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东京大阪游记01-大阪城公园

    日本,一个既让我恨又让我仰慕的国家,恨是民族情节,仰慕是高尚的国民素质、优美的环境、坚韧的性格、一丝不苟的作风。我及家人于2017年2月7日从西安飞往大阪,14日从大阪飞回西安,匆匆忙忙、走马观花的游览了日本阪京地区,也是日本经济、文化、历史最为重要的地区。主要游览了大阪、京都、白川乡、富士山、东京、横滨、冈崎等地,现把所见、所闻、所感与朋友分享。
    之前也看过织田信长、德川家康、武田信玄、源氏物语等书,也算是稍微对日本有点点了解吧 。
为了达到游历的目的,去日本之前,还特意看了一些旅游资料,也特意让儿子准备大阪的自由行,让女儿准备东京的自由行,目的也是让他们更多的主动去学习。
     
大阪位于日本西部近畿,面积223平方公里,总人口约有267万人,是日本次于东京、横滨的人口第三多的城市。自奈良时代开始,大阪就因其临海的地理位置成为贸易港口。丰臣秀吉修建大阪城,并以大阪作为丰臣政权的统治核心城市。在江户时代,大阪和京都江户并称为“三都”,是当时日本经济活动最为旺盛的商业都市。二战后,仍是西日本的大都市。
     我对大阪的了解,主要来自于我看过的那几本书:
大阪自古就有人类活动,古时候,大阪称为浪速、浪华或难波,因濒临濑户内海,自古以来便是古都奈良和京都的重要门户,在5世纪时,仁德天皇在大阪修建了难波高津宫。593年时,圣德太子在大阪修建了四天王寺,这是日本最早的佛教寺院之一。7世纪中期,当时的政府在大阪修建难波长柄丰埼宫(难波宫),定大阪为难波京,794年桓武天皇迁都平安京,难波京亦完全失去政治中心的地位。但大阪仍拥有四天王寺和住吉大社等宗教建筑和港口,是当时近几地区较为重要的都市。
     
在源氏物语描述的平安时代,那时的天皇已需要强势外臣的庇护,天皇不得已把宠妃所生的儿子降为外臣并赐姓“源氏”,其间,源氏曾被流放到难波数年,凄苦无比,后源氏重新得势,威严堪比天皇,其后历代皇后、征夷大将军均出自源氏血统。可见那时的难波,还是流放犯人的蛮荒之地。 公元19世纪改称为大阪,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后,于1583年修建大坂城,并先用“关白”后用“太阁”的名义,以大阪作为其统治的中心城市实际统治着日本,奠定了现代大阪城的基础,后德川家康,自称源氏后人,筑江户(今东京城),以征夷大将军的名义击败丰臣秀赖后拆毁了大阪城,其后代将军与1620年重建大阪城。

    为了建造大阪城,丰臣秀吉命令全国的诸侯都要参与兴建工程,许多护城河及城郭的石块也是由各地诸侯所捐献而来,并且在三年内动用了数十万名的劳工,以其辛苦的血汗建造而成。大阪城外整个长达12公里的石墙,估计约动用了50万块的石块。大阪城的建筑结构共分成内城、中城、外城以及内外两道护城河,天守阁指的是大阪城内主要的建筑主体。高13公尺的天守台上矗立着高39.8公尺的天守阁,最高的第八层楼上则可以眺望大阪市景。 
    我很想去了解大阪城,在日本所有的地方中最想了解大阪,其天守阁在我心中的地位,甚至可以故宫相比,因为它的奠基者丰臣秀吉,更是一个无比复杂的人物,他身材矮小,相貌丑陋,奴隶出身,在乱世,从织田信长的牵马匠开始,一步步跻身于“大名”(地方诸侯)的行列。织田信长在统一日本的大业即将成功之际,却因本能寺之变含恨而逝,丰臣秀吉在各路大军还在迟疑之际,高举“忠信的大旗, 从数百里之外迅速回军,剿灭了叛乱,并以此重新走上统一日本的道路,并得以完成,连高傲的德川家康也成了他的家奴。之后他又出兵攻打朝鲜,并设想利用明末的腐败与无能,在占领朝鲜后,以此攻占中国的东北,觊觎包括北京在内的华北及东部沿海。虽丰臣秀吉的侵朝战争最终被明朝与朝鲜的联军击败,其本人也死于战争结束的前夕,但这也开创了日本侵略中国的序幕,给中国带来无穷灾难的开端。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直飞,直到 6日的行前会,我才知道是西安经南通飞大阪,在南通办理出关手续,回来也如此,心里盘算着,真正的旅游时间,无形中少了一天,因为两次经停加上重新折回大阪,花在路上的时间,可能会多一天,至少第一天到了大阪安排自由行的计划可能要彻底泡汤了。
 
