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等不及去见你·梦中的布达拉 - 西藏拉萨·林芝·纳木错·羊卓雍错·高原揽胜


   写在前面   
人之常态,
是漂泊、是游离、是不确定。
前路漫漫,
每个人的灵魂,
都有一方属于自己的净土和归宿。
在这里,
人们会洗刷旅途的劳顿,
汲取精神的滋养,
寻觅重获新生的力量...
2019年,
对小苏来说是一个极不寻常的年份,
经营的淘宝店初入正轨,
小苏开始拥有了一些小小的收入。
借此,
TA得以去到许多地方,
看到了许多奇幻的风景,
结交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
做了许多之前从不敢想象的尝试。
这次旅程,
可以说是规划已久,
太久了,
以至于翻遍零碎的记忆,
也没能溯源TA对高原的向往。
 
 
#纳木错湖畔的玛尼堆
小苏想去西藏,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那里的天很蓝,那里的水很清;
经幡的颜色很美,酥油茶很香;
哦对了,
大冰书中的西藏小故事也很令小苏上头。
至于某些人认为大冰是个**。
小苏:您好,***,谢谢。
冰儿只是个文风有点口水的“野”作家,
他又有什么错呢...
至于这篇推文,
很早之前便出现在草稿箱当中。
但一直不知如何下笔,
毕竟是小苏印象最深、最贵的一次旅程,
总得写出来点儿意境,
但碍于脑中华丽的辞藻实在有限,
终究还是不免俗套的开头。
噫吁嚱:真的拉胯...

   第一部:出发·西藏初体验   
每年长达九天的春假,
是烟大学生的专属福利,
除了小苏...
大二的课程表实在太满,
压抑的身心渴望借助春假来释放。
但小苏身兼韩语新闻双专业,
九天的春假硬是被压到了六天,
#卑微大学生的课程表,感受一下
还记得刚进入大学时,
无数师兄师姐甚至导员都曾说过:
"不逃课的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
小苏回:"狗屁!"
其实在读大学前,
小苏还是很乖的,
但为了这次能够如愿成行,
TA还是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和老师请假了整整两天的双专业课...
致歉信
尊敬的郝老师、李老师:
        本人于2019年4月27日与5月4日缺席普通话与汉语表达、新闻学原理课程各两节,本人在此深表后悔...
emmm写了些啥桀蚌玩意儿...
4月26日,
前往中转站西安的航班22:45起飞,
晚课下课已是接近九点,
小苏以最快的速度打包好东西冲向机场,
旅程草草开始。
#东航西北的老320,编号B-2357,制造于1997年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
平安抵达西安。
没记错的话,
这已经是小苏第三次在西安中转了。
作为数次光顾西安的人,
却从没走过这座古都的大街小巷,
实为遗憾...
以下是VLOG时间,
记录一下小苏第一次在机场过夜,
第一次高高原飞行。
PS:记得戳一下文章最后的"阅读原文",
去给小苏投两个币,嘿嘿~
#VLOG-贫民窟대학생的春假旅行
下午三点,
刚从睡梦中苏醒,
欲裂的头痛杀了小苏个猝不及防,
没错,果然高反了,淦...
小苏找到了酒店楼下的小诊所,
大夫看到TA无奈的撇了撇头,说:
“看看,又来一个高反的,哈哈哈。”
小苏一脸问号,
还没反应过来该如何接话,
大夫继续说道,
“高反这个东西吧,就看脸。
之前接待过一个来自台湾的大家族,
90多岁老奶奶在珠峰大本营活蹦乱跳,
25岁健身教练高反得爬不上布宫二楼。”
好嘛,合着是夸小苏年轻帅气嘛...
小苏接着问大夫是否需要开点儿药,
大夫语重心长地回道:
“药,只是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
你得放松下来,
让身体慢慢适应高原的环境,
Blah blah...”
最后,
还是忽悠小苏买了一百多的高反药...
淦!
小苏住的地方离布达拉宫不远,
走路大概二十多分钟。
纵使高反搞得TA头晕目眩,
但刚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份热忱,
还是驱使着TA走出房间,
在拉萨街巷中踱步,
在布宫广场小憩。
 
