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顶级--奥赛博物馆

顶级--奥赛博物馆

今天在巴黎的一天,行程满满,无比充实,但依然不用花钱坐地铁,全程步行即可。

全程步行,其实我们也没走多少路。从凯旋门,沿香榭丽舍大道,走到协和广场,在橘园美术馆,欣赏莫奈的巨幅睡莲后,再从利奥波德-塞达-桑戈尔行人桥走过塞纳河,抵达今天的重点——奥赛博物馆。

这,就是住在市中心的好处。感觉每天把我们的民宿夸一遍都不嫌多。

凯旋门

出门,从民宿走到凯旋门只有500米,6分钟。

凯旋门,门如其名,是拿破仑为庆祝1805年12月2日打败俄奥联军,迎接日后凯旋而归的将士而建的“一道伟大的雕塑”。

 

但它既不是世上唯一的凯旋门,也不是最古老的凯旋门。

全世界有许多凯旋门,类似这种圆形拱门的凯旋门,在欧洲就有100多个,在我国也有一个:广州市十九路军淞沪抗日阵亡将士陵园的凯旋门。

现存最古老的凯旋门,则是意大利罗马的提图斯凯旋门,建于公元81年,为纪念公元70年提图斯皇帝率罗马军队征服耶路撒冷而建。

(网络图)

所以,凯旋门就是罗马人的发明,他们会为每一次重大战役的胜利而建,也因此,随着罗马的不断扩张和一路征战,凯旋门也被建于世界各地。当然,后来也被各国所效仿。

只不过,巴黎的凯旋门是世界上最大的那个而已。

现在,看着街中心高高矗立的凯旋门,我们遇到了一个问题。

在我们与凯旋门之间,环绕着川流不息,奔弛而过的汽车。要如何走到凯旋门呢?

从空中来张俯视图吧:

(网络资料图)

从照片可以清晰看到,12条大街以凯旋门为中心,向四周如射线般射出。

 

其中一条大街,便是香榭丽舍大道。

以凯旋门为中心的圆形广场,因为周围这12条大街如星光四射,所以广场最初被称为“星形广场”。1970年戴高乐将军逝世后,广场被改称为戴高乐广场。

蟋蟀头猜想,一定有一条地道通往凯旋门。

他说得没错,不过不在我们这条街上。我们顺着广场,过了几个路口,终于找到那个通往凯旋门的地下通道。

当我们站在凯旋门之下,抬头仰望,更能真切感受到这个世界最大圆拱门的气势。

在凯旋门的两个门柱前后,有四个巨大的浮雕。

一面是出征(右)和胜利(左):

 

出征(右)

胜利(左)

另一面是和平与抵抗:

 

和平(左)

抵抗(右)

拱门内,则刻着跟随拿破仑远征的386名将军和96场胜战的名字。

 

凯旋门是为拿破仑的人生巅峰而建,在击败反法联盟后,是法国最辉煌的时代。

 

但1815年滑铁卢战败后,拿破仑被推翻,波旁王朝复辟,凯旋门工程也嘎然而止。

 

波旁王朝被推翻后,凯旋门的工程才又继续。而那时,拿破仑已在被流放的孤岛上去世9年。

 

之后,又过了30年,凯旋门才于1836年最终完工。

拿破仑,一代战争狂人,成也战争,败也战争。

 

如果他能及时收手,在登上欧洲大陆霸主地位后,就此止步,寻求和平,也许他就能亲眼看到凯旋门的落成了。

但历史从来没有也许,只有大势所趋。

游客购票后,可以走到凯旋门顶部的大平台,俯瞰巴黎的街景。

但我俩放弃了。前一天已在埃菲尔铁塔上,凭高远眺;现在,我们只想走入街景。

香榭丽舍大道

背对着凯旋门的圆拱门,走向协和广场的这条宽阔大道,便是香榭丽舍大道。

 

这条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大街”,也许是我们对它期望太高,所以真正走在其上,感觉也不过如此而已。

 

但按蟋蟀头的说法:这是一条历史文化名胜古街,在中国,要买票才能进入的。

 