    7日早5点,我们一行就从家里出发,天还下了一丝丝小雪, 5:40,除自行前往机场的人员外,所有人员集合清点后,乘大巴前往机场。44人的团队,要集合、发放护照、最后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办理登机手续等等,相对于9点的飞机,也不算提前得太多。
    为了出行方便,我们提前办好了出国用的移动wifi,在等待办理手续的空隙中,我在候机楼内溜达,无意发现就在不远处,有很多前往日本、欧洲、美国等各地时间长短不一的包通话、流量的
各式国际版移动套餐卡,资费也很便宜。
 
     南通机场很小,应该说运管也很不到位,与国内旅客一同全部出港,然后再集合后重新安检进关,边检人员也是待我们开始排队了才陆续到岗,可见边检工作量不大,边检工作人员态度还是很不错,加上一些其他零散的旅客,也就五十多人,就这还同时开了两个闸口,态度也很好。
     飞机起飞晚了半个多小时,自然落地也晚点了。大阪关西机场位于一个小岛上,估计是填海而来,落地时已快5点了(文中未注明的均为当地时间,比北京时间早1小时),刚上了廊桥和内部交通火车,就已暮色微现了。日本海关的工作人员似乎年纪都比较大,目测年轻些的也有40多,年纪大的超过了70,态度都十分的和蔼,入关按指纹的大厅就有十多个接待台,所以,虽然同时达到的人很多,但速度很快,接待我的是一个70多的老人,办完后还给我微微鞠躬,嘴里说着谢谢之类的言语,对每个人都一样。


    地导杨子已在出站口举着导游名字的牌子等着我们了,因为导游没有把这个情况告诉大家,所以一个个都把杨子彻底无视了,直到杨子问我们是不是西安来的游客才反应过来。机场很整洁,在等大巴的时候,杨子让大家先去机场的便利店买点晚上吃的食品,因为当晚没有安排晚餐。
    早就听说过日本国宝级的保洁大妈,第一次见到是在出港后的候机楼的卫生间,历来的经历都是男卫生间是男的打扫,可当我走到卫生间门口时,发现里面是位大妈在打扫,还有些尴尬的退了出来,在大厅转了一圈,发现了不少的旅游产品推荐资料和推介台,拿了几份中文的,只是那些地方我们都没有安排。在大厅里,没有找见其他厕所,应该是因为我不敢走太远而没发现的原因,而这个男卫生间还在打扫,也有不少男士进进出出的,我找了个隔间算是避免了尴尬。

    大巴离开机场时,已在浓浓的暮色里,走了很久,也越走越偏,手机上显示当地是贝冢。导游已说过日本的旅店,房间都非常小,进门就是床,但一进房间,还是觉得有些惊诧,只在入口一侧墙边有40公分宽的一条过道,铺在地上榻榻米就几乎占满了房间。
     住的地方是一个很小的镇子,黑灯瞎火的,一条公路恰恰只有2个车道,再有一个窄窄的人行道,在国内,很多村道都比这宽。道路很干净,真可谓一尘不染。
     镇子很静,房屋最高也就是三四层,但显得很杂乱无章,电线杆上拉的电线很多,但都分成了几束,延伸到它们该去的地方,好像也不讲究什么市容。路上没有见到其他行人, 费了好大气力,终于找到了一家便利店,店面有200平方左右,生活用品书籍什么都有,还有供顾客在店内简易就餐的
桌椅。让孩子们按自己的想法,买了些吃的,自然主要是选那些没有吃过的,让便利店把需要加热的加热后,就在便利店内的餐饮区填饱了肚子。
     便利店内设有垃圾桶, 分了4大类,垃圾桶周围也整整齐齐,顾客吃完东西,都会主动按分类投放,相比国内垃圾乱扔,素质是相差不小。


