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新疆游记11-行走独库

     独库公路是G217国道从独山子到库车(古称龟兹,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纵贯天山南北的一部分,全长561公里,北起石油化工重镇独山子,南下穿过巩乃斯草原和巴音布鲁克草原,翻越哈希勒根、玉希莫勒、拉尔敦和铁列买提四个达坂,到达南疆重要县城库车1974年国家决定加快修建天山公路,由国务院、中央军委下令修建的战备国防公路,列入国家重点项目,直接归中央军委管辖。解放军工程某部用了9年时间,硬生生地在“不通”的达坂上凿通了隧道,在黄羊都望而却步的达坂上修建了通途,跨越了不可逾越的山峰……因雪崩、泥石流等原因牺牲了168人修建而成。

    该路的建成,在天山中段沟通了南北的直接往来,从而大大缩短了运距,改变了过去从独山子到库车要绕道大河沿或和静,可缩短里程300~500公里。它对于沟通南北疆交通,增加各民族团结,开发建设边疆,缩短南北疆的运营里程,活跃经济,以及巩固国防,均具有极其深远的意义。牺牲的解放军战士长眠于乔尔玛烈士陵园,他们年龄最大的31岁,最小的16岁,后人为了缅怀那些为独库公路建设而献身的有名字的和没有名字的官兵们,在独库公路上修建了乔尔玛纪念碑,这是人们永远不能忘却的纪念!

    独库公路全部在天山山区穿行,其中280多公里的路段都是在海拔2000米以上,3座达坂海拔在3000米以上,过半以上地段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川峡谷路经5条河流,拥有世界惟一的防雪长廊,海拔3390米的哈希勒根达坂隧道,曾经是中国海拔最高的公路隧道,很多地方要面临“猿猱欲度悉愁攀援”的危险地段,筑路施工难度很大。独库公路连接了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区,由南往北有克孜利亚山地景观、天山神秘大峡谷、大小龙池、铁力买提达坂、巴音布鲁克大草原、那拉提、巩乃斯、乔尔玛革命烈士陵园及风景区、唐布拉、独山子大峡谷等在这条路上,游客可领略五里不同景、十里不同天的绝美风景,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纵贯天山脊梁的景观大道”

    独库公路由于地域特殊,每年9月底到次年5月实行冬季交通管制,由于山区道路急弯陡坡较多,七座以上客车、牵引半挂车、5t以上货运车辆及危化品运输车辆禁止通行。公路通车时间为6月-10月,最佳旅游时间为盛夏七八月份。不建议冬季行走,因冬季公路积雪深厚,随时都有可能发生雪崩,尤其要翻越达坂。
    独库公路根据地形、人文,大致可以分为4段,也有将3、4合为一段的,其中第一段为北段,第二段为中段,第三四段为南段(从北向南):

    1、独山子到0公里(与218交汇处)段:220公里。看点:防雪长廊、老虎口、天瀑、哈西勒根达坂、乔尔玛烈士陵园、哈希勒根达坂、唐布拉。车子沿着盘山公路开始一路上坡,出现独库公路最崎岖的路段,路的一边是地势险要的山体。从独山子到乔尔玛,百转千回,其中有一段叫作“老虎口”的险路,乔尔玛之后,嫩绿的草原和河流渐渐消失,0公里东西分别是著名的巩乃斯、那拉提草原。

    2、0公里到巴音布鲁克段:约60公里,从那拉提开始出现新风景。看点:那拉提、立体草原、雪岭云杉、玉希莫勒达坂(又叫图兰沙拉)告别对伊犁的惊鸿一瞥,就来到了独库公路上的又一个新风景——巴音布鲁克。她是仅次于呼伦贝尔的中国第二大草原到了巴音布鲁克,是“一马平川”的广阔了

