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五一,我在上海看展

周末(这篇文写于6.4)陪在重庆认识的北方朋友Ruok去走走广州

常去的那家粤菜馆原来两点就打烊,改为去广州宾馆喝个午茶

走去同条路上的石室圣心大教堂,夏季的午后总是突发雷阵雨

加了限12:00-15:00可参观教堂内部的条件,我们仅在外围走了一圈

又骑车去上下九,站在下九路路口,看了会商铺后他就说回去吧

前往黄沙,本想在码头搭水巴前往广州塔,但周末竟然S2航线不开

 

这几个地方我在大一初到广州时才会去,几年间也变了许多

这半年来我写文章,不再着重于攻略而更像是单纯的游记分享

因为一些朝发夕改,我今天为之心许的地方也许第二天去也不过尔尔

今天这篇是五一期间的上海观展指南,所提及的展览已全部闭展

尽管失去了参考价值,但我还是想写记录下来,我视野里的不一样的魔都

 

之前国庆时去过一次上海,所以本次不再打卡景点

两年前的游记传送门:《走南闯北Part5--上海》

 

这次去魔都住在了人民广场,真的是宇宙中心!交通一便利,幸福感就满满。

买了份5元6个的锅贴,从南京西路走到成都北路,我在静安雕塑公园静坐。

这里与自然博物馆相邻,五一假期,很多年轻父母带着小孩来来往往。

印象莫奈的展彼时便在这里举行,又想去环球港看“国家地理影像展2.0”。

 

不远处传来音乐声,我追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是支不太年轻的乐队。

听众三三两两坐在台阶上。不知是确实在听乐曲还是忙于倾诉几人间的琐粹日常。

在刚刚抵达上海的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众声喧哗。

看着他的背影,竟然咀嚼出了几分孤独。

 

出发前已在“iMuseum”上收藏好几个想去的展。

坐在公园长椅上,又打开了豆瓣和大麦,看有没有感兴趣的活动和演出。

地图上标好想去的地方,离我都很近,人广确实应该寸土寸金。

按地理位置编排好每日路线后,发现每天都可以靠步行环一圈。

 

以下是我的魔都文艺看展路线~

 

 5/3  

 

从静安雕塑公园步行去星巴克烘焙工坊这里有亚洲最大的甄选工坊之称,面积达2700平方米,可定制星巴克杯。

过红绿灯前,不知在哪家网红店前大排长龙的上海市民。

 

五一假日当天需要排队10分钟才能进入,进门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系列上海烘焙工坊限定的周边产品。

一座约两层楼高的巨型铜罐吸引了我的视线。烘焙的豆子要在这个罐子里存放大概 7 天左右,才能达到豆子最好的风味。

外观装饰有 1000 多个中国传统印章和篆刻图案,满满的中国风。

 

这道写着“SHANGHAI”的墙也是亮点之一,它的“瓷砖”很特别,不是真的瓷砖,而是星巴克售卖过的所有由专业设计师所设计的甄选咖啡豆包装。

 

模仿星巴克第一家门店派克市场店的那种散装贩卖咖啡豆的柜台,顾客可以一目了然地了解各种咖啡的价格。

抬头看看,天花板由一万块六边形木板组成,充满了层次感。

咖啡豆可以通过天顶的管道落入吧台储豆罐,在输送过程当中,跳动、碰撞到管道发出的声音,宛如管弦乐,因而被叫“咖啡交响管”。

 

烘焙区最多可同时烘焙多达 100 公斤的咖啡生豆,烘焙师在旁边监控和持续监测。

咖啡豆流出的瞬间,周围的人不由自主地举起了手机拍照。

 

从二楼离场后,看到兴业太古汇的三楼是Lancôme的一个玫瑰花展,填写预约单即可免费参观。玩几个游戏后赠送了产品小样。

这里我要开启夸夸模式了,自从一周前在千岛湖骑行35km而没涂防晒霜,我的脸经历了可怕的从变红到全脸脱皮的过程。

 


 

而在黄山时不时穿着湿淋淋的雨衣,在抵达绍兴后又发现上半身长满了湿疹(......),紧接着在上海开始了干燥脱皮发痒的新一轮难关。

擦了三天Lancôme后皮肤状况确实改善了些。

走去陕西北路荣宅的路上,这家是很有名的“弄堂里小馄饨”,算得上小小网红店,十元的砂锅小馄饨也吸引了很多周边的居民。

 

荣宅的我曾为何物”展览刷屏了小红书。

荣宗敬在1918年从德国人手里购,本身这幢百年老宅就很值得探访,经过6年多的修缮,又加上Prada自身的一些元素在里面,美轮美奂,在最大的基础上还原了历史。

女生穿着旗袍进去拍照,特别有民国风情。

(But 这个展追问生命本质,本人看不懂。)

 

天开始黑了,走去位于社区里的安簃艺术空间,有个“幽梦影”的展览,但晚7点已经闭馆。

 