 
#拉萨街边的建筑
初到拉萨,
带给小苏的感觉有意料之中,
也有超乎想象。
意料之中的,
蓝天、
白云、
酥油茶馆、
藏式建筑、
手执转经筒的老妇、
大昭寺前跪拜的僧侣...
超乎想象的,
八廓街外的回族小吃、
三分糖加啵啵的藏式茶饮、
玛吉阿米萦绕整夜的流行乐、
布达拉宫令人窒息的肃穆庄严...
这个城市,
认识?不认识?
爱?不爱?
问小苏,小苏也答不上来。
 
 
#布达拉宫外墙

 第二部:拉萨城·绵延不绝的香火  
清晨6点,
天蒙蒙亮。
拉萨下了一夜的雨,
风有点凉。
空气中混着湿润泥土与酥油的香味,
小苏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企图从高反的痛苦之中挣脱。
此时的布宫广场已是人头攒动,
广场边停满了去往西藏各地的旅游车,
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聚集在此,
踏上旅途的下一个目的地。
小苏爬上布宫旁的药王山,
短短几级台阶,
喘得小苏俯首执腰。
药王山旁有两座佛塔,
据说是为了在修建北京中路时,
维系药王山和布宫的佛系血脉所建,
布达拉宫羞赧地处于两座佛塔背后,
少了几点威严,平添几分静美。
拉萨的朝阳透过薄纱般的云层洒下,
佛塔塔尖闪出了浅金色的光晕,
暖和,
舒服。
#清晨的布达拉宫
布宫起初是松赞干布为了迎娶文成公主而建,
于十七世纪重建后成为达赖喇嘛的冬宫居所。
数百年来,
这里作为西藏政教合一的中心,
收藏了藏文化无数的奇珍异宝,
经历无数的战火与风雨,
这里的一墙一瓦,
无不萦绕着岁月蹉跎的印记。
大昭寺在布宫旁不远处,
许多黄包车师傅活跃于布宫与大昭寺之间,
乘坐的人很多,
便也成了北京路上的一道风景线,
不管人多人少,
十块钱就能走完一趟。
车铃叮当,
黄包车沿着北京路缓行,
初春的高原,
微风轻拂着小苏的脸,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恍若呢喃的梦境。
 
 
#黄昏时分的大昭寺
大昭寺相对于布达拉宫来说,
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用性。
吐蕃王朝的鼎盛时期,
西藏人民为供奉释迦牟尼等身像,
修建了一座名为“惹萨”的佛殿,
“惹萨”便是现在的大昭寺,
同时它也是拉萨这座城市名字来源。
“惹萨”建成后,
越来越多的信徒不畏路途遥远艰险,
来到这里,
带来了最珍贵的贡品,
带来了最虔诚的祭奠,
这里,
也便成为了圣地。
直至今日,
大昭寺外,八廓街上,
依然可以瞥见数以万计的信徒,
他们围绕大昭寺跪地祈愿,
转动着手中的转经筒,
向过路的旁人诵经化缘…
他们像是梵境与凡间的使者,
过往与未来的桥梁,
通过他们,
人们得以瞥见这座城市的历史往事,
得以体味深重的藏佛教奥义。
此情此景,
小苏不禁双手合十,
绕着大昭寺走了一圈又一圈…
#八廓街街景
很多人都在说时变而境迁,
时间确实能够抚平、带走很多东西。
但是在这世界上,
总是不乏一些人,
一些事,
一些地方,
没那么容易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现在的西藏早已不是百年前的样子,
灯火通明的街道,
琳琅满目的商品,
愈发时尚的藏族服饰,
僧人手中的经书也变成了智能手机和iPad…
这已然背离人们对“圣地”、“净土”的定义。
今后的拉萨,
定会有更多的游客信徒慕名前来,
定会愈发变成大都市的模样。
但,
在这座城市里,
布达拉宫永远会是最高的建筑,
酥油灯和香火也会永远燃烧下去,
至于来到这里的每个人,
包括小苏,
想必,
也永远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吧…
#布宫内的长廊