    3、巴音布鲁克到大小龙池:120公里,看点:巴音布鲁克草原、铁力买提达坂、大小龙池。称为“南天池”的大小龙池也如两块晶莹剔透的翡翠,镶嵌在雪峰环绕的半山腰。

    4、大小龙池到库车:137公里 看点:库车神秘大峡谷、南疆风情。大峡谷主要由沉积岩构成,经天山山脉断裂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又经过经年累月的风侵雨蚀,岩层发生了一系列波状弯曲,如今,可以明显地看到峡谷侧壁上不同的褶曲和断裂线。

 
 
  29日,是我们这次新疆行在外奔波的最后一天,走独库公路的中段和北段,从巴音布鲁克回乌鲁木齐。我们这次能走独库公路,也算幸运,5月底开通后不久,因天气原因再次关闭,直到6月21日才再次解除交通管制,正式通车。小夏说,从巴音回乌市,一般都早走,我们也想拍拍草原日出,自然是没有意见。在去往九曲十八弯之前,我们就约定好第二天早上6点出发,是一个相当早的出发时间了,小夏也说几乎没有遇见过这么早出发的,一般都会比这晚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出来了这么多天,小夏也有些想家人了,还几次都和孩子视屏聊天,早一点出发,他也赞同。
    6点还差一点,大家都离开了房间,小夏把提前订好的热牛奶、鸡蛋、热包子
在前台处领了出来,准备在路上吃。天微微有点泛白,都还算不上鱼肚白,街上安安静静的,似乎只有我们在忙乎。天有些冷,2位女士穿得跟过冬天差不多了,小夏依然穿得非常单薄,毕竟还是年轻。

    草原很安静,牛羊马都还没出来,天越来越亮,天边的云也越来越红,天上的云有点厚,没被染红的地方呈现乌黑色。我们是朝东行进,朝霞的变化情况可以一直清楚的观察到,只可惜远山将会迟延日出的时间。6:40许,我们到达了岔路口,一条土路东去,这条路可以到达G218的反修桥,我们的主路转向北去。这里是极好的拍照位置,即使有车辆经过,也不会影响我们,况且我们可以下到东面的草原,十分的安全。
    云一点点在变红,南边的雪上也有了粉红的雪顶,一切都按预期美好的发展着,我们享受着草原的宁静与清冷,目睹着美轮美奂的变幻......可惜的是,阳光未能驱走乌云,反而被乌云团团围住了。
    在这里我们约逗留了半小时,到达前,我们已把热乎乎的早餐都吃了,小夏还把车上的暖风都打开了。期待的最壮观美景出现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在车外逗留时间长了也觉得有些寒意了,于是我们再次踏上了归程。在路过拉尔敦达坂时,万千条光线从云缝里投射下来,照耀着对面的山山岭岭。有人说耶稣光很难见,场景十分的壮美,但我感觉这是很平常的一种自然景色,见到过的次数非常多,壮美的次数极少,大多平平常常,或许是我眼光不够,或许是真的见多了,习以为常了。











    从拉尔敦达坂到那拉提0公里路口这段路,基本都是在沟谷内行走,早上的光线还没有投射进来,想补拍一些花斑森林和山谷景色的愿望未能实现。过了0公里路口,我们在山谷中继续北去,山谷变得更挤,除了这条公路,似乎就是两边的树林或者修路劈出来的山岩。路的坡度不大,弯也不是很多,走在其中还是很惬意的,就这样前行了十一二公里,道路东侧出现了一个不大的林间牧场,一条小河蜿蜒其间,绿草茵茵,几顶毡房点缀其间,羊刚出栏,往远处走着还不忘了停下来啃几口草,袅袅炊烟漂浮在毡房顶上,唯一欠缺的是阳光还在山的那一边。