1616年,法国王后玛丽·德·美第奇,为了纪念她与亨利四世的爱情,把卢浮宫外一处沼泽,拓建为一条林荫大道,起名为“皇后林荫大道”。这便是香榭里舍大道的最初。

 

那年,明朝末年,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并在20年后,开始灭明,建立清朝。

努尔哈赤创建的清朝,逐渐淹没于历史长河之中。

皇后的林荫大道,却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延伸,扩展,从植满榆树的皇家步行街,逐渐演变为现在的“法兰西第一大道”。

 

由于它巨大的名气,在这条街上开店费用非常昂贵,是全球最贵的商业街之一。所以,只有世界级的商业品牌,才会在香榭丽舍大道拥有自己的店面。

 

苹果的专卖店,一定名列其中。

只是,让我们大跌眼镜的是,在上海的南京路步行街,高大上的苹果专卖店,在香榭丽舍大道上,却低调得只撑了一面仿如投降的白旗。

 

不过,我们来香榭丽舍大道,主要不是为了逛名牌店,而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它便是我们来法国的缘起,巴黎秋季艺术沙龙,昨天已经开展了。

展览地便是香榭丽舍大道上,小皇宫附近。

蟋蟀头之前提交了作品,报名参展,但作品未被获选。

巴黎秋季艺术沙龙

“巴黎秋季艺术沙龙”是在雕塑家罗丹和画家雷诺阿等人的倡导下,于1903年创办的,是国际文化界最著名、历史最悠久的综合性艺术展览之一。

 

沙龙最初只是为落选法国官方展览的艺术家,提供一个展示作品的场合,后逐渐成为推动法国现代艺术和发现艺术人才的重要艺术展览。

许多成名艺术家,如保罗·塞尚、亨利·马蒂斯、保罗·高更等人,最初都曾在此展出作品。

巴黎秋季艺术沙龙,不仅见证了知名艺术家的产生,也见证了一些流派的诞生。

1905年的秋季艺术沙龙中诞生了野兽派,1910年则见证了立体派的出现。

曾经入选巴黎秋季艺术沙龙并展示作品的中国籍艺术家有徐悲鸿、刘海粟等大师。

蟋蟀头的摄影作品既然未被获选,那一定是有不足,所以我们要特地来看展览,欣赏一下其他人的作品。

原本以为“巴黎秋季艺术沙龙”是在小皇宫内举行,没想到,在靠近小皇宫的香榭丽舍大道上,搭了一长排白色的帐篷。

 

作品便在帐篷里展览。

 

这种展览方式还真是出人意料,非常法国。

在法国,艺术从来不是高高在上,而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一幅幅看过去,参展的大多数是绘画作品,摄影作品并不算多,但看起来的确不错,充满想像力。

 

忽然,两组来自中国的作品闯入视线,一组是摆拍的,有点旧中国时的感觉;一张是拍的西藏,白塔背景下,藏人撒风马祈福。

我们起初只是凭画面判断,作品来自中国,再看一下作品旁边的小卡片,摄影者的确是中国人。

那组摆拍的作品,仿佛让我看到了张艺谋的《红高粱》复刻版。

蟋蟀头的作品为何没被选上?忽然间找到了答案。

有点释然。

西方始终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不仅是中国的发展,也包括来自中国的艺术。

 

在他们傲慢、偏见、歧视的眼光下,中国应该呈现出来的就是穷的、封建的、不堪的。

 

就比如意大利品牌Dolce & Gabbana 在北京拍摄的一组时尚大片:

(网络图)

这样又破又穷的中国,比较符合西方对于中国的想像。

 

他们忘了,中国有五千年的灿烂文明,有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

 

而中国现在的发展,早已超出他们的想像。

蟋蟀头提交的摄影作品《大乘》,是用中国水墨画的意境,阐述了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关于和谐与包容。

但在“巴黎秋季艺术沙龙”评委们的眼里,这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中国。

为了迎合西方对我们的想像,我们有些艺术家失去民族自信,表现得卑躬屈膝。

就比如,清华美院毕业设计作品的走秀,模特全是咪咪眼,遭到全网群嘲。

这是美吗?无非是迎合西方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而已。

(网络图)

 