  第三部:林芝·西藏的后花园  
高原、戈壁、雪山、生命禁区
提起西藏,
首先映入小苏脑海的便是这几个词语。
起初,
小苏计划自拉萨经日喀则前往珠峰,
在大本营周围小玩几日,
但小苏的高反数天不见好转,
无奈只得作罢改道林芝。
#林芝米林县,前往南迦巴瓦峰途中
林芝,
隐匿于藏南深处的一颗明珠,
以其原始森林和漫天桃花而闻名。
与西藏其他大部分地区不同,
这里气候宜人,
雪山、森林、草甸、河流相映成趣,
西南季风沿着雅鲁藏布大峡谷,
源源不断地为这里输送充沛的水汽。
林芝海拔相对低,植被多,
氧气含量自然就高,
这里也就成了藏地一隅的“天然氧吧”,
小苏的高反也很快得到了缓解。
正如《桃花源记》所云: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土地平阔,屋舍俨然,
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虽然是老掉牙的古文,
但小苏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词藻来形容,
文化沙漠苏实锤…
#林芝工布江达县,雪山下的桃花
很多人说,
林芝是“东方瑞士”、“西藏江南”,
但小苏说啥也不同意这句话。
瑞士是瑞士,江南是江南,林芝是林芝,
几个毫不相干的地方,
不能只因为景致相似就混为一谈。
人在不同的地方游历,
本质上是一个环境感化人的过程,
感官的满足只是浅尝辄止的阶段,
还要用脑去思考,
静心去感受,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韵味,
进而人也会有不一样的心境。
#巴松措湖畔的经幡
林芝城北,
工布江达县,
巴松措。
巴松措藏语意思为“绿色的水”,
就如她的名字一样,
湖水呈现淡淡的玉色,
清澈见底;
偶见湖水中的鱼群,
缓缓遨游。
湖面波光粼粼,
四周青山如黛,
白纱般的雾气弥散在山涧水面,
远处的高山上有常年不化的冰雪,
湖岸满是盛开的桃花。
在工布江达人的传说中,
巴松措是圣湖,
这里的错宗工巴寺供奉着莲花生大师,
湖心岛残存着格萨尔王的遗迹
而今天,
巴松措作为整个林芝地区最重要的水源地,
用清冽的湖水,
浸润着林芝的一草一木。
#巴松措湖畔的桃花
看惯了西藏的其他地方,
再来这里,
恍如隔世。
2019年4月拉林公路米拉山隧道通车,
往返拉萨和林芝仅需短短的四小时,
而两个截然不同的次元世界,
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折叠重合。
生活在这里的人被称为是“工布人”,
意为“生活在凹地里的人”,
虽然同为藏族,
但却有自己的独特文化,
甚至语言都与西藏其他地方不尽而同,
由此得以瞥见环境之于人文的塑造力。
移步,
则易情。
每个途径西藏其他地方抵达这里的人,
大多都会沿着岸边小径转湖观景,
在扎西岛上闲庭信步,
一圈下来,
大多都会转换心情,
沾染些许工布人的血脉。
此情只应此地有,
踏破铁鞋无觅处。
景色相似的地方很多,
但想要有相同的所感所悟,
那只能祝你成功了…
#雅鲁藏布江畔,远眺南迦巴瓦
南迦巴瓦峰,
海拔7782米,
林芝最高峰。
发源于杰马央宗的雅鲁藏布江,
在这里向南调转方向,
流向南方的印度与孟加拉。
南迦巴瓦四字,
在藏语之中有多种含义:
“天上掉下来的石头”、
“雷电如火燃烧”…
在《格萨尔王传》的“门岭一战”中,
作者更是将它直接称作是“长矛”,
力拔山兮气盖世,有如利刺向苍穹。
西南季风和雅鲁藏布江在此交汇,
使这里拥有了肥沃的土壤和丰沛的水源,
源远流长的西藏文明就在此诞生,
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孕育出发达的农耕文明。
现在,
多数人认为拉萨才是西藏的中心,
阿里和冈仁波齐才是真正的西藏。
但南迦巴瓦作为“众山之父”,
其在西藏人心中的地位,
却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雅鲁藏布江峡谷
 
