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SONIC VISION]星图行者——201910川藏行

星图行者之歌

 

引领我来到这奇妙风景的,

不仅是卫星地图的导航,

更是我内心对大自然的渴望。

 

不祈求有前人的足迹可以遵循,

勇气和智慧,是我飞翔的翅膀。

也许脚下的路,

只有风曾经走过。

 

喜欢日出,

黎明的微光中,我热切地期待。

当第一道光线照亮天际,

雪山呈现出金色,

寂静之中,似乎有交响乐在空中飘扬。

 

喜欢日落,

温暖的光线中,我心如止水。

天边的云彩由橙到红,展示着最灿烂的色彩。

夜幕在地球上降临。

黑夜让我恐惧,更让我为璀璨星河而激动。

 

喜欢风雨云霭,

壮观的、神秘的,或生或灭,永远变幻

风雨交加之我却欢笑雀跃。

 

驾驶着四驱越野车,

可以到世界上所有想去的地方。

如果不行,

我还有双脚。

 

没有屋顶让我与月光阻隔,

我已爱上随遇而安的临时居所。

与美景相伴,

粗茶淡饭亦是山珍海味。

 

以身体的苦行,

寻找这世上最美的风光,

寻找心灵的平静和自由。

 

 
缘起

2015年下半年,我的生活告别了朝九晚五的状态,短短一年多时间,两次西藏、一次新疆、一次东北,行程逾八万公里,基本实现了走遍中国的计划。(完整游记见磨房网:http://www.doyouhike.net/forum/backpacking/2332863,0,0,1.html

 

完成了一个小小的梦想后,我却变得更不满足。之前的行程,基本都是参照前人的轨迹,所拍摄的也基本是前人的角度。这些对于一个旅行者来说是够了,但对于一个摄影人来说,只能说是基础。

 

几次远行的行程制定过程中,我已经很熟练地在网络上搜索需要的信息;也习惯了使用GOOGLE EARTH、奥维地图等工具来规划和记录路线。我开始转变了规划的模式,从直接参照前人路线,转变成直接在卫星地图上模拟不同机位的效果,在确定可能的机位之后,再寻找到达的路线。而机位和路线的不断明确和积累,具体的行程也就水到渠成地出来了。这一转变对我来说,就如同猿人直立行走一样,意义非凡。

 

露营守点的方式也开始更多地引入到行程中,新疆行时在草原上、在火焰山都有尝试,有睡不好的辛苦、也有收获壮观朝霞的喜悦。东北行时直接搞了车顶帐篷,硬件条件的改善,让睡眠质量不再成为露营的阻碍。露营时户外新鲜的空气,自由放松的拍摄节奏,都是奔波于宾馆和拍摄点无法体会到的。

 

2017年,频繁出行的生活告一段落,每天在卫星地图上研究也变成了我的日常工作,也开始重新加入一些徒步群进行交流。两件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极大地扩展了我的视野。其一,我在山峰神人René M. Derungs的网站上找到了一份非常详细的山峰列表,卫星地图上一个个突出的山头有了名字和海拔,变得熟悉起来;其二,中村保先生的《喜马拉雅以东 山岳地图册》进入了我的视线,并很快联系了过客1979借到了这本书,之后又托成都的天书直接从中村先生那购入了一本收藏,书内完整地收录了藏东到川西一大片区域的雪山信息,我统统在卫星地图上做了定位。

 

201710月,再次远游西藏,开始用新的模式制定行程和拍摄计划,藏东的雪山也成了主要目标。(完整游记见QQ空间:https://user.qzone.qq.com/4356821/blog/1512964274)行程中看到了一众不著名的雪山,却各有着其不凡而美丽的山形。看着这些并不为世人知晓的美丽山峰,为它们影像、为它们发声的念头开始在心中浮现。

 

之后的一年多,因为小宝宝的降临,我的生活模式切换到繁忙的奶爸模式。直到今年7月,才挤出时间再次出行,青海的玉树成为目标。10月,再赴藏东,这一片广阔的区域,虽然在地理位置上比拉萨、喜马拉雅更近,山峰众多、或壮观或秀美、姿态各异,却多数未进入主流视野。多次出行颇有收获,让我对以星图指导出行和摄影的方式开始驾轻就熟,星图行摄,我以这四字来定义自己的方式,而我就是星图行者。

