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北疆行走(下)

(六)

 

7月1号,到新疆的第四天,我们一早起床,从布尔津县城出发,两辆商务车一前一后继续向北驶去。车逐渐进入了阿尔泰山脉的深处,地势越来越高,眼前的风光也越来越好。过了白沙山不久,我们沿着山路爬上了一个大山坡,眼前顿时一下子开阔了许多,远处的雪山也若隐若现呈现了出来。前面有车辆停下来在路旁拍照,我们自然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推开车门大家首先惊呼的是“终于没有蚊子啦!”,昨天在布尔津实在是被蚊子吓怕了,所有人的心情也瞬间好了起来。

 

车子还要跨过一座山,山路变得崎岖起来,海拔也越来越高了,我们的车像爬行在一条绕在山间的彩带上,内心有点小小的激动和亢奋。翻过山后路过叫俄罗斯村的村庄,村子里有一个俄罗斯商贸城,全是卖动物皮毛、干果和俄罗斯特色小商品,很有边境特色。说是商贸城,其实也只是几个简易搭建的大帐篷而已。我在商贸城里拿手机给干果拍照,货主大妈带着笑着调侃:“手机是拍不出葡萄干的味道的啦!买点尝尝吧!”果然是哲理,于是一路买买买,后来回天津后每人都收到了邮寄回来的几大箱干果。

 

通往阿尔泰山区的路

俄罗斯商贸城

 

车子继续往山里开,沿途人烟更加稀少,但景色却越来越美。车行至贾登峪便不能继续往前开了,我们把车停在景区停车场,拿上行李换乘喀纳斯景区的专车到达各个景点。不得不说一下,整个新疆的停车费实在是便宜,许多地方甚至不要钱,我们的车在贾登峪停了两天,只收了十几块。这对于习惯了天津动辄几十上百停车费的我们而言,简直算个意外。

白哈巴和禾木是当地两个最有特色的图瓦人村落,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能去其中的一个,团队内部第一次有了意见分歧,最终我们在贾登峪搞了一个民主表决。表决结果是去禾木,但表决归表决,最终还是选择去了白哈巴。主要原因是白哈巴的地理位置更为特殊,当然也因为我的坚持。我很感激这么多年来,我们这个团队早已习惯了我这种“民主协商、集中领导”的管理方式,感激大家一路上的理解和包容,工作中如此,生活里也是如此。

白哈巴被称为西北第一村和西北第一哨,从中国地图上看,是鸡尾巴尖上的位置,与哈萨克斯坦交界,与俄罗斯边境也很近,是个原始自然生态与古老传统文化共融的村落。去白哈巴需要先乘车到喀纳斯景区换乘中心旁边的喀纳斯边防处办理边防证,并且换乘大巴前往,从喀纳斯换乘中心前往还有50分钟车程,我们需要赶上下午的最后一班车。

旅行大巴只能到村口,我们需要步行进村,好在村子不大,总共可能也只有几十户人家。白哈巴村居民以图瓦人为主,村民住的三角形屋顶木屋和圈养牲畜的原生态栅栏错落有致地散布在松林和桦中林之,整个村落构绘出了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山水画。

村 口

西北第一警务室

 

过了这道铁丝网,前面一点的那条河就是中哈交界线

 

