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 川西 遇见塔公

 

 
2020年6月,大学毕业十年季,疫情后的出行恢复期。我又回到成都,开启川西旅行,这趟,塔公是惊喜。
 
为什么去川西?
答案有雪山、海子、冰川、峡谷、森林、草原、藏地独特的人文、历史……
 
更重要的是,川西的可到达性真的太好了。从成都出发,两三个小时就能抵达雪山脚下🏔️ 壶煮咖啡☕️ 行走川西,既会感慨沧桑岁月中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也会真实体验基建狂魔改变世界的力量。
 
计划中的旅行
我的计划是走川西小环线,主要坐标:成都-康定中谷-雅拉雪山徒步-丹巴中路-小金四姑娘山-卧龙-成都。
 
川西小环线
 
租车公司把我预定的红色JEEP SUV送到成都酒店的停车场,附了一张自驾地图,川藏地区主要的自然、人文景观点缀其间,心驰神往。
 
收拾妥当后,我和田老师开始了一路向西的旅程。穿过二郎山隧道,就来到了折多山的另一侧。全长十几公里的隧道通车,意味着曾少则一天,多则两三天,冬季可能大雪封路一个月的路程,现在只需要几十分钟。
 
横跨大渡河的川藏第一桥
 
我们下午就到了康定中谷,海拔3100多米,这是雅拉雪山两条徒步线的起点,也以温泉♨️出名。村子里有当地马帮老大龚哥家的徒步客栈,有村民自营的温泉旅馆,最近,外头的老板还来投资了一家野奢风的温泉度假酒店。
 
龚哥家的徒步客栈
 
特殊时期,村子里见不到「外来人口」。野温泉自顾自地咕咚咕咚冒着泡,热气升起来,与山间云雾混作一团。作为没有高反的温泉爱好者,我当然不能错过这一泡。
 
中谷温泉
 
第二天,我们来到雅拉河口。向导家的大金毛从公路另一头加速冲向我,一副刹不住车的架势,对我表示了极大的欢迎。难道是因为我穿了红色冲锋衣?还好我马步扎的稳,没被它撞翻在地,冲锋衣上留下了一排排狗脚印🐾
 
🐶:欢迎来到雅拉雪山

 

天公不作美,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山野里的小精灵们倒是在雨水的滋润下额外精神!整座山充满雾气、灵气、仙气。
 
 
 
 
 
想偷懒的我骑着马前行,不料遇到了一匹与我斗智斗勇的马……明明可以走徒步径中间,它偏要贴边走,任我生拉硬拽扯缰绳,它都不为所动,铁了心不扭头。路边的高灌木们、松树枝们噼里啪啦地抽在我身上,我毫无办法,只能拼命闪躲。
 
终于,我被卡在了一节胳膊粗细的大树枝上。我紧紧抓住缰绳,俯下身紧贴马背,生怕自己被挂到树上。这马儿一点儿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驮着我从枝叶间硬蹭过去。我被弄的灰头土脸,背包的袋鼠仓还被划了道大口子!“这马也太坏了吧!我还是自己走路吧!”我气急败坏,田老师在一旁笑个不停……
 
从雅拉河谷开始的徒步线
 
计划外的新计划
emmmmm,我们提前结束了徒步,下午回到龚哥家。不如临时换个地方住一下!我在携程搜过来找过去,预定好了一家藏式民宿。民宿在塔公草原,车程显示两小时,大方向在我们计划的小环线上。
 
这家民宿吸引我的地方主要有二:
1. 介绍里说,塔公意为“菩萨喜欢的地方”,来都来了,有什么理由错过菩萨都喜欢的地方呢?
2. 住客的评价里几乎都提到老板巴依老爷是个有趣的人,很想去见识下。
 
预订网站上的照片
 
和龚哥道别,我们前往计划外的塔公。随着海拔升高,雾气越来越重,只能缓慢行车,到4000多米时,雨变成冰晶,又变成雪。苍茫中,手机没有信号,也没有其他的车和人。
 

 
海拔越来越高。咦,公路上冒出几个人影儿,深红的藏式袍子在大雾里也能很容易地被发现,他们的出现给这段路增加了一点儿生气。车开近了,我看清了她们是当地的女牧民,还有孩子。他们疯狂地招手,示意我们停车。
 
我刚刚还在为终于见到人烟而安心,现在直接被这招手拦车的架势吓得想一脚油门飞速逃离。然而,开车的不是我。
 
我潜意识里丝毫不想停下,“别停车!这儿没有信号、人生地不熟,太危险了!他们的背篓里不会还有锄头斧头吧……开走开走!”
 
