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川西双峰游记|拜访贡嘎寺

    贡布家恰建在山脊上,下子梅村3户人家都建在这个位置,贡布家位置最低,伴我们一路前来的河,也在这有个弯,站在门口可以看到两个山坡、山谷的景象。朋友口中吹嘘了无数次的子梅村,我没发现什么很特别的东西,当然也许是这个季节景色没有那么迷人吧。
    客厅的火炉跟前坐了一会,觉得有些口渴和燥热,连着喝了很多开水。感觉后背有点发冷,这个冷仿佛烤火也解决不了,于是回房躺床上,盖上被子闭目养神一会。数个登山领队都回来了,除了远山其他的都是刚从贡嘎寺、那玛峰回来的,远山和其中很多都认识,他们坐在客厅火炉旁的大桌子一圈,大声的讨论着户外常遇见的问题,尤其是一些意外、驴友没有户外经验又自认为很强不听建议、带队经验和方法等等,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办法和经验,都想证明自己的是最好的,嗓门一个比一个大,嗓门大是户外领队的特点,一个没说完,几个人就开始抢话,反驳的、赞同的,不一而同,就跟吵架一样,很是热闹。
    远山和朱老师在房门口说话,进门看见我躺着的,还说了句周哥睡了,朱老师在门外说,怪不得这会不见周哥。我不知自己躺了多久,起来时太阳已下山了,
讨论还在继续,不过已经接近尾声了,我走过去坐在一旁听他们讨论,桌子上烟灰缸里有一堆烟头,更有2大堆瓜子壳。
    靠墙的炉子,两边的软塌上各坐了一个老人,靠桌子这边的是壮实的大个老汉,穿着那种藏红色的衣服,手里拿着一个念珠,嘴中念念有词的,另一边是一个瘦小的老太太,似乎是穿了件藏青色的衣服,现在记不得了,只是嘴角很干瘪,很有沧桑感,这个记得很清楚。贡布的爱人和女儿
卓玛正在炉子上忙着炒菜,两个女人身材都很修长,一看就是美人。我坐的地方离老爷子不远,笑着对他点头,算是打招呼吧。卓玛的汉语不错,与游客的交流都是她,这时楼下在喊给炉子生火,卓玛正忙不过来,回答得有些不耐烦,几个领队也结束了他们的交流,也许是下楼去生火去了。
    老爷子能说少量的汉语,我问他这是不是嘉绒藏,老人说是的,他已经八十多了,还说了几句其他的,感觉交流有些困难,两人也说不到一看。菜出锅了,还有一大盆鸡块炖土豆,接着又炒了个西红柿炒鸡蛋,大部分端楼下去了,我想我们应该也在楼下与爬山的朋友一起吃,刚欲起身,远山说,我们3个就在上面和卓玛的家人一起吃。2位老人没有动,卓玛把饭菜盛好递给老人。此时,我完全没有胃口,只吃了一小块的土豆。
    从子梅村到贡嘎寺,远山说大约7公里,但村里人会说有10公里,也有说11公里的,这样好让人租马,所以不要以为这些大山里的藏民会很诚实。吃饭时,远山和卓玛已经说好,第二天我们从贡嘎寺回来后找车送我们到上木居那边去。村子很安静,第二天的行程也不是很紧张,可以睡到自然醒,大家睡得很好,我在外面转了很久了远山、朱老师他们才出来,朱老师对我们2人强烈抗议,说隔着木板墙,我们两的呼噜声那么大,吵得她一夜都没睡好,远山急忙甩锅,说那肯定是周哥,他的床靠墙,我说我反正没听见,不知道。
    早餐是稀饭、馒头、咸菜,我一口气吃了3个馒头2碗稀饭,远山没注意到,给我说,昨晚你没吃,早上多吃点,我说都吃了3个馒头了,他说不会吧,那么快。我向卓玛问起昨天那两位老人,她说是她的爷爷和外婆。
    远山说,下午我们还要回到贡布家,从这里坐车翻越子梅垭口,前往上木居,今天用不上的东西都不用带了,天气晴好,一时也没有变天的迹象,我把厚羽绒、薄毛裤、手电、充电宝、棉帽子等一堆东西整成一堆,放在了床上。远山说我带的东西太多了,怪不得昨天那个包装得那么满,同时也把他和朱老师今天用不上的东西和我的东西放在了一起,以便回来时整理。
    9时许,我们走出了贡布家,空气有些清冷,我端起相机,准备留下一张照片,一是留下清晨的子梅村,同时也是记录出发的时间。快门按下去,半天没有存储,一会显示文件格式错误,这个我遇见过几次了,心说大事不好,存储卡出问题的,但愿前一日的照片都还在。幸好备用卡在身上,赶紧掏出来换上,刚插上,还是有这个毛病,远山和朱老师已经走到前面去了,这个卡上没有需要保存的东西,于是就边走边格式化存储卡,正这时,远山在前面喊,周哥,快,地里有一群羊,等我走过去,一群羊已经跳过路边的围栏,横过马路,窜进树林里去了。
    前面不远就是中子梅,有一大片房子,红色的飞檐在蓝天青山间很是安宁,村边还有一个白塔。如果没人告诉你,你绝不会想到那只有3户人家。