     早上6点不到就醒来了,穿上衣服出去走走,尤其想去看看昨晚看见的那个“
林之路”(林の路)。天才蒙蒙亮,云很多,也有点冷,我把衣服的拉链全部拉上,把相机包斜挎在肩上,用较快的那种步伐走出了宾馆。
     也许是昨晚饿了急着找吃的,觉得走了很远很远,现在心态平和,发现路程好像远没有前晚的那么远。
      在村中的一个三岔路口有一个墓群,沿之路一字排开,还有近期刚祭祀过的痕迹。每一个墓都有约20~30公分见方,近2m的墓碑,我特意过去一探究竟,原来这都是死难战士的墓,墓碑上镌刻着姓名,死难时间、死难时的军衔、奖励等级、由何人在什么时间立碑、还有佛教的祝福语等等,字都是阴刻的,死难者的姓名刻深有1.5公分左右,其他的刻字深度也在1公分以上,这种墓碑自然会很长久。
     到了拐向林荫路的岔口,路其实挺宽,可以画出两个车道来。稍微停顿了一下, 把周围的景物仔细看了看,然后信步走了进去。路的两旁都是树,其中右边是一个缓山坡,树密密麻麻的,走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发现有条羊肠小路进入树林。
     又往前走了约7、800m,又有一个岔口,主路向右拐,也有一个往左侧去的简易路。站在岔路口左右环顾,主路过了小山梁后不知去了哪,简易路有可能回到了村子里,但也不敢肯定。简易路南北两侧各有一片平地,其中南侧是一片废弃的球场,用铁丝网围着。这时大约7:10,乌黑的云层在东边被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也露出了一片彩霞,于是放弃了一无所知的前行,在这里爬上路边的土坡上,越过围墙拍了几张日出的照片。



    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极力地展现着自己的生力,而云层仿佛被打败了一样, 被撕裂得越来越大,光线也渐渐变得刺眼了,霞光范围也迅速的扩大,道路上的竹叶、树叶也涂上了金色。


    回到宾馆,还没到约定的吃饭时间,但已有很多团友吃完了,宾馆特意做了稀饭等中国人传统的早餐,也有鱼干、纳豆等日式餐点,只是大家都不认识纳豆,没见有人吃。餐厅很小,也很拥挤,盛饭的碗很小,似乎一口就能吃掉一碗。宾馆老板夫妻,五十来岁,男的是日本人,女的可能是中国移民,能说中国话,在门口迎接大家,态度都很恭敬
     8点大家乘大巴出发了,还是昨晚接我们的那辆大巴,司机也还是同一个人,应有六十多了,昨晚在机场把我们的行李一件件放进行李舱,到了宾馆又一件件拿出来,今天早上又整整齐齐的放进去,所有的操作都戴着白手套。
     这算我们8日日本行的第二天了,第一站是大阪城公园。杨子在车上介绍着大阪及大阪城公园的历史,可惜的是,好像没几个人在听。
      达到大阪城公园停车场时,乌云已不见了踪影,蓝天白云的,远远的就能从树梢上看见天守阁。
     天守阁是古代日本城郭中常见的建筑,
还在封建内战时期,领主们在卫城里自己府邸的屋顶上造一个小小的望楼,这是天守阁的前身。后来,各个封建领国,依托城里的小高丘,建造卫城。卫城中央一座高城,原本是府邸,叫天守阁。天守阁不仅是军事堡垒,而且是领国的政治中心,藩主权利的象征。第一个大型的多层天守阁建造于新的政治经济中心——安土城,织田信长在“天下布武”时的1576年筑,它是日本国家由分裂走向统一的历史纪念碑。 


    丰臣秀吉的大阪城,城墙、护城河的风格与西安城墙、护城河可以说是一脉相承,只是城墙均用巨石建造,虽被德川家康拆毁过,走近城墙仍能感觉到它的威严。城门处有个小门,高约1.2m,杨子说,这是当年人进出的地方,可想当年日本人多矮,现在日本人身高已超过中国人了,很多日本人还会在这里感谢政府,说政府为他们提供了安全的食品、优越的生活等等。其实,这个门洞,是供那个时代战时侦察兵等人员进出的通道,可以避免被偷袭时大量的敌方人员涌入城内。


    日本人也喜欢单数,但不喜欢9,所以天守阁一般都是3层、5层,最多7层,桀骜不驯的丰臣秀吉,为了体现自己的与众不同,展现自己的丰功伟绩,竟然修建了8层,这也是绝无仅有的。
     参观大阪城公园的时间太短,我仅仅绕天守阁走了一圈,时间就用得差不多了。丰国神社、天守阁、时间胶囊等都没顾上去参观,很是遗憾。

     这个地方值得我慢慢的走上一天,因为这里有历史与未来。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