 
小苏乘车沿雅鲁藏布江峡谷前行,
越向内走,
距离尘世越来越远,
天堂愈发触手可及。
小苏席地而坐,
这里山高路险。
南迦巴瓦峰遮天蔽日,
一眼望不尽她的全貌,
庞大的山体遮住了半边天空,
力拔山兮之气势令人无法喘息。
小苏闭上了眼,
这里很静很静。
风在山谷间呼啸,
树叶随风而动,
江水击打着滩边的砾石,
飞行的鹰鹫发出阵阵哀鸣。
屏息潜听,如闻音声,
若啸若啼,砉敥嘎嘤,
毛发尽竖,竦肩缩颈,
疑有而无,久乃可明。
南迦巴瓦,
她庄严,
她温柔,
在她面前,
人如同蝼蚁般渺小。
人们可以接近她,
感受她,
接受她的恩泽,
却总也无法征服她。
过去是,
现在是,
永远都是。
#南迦巴瓦峰脚下的玛尼堆
近些时日,
林芝借着一年一度的桃花节火了,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春日来到林芝,
欣赏雪山脚下的漫天桃花。
但,
如织的游人背后,
却是带给这片净土极大的环境承载压力,
318国道旁,
遍地都是游人所留下的弃物,
有时只是零零散散的几片垃圾,
就能和如画的美景产生鲜明的对比。
不同于其他设施完善的旅游景区,
这里大多是远离聚落的无人区,
没有人专门来维持这里的环境整洁。
同时,
这里生态环境脆弱,
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
都会给这片净土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
2019年4月,拉林高速公路通车,
从拉萨到林芝车程缩短到四小时;
2021年3月,林芝米林机场扩建工程竣工,
航班保障能力大大提高;
2021年6月,川藏铁路拉林段将全线贯通,
火车即将开进林芝大地…
小苏走在林芝通畅的道路上,
内心却有几分踌躇,
TA自私地希望这些道路不复存在,
因为这些地方本该保持与世隔绝,
本不该让外人涉足。
天堑变通途,
随着时间的推移,
林芝之于世人必将愈发触手可及,
而建设者们这样做的意义,
必定不是让人们肆意地改变这里。
人来,则为客;
人往,即既矣。
留下的,
便是林芝独自美丽。
#扎西岛上的藏式建筑与藏獒