    过了河,在道路拐弯的那个地方,从照片中没有飞檐的房子的边右拐,路有三四米宽,右边是房屋的墙,左边是个不高的土坎,没人提醒,很难想到这就是前往贡嘎寺的道路。
    村子周围是农田,这个季节地里上面也没有种,左手边的山上,有条闪亮的光带盘沿而上,那是公路的安全防护栏,远山说政府为了这9户人家投巨资修了这条公路,只是还没铺柏油,等路面铺好,交通就更好了,所以老百姓都感激政府,现在条件好了,都不想出去打工了,有些已经迁出去的村民现在又想迁回来,可留下的这几户不愿意。我说昨天在客厅里看见一张护校的毕业集体照,卓玛是不是读了护校的。远山说,可能吧,她是在康定读了书又回来的,觉得在村里看客栈更好。
    走不远又到了河边,河水是青藏高原所有河水特有的那种神秘的蓝色,河两岸是高大的青冈木,简直密不透风。远山说带我们看看蓝色的冰山,很漂亮的,我想着可能是一个大的冰瀑。前行不远,发现对岸树林里有个晶莹的东西,在阳光下熠熠闪光,顶上还有一个“小喷泉”,我估计那里可能有条村民用的水管,管子上有个小洞,不停的向外喷水,天气冷,就结成了冰,慢慢就变成了一座冰山。远山这才承认我一路都在说的今年天气暖和,说今年的冰山比往年小得太多,算不上壮观。慢慢走到了冰山的正面,恰这树林有个空隙,可以清晰的观赏这个晶莹的小冰山。
    走在挂满松箩的青冈树下,没有半点干扰,我的手机从林管站起就没有任何信号,完全与外界没有了联系,可以充分享受这份安宁,环境又是这样的优美。远山和朱老师在前面,我在后面边走边拍照,尽可随心,速度算不上快,偶尔几个人走在一起,聊聊户外走过的地方,远山对我说应该去去那玛峰,我问了问海拔,没有哈巴高,说我应该不会去了,虽然那玛峰是技术性山峰,那里可以近距离看到壮丽的贡嘎雪峰,其间还聊到了哈巴、玉珠和慕士塔格,我说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经济也暂时不许可,后两个峰有过想法,可能不会去了,远山说玉珠和慕士塔格的路其实都不是很难,比那玛和哈巴还简单,登慕士塔格关键是要适应高海拔,前期的适应时间长,大部分人其实都可以,我没有那方面的更多经验,也判断不了正确,还是需要量力而行。
    在小路上一共来回过了2次河,远山也说起过几次前面有座桥,照相很漂亮,这会已经到了桥头,是一个原木搭设的桥,青冈木环绕,桥上有很多的经幡,桥下清澈的河水咆哮着,此时阳光并不好。远山和朱老师在桥那边的树下,一站一坐,我走过桥,就准备继续前行,远山说,我们今天走得比较快,时间还早,从现在开始就要爬坡了,先歇会吧。
    这里的树很高大,树间距大,显得比较稀疏,树梢间漏出了斑驳的蓝天,
给人环抱又不紧迫的感觉,曲折的道路在树下盘桓而上。我说,你们歇会吧,我拍拍照,这个景色是我喜欢的。
    这个坡对我来说算不上有难度,也没多长,坡顶有块平坦的地方,也是长满了青冈木,还有些其他的树,树林里有个很大的白塔,还有一个小房子。远山说,这里是村里转经的地方,每天做事前村里的女人都要先到这转经,对于每天做事前都要来转经我多少还是有点不信。我们坐了一会,远山说我们也去转一下吧,当地人一般是转三圈,我说,还是跟随当地习惯吧,要转就转三圈。其实每一圈都没多长,只是有些树枝横在转经路上,转经时需要低头,阳光照在树林里,很是祥和。


