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中国边境自驾游之太行秘境·Day 6 终访雁门关

昨天一天时间,我们完成了瞻拜大朝台的心愿,大家都很满足。

商量今天的行程,却有三个不同的方向:老胡想去悬空寺,胡太想去拜访台怀镇的几个大寺院,而我,则想去雁门关。

当然,小朝台黛螺顶是大家都想去的。

为了协调大伙儿的意愿,我们最后妥协达成了如下方案:大家一大早一起去黛螺顶,之后,兵分三路,各去各的地儿。

为了避免像昨天一样遇到人潮,我们提早了5分钟起床。8点,我们准时出发,开车去黛螺顶。

可惜事有不巧,在台忻线转到砂石线的路口,我们遇到了堵车。

车子一动不动的堵了10分钟,我受不了了,跑下去打听,这才知道,原来台怀镇里来了VIP,交警把守着路口,所有车辆都不能进入。

眼看着源源不断的车流往路口涌来,我改变了主意,放弃了先去黛螺顶,之后从北门出山去雁门关的计划,改为从西门出山,回来的时候再从北门入山去黛螺顶。

老胡看着这状况也没办法,只好丢下胡太自己走路去台怀镇,打算也跟着我从西门出山,然后先去悬空寺,回来再去黛螺顶。

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退出了车流,沿着小路绕开堵车的路段,回到台忻线,朝着西门开去。

刚走了几公里,老胡手台里说胡太打来电话说路通了,他要掉头回去执行原计划。

可惜我不想走回头路,于是就昂着头继续往前,和老胡分开行动。

*************************************

沿着台忻线走不多时,我们出了西门。

对于二次进山的游客,需要在门口拍个照,证明自己不是企图逃票的家伙。

出了西门之后便是一路下山。

看得出来,台忻线也是一条进山的主路,也是从爷爷辈忻州市到孙子辈台怀镇的主要道路,因此,路况非常不错,是极其顺滑的柏油路。

但因为路上弯道很多,有些地方坡度还不小,因此开车也要小心谨慎,要是遇到雨雪天气,可就更要注意安全。

下了山之后,便来到山谷间狭长的盆地。

这里是山西高原和太行山脉的接壤之地,遍地黄土,但作物生长良好,估计在古代,这里是五台山寺院的主要供粮地。

下山之后来到豆村镇,在这里转上239国道,一路往北。

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就在我快乐的盘算到了雁门关是先吃中饭还是逛完景区再吃饭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峨岭寺。

峨岭寺在公路上建了一个牌坊,看上去是个不小的寺庙,但五台山这么多寺庙,这个山外的寺庙,应该没什么特别。

然峨我错了。

过了牌坊没多久,我们就遇到了堵车。

这里的国道并不富裕,双向两车道上,左侧的路边停满了车,这就使得对向来的车势必要借用我们这边的车道。

但现在的状况是,车流一动不动,看起来是堵死了。

我跳下车去搜集情报,往前走了一段,才发现,车队不短,看起来已经是堵了有些时间了。

问了来往的人,才知道今天峨岭寺有重大活动,巨大的车流和人流,已经把路堵死了。

看着头顶上的寺庙里浓烟滚滚,我才明白原来峨岭寺的香火还真是旺盛。

他们说,你还是回去绕路吧。

我晕,这绕路得绕到什么时候?

我还是决定等待。

等了快一个小时,车子终于动了。当然,这一个小时之内,车子也并非完全不动,但总共移动的距离不会超过100米。

越是接近寺门,国道两边停的车和走的人就越多。在他们的夹击之下,大货车们显得很是战战兢兢,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跳下车来当起了”交通指挥员“,指挥路边的车子往边上挪动,才让我前面的超长的货车继续往前。

好歹过了峨岭寺,以为接下去将是一路顺畅的时候,车流依然是走走停停:走二十米,停半小时!

这可如何是好?

我把卫星地图放大了看了几十次,死活找不到一条哪怕再细小的岔道,能够让我走出这片天地。

没办法,我只能在这里接受时间的煎熬。

11点了,路没通……12点了,路依然没通。

我心一横,干脆把车开到路边的空地上,准备吃饭,管你三七二十一,肚子问题解决了再说。

就算你现在路通了,我不还是要吃饭不是?