看完展览,我们坚定了,以后还要继续参加国外的展览,就是要向他们展示,中国的当代艺术。

 

艺术无国界,但艺术家有国界。

协和广场

从“巴黎秋季艺术沙龙”的白帐篷里出来后,继续沿香榭丽舍大道走几十米,就到了大道的末端——协和广场。

协和广场,与其说是一个广场,不如说是一个真实上演历史的舞台。

 

广场的名称,也伴随这一出出剧目,不断改变。

1755年,路易十五为了向世人展示皇权的至高无上,下令开建广场,用20年时间建造的广场,名字简单直白,就叫“路易十五广场”。

1789年,法国大革命到来,广场上的雕像被推倒,改建成了“断头台”,广场也顺理成章地更名为“革命广场”。

 

接着,便上演了一系列戏剧化的砍头剧目。

路易十六设计的“断头台”,砍掉了他自己的头;

强烈主张极刑处死国王路易十六的革命领导人罗伯斯·庇尔,在路易十六被砍头一年之后,又把新共和国政府的首脑丹东送上了“断头台”

但4个月后,他自己也被推上了同一个“断头台”。这一点,估计他自己也没想到。

果然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革命结束后,广场重建,为了呼应人民对和平的向往,广场被更名为“协和广场”。

今天的协和广场,最吸引眼球的便是23米高的埃及方尖碑。

 

这个有3400多年历史的埃及方尖碑,是1831年奥斯曼帝国的埃及总督穆罕默德·阿里送给法国的礼物。

方尖碑历经两年半的航行,才从埃及抵达法国,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把它竖立于广场中央。

方尖碑还有一个孪生兄弟,它们曾一左一右守护在埃及卢克索的底比斯神庙的大门两侧。不知道,另一个兄弟现在是否还守在神庙?下次去埃及,可以看一下。

 

1835-1840年间,广场又在南北两侧新增了两个喷水池,北边的代表江河,南边的代表海洋。

 

这两个喷水池应该是广场上拍照最多的对象。

 

我原本想去找协和广场正中一块铭牌,据说上面用法语写着:“1793年,路易十六和玛丽皇后被斩首于此广场。”

整个大革命期间,死于广场断头台的,据说就有1343人之多。

蟋蟀头说,死这么多人,阴气一定很重,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但法国人似乎并不在意什么“阴气”,协和广场四周,全是繁华路段。

 

紧挨广场一角的杜乐丽花园里,有一座白色小楼,它便是橘园美术馆。

橘园美术馆

在美术馆买门票时,我直接购买了『巴黎博物馆通票』Paris Museum Pass。通票包含巴黎的55家博物馆,分为二日/四日/六日三种通票。

在巴黎旅行,“参观博物馆”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所以博物馆通票也是必须的,可以节省不少钱。通票在巴黎任何一家博物馆现场购买即可。

要注意的是,通票是以自然日计算,虽然我们现在已是下午15:30,但仍算为第一天。

所以,在巴黎的行程也得好好规划,把需要参观的博物馆尽量安排在一起。

 

另外,持博物馆通票可以免费登顶凯旋门,所以如果你打算参考我们这条步行路线,最好把路线反过来,把凯旋门安排在购买通票之后。

我买的四日通票,2019年的价格:66欧/张。

到橘园美术馆,主要是为了欣赏莫奈的巨幅《睡莲》。

 

在拿破仑三世时期,橘园是一个种植柠檬和柑橘的温室,这也是为何会叫它“橘园”。

 

1918年莫奈决定把他即将完成的作品《睡莲》捐赠给法国政府,当时的总理乔治·克莱蒙梭建议把作品在橘园中展出。

橘园从1927年开始改造,虽然那时,莫奈已于1926年12月6日病逝于维吉尼,但早在莫奈未完成《睡莲》之前,他已完成画作的展陈设计。所以,橘园的两个椭圆展厅,可以说完全是按照莫奈的设计打造。

让自然光从展厅上方倾泻而下,使作品呈现出一种自然的光感。这是莫奈想要的。

 