    转完经,我们继续前行,山路的坡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路面也很平整,有少量的马蹄印和摩托车辙印,远山说,他最佩服这一片骑摩托车的人了,什么样的路都敢走,而且带着一大堆东西。
    道路在青冈木的掩映之下,青冈木纹理错乱,又少有大的平直段,用途不多,没人来砍伐,这反而成就了这“无用”之材,在这人迹罕至的神山长得十分的高大,呵护着这片家园,这没用反而成了最有用。高大的青冈树上松箩漫布:一丝一缕还有一大团的,就那么静静的垂悬在那,阳光透过,甚是养眼,只是想了很多办法还是拍不出真实的颜色和神韵,最后也不管的,觉得入眼的就那么随手一拍。远山说,这个季节的松箩颜色不好,夏天才是漂亮,周哥,要不你夏天再来一次。
    海拔有三千五六了,对朱老师来说显得有点偏高了,她走起来有点费劲,慢慢不能和远山同行了,远山走走停停,我更是在后面东看西瞅的,三个人各自都单独在走,朱老师显得有点急,想跟上远山,又有点力不从心,我在追上她时,给她说按自己的节奏走,打乱了自己的节奏会更走不动,累了就歇一会,反正我们是超级VIP团,就三个人,不用急。
    10:20许,看见路上有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山门,远山说,这里是贡嘎寺的山门了,进了山门就到了贡嘎寺的范围。山门外有块大石头,石头上有哈达,还有一块牌子,远山说除了有哈达经幡牌子的石头,其他都可以随意坐卧,那些是被藏民当做神了的,不能亵渎。
    11:40许,贡嘎山高大的雪峰就从山坳里出现在了蓝天里,远山说不用急,前面角度更好。路上我们两次遇见了鸟,还捡了一个饮料瓶,最后投进了垃圾箱里,这一路真的很干净,我也就看见了这一个垃圾。

 


    下了一个小山坡,其实还是有那么长,只是从上坡变成下坡,感到很轻松。山坡上有段红墙,墙上有8个白塔,再往前,有个很气派的建筑,我问远山,这就是贡嘎寺了吧,远山说不是,这是一个宾馆,贡嘎寺还在前面一点,就到了。
    一只小鹿,或许是麂子,从山坡下爬了上来,一个穿红衣的僧人正在那喂,远山说,周哥,把你包里带的面包拿出来,我们喂鹿。我包里有2包面包,我掏出了一包就递给了远山,远山喂了一点就叫朱老师也去喂,朱老师接过面包说,这是那个好吃的,可以用另一包来喂。
    我们三人都喂了小鹿,回头一看,远山正在买票,他告诉我这不是门票,是卫生费。贡嘎蓝天下雪峰清晰在目,山峰处飘着少许白云,寒鸦在山谷间飞翔,就是一个雪山佛国圣地。

    贡嘎寺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白教)的三大圣地之一(西藏楚布寺、德格八邦寺、木雅贡嘎寺)。贡嘎寺分老贡嘎寺和新贡嘎寺,老贡嘎寺位于四川甘孜州康定县贡嘎山乡子梅村贡嘎山主峰下,始建于公元十三世纪中叶,由第二世噶玛巴噶玛巴希的亲传弟子扎白拔(第一世贡噶活佛)所建,至今已有七百余年历史,至今寺院的格局并没有太大变化,为历代贡噶活佛之修行闭关圣地。新贡嘎寺始建于公元十四世纪,由第二世贡噶活佛玛舍登巴所倡建。因当地古称康什扎,所以该寺最初被称作康什扎寺(意为三界闻名寺)。寺庙建筑在六巴乡(现改称贡嘎山乡)后面一座山的半山腰,后经历代贡噶活佛扩建,现在寺庙占地约四亩多。因为比老贡嘎寺晚建约一百多年,所以人们都习惯称六巴乡康松扎寺为新贡嘎寺,第二世以后的贡噶活佛大多驻锡在新贡嘎寺。