想到这,我心里踏实了很多,在路边司机们的注视下,我们开始煮起饭来。

以前,当我在路边煮饭,路过的人往往只是投来好奇的眼光,而这一次,我分明看到了羡慕。

娃哈哈哈哈,我不禁得意的笑。

我在群里问了一下老胡,这家伙从黛螺顶下山之后,也被堵在了停车场里,无奈之下,只好也就地煮起饭来。

我嘿嘿一笑,马上把我们已经煮好的饭拍了张照片发了过去。

没一会儿,老胡也把他们的饭发了过来。

我去,他们居然有大火腿肠吃!伙食比我们高三个档次啊!

为了不影响我吃饭的心情,我假装没有看到他们的火腿肠,更没有把它拿给Leo看。

如此这般,才能略微保证我们饭菜的可口性。

半小时之后,我们吃完了饭。

我们所在的这片空地,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但是地上到处都是垃圾,既有瓜子壳,也有西瓜皮,既有塑料袋,还有塑料瓶,甚至,还有一杯完全没有开封的饮料!

Leo说,爸爸,我把这些不能降解的塑料垃圾收了吧。

我说如此甚好。

于是我们又花了几分钟把地上的垃圾清理了。

可是,车依然还在堵着。

又过了个把钟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的,车不堵了。本来还站在路边或探头探脑东张西望或三三两两抽烟聊天的司机们如触电了一般迅速的弹回自己车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的发动车子、踩下离合、挂上一档,再踩下油门、松开离合,嘴里大喊一声走你,车子”蹭“的窜了出去,迅速的消失在弯道里……

只要条件具备,大货车也可以变成林宝坚尼。

我们也迅速加入车流,愉快的向前开去。

掐指一算,这一堵,堵了将近4个小时!这可真是漫长的4小时啊!!

不过,我们没什么好抱怨的,出门旅行,就得接受一切可能的结果,人总是要适应环境的不是?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赶路,我们从239国道来到108国道,之后又转上雁西线。接近下午2:30,我们终于来到了雁门关景区大门。

快到西门的山腰上,可以回望我们酒店所在的小小山谷

出西门前,我们得在这里拍一张傻不愣登的合照

239国道和国道上面的云朵,似乎昭示着旅途的顺畅

刚进峨岭寺的山门,就遇到了堵车

过了峨岭寺,却依然还在堵车

堵得心慌,我们干脆靠边煮饭

视频:我们打算去黛螺顶,却遭遇到交通管制;换个想法去雁门关,却又在峨岭寺遇到堵车…

视频:峨岭寺大堵车缓解之后,我们马不停蹄的来到雁门关

*************************************

这里是雁门关景区的南门,直通雁门关的东门(这是因为景区布局是南北走向,而雁门关本身却是东西布局,两个大门一东一西把守着关城),门不大,门前的停车场更小,就算这么小的停车场,也没有停多少车,门前更没什么人,这和一般景区门前人山人海的状况相去甚远。

我们提前在网上买了票,因此只要在门口刷一下二维码便可进入。

一进景区大门,便是一个仿古的街市,倘若此时街市里熙来攘往,大家都穿着宋代的衣服,时而夹杂着一两个骑马的官差大喊着从身边疾驰而过,恐怕我们就真的穿越了。

只是眼前空空如也,没有店铺,没有货物,更没有人,只有那仿古的建筑冷静的站在那里。

虽然略显凄凉,但想到景区没什么游客,我还是暗自窃喜。

过了仿古街,便是一段大约2公里长的爬山青石板路,直达雁门关。

虽然爬山,但好在路不算长,我们爷儿俩没经过什么挣扎,便来到关口。

雁门关有两个关口,一个面向关内(东门),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的这个,因其上有武则天题写的”天险“二字,又被称为天险门。还有一个面对着关外(地利门,朝西),当然,那是从景区北入口进来的游客会首先看到的。

和所有的关口一样,站在关楼下,人会显得比较渺小,一切东西须仰头才见,所以还是颇有一些震撼感。

今天天气依然不错,天空蓝的通透可爱,太阳高挂在天上,这就让雁门关显得更加雄壮又苍凉。

雁门关始建于战国的赵国时期。

赵武灵王曾进行军事改革,胡服骑射,算是最早践行”师夷长技以制夷“理论的人。他大败林胡、楼烦的入侵,建立了云中、雁门、代郡。

后来,李牧奉命常驻雁门,防备匈奴。在李牧的统帅下,免除了匈奴对赵国边民的袭扰,使匈奴数岁无所得,而赵军则兵强马壮,愿为一战。“大破匈奴十余万骑。”其后十余年,匈奴不敢寇赵。后人称李牧为“奇才”,并在雁门关建“靖边寺”,纪念其戍边保民的战功。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派遣大将蒙恬率兵三十万,从雁门出塞,“北击胡,悉收河南之地”(即河套地区),把匈奴赶到阴山以北,并且修筑了万里长城。