   第四部:圣湖·天堑深处的海子  
西藏有三大圣湖,
纳木错、羊卓雍错和玛旁雍错,
分别位于那曲、山南和阿里。
亿万年前,
青藏地区曾是一片茫茫大海,
经历了数次构造运动,
地壳抬升,
不计其数的海水被留在了山间谷地,
形成无数大大小小的湖泊。
其实高原地区的人们,
更加喜欢把湖泊叫做“海子”。
在小苏看来,
相对于“湖”,
“海子”的叫法更具诗意。
“海”,
源于蒙古语,
象征着如大海般波澜壮阔;
而“子”,
则代表着生命的孕育与延续。
水,
养育生命,
生命创造出了文明;
而湖,
因其频繁出现于人们的遐想与传说,
因而沾染了些许神圣的气息。
纵使青藏地区湖泊大多都是咸水湖,
但在这片滴水如金的土地上,
仍能造就一片生机盎然的绿洲。
#羊卓雍错
羊卓雍错,
海拔4441米。
小苏从拉萨出发,
一路向南,
中途翻越拉轨岗日山。
相较于水草丰美的林芝,
羊卓雍错周边则荒凉许多,
纵使已是五月时节,
这里仍是一副大漠戈壁的图景。
湖水翠如碧玉是没错,
但以光秃秃的山做背景,
还是免不了些许枯燥乏味。
小苏的闺蜜小史曾在七月游览羊湖,
据她的描述,
羊湖的夏天湿润多雨,
空气充满泥土的芳香,
成群的牛羊在湖畔悠闲踱步,
几只水鸟叼着鱼儿划过湖面…
她还特别识趣地给小苏发了一张照片,
是七月的羊卓雍错,
小苏看了看照片,
又看了看自己眼前的景象,
唉!
生活不易,苏苏叹气…
#集美拼图,羊湖的初春与盛夏
 
小苏在岸边找了一片平坦的土地,
四仰八叉席地而卧,
呆呆地望着天空,
眼里泛着些许失望。
这时,
小苏耳边回荡起一阵鸣叫,
顺着声音望去,
几个灵巧的身影正在远处穿梭,
小苏定睛一看,
是一种之前从未见过的动物,
是鹿?是马?
唔!是藏羚羊!
#羊湖畔的牛羊和藏羚羊
原来离小苏不远的湖边,
就是一座天然牧场。
初春时节,
牧草刚刚抽芽,
附近的牧民便把牛羊赶到这里,
同这里的野生动物一起,
品尝春天的第一味牧草。
羊湖周边生活着游牧人,
他们顺应天时,
一年四季跋山涉水,
只为寻得那一片丰美的草场。
这里的牧民常怀感恩之心,
他们知道,
正是这片碧玉般的湖水,
护佑着他们安宁祥乐地生活,
纵使牛羊需要更多的草场,
他们也从不侵犯本不属他们的领地。
羊湖之畔,
人与自然的交合,
构成一幅和谐美好的图景,
生灵的优美交乐,
将会在这里一直续写。
#翻越拉轨岗日山
纳木错,
湖面海拔4718米。
小苏从拉萨出发,
一路向北,
翻越终年积雪的念青唐古拉山,
抵达位于高原深处的纳木错。
相比雨季水草丰美的羊湖,
这里海拔更高,
气候条件更加恶劣,
五月还是一副冰天雪地的模样,
途径的许多山坳垭口,
海拔已接近6000米。
小苏站在垭口高处向远处眺望,
除了连绵的雪山和尚未化冻的湖面外,
基本望不到任何其他东西,
唯一的生命,
可能就是脚下几片灰绿色的苔藓。
#去往纳木错途中,穿越数个海拔六千米的垭口
 
 
车子继续向纳木错开行,
逐渐接近湖岸,
地势开始变得平坦开阔,
纳木错拥有相当庞大的体量,
(中国第三大咸水湖)
因而在湖边冲积形成了宽阔的平原。
抵达扎西半岛,
游人变得多了起来。
这里是纳木错绝佳的观景地点,
站在半岛北端向南望去,
近处是蓝宝石般碧蓝的纳木错湖水 ,
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念青唐古拉群山,
而比景色更令小苏震撼的,
则是在湖畔漫天飞舞的渔鸥,
在如此生命的禁区,
还有如此多鲜活的生灵,
小苏不禁感叹圣湖的力量。
湖面尚未完全解冻,
渔鸥有如缓带轻裘的舞者,
结着薄冰的湖面是它们的舞台。
时而闲庭信步,
轻轻叼起湖中肥美的鱼儿;
时而展开羽翼,
在蔚蓝的天际划出优雅的弧线。
这里的渔鸥不同于家乡的海鸥,
由于它们生活在无人区,
所以并不惧怕人类,
它们大胆地在人类的头顶盘旋,
抢夺游人投喂的食粮,
甚至小苏坐在湖边休息时,
还跑过来谄媚地啄了几下TA的鞋头。
 
