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诺邓村

始于一个邀约

“小美女,要不要跟我们去大浪坝草甸玩?”
“好啊。”我从床上弹起来,睡意全无了。

喊我去玩的是大青树客栈的老板娘良玉。第一次见她是在前一天傍晚,她带我看房,穿着一袭布衣红裙,气质好到让我有些害羞。她带我看了两间房,最后我选在她姐姐家住下。因为窗外景色开阔。

来自观景客栈的小窗子

在从头说起

7月5日。在朋友的怂恿下,我从大理古城打了小黑车到下关客运站,再坐三个半小时的中巴车到云龙县,最后搭一辆小三轮,颠簸六公里,终于到了诺邓村。

到达时天色阴沉,云很厚,但还是能看出这座千年白族古村寨的气派。

一下车得知朋友帮我订了山顶的客栈,问我有意见不?正在新鲜劲上的我当然不会有,山顶景色多好呀。

客栈叫大青树,就在最顶上那棵大树的位置。我准备上去入住,才反应过来,箱子怎么办。在山下站了一会,看到了正确方式,骡子驮。

但转念想只住一天,就不要那么麻烦了。把行李箱寄存在山下的农家乐。带着小包就上山了。

红色土墙,崎岖小路,这个地方有点意思。看着不远,但岔路好多,绕了半天才找到大青树。那时天快黑了,一路也没什么人,整个村子冷冷清清,好像只有骡子还在工作。

看村子不大,想着明早起来看个日出,再晃荡两下应该就会回大理吧。

晚饭后在大青树家门口的广场发呆,遇到了十五的月亮,和一片小星空。这种好运气对我来说实属难得,看来这村子对我挺友好。

7月6日。清早被窗外的鸟儿叫醒,收拾好自己就去大青树吃早饭。

 

坐在她家三百多年四合院里,嗦着饵丝,伴着淡淡白兰花的香气,有种回到外婆家的亲切感。饭后我抓住老板娘,要求多住一晚。

接着我就住上了昨晚没选的那间房。经过一小段嘎吱嘎吱作响的木楼梯,房间在阁楼一角,小小一间好适合我。

在房间躺着,快要睡着时,被大青树的喊声叫醒。我这种略带社交恐惧,扭扭捏捏的人,在迷糊中被她大咧咧得邀请喊懵,竟然立刻答应了。

她组织了一伙人去大浪坝玩。看我一人无聊便想捎上。我们一行八人,在隔壁的故里客栈集合。这是我最近遇到最热闹的时刻了。认识了一群因为各种原因单独出门,又在诺邓碰巧走在一起的人。尤其是故里的老板娘杨娜,和她店里的客人大米、香香,以及最重要的大青树。

 

刘夏、香香、故里、大青树、彤彤姐、大米,散装闺蜜打卡云龙天然八卦。

至此,我在诺邓蹭吃蹭喝的日子也正式开始了。

大浪坝是云龙县天池自然保护区旁的一个高山草甸,距离诺邓村一个半小时车程。山路不算难走,一车刚认识得人,还在热乎劲上,互相聊聊天很快就到了。

狭长的草甸,散布的野花,成群的小动物。一下车场面就有些失控,所有人大呼小叫的,“快点给我拍照!要开美颜!”

除了大米,在草地上自由的睡去了。

这天的活动相当饱满。在草甸上撒完野,就去吃了县城最火的酸菜牛肉,回家还赶上了最美的晚霞,等天黑透又去参观了村里“首富”阿强哥的家。最后回到故里的露台,等月亮升起。

7月7日。早上去爬了玉皇阁,沿着主路走,大概半小时能到。但我来回走了两个多小时。一再被沿途的小岔路吸引,分心进去探究竟。

 

下山回到大青树,吃一碗火腿饵丝,我很自觉地走向故里客栈,找大米和香香玩。

每天从大青树去故里,又从故里回大青树,这条小巷我后来走了六天。每次都还是觉得好看。

早上九点是不可能见到老板娘杨娜的,但大米一定会在露台看书,像极了客栈管家。对她的亲近感始于她也在杭州生活,然后是好奇心,因为她过往的经历和正在做的事。一个人,在大理买下车,就开始了云南的自驾。这个整年还要去西藏、新疆、四川。只是行程才开始不久,就在诺邓这个小村寨搁浅了。

大米说,年纪大了喜欢山。尤其是坐在故里的露台,面对的这一座。

让我没想到的是,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竟然提出愿意捎上我“去流浪”,到云南边境走走。我心动又犹豫,留给我考虑的时间是一天,如果可以明天就出发。

非常纠结的下午,我变身故里家的咖啡小工,设备和豆子都是大米自带的。喝咖啡,嗑瓜子,吹牛皮度过整个下午。

在这个窗口,用咖啡香勾引来往人群,一下午也不到一两个吧。

从这天开始,夜晚有了休闲项目,去大青树家泡脚。

汤底是她家祖传的中草药,熬上一下午,装到保温性极强的合欢木桶里。先用热气熏一阵子小腿,这个“一阵子”大概要持续一个多小时。等水温能下脚了再浸入。敷好面膜,准备好八卦和手机,从八点泡到十点多,水都没怎么凉,但全身的汗已经出了好几身。