之后的各朝各代,都把雁门关作为重要的戍边战略要地,时常派强将精兵把手。虽然如此,塞外游牧民族依然把雁门关作为进攻中原的突破口,因此在雁门关时常有重大战役的发生。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雁门关成就了李牧、李广、杨业等著名守关将领。

我们身边的靖边寺如今已经改名为“镇边祠”,除了纪念李牧,历代众多和雁门关有关的将领也都被供奉祭祀。

我们先游览了镇边祠,然后登上天险门,之后沿着长城的城墙逆时针绕着碑林和雁塔一路来到地利门。

地利门距离天险门不太远,顶多150米,两门之间的空地大概就是彼时守城官兵们屯驻的地方,看起来能够屯驻的兵力应该非常有限,也许大部队都驻扎在关内,一旦有战事就顺着我们走过的石板路快速向关口集结。

虽然景区有两个入口,但游客依然不多,真是个颇为冷清的5A景点,值得推荐。

我们在这里兜转了近两个小时,之后便原路下山而去。

下山的路上,我突然有个遍访我国十大名关(山海关、潼关、嘉峪关、居庸关、友谊关、雁门关、紫荆关、剑门关、娘子关、武胜关)的念头,但一转念突然又觉得自己对于关其实并没有什么根深蒂固的兴趣。毕竟山海关和居庸关我去过,却已经没有太多印象;嘉峪关和潼关经过了三次都没有进去看一下;紫荆关和娘子关都曾路过;剑门关离老家不远,也未曾有强烈的兴趣一定要去看一下……于是,便迅速把这个念头给掐灭了。

然而雁门关,却不知怎的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无论是做阴山的路线规划还是做中央高原的规划,我都把雁门关放在了行程里。当然这一次去了,我就可以去更新我的阴山和中央高原路线了。心愿达成。

最后关于雁门关,我想唐代诗人李贺的《雁门太守行》是对它的最好描摹: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胭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一进雁门关景区的南门,看见一个冷清的仿宋古街

走过仿古街,便是上山的青石板林荫道

站在山腰上回望青翠的山坡

终于爬到关楼处

接近关楼的陡峭的山路上,是经年累月压出来的深深的车辙槽

兵车模型

关楼下的石刻

这是天险门

天险门得名于城楼上武则天题写的“天险”二字。女皇一贯爱自己造字,这回的“天”字,看上去又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草字头代表草原游牧民族吗?中间的“田”代表中原农耕社会吗?下面的”戈“代表的是游牧民和农耕民的冲突吗?可是这为啥叫”天“呢?当然了,我的理解肯定是不对的,网上有一种靠谱的说法,说上面是草字头,代指粮食;中间的“田”字是指国土;下面的“戈”是指军队。总结出来,就是大量的粮食、广大国土和精锐的军队,这才是一个国家富强的三要素

镇边祠

镇边祠的正中,供奉的是姬幸

武安堂供奉的是李牧

忠武堂供奉的是杨业

群英堂供奉着和雁门关有关系的历代名将

登上天险门的城楼

在城楼上向右可以俯瞰镇边祠

向左可以看到关署,应该就是镇关将领平常办公之所

仰头就是碑林和雁塔

沿着长城拾级而上,回望关楼

我一直以为碑林里都是埋忠骨或者纪念亡灵的地方,没曾想里面却是历代文人墨客留下的印记

站在碑林的高度回望关楼和长城

在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我们的来时路

一个成长中的vlogger

登高北望

扶墙南眺

此雁塔为现代重建,原塔已毁于鬼子之手

几百年前,站在城楼上向北望,眼前所见便都是塞外之地了

站在雁塔边,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到雁门关的全景:左侧冒出个房顶的是东边的天险门,右侧的关楼则是西边的地利门,城墙围起来的,应该就是当年守关将士屯驻的地方

沿着城墙向地利门走去

这便是地利门上的关楼

地利门

雁门关全景

天险门

雁塔

长城和明月楼

回到仿宋街,我们就算下山了

视频:张导游解说雁门关

视频:俯瞰雁门关

*************************************

快5点,我们离开景区大门,驱车望五台山而去。

这个时间,赶回去爬黛螺顶显然是来不及了,但好歹,我们还是要回去赶顿可口的饭菜不是?

