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走西北(二)

第三天

早上5点就被小白哥的电话吵醒,催我们赶紧收拾,去看雅丹魔鬼城的日出,其实是想趁早出发,路上不堵车。

 

出发不久,我们就看到路边立着一座座奇形怪状的土丘,这应该就是雅丹魔鬼城的边缘吧。小白哥把车停在了路边,喊我们下车看日出。

 

拉开车门的瞬间,凉风飕飕地钻进来,穿着薄外套都忍不住打颤。路两边那些大大小小的土丘,其实是岩石,它们历经数万年时光的打磨,始终都静默于此。我和李老师爬上路边一座最高的岩石堆,定睛望向远方的那一刻,整个人都被戈壁的荒凉和孤独紧紧包裹。

目之所及,荒无人烟,寸草不生,尽是一座座形状近似的岩石堆。如果是我走进去,我最多只能按照日出日落的方向,大致分出东南西北,但是身在其中,不论走到哪儿,无论哪个角度,看到的都是差不多的岩石,在这没有任何通讯信号的无人区,呼救都困难。尤其是等到夜晚,大风在岩石间奔走,声音鬼哭狼嚎,要是再碰上个雷鸣电闪,名副其实的魔鬼城,着实不敢想象当时的场景。

不一会儿,朝阳彻底覆盖了这片土地,在光影下,这些奇形怪状的岩石变得生动以来。我们在岩石上和公路上找寻每一个最佳的位置拍下这些稍纵即逝的美景。或许这一切带给我们的是从没有过的惊艳和震撼,但是对于这片土地而言,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早晨。

8点左右,我们开始向着敦煌出发,途中要穿越几百公里的无人区,驶过堪比美国西部大片的G315线。沿途的视觉冲击力绝对是震撼的,粗犷得近乎残暴,美丽里挟裹着无情。最难忘的还是那段通天公路,从车里望去,笔直的公路一直延伸到了天上。其实,这段路的起伏较大,一坡接着一坡,从低处冲上去,以为前方就是天边,车子都会飞上云端,实际上爬上长坡后,又是一道延伸至天边的风景呈现在眼前。

一路穿行在蓝天白云下,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棕色和褐色交替的戈壁滩,我望着天空变换无穷的白云,慢慢地从我的视线前方钻到后视镜里,但远处天边若隐若现的雪山之巅,始终横亘在路尽头,一路指引,却始终靠近不了。

 

前方有一团黑压压的乌云,我们驶入一条坑坑洼洼的路直奔而去,感觉像是从天明驶入了天黑,车后尘土飞扬。黑压压的乌云下是一大片风力发电站,我们能清楚地看到每一片巨大的扇叶。

 

走在乌云下,车窗外开始响起“噼里啪啦”的声响,天空下起了冰雹,同伴们一片惊呼,让小白哥停车。小白哥没好气地说“砸死你们这些卖菜瓜的。”

 

反正我们都听不懂卖菜瓜是啥意思,但我们看到只有这片乌云笼罩的地方是狂风和冰雹,四周全是蓝天白云。除了感叹自然的神奇外,最敬佩的还是建设者钢铁般的意志和执着,路边的公路牌就是一座座丰碑,记录着他们高原反应的苦痛、紫外线灼伤的脸和数不尽的孤独。

穿过无人区,越过当金山,来到新疆青海甘肃交界地带的石油小镇,这是《九层妖塔》的取景地。

 

曾经繁华的小镇,随着资源的枯竭,如今全是断壁残垣,一片荒凉。身临其境的时候,总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我们在这里短暂地休息后又继续赶路,敦煌在前方召唤我们。

下午5点左右,终于到了敦煌。小白哥让我们自行选择沙漠露营还是住酒店。一行人中,只有我和李老师一致选了露营鸣沙山后山。

 