 

买了块小蛋糕走回民宿,路上不时见到有人跑步,擦肩而过。

入夜,弄堂的安静幽深和外滩的十里洋场形成鲜明对比,又巧妙地融合进夜色里。

魔都,真是有种要命的魔力。

 

5/4   

 

在“虹口糕团厂”买了昨天售空的青团,酸奶搭配生煎作早餐,骑上摩拜前往M50创意园

由原上海春明粗纺厂等纺织厂房改建而成的创意园区,位于莫干山路50号

 

沿街创意涂鸦可以看到不同画家抽象的、水彩的、油画的作品。
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130余位艺术家的画廊和艺术工作室。

 

我到M50的时候是早上九点多,大多数画廊和工作室尚未开门。

参观了一些免费的展,比如:对躯体富于想象的描述、鐮田光司上海个展。

 

 

园区内不容错过的有亚洲当代艺术空间,当时展出的是“有关怀旧的五种欲望机制”。

是沉浸式个展,视频的内容和主题“很敢讲”,感谢让我遇到。

 

搭公交去上海外滩美术馆。

外滩美术馆建筑竣工于1932年,前身是上海博物院。由英国建筑师George Wilson设计,融合了中西文化的元素,有非常漂亮的旋转梯和瘦长的老式窗户,具备典雅而精致的装饰艺术风格。

 

 

展览名为:“如果你的眼睛不用来看,就会用来哭”。学生票半价。

四层楼的展区都是不同的风格,顶层是cafe。二楼的PEETEE令我印象深刻。

在一间房间里解手后出来取一杯茶,静坐喝下。四周围绕着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恩。

 

 

这里离外滩只有500米的距离,术馆周边的人很少,不时看到同一条路上的旅游大巴车,放下一群人走进写着“上海特产”的街边小店,吵吵囔囔。

 

步行去九江路的读者书店,这家旗舰店除了售卖读者旗下的杂志和文创外,还售卖一些精品书籍和丝路系列的图书。

 


书店还集合了民国老上海、敦煌莫高窟、首座杂志桥、百岁古董墙等多项文艺元素,比较特别的是将恬静的敦煌茶室搬到繁华的外滩。

大抵取“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之意。

 

福州路密集分布着许多书店,包括上海外文书店、上海艺术书店、上海书城、古籍书店等。我每间都进去逛,兴味盎然。

为了找寻手帐本,也进了百信文具店,但只买得起店里的笔哈哈哈。

偶遇了春美术馆,看了“纸本绘画12人展

吃完午餐后前往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这个博物馆我在16年就去过,当时非常喜欢,这次再度拜访。

本次有几个展区——欧米茄星球、设计为何、光影对话30年、陈福善作品集。

 

 

陈福善先生的画展实在令人惊喜满满,不失童趣与天真,又展现了香港从渔村发展起来的写实生活,勾画出香港众生相,抒发当代各种复杂的矛盾心态,展现了香港这个华洋杂处的商阜在百年剧变下的文化心理状况。

 

 

逛了一天的展精疲力尽,准备回去民宿休息。

公交车站有位奶奶背着包,问我静安怎么去,帮她查了导航后,眼见岔道口太多,又把她带到对面的车站。

分明小事而已,却一路拉着我的手,说:“妹妹你太好了。” 还是学生吧?一个来上海找工作吗年轻人就需要闯闯,你一个女孩子要注意安全啊。

道别后上公交,有只狗狗从车窗里探出头来。

 

回去后和民宿里的陌生人聊聊天,都是准备沪漂的应届生,来自不同的城市和大学。

有名校的博士生边敲英文paper边听我们聊天,有云南的女生在京二战考研失利转战上海求职,有不肯回老家发展因此被父母断了生活费的苏北人,有一直在等喜欢的公司面试、通过不同渠道反复投简历的新疆女生。

说不清上海哪里好,令人背井离乡数千里。

又互相鼓劲,  一定会找到满意的工作长久在魔都待下去。

 

晚七点与他们告别,骑车去往上海大剧院,观TNT剧院的《仲夏夜之梦》。

这场音乐剧其实之后在广州也有演出,但上海的票价更便宜hhhh所以先看为敬。

感想就是虽然座位极不舒服但末等票还能将舞台上的演员看得一清二楚也是值回票价了。

(广州大剧院的二三层座位观剧效果都令我绝望)

只在演员谢幕时抓拍了张照片。

 

 

5/5  

 

早上去西岸艺术中心看“走进香奈儿”的展,在这里看到了一大群妆容精致、衣着华丽的小姐姐!

