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攀登雪山|雪中登顶希腊奥林匹斯山失败

图:雪中奥林匹斯山的山脊上

2021年12月29日16:06于希腊Pieria

 

奥林匹斯山(Mount Olympus)是希腊最高的山,位于爱琴海塞尔迈湾(Thermai Gulf)北岸。奥林匹斯山由52座山峰组成,最高峰Mytikas海拔2917米。在古希腊人眼中这是一座神圣的山,希腊神话中的众神就居住在这里并管理世界。奥林匹斯山顶峰离海岸只有十几公里,从海湾周围的城市看去,山雄伟而俊俏,日出的曙光和日落的余辉都率先照映在这座圣山的顶峰。
在飞往希腊北部城市Thessaloniki的航班上看到的奥林匹斯山脉,仿佛从海面上升起的山峰积雪覆盖,云雾缭绕,确实有神圣的感觉。(图:by BB)

 

在山下小镇Litochoro看奥林匹斯山群峰

21年的最后几天,攀哥、彬彬和我预计用两天时间,从山脚下的小镇Litochoro出发,登顶最高峰Mytikas。山上积雪甚厚,第一天晚上成功到达顶峰附近海拔2697米的山屋住宿,第二天尝试登顶,遇到陡峭有滑坠风险的雪坡,因未带足够的攀登装备,最终原路返回。但冰天雪地的徒步体验,壮丽的山顶风光,使得这仍然是一次独特且不虚此行的经历。
01 厚厚积雪中的爬升
这段徒步路线从山腰间的停车场Gortsià开始,离我们住的小镇Litochoro还有14公里的盘山公路,我们联系好司机把我们带到了这里,8点20分开始徒步。
登山起点海拔1100米,先穿过松树林,随后穿过桦树林,这一段都轻松的登山步道。在一路爬升中积雪越来越多,落叶的桦树林渐渐消失,森林里只生长着适应高寒的松树。11点23分,我们到达了海拔1940米的 Petrostrouga Refuge山屋,并在这里稍作调整。

 

 

▼ 大自然的作品

从山屋开始,积雪迅速变厚。起初没到小腿,随后没到膝盖。森林深处没有风,积雪得以堆积,有时不慎踩的深,积雪甚至能没到大腿。我试着把105厘米的登山杖插入路边的雪中,登山杖竟然全部淹没了。这本是一段在树林中平缓的横切路线,爬升小,但深的积雪让我们爬山的速度马上慢了下来。
我们虽然都穿了防水的登山鞋,但是我和攀哥穿的都是束脚的裤子,鞋上面容易进入积雪,鞋子开始结冰,从此冰冷的鞋就伴随着我们直到第二天下山。
▼ 未穿雪套,鞋子里浸满冰雪

终于走出密林,前面是我们今天遇到的第一个陡峭的雪坡,坡上稀疏的长着幼小的松树。雪坡大概有40~50度,这时已经没有脚印可以循迹,我们只能根据导航轨迹的方向在雪坡上找路横切过去。雪坡上都是松软的雪,差不多每一步都会陷到小腿甚至膝盖以上,倒是很好地阻止了在雪坡上的滑动。
在陡峭的雪坡上的行走

沿雪坡再往上,植被也消失了,这时天下起雪来,我们前方只有看不到头的雪坡,按照轨迹,我们将一直爬到这个坡的顶端——海拔2476米的Skourta峰。

 在Skourta峰出发

约下午15点30,我们终于站到了Skourta峰顶。天气稍稍晴朗,我们能望见山下的海岸,峡谷对岸积雪的山峰,以及我们即将前往的山脊。沿着这条山脊,有一段170米落差的攀爬路线,就到了Muses高原 (Muses Plateau),天气好在那里就能看到我们住的山屋。
稍作调整(拍照),我们从Skourta先下降几十米再沿着山脊向西出发。山脊并不好走,两侧都是幽深的峡谷,好在没有什么爬升。接近山脊的尽头,是这条路线上的第二个挑战——一段冰雪中的攀爬路线。

 从Skourta到Muses Plateau的山脊(Laimou-Ghiosou passage)

▼ 山脊右侧的悬崖(图 by FP)

 山脊左侧的峡谷

这段攀爬路线夏天难度不大,但在冰雪中需要注意防滑,也更消耗体力。攀爬路线的最后一段是一个有铁索辅助的陡崖。攀哥率先攀上铁索,我和彬彬随后也顺利完成这一段。
▼ 登上Muses Plateau前的最后一段铁索

 