1966年,因为展品越来越多,橘园美术馆便在原有展厅上又加盖了一层楼,陈列其他展品,然而,《睡莲》厅的自然光却因此消失,灵性不再。

为了找回莫奈所希望的自然光,橘园于1999年进行了第三次改造,并于2006年重新开放。

为了能更好地欣赏《睡莲》,我们在抵达法国的第二天,就去了吉维尼的莫奈花园,看他亲手打造的睡莲池。回看请点击:在印象派的摇篮,遇见梵高与莫奈

真实的睡莲池,普普通通,并没有让我惊讶;但莫奈的巨幅《睡莲》,却着实令人震撼。

两个椭圆厅,每个厅里,四幅巨大的睡莲,顺着墙面,延展开来。

 

纯白色的空间,简洁,宁静,唯有蓝紫色、蓝绿色的睡莲池在墙上舒展,跃动。

我们虽身处室内,却无不沉浸在作品所打造的幻境中。

微风轻拂,枝条轻舞;水波荡漾,莲花摇曳。

 

只能说,艺术源于自然,却又高于自然。

莫奈晚年最重要的作品,便是《睡莲》。

莫奈在53岁那年,买下花园邻近的土地,挖成池塘,引入河水,种上睡莲。

 

睡莲池打造好后,莫奈几乎足不出户,全身心投入在莲池中,开始创作《睡莲》系列作品。可以说,这个主题涵盖了他的整个晚年,一直到他因病去世。

他早期的《睡莲》,作品中还可以看见拱桥,到了后期,拱桥不见了,天空也不见了,画面里只有睡莲,光影,以及色彩。

 

也许,在莫奈的眼中,睡莲也不见了,只有他的内心。

 

作为印象派的开创者,莫奈,穷其一生都在追求光与影。

而《睡莲》,则把他对光影的把控做到极致,成为莫奈艺术生命中的最高成就,也是印象派最伟大的风景画作品。

 

如果你喜欢印象派,喜欢莫奈,绝不能错过橘园美术馆。

利奥波德-塞达-桑戈尔行人桥

Passerelle Léopold Sédar-Senghor

隔着塞纳河,便能看见对岸的奥赛博物馆。

 

塞纳河上有30多座桥,我们所经过的利奥波德-塞达-桑戈尔行人桥,便是其中之一。选择沿这座桥过河,并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从橘园参观完后,正好而已。

没想到,随便走的桥,却是法国最浪漫的桥梁之一,又被称为”心锁桥“。

 

 

桥的围栏上挂着许多爱情锁,是情侣们为了祈祷爱情长久和圆满而挂。

写着名字的同心锁,在桥栏上挂得密密麻麻,几乎找不到可以再挂锁的位置。

不过,我俩也并不打算去挂一把同心锁。

缘分这东西,很奇妙,我相信早有注定。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用十把锁也拴不住。

珍惜当下就好。

 

奥赛博物馆

奥赛博物馆、卢浮宫、蓬皮杜艺术中心,被称为巴黎的三大艺术博物馆。

 

其中,卢浮宫名气最大,奥赛次之。卢浮宫展示的是古典艺术,而奥赛展示的则是1848-1914年间的近代艺术,包括印象主义、分离主义、象征主义等近代各大艺术流派。

如果你喜欢印象派作品,那一定得去奥赛博物馆,因为它是世界上收藏印象派作品最多的一个博物馆,又被称为印象主义画家的殿堂。

于我而言,我更喜欢奥赛博物馆。这种喜欢,从一走进奥赛就开始了。

 

奥赛原本是为了迎接巴黎万国博览会,于1898年开建的一个火车站,1900年万国博览会开始前通车。当时,一位名叫德塔伊的画家赞叹道:“这个车站多像一个陈列艺术品的宫殿啊!”

