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初夏迭山穿越之旅(一)——雨中二道海

◆ 前 言 ◆

经过上一次的恢复性旅行(详见九龙花与海之旅),体力和精神都恢复了许多,之前因为胆囊手术而生锈的大脑也开始重新焕发活力。

于是,趁热打铁,再接再厉,和老妈一起踏上了前往甘南的旅途。

这次旅行去年就已在计划,但最终未能成行。其核心是那条卓尼县扎古录镇经过刀告乡、尼巴乡,翻越那黑卡垭口,穿越迭山腹地最终抵达扎尕那的神秘路线——洮迭古道。

在原本的计划中,本想把位于碌曲的则岔石林也加入线路,作为对甘南大环线的补完。但收集资料时发现其位置非常不准确,还有人说那里在施工开发,风景一般,再加上时间不算合适,最终取消。

所以,这次的重点,还是在于重返扎尕那,以及让老妈看看她从未踏足的若尔盖草原。

————————————————————

◆ D1 ◆

2019年6月24日(一)

这注定是一场伴随着阴雨的旅行。

此时川西已经进入了雨季,看着天气预报上一连串的阴雨图标,我不禁悲从中来。

但时间不等人,再拖下去,除了无止尽的滑坡、断道、施工,更可怕的是暑假旺季蜂拥的人群。所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于是,在成都的昏暗天空下,连绵阴雨中,我开着小吉,载着老妈,向着久违的川西北草原出发。

第一天的计划是沿着G213一路向北,经汶川、茂县,抵达牟尼沟二道海景区。最终住宿在海拔2800米的松潘县城,为前往高原做准备。

沿着绕城高速,在早高峰的车流中挣扎着绕过半个成都,驶往都江堰的方向。

天气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平日在成灌高速上就能远远望见的川西群山,如今全都隐藏在雾里,不见踪影。

穿过紫坪铺隧道,曾幻想天空能像变魔术一样瞬间放晴,然而迎接我的依然是被沉重的云雾覆盖的高山河谷。

天气不好,心情也无法振作。一路无话,睡意沉沉,穿过都汶高速上11座漫长的隧道,抵达修葺一新的绵虒服务区,才有时间稍作休整。

继续出发,快到汶川县城时,看到通往马尔康的汶马高速依然没有通车。

隔壁甘孜的雅康高速已经通车试运行好久了,雅西高速也早已成为四川高速的标杆。而反观阿坝这边,汶马高速还没通车,汶九(寨沟)高速更是音讯全无,实在是有些奇怪。

不过这与我们这趟旅行无关,穿过汶川县城,驶上G213,一路向北。

汶川到茂县不过半个多小时车程,进入茂县县城,云开雾散,天空湛蓝。阳光点燃了我们心中兴奋的火苗,让我和老妈都开始激动起来。

激动归激动,饭还是得吃。一上午赶路,我们早已饥肠辘辘,带着老妈在和蔼的都江堰老板娘的店里吃了碗渣渣面,养足精神,继续出发。

此时天空已经放晴,阳光普照。我们打起精神,满怀希望,向松潘方向行进,准备跨越此行的第一个难关——叠溪六回头。

由于之前石大关乡和松坪沟新磨镇的两次超级滑坡,这段路一直在进行施工维修。如今,道路已经修葺一新,站在山巅,看着蓝天白云与壮阔的岷江河谷,呼吸着清新的风,心情一片舒畅。

经历了之前的坠机惨案后,由于买了坠机险,新的无人机很快就到位了。我在叠溪最高处的弯道上完成了这次旅行中的首航,希望此行一切顺利,人机平安。

远远望去,依然可以看到新磨村那个触目惊心的大滑坡。至今我依然记得当时前往松坪沟时,沿途蜡烛遍地,钱纸纷飞的场景。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但许多人心中的伤痕却如同这个滑坡痕迹一样,无法抹去。

一路攀爬,通过叠溪海子,海拔从1500米上升到了2500米。继续向前,在曲折的岷江河谷中穿行。

也许是因为之前的强降雨,平日平静深沉的岷江此时如同猛兽般狂暴。水位暴涨,感觉随时都能漫上岸来。河水裹挟着泥沙,翻涌着,咆哮着冲击两侧的河岸,让人心生畏惧。

一侧是岷江浊流汹涌,一侧则是道路破烂不堪。G213,这条连通川西北,直达兰州的生命线如今仿佛伤痕累累的野兽,气喘吁吁。

我们就这样小心翼翼的穿行,沿途大车很多,还时不时遇到堵车与管制。此时的我们还不知道,修路和管制会对之后的旅途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走走停停,下午四点,我们抵达了安宏乡的岔口,在这里左转向着牟尼沟景区方向驶去。

