河底店,驮不完的清化货”在古镇上方亘古的回响......
感谢水锅锅老师,景安斋老师提供的支持。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游记】应州寻古记

2021-5-14 7:04:53

旅游攻略

寄百宝指南—回国行李丢失的原因有哪些?如何有效避免呢?

2021-5-14 7:10: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