    新贡嘎寺距离老贡嘎寺约有一天半的骑马路程,途中要经过下木居、上木居、再翻越海拔4650m的子梅山,经子梅村才能到达雪山下老贡嘎寺。新老贡嘎寺虽分两处,但同属一个寺庙,寺庙的僧侣扎巴门一般都聚集在新贡嘎寺,老贡嘎寺由于高寒偏远,平时只有一两个扎巴在那里念经和打扫寺庙。在老贡嘎寺念经的扎巴是每月一换,轮流值班。这是以前贡噶活佛立下的规矩,一直沿用至今。

    贡嘎寺每年要举行两次法会,即冬季法会和夏季法会。夏季法会是在每年农历六月,寺内全体僧人集中在老贡嘎寺举行金刚亥母大法会,冬季法会是在每年农历十二月在新贡嘎寺举行玛哈嘎那大法会,每次法会约需要历时15~20天。贡嘎寺的法会是该寺庙一年一度的重大佛事活动,因此而非常隆重。通常,法会都是由贡噶活佛活佛主持,活佛不在时,堪布、大喇嘛也可主持。

   老贡嘎寺海拔3741米,占地面积约两亩,寺庙内就像一座四合院。所在地贡嘎山是雪域四大圣山之一,具有七珍宝,八吉祥的瑞相,相传主峰顶上有胜乐法轮和贤劫诸佛遗迹,四季烟霞环绕,神异难测,是藏密五大金刚之一胜乐金刚的道场,故又称为“胜乐山”,在藏传佛教有着神圣崇高的地位。老贡嘎寺正殿即祖师殿,殿内供奉着噶举三祖师玛尔巴大师、米拉日巴,塔波拉杰和第九世雪山法狮子贡噶呼图克图法像。此殿专供人参拜。正殿左边是护法堂,供奉着噶举教派三大护法即玛哈嘎那、班丹拉姆(吉祥天母)、多吉勒巴护法堂为值日。僧人平日念经场所。正殿后面是经堂,经堂是寺庙的主殿。经堂上方供奉着藏密创始人莲花生大士八化身像和堪珠益喜磋嘉及纳佳门达娜二位空行佛母。经堂是寺庙每年夏季法会扎巴们集中诵经的场所。寺庙的左面是一座简陋的观音殿,殿中央供奉着一尊高约5米左右的彩衣千手千眼观音菩萨,观音菩萨周围由两层转经筒围绕,朝圣的人们都要来这里磕头转经。贡嘎寺背后山上有一股泉水通向贡嘎寺院内,相传是第二世噶玛巴用神通引出来的,当地人都把它奉为圣水,凡是来此地朝山的人们都要用瓶子灌上一瓶给家人带回去,说是可以驱邪治病。

    在二十世纪初至五十年代,这里曾出现一位名震康藏的赫赫有名的传奇人物大班智达(藏区对精通藏学五明大学者的称谓)大学者:第九世贡噶活佛噶玛协珠·却杰生根,他在对藏传佛教和藏学传播到汉地中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一生都在兢兢业业地践行他的慈悲愿力,在他的领导下恢复了木雅地区的许多白教道场,并重修贡嘎寺,创办木雅显密佛学院,使寺庙宗风重展一新。贡噶活佛于1957年农历十二月在新贡嘎寺坐化圆寂,圆寂后的肉身法体至今还完好无损地供奉在新贡嘎寺,被看作是贡嘎寺的镇寺之宝,供朝圣者瞻仰礼拜。

    老贡嘎寺和7556米的主峰,他们之间遥相呼应的协调性仿佛凝聚了天人合一的神喻。贡嘎寺,如同神的祭品,它平静却不卑微地供奉着众山之王,它渺小的体积在庞大的众山前无法被忽略,这种奇景让人不知为人类的精妙计算还是自然的造物奇迹。而历年来此登山的各国登山队都以老贡嘎寺为大本营,因此而使老贡嘎寺的盛名传誉海内外。


       