眼前再也没有了陡坡,虽然浓雾弥漫,但还能感觉出前方的一片坦荡,我们来到了这条路线中著名的Muses高原 —— 海拔2600米左右,直径约为1.2 公里的山顶台地。能见度高时,在台地能望见东面的爱琴海海岸线,以及西南北三个方向连绵的山峦。这么大面积的山顶平台真是一个理想的高山游乐场、大型观景台,是给经历艰辛攀上高原的徒步者的奖励。
我们需要从东面穿过Muses高原,来到它西侧的一个山屋。如果没有雪,这一段将是一片坦途。但这时厚厚的积雪、强劲的风和疲劳的身体使我们脚步变得沉重。傍晚天气变得更加糟糕,风雪弥漫,这一段有看不到头的漫长。高原上有一个个杆子作为路标引导我们走向山屋,起初走过两个杆子休息一下,后面每个杆子都得休息一下。好消息是对于我们再无明显爬升,走过这段高原就是晚上休息的地方。
▼ Muses高原上的徒步(图 by FP)

 

02 夜宿冬季山屋
下午5点30,天越来越暗,只有雪反射的一点光,加上风雪天气,能见度很低,只能隐约看到前面几米。我们完全依靠手机的轨迹导航,不时查看离山屋还有多远,终于在6点左右,抬头发现前方有个模糊的屋子的身影——Giosos Apostolidis refuge 山屋已经近在咫尺了。
山屋位于Muses Plateau的西端,是一座两层的小楼,海拔2697米,建造于1961年。山屋的命名是为了纪念山屋的主要建造者、在一次登山事故中不幸失去生命的Giosos Apostolidis。

山屋只在每年的六月初到十月时间运营,并提供餐饮和住宿,在剩余的时间,大厅的门保持打开,为登山者提供紧急庇护所。我们在出发之前也发邮件联系了山屋的所有者,确认了山屋大厅冬季确实可以进入。
山屋门前的积雪已经有三四十厘米厚,门被雪堵死,但门上的窗户是开的,我们从窗户进入。里面是一个三十平方米以上的大厅,有两张桌子,墙上有个无线电通信设备,可以发出求救信号,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摆设。我们幸运的发现桌子上还有六条毯子装在一个袋子里,这是给非运营季节进入山屋的登山者使用的。这些毯子让我们很振奋 —— 每人两条铺在地板上能暖和很多。
屋子虽然冷清,但防风性能很好,尽管外面风雪呼啸,在里面却听不到一点风声,感觉非常踏实。在这个环境下有热源对我们帮助很大,我们尝试在屋子四周找找有没有木材,但是除了这个大厅没有其他的房间开放,房子周围是Muses高原上厚厚的积雪,没有任何可燃烧物的迹象。
我们试图把包里能翻出来的纸巾和包装纸点燃,在短暂的火焰中象征性地熏烤了我们背上来的烧鸡。烧鸡依旧冰冷,但这种熟食仍然比巧克力吃的香。
我们三人钻进各自的睡袋,挤在房间的一角。有了房子挡风隔热,室内并没有那么冷,室内的温度计显示为零下二度,当我们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睡在睡袋里甚至还感觉有一点热(当然除了脚冷一直捂不热)。最大的问题是我和攀哥的鞋子因为进了大量的雪,已经整个变成了冰鞋,脱下后再也不想穿上了,因此出门上厕所都是轮流穿彬彬的那双没有湿的鞋。
晚上还寄希望明天能放晴,但屋外一直在下雪,天气从登山这天的下午一直在变差。不过我们反正也是从风雪里面走过来的,等明天再看看天气怎么样。
03 登顶失败
第二天我们大概8点起床,外面还是和昨天一样,白茫茫一片,能见度很差。吃了点食物,收拾好背包,最后花了好一番力气穿上了结冰的鞋子。穿上鞋子后得马上走动起来,脚底才有足够的血液循环,否则静止不动时间长了脚会被冻坏。
大概9点30分,我们在只有几米的能见度中从山屋向顶峰出发,按预定路线我们需要先从斜坡横切到最高峰Mytikas的下面,再通过一段攀岩路线登顶。

▼ 从山屋到登顶的路线示意图(来自Google Earth)

刚从山屋出发,就已经举步维艰。今天的雪比昨天还要厚,踏入深达膝盖的雪,每迈出一步都消耗体力。我们轮流在前面开路,后面的人踏着脚印能省些体力。一开始的坡度还没有那么陡,厚厚的积雪实际上有效地阻止了在斜坡上的滑动。
再往前,斜坡变陡,雪坡开始站不住了,会往下滑动一小步,但最终都能被积雪稳定住。这时虽然走的很慢,但是还能往前移动。