毕竟,今晚这一顿是我和老胡的散伙饭,明天,我们将各奔南北。

于是,走高速就变成我的不二选择。

我离开雁西线之后,上了”繁河高速“,之后又转上108国道,然后再回到砂石线,便一直往南,前往五台山。

去年5月,我和老胡分别之后,带着Sherry大王沿着砂石线向北走,一路上,我们被景色完全惊艳到了,没想到五台山除了深厚的人文景观之外,自然景色也是如此的好。

而且,我们更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惊喜的发现了东台顶和北台顶的入口,这就坚定了我要再来瞻观五大台顶的决心。

这次沿着砂石线往南进山,一路上的景色依然如许,依然动人。

在回来的路上,我还看了一眼明天我和Leo将要挑战的小路,这一看不打紧,我内心里甚是一紧。这路够呛啊!

但现在,我也管不了太多明天的事,这路能不能走,明天再做决定吧。

东台顶和北台顶的入口岔道,正好位于砂石线的海拔最高点,之前是一路上山,过了这两个岔道,便是一路下山。

不过,之前还好好的天气,到了这里,却又变成大雾弥漫,这天气可真是够奇怪的。

下山没多久,我们来到了昨天遇到狐狸的地方。果不其然,两只狐狸正在这里享受着几个游客的投食。

说实话,这之前我并不太清楚狐狸喜欢吃什么,看到它们正在啃着游客投喂的火腿肠,我总觉得这并非它们的最爱。

我让Leo拿出香脆可口的来伊份锅巴,拆了一袋,准备给它们吃。

一只狐狸看见我手上有食物,就主动凑了过来。

我内心一喜,赶紧把锅巴递了过去。

可惜这家伙闻了一下之后就瘪了瘪嘴走了。

哎呀!

我又把锅巴扔给另一只更帅一点的狐狸,以避免丑狐多作怪这样的情况发生,可没想到帅狐也只是闻了一下就走了。

我去!

这么好吃的锅巴竟然不吃?!

那可是来伊份哎!

大概它们不吃素吧。

我让Leo把他爱吃的宝贝蛋拿出来,可Leo却舍不得。我连哄带骗的好歹让他扔了一颗给帅狐,可是它却依然闻了一下就走了。

这可把Leo急坏了,他很后悔把蛋给了它,说还不如自己吃。

我使劲想了半天,脑瓜仁都想疼了也没想起我出发前有带什么肉制品。

得了,拜拜了您呢,喂不起您我还躲不起吗?

我和Leo跳上车,这家伙还在追思那个被浪费的宝贝蛋。

往前走了没一小会儿,一只白狐狸趴在路上,我赶紧停车,从Leo那儿抢了一颗他为了安慰自己没有吃到宝贝蛋而拆开的燕山板栗扔给小白狐。

吃吧小狐狸!

可是这小白狐连动都懒得动一下。

算了,不吃得了,我自己去吃好吃的。

我叮嘱小白狐注意安全,之后便一路径直下山。

7:30,我回到酒店,而老胡,却依然还在路上。

得了,饿着等他吧。

当这家伙冲着我走来还舔舌头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小担心的,毕竟,我以前只招狗,没招过狐狸

人多了,帅狐逃到路边的高台上去了

路边遇到一个可爱的白狐狸,可惜它连板栗也不吃

回五台山的路上有一个观景台,可以正确的远望台怀镇

竖着也来一张

视频:从雁门关返回五台山的路上,我们如愿碰到了昨天看到的那些狐狸,我们打算喂它们吃点东西,但未曾想,他们却都很高冷

这是今天的轨迹,红色叉叉为因VIP导致的封路处;两个”人民币“是景区的西门和北门;峨岭寺当然就是我们堵车的地方

离开五台山西门,便是一路下山

走在太行山狭长的山谷里。黄色圈圈便是峨岭寺

从峨岭寺到雁门关

雁门关景区:绿色圈圈是景区南门和停车场,黄色圈圈是雁门关东门天险门;红色圈圈是西门地利门

雁门关布局

五台山回山之路,黄色箭头是北台顶的岔道,绿色箭头是东台岔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