飘扬在边境线上的国旗

我们住进了当地一家居民家里,女主人去山上放牧了,男主人是位四十多岁的大哥,非常热情,一边给我们办理入住手续一边向我们介绍这里的情况。他说白哈巴冬季漫长,每年寒冷期有7个月左右。过去不通公路,人畜过冬的物资都要在大雪封山之前运到村里,很少有外人来村里。这几年搞旅游开发,来的游人多了,家家户户也都改装成旅馆或商店、餐厅了,但民族特色和传统文化的东西少了许多。别看是农家乐,但入住手续十分复杂,还需要人脸识别,与公安系统的信息核对,他们这里家家户户配有警棍、头盔和制服,家家装有报警器,一旦有情况,各家各户需第一时间迅速集结。我们正说着,报警器响了,通知大家到村里的邮政所门口集结,男主人迅速穿上制服,戴上头盔,拎着警棍便箭一般冲了出去。我们赶紧尾随到门口,看见村子里的人瞬间都统一了装备,纷纷涌向邮政所,搞得我们很紧张,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后来才知道,这是他们的常规训练,时刻保持高度的戒备是这个边境村庄的日常状态。同样高度警戒的还有驻扎在村里山坡上的边防部队,他们的营地虽然用高高的铁丝网围着,军人平时也很少出来,似乎与村里的世界是两回事,但他们的职责是一致的,保护我们的国土,保障这里的安宁。

 

晚餐前,我向当地居民租了一匹马,随着村里的小道向前溜达。走过一排排由原木筑成,外观很古朴的尖顶小木楞屋,木屋上挂了不少商店、饭馆、旅社、度假村等牌子。村子周围的山中、林中、河谷中三三两两有一些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家和旅游者。时间到了落日的傍晚,炊烟袅袅飘荡,近处草地、牛羊人家和谐共存,远处雪山底下原始森林郁郁葱葱,一望无际,感觉自己像到了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里。

晚餐大家都喝酒了,在这种纯净的风景里人的心也容易变得简单,一不留神有人喝多了,每个人都在这大自然的画卷里尽情释放自己的压力和情绪。

还有比这更原生态的房子吗

 

有朋友说,这是白哈巴的小精灵

 

连马都这么悠然自得

 

今晚就住这啦

 

(七)

 

我们此次来疆,主要目的就是冲着喀纳斯来的,一路奔波数千公里,只为一睹她的芳容。喀纳斯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她的美,无法用语言来描写,一切词语,在她面前都显得无比庸俗和苍白。

昨天从贾登峪开始,就进入了喀纳斯景区,包括白哈巴也是喀纳斯的一部分,一路上虽然坐在车里,窗外的景色除了震撼就是感动。阿尔泰山脉深处喀纳斯的大草原上绿草青翠欲滴,温柔而灵秀,梦幻而娇艳。无尽的草原上哈萨克族人赶着牛羊不急不慢地从山脚的冬牧场转场去山坡上安营扎寨。五彩缤纷而充满浪漫色彩的野花开满各个角落,尽情释放着自已的柔情和热烈,这是一片至美的人间净土,一切都是这么安详和诗意,与天地相融,与万物共生。

网上评价喀纳斯为“人间仙境、神的花园”,我想也唯有这里才担当得起如此美誉吧。整个喀纳斯景区由雪山、河流、森林、湖泊、草原等奇异的自然景观组成,每一处都是世间绝唱。大巴上的宣传片里介绍,这里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看点,尤其到了秋天和冬天,更为震撼。眼下就如此醉人了,我在想如果给眼下这一切换上金色的秋装或洁白的冬装,那又该有多么美呢?此刻尚在流连,而内心已经定下了下次之约。

 

与天地相融的一方净土

 

蓝天白云下图瓦人的村落

山区牧场

喀纳斯实在太大了,而我们的行程太赶,从白哈巴村出来,我们决定去游一下喀纳斯湖。在我的认知里面,对喀纳斯湖应该是早就熟悉了的,源于一个“湖怪”的传说。我曾经看过一个关于喀纳斯湖水怪的纪录片,想到马上就要亲眼看到这片“圣水”,内心还是无比向往和激动的。喀纳斯湖是一个坐落在阿尔泰深山密林中的高山湖泊,形如弯月,湖水最深处达 180多 米,是我国最深的高山淡水湖。湖面碧波万顷,群峰倒影,湖面还会随着季候和天气的变化而时时变换颜色,是有名的“变色湖”。大巴车里的宣传片介绍说,成吉思汗西征,途径喀纳斯湖,见到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决定在这里暂住时日,休整人马。成吉思汗喝了湖水,觉得特别解渴,就问手下将领这是什么水,有一位聪明的将领答道:“这是喀纳乌斯(蒙古语是可汗之水的意思)”,众将士便齐声答道:“这是可汗之水。”成吉思汗说:“那就把这个湖叫做喀纳乌斯。”于是在图瓦人的传说里,他们是成吉思汗的后代。成吉思汗驾崩之后,遗体就沉在喀纳斯湖中,图瓦人作为当年成吉思汗的亲兵,就留在喀纳斯湖中,世代守卫王陵。传说中的“湖怪”就是保卫成吉思汗亡灵不受侵犯的“湖圣”。