可随之糟糕的是,随着前方更加陡峭,岩石斜坡上的雪层变薄,提供不了足够的阻力。有的岩石上面结了一层冰,冰上又覆盖一层松软的薄雪,踩上去有滑动的趋势。尽管我们都穿上了简易的冰爪,但它的齿不够长,在冰上没有可靠的抓力。这时我们发现,我们正站在一个约45度的斜坡上,斜坡上都是冰雪,只有少量稀疏的小块突出岩石可以抓握。周围白茫茫一片,能见度低,往上看不到顶,往下看不到底,而前方也看不到斜坡还有多少路程要走。当越来越多的点需要用脚尖冰爪的齿插到冰里才能稳定时,我们感觉到了滑坠的风险——是时候停止前进了。
尽管这个位置离登顶在夏季只需一个小时,但冬季冰岩混合的斜坡在缺少必要装备(冰镐、攀登绳、专业冰爪)的情况下会给我们造成很大风险。奥林匹斯山的最高峰Mytikas顶端像一顶皇冠,越靠近最高点越险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道路可以绕过这段斜坡登顶(如沿着山脊需要攀岩上去,而山脊两侧都是陡崖)。我们短暂商量一下决定不再继续登顶,沿原路返回。
04 返回——意外的滑雪之旅
一旦决定了下撤,我们的心都放了下来。大概11点,我们返回到昨晚住的山屋,在里面吃了点东西稍微修整。随后经过Muses高原,沿着铁索下降到山脊,再沿着山脊回到了海拔2476米的Skourta峰。今天有明显更厚的雪覆盖在这条山脊路线上,我们花费了比昨天更长的时间。

从Skourta峰开始,随后的路线都是下降。我们没有走昨天上升的路线,而是在Alltrails(一个徒步轨迹APP)地图上发现一条几乎垂直于等高线的下降路线,从海拔2270米直接下到1840米,而等高线也相当密集。因为这个海拔往下已经进入林线,粗大的松树间是深到大腿根部的积雪,没有滑坠的风险。我们决定走这条更快下降的路线。
这是整个路线中最陡峭的长雪坡,可能有40~60度,有两处甚至接近于断崖。但树林间没有风,积雪非常厚,每一步都是没到大腿的深度,松软的雪提供了足够的缓冲和阻力,下降倒是非常安全。
这时攀哥一马当先,让我们帮他拍下降的视频。陡峭的雪坡激起了攀哥滑雪的兴趣,他的姿势从走路变成了臀降,随着他发现这个姿势能让自己滑动起来,他索性解下背包,躺着抬起双脚硬是在雪坡上滑出了一条雪道。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避免了在深雪里跋涉,实在是省力高效。虽说裤子可能会磨坏,衣服里面会进入雪,但对走了一天半的我们,省力这个优点才最解渴。我和彬彬也马上把背包滚下雪坡,背包滚了一段后会被下面的松树挡住,那就是我们每一段滑雪的终点。再把背包拿起继续扔下雪坡,这样的接力让我们在森林里快速下降。

整个四百米左右的下降让我们有“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感觉,更主要的是帮我们省了很多力气。随着越来越靠近山下,天气也在渐渐变好,能见度变高,山下的平原以及爱琴海的海岸也清晰可见。
这条陡峭的下降路线最终在海拔1840米处和昨天上升的路线汇合,这里开始已经进入了茂密的松树林,路上的积雪也没那么厚了。随后下降到海拔1100米的登山起点的林间小路几乎是如履平地,大概5点20,我们回到了公路,和等候的司机汇合返回了Litochoro的住处。
05 路线总结
登奥林匹斯山在夏季非常热门,没有雪的时候路线要容易的多,除了登顶前最后一段攀岩路线有些挑战性之外,其他都是比较常规的徒步路线,山间有多个山屋可以提供住宿餐饮用于修整,整个路线适合两天完成。在冬季由于山靠近大海,降雪丰富,积雪往往非常厚,使得路线难度变大:一是在较厚的积雪中步行更费力;二是积雪会掩盖路线,找到轨迹更困难;三是登顶前有较陡峭的冰雪坡,需要有冰爪、冰镐和绳子,否则可能有滑坠风险。相比于夏季,冬季山顶白雪皑皑,在山脊能望见积雪覆盖的奥林匹斯山群峰,有别样的壮丽。此外,这种低海拔的冰雪徒步也是体验和适应雪山攀登的一个选择。
到达登山起点公共交通比较困难,一般先到达Thessaloniki的机场,从机场坐一个小时公交到Thessaloniki汽车站,从汽车站坐大巴到山脚下的小镇Litochoro。从Litochoro到登山起点Gortsià有一段约14公里的盘山公路,到登山起点Priónia有一段约19公里的山路,这一段目前(2021年12月)没有公共交通,需要打车前往。
虽说未登顶略有遗憾,但这是第一次在如此厚的雪中徒步,体会到了积雪能让一条路线难度和景观截然不同,体验很丰富。最后,感谢队友攀哥和彬彬,我们为了一个纯粹的目标,两天在没有其他人的冰天雪地中互相扶持,并安全返回,在2021年的年末留下难忘的记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