 

10月的藏东行,小伙伴是当年一起新疆行的老叶子,酱爆狗子继续随行。酱爆是新疆行时被我捡到的,老叶子当时就是见证者,一直对它喜爱有加,此次同行酱爆更是深得老叶子宠爱。

 

流水帐

 

此次行程简单地说就是滇藏线接川藏南线转川藏北线,重点是来古冰川、朱拉峡谷、卡加乔、色浦岗日、布加岗日、木雅贡嘎。重点有点多(这两年积累的机位不少),时间比较短(老婆只批20多天假),注定无法深入(此处有擦汗的表情)。

 

2017年出行时,还没有买无人机,这次大疆御2 Pro在手,探路、高角度拍摄都是一把好手。虽然这款无人机的画质不高、无法变换焦段对我来说都是明显缺点,不过使用方便、重量和成本可以承受的机器,也没别的选择了。

 

今年的天气明显雨水偏多,此次出行已经是深秋,不过路过之处的降水不少。在5000米海拔以上是明显的积雪,让我多次练习了雪地驾驶,尤其是在贡嘎山前往雅哈垭口时,大雪纷飞,积雪难行,带的防滑链终于派上用场。也让我对雪地驾驶的信心倍增。

 

来古冰川

 

来古冰川是来古村周边几个冰川的统称,此次我主要是到雅隆冰川,这个冰川在卫星地图上看有着美丽波浪线条,但在来古村的位置线条并不突出,最理想的位置是登上冰川旁边的小山头,再无人机升高拍摄。

 

在小路的尽头露营,次日摸黑背着摄影包三脚架登高两百米到达小山头上,角度不错,可惜云层极厚,没有日出。之后又往前深入了三公里,踩点了一番。来回里程约十公里,初上四千米海拔就负重徒步,两人一狗的体力都是杠杠的。

 

返回到小山头时,太阳已高,云层终于逐渐散去,雪山在望,冰川线条尽现。

 

朱拉峡谷

 

此次出行,所到之处因雨雪缘故,只在波密和工布江达遇到好的秋色,尤其以朱拉峡谷所见的五彩山林让人炫目。

 

故地重游,物是人非,到达崩嘎村,本想找到上次借宿的藏家继续借宿,不过上次遇到的普通话很好的女孩已经不见,留守的是一位完全不懂普通话的藏族老奶奶。所幸接小孩放学路过的贡觉次仁收留了我们。次仁的普通话不算好,不过基本能交流。又一次享受免费食宿的待遇,让我有点不好意思,把一包速食麦片作为回礼相赠。

这次的主要目标是拍秋其波雪山的日落,可惜又是云层太厚,未能如愿。次日守到中午,终于云层散开,见到秋其波真容,拍了几张长曝,考虑继续下一行程。

 

未曾料想的是后面的小插曲,成为了我出游多年来极少有的高峰体验时刻。不期而遇地到达了之前在GOOGLE EARTH上确定的机位,超乎想像地收获了壮观的晚霞。一场突如其来的完美,注定成为了我行摄路上的一个重要节点。

 

比如它索雪山,如果这个名字你有所耳闻,你应该是个比较深入的雪山爱好者,如果你还知道它的具体位置,那我们可以握握手,相约下次一起出行。这是一座在网络上信息和图片极少的雪山,虽然我对它的美丽有所期待,不过看到实景时还是兴奋异常。而恰好碰到好天气,简直就是上天的厚礼。

 

这个山谷,除了当地的牧民,应该没有外来的摄影师踏足过。我很确信,这个倒影池机位我和老叶子是第一个拍摄者。这对于我来说是个非凡的成就,能达成这一点,源于我对藏东雪山的持续关注、在卫星地图上多年勤快地研究、多次远赴西藏探索、再加上一点运气。这也让我心中朦胧的非著名山峰拍摄计划有了启动的信心。