水天一色

天蓝还是水蓝

 

喀纳斯湖边的松树林

我们一行在喀纳斯湖码头随着游人登上游船,穿上救生衣,船便缓缓向湖心驶去。喀纳斯湖的湖水来自奎屯、友谊峰等山的冰川融水和当地降水,没有丝毫杂质和污染,因为眼下是7月初,湖水随着周边的植被是蔚蓝色的,蓝得像婴孩的眼睛一般清纯。喀纳斯湖四季湖水的颜色是不一样的,有人称变色湖,但无论颜色怎么变化,都是大自然至纯至美的色彩。

游船驶到湖中心最为开阔的水面停留了十几分钟,让游人上到甲板上去拍照。我站在甲板上凝视着湖波荡漾的湖面,吹着山风,感受着这一方净土的神奇与伟大,整个身心都感觉到无比的惬意。

远处蓝天白云下,高高耸立的雪山顶上洁白洁白,云绕山转,山在云中,白雪与白云相依相守。山脚下图瓦人用松木搭建的小木屋在阳光下格外引人注目,他们就像山顶的云和雪,世世代代守护着这圣洁的喀纳斯湖整整四百多年了。从日出到日暮,从远古到今日,他们喝着奶茶和奶酒,讲述着湖中水怪的传说,传承着一个民族的文明和梦想。

圣 水

 

湖 心

(八)

 

7月2日我们从喀纳斯返回途中在北屯市住了一晚,因为第二天要穿越准噶尔盆地和古尔班通沙漠,一天的行程赶不到乌鲁木齐。我们的旅行计划中还有沙漠和天池,而返津的机票定在4号晚上,阿勒泰地区还有如可可托海等许多好的景点没法安排了。北屯是个安静的小城,晚上依然吃的烤冷水鱼,老板是个四川大姐,见到湖南人很是开心,菜里自然也多了几分热情的火辣。回到酒店后在窗口正好看到一片火红火红的晚霞,美得极致。

在北屯见到的晚霞

 

3号汽车一整天行驶在棕褐色的茫茫戈壁滩和一望无垠的白色沙漠,这一天尽是感悟,窗外放眼望去,只有几株无名灰色的植物顽强地活在公路两旁,即使匆匆使过,却也不得不对它们肃然起敬。我敬它们的顽强,敬它们的孤独,也敬那些无畏顽强而孤独的行者们,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每一个人都有一株这沙漠边缘的绿植……

穿越准噶尔盆地

 

野生动物保护区

 

戈壁滩顽强生长的植物

 

拉条子

 

一整天的开车是辛苦的,坐车也是无聊的,幸好有窗外这些苍凉而独特的风景作伴。路上车很少,往往十几公里不见人影,在野生动物保护区里,我们还遇到了一群野驴和普氏野马。午餐是在路旁一个伊斯兰面馆吃的当地“拉条子”,我们每人一碗,相当地道有韵味。一路上走走停停,倒也惬意得很。

原计划当天晚上住到天山底下的阜康,第二天一早去天池,一路上又有朋友不断地打电话,说是在乌鲁木齐准备了晚餐,一定要聚一下。我们只得取消了天池的计划,直接回到了乌鲁木齐。人在江湖,赶路重要,风景重要,但朋友更重要,这些年我始终觉得如此。