当天下午Chanel邀请了胡一天、王一博、林彦俊、唐嫣等明星到来,所以会封场。

 

除了经典的五号香水配比式解密外,还展出了各年度时装周的衣服、包包和首饰珍品,以及手绘的设计稿。

在此见到了本人人生中亲眼目睹的最大克拉的钻石。

 

最后是观看可可香奈儿的一些纪录片和传记电影。

一位独立女性的传奇人生和打造出来的商业帝国。

 

步行去不远的艾可画廊,杨圆圆的“大连幻景

以大连近代史为背景,通过摄影、装置、影像与声音多个媒介勾勒了一场以城市为舞台背景的“七幕剧”。来自不同时代的角色穿行在港口、楼梯、广场、旅舍、街道与剧场等空间中。在大连幻景的世界里,时空与国别的边界变得模糊,观者仿佛游走在过去与现在之间的平行世界,在多个异乡人如梦幻泡影般的独白中,隐隐回荡着一个跨越百年的无解疑问——“何为故乡?”。

 

 

临近的乔空间刘窗的“在地宇宙

充满想象力与弹性的论述迫使我们追随着艺术家对于世界的虚构,然而这种虚构是实在的,其建立在某种新的本体维度上,在此艺术得以重新担当起探索本源与真理的重任。(上段文字来自黑白打印的讲解稿A4纸)

我的观展感受是:好不容易拉开厚重的幕布进到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密闭空间,然后这台机器突然亮了还发出了"愉快“的“来自童年”的声响。

我吓得呆滞在原地。

 

骑行至东画廊常陵的"大玄玄社会"→

画中扭曲的形象像在龇牙咧嘴地叫喊,无拘无束的笔触和色彩更是常陵心中情绪的狂泻,人物间故作亲密的姿态和莫名的疏离感在难以辨识的场景中迸发出巨大的情感冲突,大尺幅的画面将观者挤到角落,然后猛地推进了常陵所制造的海市蜃楼里。

 

龙美术馆(先驱之路、喻红:娑婆之境)→

龙美术馆原本是黄浦江边的运煤码头,不远处就能望见一排保留下来的‘煤漏斗’ 。混泥土外墙外观没有特别复杂的线条和造型,大尺度的挑檐视觉上进退穿插。理性冷静的工业感与原始感为主调,现代艺术感极强。

 

那天上海的天气极好,几个孩子骑着小小的自行车在大滨菊中穿梭。

我抬头看澄澈的蓝天,决定不进美术馆了,把时间浪费在这春光中才好。

 

坐在黄浦江边,看来来往往的船只在眼前缓慢行驶。

我和它们之间的缘分只在这眨眼的短短几十秒内。

而艺术亘古长存,不缺我懵懂无知投去的视线。

 

走去12号线的龙华中路站,这里缤纷绿地广场有家钟书阁

先前已去过扬州和上海南京西路的钟书阁,这家17年刚开业的钟书阁徐汇滨江店主题是“石库门”,建筑元素被“化整为零”地排布在整个空间之内,营造出特有的上海风情。

书店的入口被打造成石库门的门廊造型,墙面则用新型材料模仿出石库门的砖墙。步入其间,仿佛走过了时光隧道,回溯到上海滩最辉煌的时光。

 


下午去
徐汇区的上海群众艺术馆。这里的所有展览常年免费参观。

从看到上海夜里向席子的夜行影像日记的展览介绍就非常喜欢。

摄影师从2010年开始,在夜间行走上海小巷,拍摄夜间的上海。展现了上海城市变迁、近代历史建筑、石库门等民居建筑及人文题材。

 


步行去
永隆商厦二楼,“黑白之界摄影展,要穿过一个私人家具收藏厅才能到达。

一路怀疑自己找错了地方

 

熏依社画廊开在居民楼里的单元房里,去的时候敲门不应,走出门廊和一个在浇花的女生四目相对,对视几秒后我迟疑地问:"你是这家的主人吗?”

她笑了,“来看展吗?我这就开门。”于是享受了VIP一人观展附赠讲解的待遇。

 

“BORO AGE——岁月的布丁

BORO是贫穷的美学,像我们以前卖布头的商家吆喝的一样:“经铺又经盖,经洗又经晒,经拉又经拽,经蹬又经踹”,大量用于夜着(睡袍)、仕士(渔民的作业服)、丹前(厚家居服)、子贡(婴儿服)、风吕敷(包袱)这些日常用品。

在快时尚将我们高度同质化的今天,无论南北寒暖,人们的服饰很难有地域风貌,而BORO中最重要的精神:“不弃”,大概是最值得我们指尖掠过针脚时犹疑一下的。

 

当天还接着去了国泰电影院、上海的香港三联书店淮海中路的Muji(父辈的设计)

路遇网红line friends,打卡了几家上海老牌糕点店,买了些特产带回。

 

想再看一眼外滩的夜景,但为了第二天的迪士尼之旅只能赶地铁,匆匆而别。

5/7号接着去了货币金融博物馆上海博物馆,上博里面外国友人的比例极高。

 

 

魔都,再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旅游攻略

西藏15天自驾记实录

2021-7-7 17:58:00

旅游攻略

游记|再遇杭州,先至千岛湖

2021-7-7 18:03:52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