首先抵达扎嘎瀑布,它的游记我前年已经写过,景色以钙化瀑布和钙化滩为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时间有限,我们直奔牟尼沟的精华——二道海而去。

即将抵达景区时,天气又开始变糟,积雨云在远方堆积。我们的表情也像这天色一样难看,但却无能为力。

抵达景区,眼前依然是这个简陋的大门,歪歪扭扭的字体让人摸不着头脑,难以想象其中竟隐藏着遗世独立的美景。

买完门票,刚踏进景区,雨点就开始落下,让人心也凉了半截。我们一边用“来都来了”安慰自己,一边沿着栈道,向景区深处走去。

和预料中的一样,在没有光线的雨天,湖面与天空一片灰暗,暮气沉沉。原本清澈的湖水也失去了往日的通透,变得毫无生气。

无数的雨点打破了湖面的宁静,在本应波平如镜的水面上溅起一圈圈波纹四散开去,仿佛其中有无数个生物在活动呼吸。

经过一开始的几个开胃菜,便来到了景区最漂亮的海子之一——翡翠湖。虽然比不上九寨沟的大气精美,但对于一个门票70元的景区来说已经难能可贵。

此时,上天突然施舍给我们一缕阳光,让人眼前一亮。光线从湖面贯穿到水底,仿佛霓虹通上了电,仿佛暗夜里点起了灯,将整块湖面渲染成碧色的翡翠。

一面是雨,一面是阳光,我们已经无法奢求更多,就这样欣赏着大自然的恩赐。

继续往前,便来到了头道海,其中溶解的碳酸盐离子让水体呈现迷人的蓝色。即便是在雨天,也深沉得让人心醉。

这时雨稍微停了,于是赶紧掏出无人机,完成航拍二道海的任务。

据去过九寨沟的老妈说,九寨沟的海子远比这里更加漂亮。今年十月,九寨沟就将再度开放,不知我何时才有机会能一睹其真容,不知那时又会是怎样一种震撼。

但比起人头攒动的九寨沟,牟尼沟胜在清净无人。我和老妈漫步在木质栈道上,穿行在寂静的原始森林中。雨水激发了这些远古树木们的呼吸,释放出的负氧离子让人心情愉悦。

柳影湖,夏天树叶翠绿,倒影溶化在了碧绿的湖水中,让整个画面少了一些对比,让人怀念起秋季的树叶金黄。

我想起了两年前那个深秋的下午,我一个人在这画卷一般的风景中穿行,一边感慨于大自然的造化神奇,一边享受着眼前的光影盛宴。

其实下雨天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在这阴沉天空与纷纷雨点之中,这些树木依然绿得发亮,充满着生命的活力。

那些雨点激起的水花,在湖面上形成闪烁跳跃的点点白光,如同闪耀的群星,配合着水底蜿蜒的树木水草,就这样在幽蓝的水底形成了一道璀璨的银河。

是啊,有什么好遗憾的呢?旅行便是要快乐,要享受与发掘不同时节的美。即使天空阴沉,大自然却依然焕发着独一无二的迷人魅力。

走到景区尽头的草海,趁着雨歇,升起无人机在这里完成了今天的最后一次飞行。

天色渐暗,浓云堆积,但对我们来说,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了。呼吸新鲜空气,看看生机勃勃的自然,开心且自由,就已足够。

每一次旅行都是一次相遇,每一种景色都是一种缘分。这些都是独一无二的记忆,你拥有怎样的内心,便能够看到怎样的风景。

下午六点,离开景区,穿过牟尼沟隧道,松潘县城近在眼前。

虽然从成都出发,可以一口气开到若尔盖(8小时)甚至是郎木寺(10小时)。但车程6小时,海拔2800米的松潘更适合作为前往高原之前的适应性住处,可以有效地减轻骤然拔高带来的高原反应。

雨中的二道海,作为旅行的起始,带给了我们一场翡翠色的梦境。而明天,我们就将奔驰在广袤的草原上。


旅行第二天,我们在阴雨与晴空交织的若尔盖草原上奔驰。经过尘土飞扬的郎木寺,黑云漫卷的碌曲,最终抵达了与拉卜楞寺伴生的小镇——夏河。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