卡加乔

 

卡加乔、玛纳措是相邻的两座六千米雪山,号称“东方的马特洪峰”。(之前误传是卡加乔,而实际上旁边的玛纳措更似马特洪峰)两者是最吸引我的雪山之一。2017年赴西藏的主要目标就是它,虽然在公路上有机会见到峰顶,不过到达其最佳机位却是需要艰苦的徒步和露营。

 

上次因为大雪且没有无人机,只是认识了一下周边环境。这次又因道路被水毁,让我并没有到达预定的机位,只能在其西侧航拍了一番。西侧山谷有明显的步行牧道,下次再去考虑深入。

 

 

色浦岗日

 

色浦岗日已经以萨普之名成为网红点,不过游人基本集中在撒木错一片。这次前往,主要是弥补一下上次大雪未见主峰的遗憾,同时探索一下色浦岗日西侧和东侧的角度。

 

在撒木错旁的简易宾馆住了一晚,认识了一位广州的朋友,刚驾着霸道远游两个月,从西藏进新疆又经青海再次进入西藏,所到的行程都是在我的目标已久未能成行的,羡慕。

 

次日上午往西侧的郁节贡嘎探索一番,雪山并不出彩,不过意外发现一条新路,柏油路面直上五千海拔,当时大雪纷飞,驾车在山间盘旋非常刺激。下午回撒木错旁半山上的藏家住下,云层太厚没有日落。

 

 

第三日晨,虽然没有壮观的日出,不过终于云开,雪山全面展现。出来时因冰湖禁止驾车进入与当地藏民发生了一些争论,最终还是和平解决。然则心情有点变坏,往萨普西侧的山谷探索了一番就撤了。

 

 

虽然预定的计划只完成了小半,也是有些意外收获,不过回来后整理图片时我还是小有遗憾。没有完成预定计划,主要问题还是脚步没有真正慢下来。后续在计划行程需要多提醒自己多预留时间,在行程中需要排除掉不利因素的干扰,慢下来才能收获更多。

 


布加岗日

 

本来计划是绕布加岗日一个环线,把南北几个主要冰川都探索一番,不过也调整成只走了南部两个冰川。这是一个主动调整,一次看四五个冰川有点审美疲劳。

 

有朋友国庆前后到过此地,说冰川已经开始收取门票。不过我到达时已经属于初冬,门票点完全无人。冰川虽然壮观,不过却很难接近,也很难找到合适的高点,只能飞无人机拍摄一番。反倒是东部的布堆村牧场旁边的陇夺隆雪山(名字待考),山形颇有特点,可以作为一个深入探索的目标。

 

 

木雅贡嘎

我经常自驾从深圳出发,木雅贡嘎是一个很好的必经之路,所以一直以来没有把它列为直接的目的地,而是每次顺便在这呆两天拍拍,这次也不例外。

 

不同季节不同收获,这次最妙之处是驾车往雅哈垭口经历一场大雪,雪很快积有半尺,甚至让我第一次出动防滑链才安全通过。而车到上木居时,却基本没什么积雪。在上木居与狼大湿聊了会天,因不能开车到子梅垭口于是直接撤了。

 

在康定机场北面守了一场不错的日落,再次踏上千里狂奔的归程。每一次出发,都是为了更好地回家。

 

非著名山峰拍摄计划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世上的山本没有名字,见的人多了,便取了名字。

 

这世上的山,出名的、无名的,不会因人是否关注而变化。

它们只会静静矗立,千万年……

 

有些地方,

没有路我们需要开路前进;

 

有些山,

非著名,我想为它们拍摄。

吸引我的,不是它们的名气,而是它们的美丽。

 

美丽而非著名,注定是难以到达。非著名山峰拍摄计划,将是一个长期的项目。目前的目标范围是国内不知名的雪山,尤其是藏东为主。名单包括:卡加乔、玛纳措、秋其波、比如它索、康丹峰、初波日松、穷姆打支、杰青那拉嘎布、多吉扎、达弥勇、念久峰、斯隆朗、冷布岗日、穷母岗日、金龙峰、马郎岗日……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