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神农架|最后的感想碎碎念

“自由是一个人呼吸的权利。”

 

 

 

“这次徒步,问题多多,但也算体验丰富。

重装、登顶、火锅、狼人杀、雨中徒步、三峡休闲游、插花,无尽波折,却也无尽惊喜。”

 

 

说句实话,当了这么多次领队真的感觉这次带队神农架是我感觉最累最繁琐的一次。

倒不是说路线有多难,或者说路上出了多少问题,就是整个流程下来,自己感觉很繁琐,整个人都像被掏空了一样,机械着做着早就做了无数遍的操作,没有惊喜,没有学到,而且让我没有心思再去享受这个过程。甚至说现在,徒步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们昨天才算开完了复盘会议,今天补上这篇文章之后才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昨儿跟兴雨聊起来这个事情,“为啥每次徒步都要输出视频文章修完图才算画句号呢?”我只能道“这是我对我自己的要求罢了”,无可奈何的自我要求。别说,做了这么多事之后,逐渐发现有时候真的可以只把手下的事情做完,但我总觉得,有些时候还是要保有一些自我要求,慢慢的生活中就没了如学校这般的明确量化要求,好像大多数人也总是就完成手头看的见的那部分任务,做着做着也就没了自我的标准和要求,但殊不知,生活中很多的契机其实都来自那些当下看不到成果的自我要求。大概我就是那种很追求自我要求的人吧,在意的事情得做到自己满意才可,我才不管外界要求是什么,甚至不管分数排名,我不要你们觉得,我要我觉得。再者说,生活中总得有点什么“自我”吧,我觉得这份自我要求就是“自我”的一部分,多点“自我”没什么不好,还能让你多多脱离点内卷~

 

这个五一真的坎坷又揪心,连续听到了多名驴友遇难的噩耗,以及多个徒步线路堵人的现状,加上五一期间南方多雨的天气状况,真的很打击我的心性和徒步积极性。我们的途中也还算顺利,没有出什么大问题,但小状况不断,还是很考验领队的临时应变能力以及沟通能力。不过总算大家都可以平安归来,也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失误,就还算是一次满意的徒步带队活动。而且,经过这个五一,我逐渐开始意识到作为一名领队的责任和担当,并不是以前想的带带队就可以的,长线过程中稍不小心就是一条生命。

 

 

领队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呢?

以前真的没有认真想过,最近看的关于驴友出事的消息多了,便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称谓,学生时代(大学之前吧)一直在做班长,之所以没什么外号和昵称的原因和这个也有关系,好像初中之后的同学大都选择叫我班长了,甚至现在了还有老同学直接称谓我班长,陌生又熟悉。学生时代单纯又年轻,从来没有去深究这两个字背后的重量,但也会简单去给自己定义这两个字的责任,无论大家怎么看,我总要做到我心里那个程度的“负责”才好。正因为如此,上了大学之后自己就逃离了这种称谓化下的个人角色,何况这种官僚松散式的组织方式也没办法让我达到心理的自我平衡,我开始寻找我自己,一种只对自己负责的状态,自由而苦索。我个人是很不喜欢别人叫我学姐的,我总觉得学姐两个字总是包含了一些成熟的过来人的意味,而我这种游离于主流系统之外的人真的担不起。但如此一来如今的我就陷入了一种困境,毕竟大四的老年人了,小朋友们不叫学姐也不敢叫名字,那怎么叫呢,于是当有一些特定角色的时候别人自然会选择以角色名相称,领队大概就是其中一种吧。

 

话说屁股决定脑袋脑袋的说法真的没有错,人也真的不能定义自己,不在其位永远都想不到自己会是什么状态。一个人的时候最怕繁琐,最怕事多的人,也最不喜欢体力差还不自知的爬山者;结果自己真的当了领队的时候,真的带了一大部分小白的时候,就真的开始不厌其烦的处理繁琐事儿了,也有了自己基本不会出现的细心以及千年一遇的耐心。真如自己说的,自己当队员的时候才不会管你那些体力不好还容易抱怨放弃的人呢,没准天天劝退你徒步,体力不好可以练,抱怨不坚持没的救。结果当了领队真的就不一样了,不只鼓励加逼迫,还有极大的耐心陪你慢慢走。换个角度想想,带新人不就是这样吗?当领队的“乐趣”(是否称为乐趣还存疑)和当队员出来徒步的乐趣有时候好像真的不兼得。(除非青海湖那种休闲的不得了的线?)

复盘会的时候,宁宁规范总结了一份带队流程,彪叔提了一部分法律的问题,大家还一起讨论了很多带队过程中的事情以及学校层面社团发展的事情,突然就觉得学校社团领队的责任真的很大,不像社会上个人对自己负责的状态下的商业领队,我们担负责任的同时还要应付学校,而且我们自己都没有办法在法律中找到属于我们这类人的条目,真的出了什么问题都找不到自我庇护的途径,只能尽全力准备,从源头杜绝危险的发生。当然,随着出行次数的逐渐增多,自己也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很多不足,医护知识的不足,法律知识的不足,基础财务知识的不足,当然还有很多相关安全意识和专业知识的不足,路径很长,要学的越来越多。所以学校领队还是很辛苦的,以后选线路的时候还是安全为主,如果想要挑战,真的出门找商业组织,安全系数更高。因此,选择成为一名领队开始,其实就是选择了一份责任感,只有发自内心的热爱才可以抗衡现实的荒谬。

昨天跟青旅几个自驾川藏新藏的人聊天,一听我要骑行219,纷纷劝退我,跟我讲一路上的烂路以及各种大卡车呼啸而过路边还没有围栏的场景,好像每一步都是和生死博弈,不知道为啥,那一刻突然心里就有了对生命了很多敬畏,心里隐约生出了一丝叫恐惧的情绪。从来习惯了社会为我承担一部分风险的状态,突然个人暴露在这个大环境下,面对这么多死亡和危险,突然有点无所适从。但,总要走这一步吧,真的感受过生命之脆弱后,才能算是明白什么叫为自己负责任吧。

 

 

 

山野行走真的有乐趣吗?