这样泡完回家就特别好睡,而且明天才有力气下山嘛。

7月8日。昨晚已经商量好,由大青树带队,一起下山买菜、吃早点、寄快递。故里依然起不来。

下山的空背篓看着轻巧可爱。重物就只能托付给骡子。

 

只有老板娘亲自带领才能找到的最好吃的稀豆粉和饵丝,藏在菜场里。不到九点已经满到门口,我们就端着碗,站着吃吃咯。

跟着大青树逛菜场,有一种跟着地头蛇扫街的感觉。叽里呱啦讲一些听不懂的话,还能随手顺点水果吃。感觉颇好。

食物把背篓装满,回去的路才是辛苦。我是大家眼中娇气的城市人,都不让我碰背篓,直到上山前。

今天的货量四个人分着背也要累成狗,大青树当然挑最重的。她说自己怀孕八个月的时候,还背着四五十斤的货,每天上上下下。惊叹她是条汉子的同时,更多的是心疼。

曾经有游客责怪她山上的农夫山泉卖得贵,五块钱一瓶是良心坏,是抢劫。卖火腿也总被要求包邮。心里气,只能忍着。

很多人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觉得诺邓是个落后的小村寨,所以卖什么都应该便宜。但看不见她们后背上的艰辛。

下午,故里来客人了,是杨娜的朋友,还是县城的大厨。下午茶是炸臭豆腐和千层饼。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炸臭豆腐,没有之一。颜色好看,形状可爱,一口下去爆出鲜嫩肉质,都不想念家乡的胖大姐了!

整个下午大厨和阿姨都在厨房忙活,联手出品了一桌子菜。

故里张罗了一大帮子人来吃饭,有住客,有阿强哥,还有隔壁大青树。这就是她的日常性格,最好每天都有一群人陪她吃吃喝喝。

我决定跟大米去瑞丽,明天就出发。自以为非常坚定,但其实只坚持了二十分钟。大米说,“如果想留在诺邓也行,你来决定。”我想了不久说,那继续待着吧。

7月9日。今天的大青树打扮得漂亮,穿着她的绝版纯手工布鞋,裁火腿,炸菌子,开展日常工作。我看着流口水,决定给闺蜜和家中老母亲寄一点舌尖上的美味。

写到这里的时候,想起有小伙伴通过我买了火腿。选好肉那天已经是晚上,中间隔了一天才发货。朋友觉得有些迟了,还怕肉被调包。我听着有点不舒服。虽然明白做生意难免的,但依旧翻了一个白眼。

推荐时说,不赚钱,单纯想帮忙老板娘生意。但一定会有人不信。没办法,我愿意做憨憨咯,多可爱的名字呀。

有时候,对别人多点信任,自己也会轻松很多。更何况又不是几千万的生意。

下午依旧是下山发快递,然后去吃一顿听闻已久的黑山羊肉。

下山那么累,必须吃顿好的再上山。

上山那么累,必须吃顿好的再上山。

 

故里说自己年初还有120斤,就这几个月,山上山下的带客人、搬快递给瘦的。

没想到黑山羊那么可爱,吃起来还那么香。

肉好吃,血好吃,汤汁浇的生韭菜更是鲜美。再压两个小花卷进去,今天就满足了。

 

7月10日。大米、香香和我决定明天要走,去瑞丽、昆明和丽江。这大概刺激到了故里。今天她九点就出现在了露台,开始修剪花草。

我也越来越不客气,直接端着大青树的饵丝来故里家吃。

明天就要上路,大米也该摸摸方向盘了。下午我和香香决定舍命陪大米,去隔壁的宝丰古镇逛逛。

也是一个白族村寨。但跟诺邓不同,这里地势平坦,村子沿澜沧江支流而建,少了份气势,多了些平和。

略微逛了一圈,我们仨就打算回了。走时一致认为,村子不错,就是没有俺们村好。

路过云龙县城,依照故里的吩咐,我们要带她的小帅哥上山。小帅哥也是小戏精,大米就是现实版的人在屋檐下。

7月11日。订了下午去丽江的车票,中午下山。早上九点,故里竟然喊我去她那儿吃早饭。破天荒的,她都早起两天了,还亲自下厨做了饵丝。

最后一天,吃故里的饵丝配大青树的菌子,雨露要均沾!

上午过得快,也没有认真道别,就像很快会回来一样。下山走人。

仿佛是一个广告

大青树说,再去玩时包我吃住,为了吃和住,我被迫安利她的家。

虽然我非常喜欢她家的老院子,但新院子有新院子的味道。好像是有钱人的低调味道。🤓

再次体现雨露均沾的时刻到了。平凡活动于她家露台,其实楼下的院子也很有味道的故里客栈。

一日,大米说,有些地方总说喜欢,要再去,后来发现其实根本不会再去。

我有点惊讶,想反驳。但好像是真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