苹果之父不是乔布斯

 

餐厅也疯狂

 

客串一把

晚餐定在一个叫苹果之父的西域风情演艺剧场里,果然又是一顿超级豪华的维族大餐,但这里的特色最主要的还不是美食,整个晚上是一台节目。席间我们被一次又一次邀请到酒店中间的舞池,一边吃喝一边呐喊和疯狂地扭动着全身所有的关节。维族、蒙古族、俄罗斯、哈萨克等各地的帅哥美女悉数登场,这更是一场视觉的盛宴。后来我居然还被新疆当地的朋友推上了舞台,现场学习一段哈萨克民族舞,后来从朋友录的视频中看到自己那叫一个惨,不过从大家那一声声尖叫和尽情的欢呼声中我听出了释放的快意。能让大家开心一笑,也算值啦,生活本应如此,有时候我过于呆板,以至于失去了许多快乐。

新疆的一位大哥是个性情中人,那是我第二次见他,晚上喝多了酒,拉着我们几人在酒店说了很多故事。

那一夜,有人开心,有人醉,有人失眠。

 

(九)

 

7月4日一早,我们一行走进了新疆博物馆,作为一个展览人,每到一地,总忘不了关注一下当地的博物馆,这些年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走入新疆博物馆,漫步西域文明之历史长河。从张骞出使,郑吉设府,汉统西域开先河到魏晋南北朝,群雄逐鹿融合;从大唐雄威置安西,丝绸之路文明之光耀眼千年到漠北回鹘迁天山;从蒙古西征立汗国到故土新归,大清一统治新疆。每一段历史、每一个时空、每一张图片、每一件文物都是那样厚重而璀璨。驻足伫立,时间在这里凝固,思绪早已穿越千年……

乌鲁木齐博物馆外景

 

西域历史记忆

 

会说话的文物

 

丝绸之路

 

楼兰遗梦

从新藏博物馆出来,已经又有两拨朋友等着吃午饭了,最后没办法,干脆两拨合一拨,来个临别前的大团圆。餐桌上居然意外遇到了一位十四年前曾经见过一面的故人。十四年前的中秋节前夕我曾来过一趟乌鲁木齐,参加当时一个项目的投标,在聊天中才知道今天来吃饭的这位朋友竟然是当年投标过程中的评委,当时谁也不认识谁,没想到十四年后,通过另外一个朋友介绍,我们又见面了。十四年过去,当年的许多人和事都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大家不禁唏嘘感慨一番。十四年前我是一名职业经理人,是因公出差,没有机会、也没有条件去旅游,除了短暂的停留,在新疆什么也没有留下。一直想重新踏上这片土地,去安放这场久违的而盛大的遇见,好在美没有时限,这次北疆行走也算是满足了我一个多年的心愿。

再上一张合影

 

旅行结束了,团队成员还有一位神秘嘉宾一直没有出镜,

必须来个合影,他可一路上是我们的御用摄影师,棒棒哒

 

晚上7时,地堡机场,乌鲁木齐飞往天津的飞机徐徐滑入跑道,即将冲上云霄,也将把我从梦境带回现实。这是一场匆匆忙忙说走就走的旅行,跨越了雪山、高原、戈壁、沙漠;途经了城市、乡村、田野、河流;遇见了故人、美酒、大餐与热情;感受到了民族风情、边陲特色与西域文化。两千多公里,我们在路上,既赶路,也看风景,带着身体和灵魂。七天六夜奔驰在这片广袤而壮美的土地上,我为所经历的一切而感动,为所见到的新疆之美而沉醉。虽然几千公里的行程,我们依然只走过了北疆的一个角落,但自由行走于山水间,不问归途,无谓往返,饥则食困则居,让身体和灵魂都融入这场邂逅,融入这场关于美与色的盛典,这虽然只是一次旅行,却也是一场修行。

再见,新疆,让我们期待下一场更美的遇见!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