五一出行堵车还堵人,这个五一连长穿毕都堵的不成样子,神农架就别说了,这条线上直接有百人左右。国人的报复性消费实在是太可怕了,压抑了一年的出行欲同时爆发,看起来对旅游业是一件好事,但国内的服务业大都没有成熟到可以承受这个体量。

第一天的路线真心不舒服,重装、天气炎热,重要的是堵人,队伍都在一起,走起来就很不爽。几个新队员不太适应重装,背包的背负系统不太好,还有个队员半路直接抽筋了,后半段就陪着他一走一停的到营地,实话讲,一点徒步的快乐都没有,整个过程就还挺烦躁。下午那段轻装登顶的路我直接就不想上了,和则毅何老师我们几个找了个树荫睡了一觉才慢慢上去,最后一点顶也没有登,飞了无人机看完风景就起雾了,三个人直接原路返回,路上聊了一些有的没的世界观相关的事情,反而觉得比看风景开心,真的是老了。虽然第一天徒步没怎么爽,吃饭倒是很欢乐,虽然第二天淋雨有那么一点点的烦,不过下撤的泥泞路段真的把我给走兴奋了,烂路有难度但是真的很开心,走的我就很兴奋,一点都不无聊。我和则毅就属于喜欢这种坎坷路段的人,全神贯注走完心里会有一种成就感,心里就很快乐。

从一开始徒步的时候我就问我自己为什么选择徒步,为什么喜欢徒步,从一开始的喜欢景色到后来喜欢和朋友一起聊天相处的感觉,到现在愈发的意识到自己其实喜欢那种山野中行走的状态,全神贯注,适应大自然的节奏,像是一头小鹿,穿梭在森林之中。

这种在山野中奔走的状态,让我很是着迷。

 

 

坦然接受隔阂

接受自己老去真的是一件需要学习的事情。从没有比这一次徒步更能感受到自己老去的时刻了,一代人和一代人之间差的不只有年龄,而是共同文化。聊天的时候,00后聊的那些新鲜的词我已经听不懂了,他们的笑点我也get不住了,她们聊的那些逃课啥的话题我也越来越没有发言权了,所以这几天基本上都在和老人们聊天,聊工作,聊生活。一代人终将老去,一代人永远年轻。

 

这一次还有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越来越坦然接受自己的棱角了。

大家都在玩狼人杀,我会玩但是不太想玩,那两天就莫名其妙的很想歇着,什么都不想干。那就不玩吧,即使是领队也有拒绝和大家团建的权利吧,索性峰哥和珍妮都很不错,带着大家积极团建,给了我任性而随性的机会。

越来越坦然接受自己的好奇心了。看三峡的时候,尝试去搞明白很多原理,让自己接触更多东西,本身就是自己的一种乐子,以前总会遇到好多不理解的人,虽然自己依然会去打破沙锅问到底,但总是不太舒服。如今是自己就在做自己,和大家一起讨论一起尝试搞明白很多原理性的东西,慢慢接受这样的自己。

 

 

不妥协:

最近老是发脾气,用“争吵”去解决很多问题。露营的时候自己队伍的队员没有受到尊重即使不解决问题也开始去争吵,去争一个以前看不上的面子,总要表示一个不受欺负的态度吧;回程的车上也是,该怼的怼才是,总要展示自己的棱角。有一种感觉,自己开始从一开始的棱角过于鲜明变得愈发的柔和,圆滑,到现在又开始显露出自己的棱角了,真的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

 

给自己找乐子:

公共火锅的安排大概是户协的一种新形式?是我在尝试的一种腐败方式哈哈哈,感觉还是不错的。以前自己也不怎么喜欢吃,但随着探索愈多愈发现口食欲真的是个好东西,是一种极其容易满足的欲望。人有那么多无穷无尽的欲望,而且都满足不了,这么易满足的口食欲何尝不满足一下?一群人看着咕噜咕噜的翻滚,总是烟火气息十足。

 

看到一个帐篷面前的典雅,不管在哪里过生活,你的生活都值得有光,插花是热爱美的一种生活方式。除了生存之外,我们还在表达着我们的热爱和美。

 

收获?

可能接受没有收获和成长大概也是一种学习吧。群里聊天的时候宁宁说这次徒步自己学了很多,可我竟然感觉没有,但能说自己就白经历了吗?好像也没有。依然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之处,但好像愈发的没什么动力精进自己了,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然后开始躺平……

 

 

 

旅行是孤独的人在寻找不孤独的方法,是不孤独的人寻找孤独的方法。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