从没露营过的我俩,一会儿担心晚上昼夜温差大,一会儿担心晚上风大把帐篷吹翻了,事实证明我俩真是多虑。小白哥带着我们匆忙地抢到了第二天莫高窟的门票后,就把我们拉到了宿营地。

 

在营地安顿好以后已经晚上8点过了,但这时的鸣沙山依旧是蓝天白云、晴空万里。这时温度没有那么高,光线也柔和了许多,沙山也不像正午那样泛白光。

 

这个营地虽然没有骆驼,但有免费的沙漠摩托。带着头盔,坐在摩托后座上,箭一般地冲出了很远,飞一样地冲沙漠山顶,没有缓冲就直接俯冲下山,心也跟着上下起伏,揪得很紧,车和人已经冲下山了,黄沙裹着尖叫声和摩托的轰隆声还在半山腰上盘旋。下摩托车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这沙漠激情绝不亚于跳楼机。开摩托的小哥说,我把他肋骨都快勒断了。

为了看沙漠中的夕阳,我和李老师爬上了最高的一座沙山。我俩光着脚,甚至手脚并用,沿着沙山的“山脊”往上爬。

 

“山脊”的线条很细,也可以说棱角分明,山脊线左右两边都是光滑的沙山,让人不敢逾越,总觉得会摔得很惨。

 

其实现在想来,就算从沙山上滚下去,顶多也就是摔相难看点而已,但当时没有尝试的勇气,也不知道再去会是什么时候。爬到半山腰,我站起身来往后看,尽是深深浅浅的脚印,营地的喇叭声也像是被大漠的风吹远了很多。

 

爬上沙山顶时,已经快晚上9点了。天边的夕阳放肆地燃烧着娇艳的红霞,漫天的沙粒在夕阳的照耀下泛闪着橘红的光。炙烤了一天的沙漠此时特别温和,我穿着黑色长裙,赤脚踩在沙里,暖暖的,影子落在沙丘上,长长的。微风迎面扑来,带着大漠的气息,我们迎着夕阳,在沙丘上垫起脚尖,旋转。

 

直到山下的喇叭一直催我俩,全场的客人都已经入座了,就等我俩下去才能给火锅开火。于是,我们面向火红的落日,沿着沙山的“山脊”冲了下去,回到了山下已然热火朝天的营地。

五湖四海的旅客,相聚在一起,大家8人一桌,差不多有近60桌的人,我们吃的自助火锅肯定是比不上重庆的味儿了。但这顿火锅是有史以来吃得最开心的一次。

 

原本都是陌生人,但坐到了一张桌上,分享各自的旅行,在沙漠中举杯。沙漠营地的夜晚是充满激情的,音乐、啤酒、游戏、呐喊、烟花、蹦迪、篝火,沙漠就是舞台,大家随着音乐纵情摇摆,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在尽情欢歌载舞。最后,大家手拉着收围着篝火跳舞,滋啦的火焰下是一群人的狂欢。

篝火晚会结束后,沙漠开始安静起来,大家各自领了帐篷,开始安营扎寨。我和李老师都是第一次搭帐篷,摆弄了半天也没找到头绪,最后还是在一个七八岁小孩的帮助下,才搭建好了帐篷。

 

我理想中的沙漠露营,应该有璀璨的星空、划过的流星,枕一夜星空而眠。帐篷里亮起了手机的灯光,连成了一片,在静谧的沙漠中,好似一个个漂浮在黑夜的白帆。

 

我们在广阔的天地之间,占据一方小小的面积,身下是带着余温的柔软沙地,让人温暖又安心。事实上,当晚的夜空中只有稀疏的几颗星,营地提供的免费帐篷很小,我俩挤在一起,沙漠的余温让狭小的帐篷更闷,隔壁又是此起彼伏的鼾声,还还有人在刷学习强国。辗转半天,我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睡着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版权所有者发现自己作品被使用,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在核实权属后,将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If copyright owners find their works are used, please contact customer service in time. We will delete them within 2 working days after verifying the ownership.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