    过了这个叫克泽拉夏的牧民点,道路又一头扎进了树林,并且坡度也大了起来,弯也多了,我和小夏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天,偶尔两位女士也加入,又前行了约2公里,在一个山凹的折头弯处,一只大鸟突然从路旁的草丛里飞起,从车头1、2米处掠过,很快飞到蓝天里,我和小夏都判断那是一只鹰,小夏说可能那是它的窝,我说不大可能,因为鹰的窝都在高处,不会在这草窠里,更不会在道路旁。
    又过了2个折头弯,车在曲曲折折的道路上前行,又约前行了十二三公里,又是两个长长的折头弯,都在树林中行驶,第二个折头弯处,路旁的山坡,周围没有树木遮挡,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峰和近处的山梁。
    停车溜溜腿、拍拍照、看看风景,约十分钟后继续前行,很快就摆脱了云杉带来的视觉干扰,山谷也变得开阔了。道路在沿山顶脊线方向,在山坡上横切前行,高大的山体、深深的山谷皆青草碧绿,谷底细流潺潺,很是养眼。就这样欣赏着风景,车逐渐的拔高,最后从洞口围满雪的隧道通过了
玉希莫勒达坂,在高处,蓝天里的雪山感觉触手可及。
    车很快就下了山,来到了一大片的山间牧场,一马平川的,十分的畅快,C女士提出想拍拍照。这片景色很美,但似乎没有我喜欢的镜头,我也就溜溜达达在路边草地散步。一会,小夏给我说,草地里有一个土拨鼠,在夏塔时,我说没拍到土拨鼠,没想到他一直记得这事。
    土拨鼠在牧场的围栏以内,离道路很近,我换好了长焦镜头,那楞家伙还在那啃草呢。也许是知道我不会伤害它,即便镜头对着它,也没跑。 

    车到乔尔玛路口,小夏告诉我们这有一个筑路纪念碑,需不需要去参观一下,有女士提出不参观了,小夏还说了句,一般都会参观的。因未提前做功课,不知道这里有筑路烈士陵园,我也没提出异议,车就这样过了喀什河,继续向前了。现在觉得很是遗憾,这条险峻之路,是他们用生命铺筑而成,我们应该去瞻仰的。


     乔尔玛周边景色很漂亮,除了烈士陵园,还有风景区,当然,我们也都没去。过了乔尔玛服务区不远,又重新进入了山路,道路两侧的草场,也渐渐的变得稀疏了,最后都几乎只有贴在地上的薄薄一层了,颜色也不是那样的翠绿,而是多少有些黄。

    道路两旁的山坡,渐渐有些残雪了,四周的山峰也簇拥在身边了。10时许,车停在了路旁一个很宽的空地上,雪线已经低于我们所处的位置了。山坡很陡,约有40度,公路是长距离的盘山绕行而来,可惜的是,没有无人机,无法看清盘山路的气势。
    四周群山,山顶是皑皑白雪,也可能就是前不久才下的,雪线下有一片乱石,再往下就是草甸。站在近处觉得草还没有石子多,远远望去还是葱绿一片,如同绿色的天鹅绒毯子扑在山坡上。坡上有道雨水沟,因融雪降雨排水自然形成,沟两边的草比周围略微茂盛,突然看见一个黑影子在沟边的草丛里从上向下跑去,再定眼一看,似乎有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青草堆,几声清脆的啧啧声,暴露了那个黑影的位置,一团黄乎乎的东西坐在一团草的中央——又是一个土拨鼠,这不来则罢,一来还一串串的。
    距离太远,长焦镜头里土拨鼠的身影也还是有点小,我简单拍了几张就准备回到车里继续赶路,小夏说,在这里要停20分钟呢,我说,那我干脆下到坡下去拍土拨鼠。从小水沟的上段顺陡峭的山坡往下,发现这一片是土与碎石的混合,甚至还有几个半米高的小土坎,没走几步,又发现了一只肥硕的土拨鼠,在十米开外冲着我呲牙咧嘴的叫做,我往下走,它继续叫,发现我不理会它还在往下走,它也一扭身,往下跑了一段,在一个土坎前继续冲我叫,我再继续走,那家伙突然一下不见了,土坎上留下了一个大洞,哈哈原来如此呀,我一直走到最早看见土拨鼠的那个草丛,草丛中间也有一个洞,怪不得它们那么胆大呢。
    再往上走,因融雪有水流过的路面,偶尔有些暗冰,车辆需小心翼翼前行,还有一个长数百米的防雪长廊,这个我在去西藏的路上见过很多,这么长的好像没有。前面是绵绵的雪山,四面的山坡上都是雪,一个梯形的黑乎乎的洞口显得非常的突兀——我们到了今天的最高点,哈希勒根达坂的隧道。
    过了隧道,我们进入了漫长的下坡道路,山坡下去不远就有一个不是很急的折头弯,那里有些车辆停在道路外的雪地里,有不少的游客在那玩雪,只是雪真的有点脏,表面都有点发黑了。
    北坡的山体没有了南坡的翠绿,裸露的山体,都是那种灰褐色的碎石,离山顶不远处,有一个湖,倒影如画,感觉很是不错,只是那水是如此的寒冷,我这能用雪洗手的人,手放下去三五秒就感觉到了刺骨。
    道路的险峻、山体的高耸与碎石,与318有一拼,但还是略逊色一点,我们三个都是在318走过的,我还去过珠峰绒布寺,那道路的险峻更甚318,所以对
这种险峻有点见怪不怪的感觉了,所以天瀑、老虎嘴等险要处,并没引起我们的惊叹,我是轻松的和小夏聊着天,唯一遗憾的是,在沟谷、道路盘旋的这一段,没有无人机,拍不出山谷的俊美而感觉遗憾。