 
#生活在纳木错的渔鸥
 
北方夫子曾作诗给这里的鸟儿:
绚丽平静的圣湖,嵌挽着云鬓三千,鸟儿没有迷恋她,眼眸迟缓。    
它沿着天幕寻觅,聆听雪域的经幡,在凛凛祈祷呼唤,心灵缱惓。
你静卧在湖面上,聆听且潜心沐浴,揉揽着清波嘻嘻,徜徉沉醉。    
深邃湛蓝中的你,银翼一样的躯体,灰色的脖颈头颅,矢志不渝。
纳木错之于渔鸥,
是漫长冬日里休养生息的乌托邦;
而渔鸥之于纳木错,
则是“海子”。
圣湖之所旨,
可能不是因其远离尘世难以到达,
可能也不是因其承载的传说神话,
可能是湖水抚育了周遭的生灵吧,
仅此而已。
 
而我们,
又何尝不是“海子”呢。
 
 
#羊湖畔高地上的玛尼堆

 第五部:后记·在布宫广场仰望天空  
5月3日,
小苏在西藏的最后一晚。
从纳木错回到拉萨已是黄昏时分,
此时的拉萨城华灯初上,
布达拉宫在灯火阑珊下熠熠生辉,
布宫广场的正中央躺着小苏一人。
八天的时间实在太短,
拉萨还没送走这批前来朝圣的信徒,
林芝的桃树还没来得及抽出新芽,
小苏还没完全从高反中缓过神儿来。
八天里,
小苏走了很多的路,
看到了高原、山川、河流与草甸;
游历了城市、村庄、牧场和庙宇。
但西藏实在太过广大,
以至于旅程接近尾声,
小苏对于西藏的认知仍旧十分模糊。
对于想要了解西藏的人而言,
这里的每一方水土都值得驻足,
每一种文化都值得斟酌研读,
想要真正走近这里,
着实还需要长时间的细细体味。
 
#夜色下的布达拉宫
很多人把西藏看作是人间净土,
能够洗刷灵魂的地方。
这种意识很快弥散开来,
越来越多的人带着“灵魂”来到西藏,
以求能给自己“洗刷洗刷”,
结果这些人来了,
不但灵魂没干净多少,
还沾了一身粑粑泥,
可以,
但没必要…
小苏是谁?
TA是来自山东烟台的普通大学生,
学的是韩语,辅修新闻,
叫王苏崽。
小苏来西藏之前,
也是奔着洗刷灵魂来的,
结果TA来了,
不但灵魂没干净多少,
还沾了一身粑粑泥…
为什么是“TA”?
因为直到现在,
小苏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来自哪里,
终究该去向何方,
TA也不想拘泥于刻板的认知,
坚信自己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
经过这几天在西藏的游历,
小苏心中自己的样子愈发清晰了。
 
#八廓街夜景
每一个人,
总会有一个或几个地方,
能够真正与自己产生共鸣,
能够洗刷旅途路上的劳顿,
能够寻得重获新生的力量。
这所有的所有,
其实都可以证明,
人行万里路,
一定会有那么一个时刻,
能够得以窥见内心真实的样子。
它是一种奇特的心理反应,
是由内而外产生的内心力量,
而不是旅行单方面所给予。
旅行本无魔力,
改变人的只有人自己。
它还是一场没有终点的修行,
带领着苦苦找寻内心的人,
拨云穿雾,
直至远方。
#高原群山,摄于飞往拉萨途中
没有文字可以描述它
没有例子可以指出它
轮回没有使它更坏
涅槃没有使它更好
它未曾生
也未曾死
它未曾解脱
也未曾迷惑
它未曾存在
也未曾消灭
它毫无限制
也不属于任何类别
—敦珠仁波切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