而田老师似乎没有察觉出任何“危险”气息,她直接停了车,摇下车窗。
 
打头阵的姑娘探过头来,用生涩的汉语问,“我们能搭车吗?”
“我们是去塔公的。你们去哪?”
“一样的……”
“后排只有两个位置了,还放了很多很多行李。”我试图解释我们的车并不能装下他们。
“两个人……”
“行,上来吧。田老师打开车门,夹杂着冰晶的冷风吹进来,一股脑儿地挤进来两个大人,两个五六岁的孩子。我紧张起来,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你们去哪?”我语气和善,让自己显得很淡定。
“@#$^&%!$#*&%&@34%#!”嗯,我完全听不懂他们的话。
……行车中……
车子爬到垭口,拐角散落着几处简易的房子。“§№☆▲△■※£¤¢℃”……我没听懂他们的话,但我确定他们要下车了!孩子们要塞给我一些小木棍一样的东西,难道是虫草?我笑着快速摆手,示意不用客气。
 
等他们下车回了家,我长舒了一口气,能帮助到他们我很开心。但,我跟田老师商量,下次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先好好评估下风险,再决定是否让陌生人搭车吧。
 
我们继续行车,天转晴,雾渐渐散去,雅拉雪山若隐若现,越来越清晰。雅拉在康定、道孚和丹巴三县的交界处,是藏区四大神山之一。眼前的景色让我反思,我想,在神山庇佑下生活的牧民,必定是极其善良的陌生人。
 
雅拉雪山的出现
 
拉在藏语里的意思是“东方白牦牛山”,牦牛是世界上生活在海拔最高处的哺乳动物,藏语叫雅客,国外称"yak"它们像星星一样散落在山野,自由自在地生活

 

城市里的居民是不能常常看见牦牛的,但在川西,你会发现它们时不时地出现在你的视线里。它们跟你对视时,毫无陌生和惧怕,像朋友一样,陪着你一起旅行。

 

 

菩萨喜欢的地方
天黑前,我们顺利抵达塔公的民宿——海拔3600米的博卡拉庄园。看到有车开到店门口,老板巴依老爷立即出门迎接我们,帮我们把行李抬到二楼的房间。
 
塔公草原的博卡拉庄园
 
这处房子是巴依老爷家的旧宅,改成民宿后,今年刚刚营业。疫情原因,今天只有我和田老师两位住客。巴依老爷之前在云南经营了很多年民宿,现在回到家乡改造了自己的家。房间的布置舒服又温暖,很贴心地准备了加湿器、热牛奶、书。
 
客房的一角
 
民宿一层经营着一家餐厅,据说是当地最受欢迎的素食餐厅,几个僧侣正在用餐。巴依老爷跟我说,“这个月是佛诞月,是斋月,我们这个时候来蛮有缘的。”
 
茶点和藏式早餐
 
我问他,“我们能去塔公寺吗?我看就在附近。”
“现在疫情,塔公寺没开放。不过,我可以带你们进去。”
我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优待!非常开心。
 
巴依老爷在塔公的生活
 
一大早,巴依老爷带我们进了塔公寺大门旁的小超市,超市里有个小门能通往围墙之内,这是开放给当地人的。
 
塔公寺全名“一见如意解脱寺”,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康巴藏民族朝拜的圣地之一。寺里有一尊与拉萨大昭寺相同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
 
传说当年文成公主入藏经过此地,嫁妆里的一尊太宗赐予松赞干布的佛像,竟像在地上生了根一样,再也无法移动。佛像还主动说想留在这片土地上。但佛像是皇帝要送给藏王的,皇命不可为,这可怎么办呢?文成公主急中生智,让人用当地的金沙复刻了一尊一模一样的佛像留在此地,还为它建了一座寺,就是塔公寺。
 
因为这段特殊的缘分,在信仰者心里,凡是不能到拉萨的朝圣者,朝拜塔公寺的释迦牟尼像也有同等的功德。所以,塔公寺也被称为“小大昭寺”。
 
塔公寺和雅拉雪山
 
没有游客的塔公寺,安静而肃穆。我们脱掉鞋子,进入空无一人的大雄宝殿,殿内的光线昏暗,好像穿越到了另外一个时空,我想起了盗墓空间和古董局中局。我默默注视着正中的佛像和四周的壁画,它们满载着信仰和故事。千百年来,这里发生了什么,未来又将发生什么呢?
庄严的佛像、浓郁的酥油灯味道、僧人们念经修法的器物、大殿内的光与影……我置身于一个与我的日常截然不同的世界,复杂而深刻。

 

 

中路森林学校的书琴老师摄于塔公寺的沙坛城
 
时间有限,我们没在塔公停留太久。离开塔公,看到路边撞毁的汽车。它提醒着往来的司机注意交通安全。好像也在提醒人们——信仰之路,并不容易。
 
离开塔公
 
计划之外,缘分之中,我们遇到了“菩萨喜欢的地方”。我很开心,我很喜欢这里。在塔公,还可以露营、观星、看日落金山……从雅拉河谷出发,四天三夜的徒步线连结康定中谷与塔公草原。希望来年走一次。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