    踏进贡嘎寺,远山就觉得寺庙变化很大,回过神来才发现是右侧的配殿被拆了,原来是准备重修。我们被告知,方便面没有了,开水可以敞开供应,我们吃的带够了的,有开水就行。院子里堆放的东西不多,但几个殿和房间都被物件堵住了,没有什么可以参观的,我说可不可以到二楼去转转,远山说那个地方不能去。
    在院子里当阳的一根木头上坐了下来,朱老师觉得热,把衣服脱了,我们赶紧让她把衣服穿上,我昨天就是在湖边脱了一下衣服,晚上就不舒服。远山说,我们在这停留1个小时,1点左右下山,我一看时间够长,可以拍延时了,于是拿起手机还有三脚架出去了,出去一看,刚拆的这个地方高度合适,但离路太近,会把游客拍得过大,最后找到了一堆靠在山边的木料,位置合适,对着贡嘎山的方向还有一个旗杆,上面有经幡,只是旗杆的位置稍微低了一点。口袋里还有一个旧手机,开始路过宾馆时就觉得那山坡上可以把寺庙、贡嘎寺都拍进去,是个不错的地方,于是又走回那个地方,从陡坡上爬上去,角度不错,只可惜没有了三脚架,安放手机不是很方便,而且忘了带相机。
    吃完东西,当然也喝了很多的水,远山说带我们再去转转,这里还有几只锦鸡,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见。出了庙门,我们继续向山谷深处走去,贡嘎山峰呈现得也越来越多,远山指着远处的冰碛坝对我说,去那玛峰就是从那走的。
    走了一圈,没用发现锦鸡,远山说他在庙里等我们,我们可以在附近转转。往里走时,我看见了拍贡嘎更好的角度,一块大石头,前面没有遮挡,还有一些前景,于是就去把木料上的手机移到那个石头上。回头又去把山坡上的手机收了回来,这次当然不会忘记拍照了,只是要特别小心,脚一定要站稳。
    当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收回来,几个青年男女正在空地上吃蛋糕,远山也在那,原来他们是在办一个仪式,还把蛋糕分给我们吃。在树林里转时,还遇见了另几个朋友,也都是经常玩户外的朋友。
    远山和朱老师比我离开贡嘎寺早一两分钟,那个时候我在拍全景,回过头来时,一个穿红衣的僧侣与一个穿青衣的汉子在不远处正慢慢走着、说着话。
    刚拐过弯来,迎面走来几个人,其中一个女士的衣服与朱老师的一模一样,远山喊着这要拍个照,两人刚往一起一站,又发现裤子也是一模一样的,正在说鞋子该不会一样了吧,再一看,嘿嘿,还是一样的。

  


    下山的路很顺利,多次遇见了鹿、羊、鸟,还有一堆羽毛,显然是一只大鸟被野兽吃了。在白塔处,远山带我们看来放满一房子的小佛像头,说这是祭祀用的。
    回到大路上,刚过了桥,看见一位女士骑着摩托疾驶而来,原来是卓玛要出去办事,见我们回来了,也只好掉头回去了。4时许,我们回到了贡布家,贡布还没有回来,只能由卓玛送我们前往上木居了,为了返程的安全,卓玛把她表妹也叫上了。大约20分钟后,我们离开了贡布家,路上,卓玛告诉远山,她不喜欢在康定月工资3000的工作,觉得在家开客栈好,自由。
     翻越子梅垭口的道路弯非常的多,坡度也大,本来就保养不好的越野车,竟然爬不动,害的我和远山下来推。道路的险峻、危险,远超怒江72道拐,与去往珠峰时
加乌拉山的弯道有一比,所以不要井底之蛙总炫耀怒江72道拐了。卓玛的表妹晕车,上车就把头蒙住睡了,朱老师可能是在贡嘎寺受了风加上高反,脸色铁青、嘴唇乌黑,一言不发的靠在椅背上。
    5时许,车到了子梅垭口,这里也是贡嘎山最好的观景点,卓玛问是在路边看还是要去山顶,我和远山都说不用去山顶了,在路边的观景台看看就是了。山顶的风特别大,特别的冷,天空早已乌云笼罩,而且云越来越多。远山说在这停十到十五分钟,以便我拍延时,等我把手机架好,急急忙忙拍了几张照片又钻进车里时,发现朱老师非常的痛苦,就赶紧把手机收回来,抓紧时间下山去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版权所有者发现自己作品被使用,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在核实权属后,将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If copyright owners find their works are used, please contact customer service in time. We will delete them within 2 working days after verifying the ownership.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