没想到,这一句由衷的赞美,竟然在86年后成为现实。

奥赛火车站运营39年后,因时代进步,越来越不能满足运输需求,遂被废弃。巴黎市政府一度想将火车站拆除,改建为高级酒店的摩天大楼,但遭到巴黎人和文化界的一致反对。

1969年,在法国总统蓬皮杜的倡议下,兴建了蓬皮杜艺术中心,专门收藏现代艺术作品。古典艺术作品由卢浮宫收藏,唯独19世纪的艺术品缺少一个合适的收藏场所。

1972年,有人提议把火车站改造成博物馆,专门收藏19世纪的艺术作品。这个提议立即得到当时的法国总统蓬皮杜的支持,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奥赛博物馆,同时也带动了世界各地把老建筑改造成展览馆的风潮。

不得不说,法国从曾经的弗朗索瓦一世到总统蓬皮杜,都非常有艺术眼光。

 

走进奥赛博物馆的中庭,迎面便是一些雕塑作品,首当其冲的便是自由女神像。

 

她和美国的自由女神长得很像,缩小版的自由女神。因为,她便是美国自由女神像的蓝本。

美国纽约的自由女神像,是法国于1876年送给美国独立100周年的礼物,由法国著名雕塑家巴托尔迪历时10年完成。

其他雕塑作品也都非常唯美。

一边听着语音导览的讲解,一边细细打量这些雕塑的表情、线条,我的内心竟莫名升起一种感动,被这种无以伦比的美所折服。

原来,不懂艺术之人,也会单纯地被艺术之美所打动。

 

我问蟋蟀头,在这之前我们也参观了不少顶级博物馆(比如佛罗伦萨的乌菲齐美术馆、梵蒂冈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等等),为什么我虽然会感觉作品美,却不会感动,不会在心里起涟漪?

 

他说,“那是因为在经历过一次次顶级博物馆的洗礼后,你开始逐渐有所领悟,开始懂得欣赏。”

 

所以,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果真如此。

 

奥赛博物馆,作为印象派的殿堂,收藏了许多印象派最经典的名作。梵高、莫奈、雷诺阿、塞尚、德加、马奈、米勒、高更,这些印象派大师的作品,比比皆是。

为什么要去博物馆欣赏绘画作品?

因为可以近距离看到艺术家的笔触、油墨的厚重浅薄。

 

 

你会惊诧于,近看也许只是几种油墨的叠加,远看却是泛着微光的波浪;

(马奈作品)

也许只是纯色的涂沫,但只须加深几笔,便勾勒出衣服薄纱上的褶皱,或者雪地上的光影。

(马奈作品)

不得不叹服于这些大师们的神来之笔。

而我最喜欢的还是梵高的作品,他的用色和笔触都是独一无二的。

当看到梵高这幅绘于圣雷米精神病院的画,我竟有点小小的激动。

之前我俩特地去了圣雷米,参观梵高曾住过的圣保罗精神病院(现在是梵高博物馆)。在那儿,我们就看到了这幅作品,当然,是复制品。

(在阿尔勒和圣雷米的梵高之旅,请回看:天才沿着神秘的轨迹成长

而现在,我们终于在奥赛博物馆看到真品!

只是,我觉得奇怪,不说奥赛有许多梵高的作品吗?《梵高的自画像》、《迦歇医生》、《奥维尔教堂》。。。为什么我们只看到一幅作品?

但时间已是晚上9点过,博物馆开始语音提醒,距离闭馆时间只有半小时。

奥赛博物馆的开放时间,周一闭馆,其余时间9:00~18:00,唯独周四,开放至晚上21:45。所以,我特地挑了周四这天来逛奥赛,却没想到,不知不觉,我们就逗留了足足4个多小时,而且竟然还没有看完。

蟋蟀头说,这最后半小时,我们走马观花,把剩下的大概看一遍。

来到5楼,才发现,梵高作品主要在5楼展示。而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够了。看来,只能再来一次奥赛。

 

5楼还有许多印象派其它艺术家的作品。

 

在5楼,虽然我们只是匆匆略过,但每个角度欣赏奥赛,都觉得美。

火车站原有的建筑结构,得以完全保留,工业的钢筋结构与细节上的精雕细刻,完美结合。散落其间的雕塑,似有意无意,随意放置,却让每个角度都尽显其美。

 

艺术的殿堂,似乎就应该是奥赛的样子。

难怪说,奥赛是欧洲最美的博物馆。

但那高挂的大钟,却提醒我们,它曾经只是一个火车站。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版权所有者发现自己作品被使用,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在核实权属后,将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If copyright owners find their works are used, please contact customer service in time. We will delete them within 2 working days after verifying the ownership.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