    “守护天山路”纪念碑处的停车场,停了不少小车,有些游客在高大的碑前拍照留念,我希望拍一张没有有人在画面里的照片,等了很久,还是没有如愿。
    再往下的道路稍微平缓了一点,峡谷两侧的挤夹依然如故。上行的车越来越多,小夏说,他几乎把新疆所有地市的拍照都看见了,当然也有外省市的,等到了巴音沟口,进山的车辆都快连成线了,估计比独山子城里街道上的车还多,没准不久,独库公路上就要堵车了。
    我又在车上叨叨,彩虹见了、雪山见了、土拨鼠见了,就老鹰没见了.....C女士在后排说,见老鹰是没戏了,我说不一定哟,刚出山进入草原了,我现在就一心一意打鹰呀。说着,给相机换上长焦镜头,打开快门,把相机握在手里。刚说完没两分钟,一只鹰从左侧的草地向我们这个方向飞来,我赶紧放下车玻璃,端起相机迎着就是一阵啪啪声。
    G217公路554处是独库公路的起点,过了这里,我们就算已经到了独山子了,这时约中午1点。
    在独山子又吃了一顿汤饭,然后驱车前往乌市。张同学特意约了一个哈萨克的朋友过来和我一起小坐,那个朋友也是做餐饮的,在南山牧场也有餐馆。他的普通话还算不错,说他的餐馆离这不远,只是在他餐馆吃饭有点不方便,我问怎么不方便,他说在那他还要去其他桌敬酒,不好。
    2个家伙把我灌了个七晕八倒(按哈族朋友的话,那根本就自由喝,压根没灌),把我往宾馆的床上一扔就扬长而去了。      


    30日上午,我前往新疆博物馆参观,在其中徜徉了约三小时,这一次终于让我成行了,事不过三,这真第三次了。本已在先一天预定了靠窗的座位,换登机牌时也没注意,未曾想到机场小哥给我往前换了个靠走道的位置,直到登机时才发现,一路的云海和我说拜拜了。
    有朋友问,还去新疆吗?我说还会去的,还计划去两次,一次南疆,一次北疆:风光不同、人文不同,都需要细细领略。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版权所有者发现自己作品被使用,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在核实权属后,将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If copyright owners find their works are used, please contact customer service in time. We will delete them within 2 working days after verifying the ownership.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