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游记 | 感受一座城市的风情

去重庆,没什么原因,就是元旦前夕,在一个群里问朋友“我元旦假期期间突然想去重庆,你们有谁一起吗?”最后当天出发的时候,还是我一个人。一个人出发其实有许多的好处,就是能够在合理的范围内“肆意妄为”,不需要在乎其他人的想法。

 

似乎已经好久没有一个人出去走一走,最近几年到一些地方,都是因为马拉松或者越野赛的原因,大部分也都是结伴而行,当然一群人也有一群人的快乐,不会担心没人拼饭,不会担心没人一起玩,也不会担心自己拍的照片无法直视。

 

总之,一个人出发和一群人出发,各有所好,就好每个人的人生一样,都不能够简单地一概而论,或者决断哪一种更具有意义。胡适有句名言,“生命本没有意义,你要能给它什么意义,他就有什么意义。与其终日冥想人生有何意义,不如试用此生做点有意义的事”。只是我一直在想,那么何为有意义的事呢?来重庆算不算?

 

一直没能亲眼目睹的山城

不知在哪一刻间,内心当中对于去重庆走一走变得格外强烈,可能是五年多前在华山上,可能是在去过成都之后,也可能是在看过《舌尖上的中国》之后。对于重庆的印象依然停留在道听途说,以及那一张张图片当中。

 

其实我看过彼得·海斯勒(中文名何伟)写的《江城》,看过之后,对山峡沿途的城市就燃上了热情。无论是重庆,还是涪陵,都想亲自去走一遭,那一层层台阶,石板路,山峡沿岸的风景,以及那里的人,去零距离接触和感受一下。

 

但是直到去年7月份何伟结束了在四川大学的任教返回美国之时,我依然还没有触及。有些地方对于某些人已经成为熟悉的土壤,连味道都能够轻而易举地闻出来,而对于某些人而言,这些地方充满着未知,内心当中无时无刻不无限神往。

 

元旦期间的禄口机场大厅似乎显得有一丝冷清,或许所有的机场都大同小异,疫情围困之下,每个人需要考虑的问题似乎更多。无处安放的内心深处,就好像冬日的风雪,去往哪里都是冷的,让人畏惧和保持距离。

 

以至于,我们尽可能地全副武装自己,两只眼睛不仅充当着辨别方向的角色,也似乎扮演着嗅觉的功能,察言观色。看不到每一个人的脸,两只眼睛转来转去,互相诉说着彼此相似的故事。

 

在如今的形式下,绿码、行程码是基本的,如若你持有48小时核酸证明,你似乎更万无一失,其实去重庆不需要核酸证明,但前一天我还是去医院做了,我喜欢比较保险的方式。只是几个月前,航班被取消又取消的记忆仍历历在目,我想这一次的重庆之行应该不会有这样的运气。

 

西部航空的飞机顺利起飞,我还是第一次坐西部航空,为什么叫西部航空呢?我不知道,但我并未深究,因为有些事情,知道和不知道都是一样,只要它把我安全送到重庆就行!

 

在天空中,我什么都没想,好像短暂地睡了一觉,然后看了会我带的杂志《三联生活周刊》去年的最后一刊,现在我已经忘记了具体有什么些内容。旁边的一对情侣,交替彼此依偎,我猜这可能是他们第一次外出旅行,因为虽然都戴着口罩,但我明显能够看出他们过于兴奋的表情……真好!

 

重庆,如我想象中一样

 

从飞机落地重庆江北机场之时,我就像那对情侣一样,也展现出了兴奋的表情,这是人对于新鲜感的第一知觉,也让我确认,人类之所以生生不息,乐于征服,就是因为对于新鲜感的追崇。

 

周遭世界已经循环往复,日日夜夜看了许多遍,而眼界之外的世界却像一个个神话故事一样,千缠百绕。我们为什么喜欢听神话传说?那还不是因为神话当中有我们目之不及的天地。

 

坐在去往重庆市区的大巴车的后排,车上人很少,有种花了15块钱包了一辆大巴车的感觉。我打开了窗户,就像许多电影当中的剧情那样,我也将手伸到了车窗外,重庆的风,似乎与南京的没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之处或许在于,重庆的马路就像游蛇一样,而风也跟着这样的节奏忽上忽下,此起彼伏。

 

此刻对于我而言,什么都是新鲜的,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而重庆这座城市就像一个百宝箱,正等待我慢慢打开。

 

大巴车最终到了它的终点站,也是重庆最有名的商业核心区——解放碑,即人民解放纪念碑,它早已成为重庆的象征。我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多少的故事,站在解放碑下,我抬起头,一道耀眼的光芒打在上面。来来往往的游客也都驻足其前,合影留念,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微笑。

 

这条重庆最有名的商业街,高楼林立,商铺众多,如南京的新街口一样,现代化早已深入人心。我瞥见街旁边的一家包子铺,蒸包子的水汽犹如一个个白色的精灵,快速升起,然后快速的消失,无影无踪。我仿佛又迷失了自己,每每当我站在这样热闹非凡的街道当中,我似乎总是寻觅不得,于是逃离成为了我选择的方式。

 

每个城市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条步行街,这些步行街似乎都大同小异,绚烂的灯光,硕大的广告牌,不断向上延伸的高楼,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

 

步行街的意义可能在于,让一座座城市拥有了凝聚的点,让城市里的每一个人拥有了在这座城市大船当中的风向标。当你不知道去往何处之时,至少这条步行街,不会让你显得如此无措和孤独!

 

背包十年,恰如一个向往的故事

一群人有一群人的玩法,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相遇。当我一个人出去玩的时候,我喜欢住青旅,我至今依然认为,“青旅”是最伟大的“发明”,正因为有它,漂泊在外的许多人有了一个个彼岸。

 

我想青旅也应该拯救了许多人,因为你会发现在这里,会遇到天南海北的人,虽然可能存在着一定的地域差异,但几乎每个人都能够展现出自己的热情,彼此攀谈、闲聊、干杯,有的甚至能够成为长期的朋友。

 

记得一六年辞职之后,我一路向西,走过了许多座城市,当时住的都是青旅,也渐渐习惯了其中的氛围和感受。一晃五六年随风而逝,有些东西在时间当中也就无影无踪了,而有些记忆却一直刻在脑海当中,这短暂的一个月之行就存在于我的脑海当中,成为了我宝贵的精神财富。

 

什么对于我们是最有价值的?我偶尔会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当然大千世界,价值主张和观点很多,也断定不了谁就是准确的,只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安于一隅的方式,以及快乐。

 

这一次在重庆,我入住了据说很有名的青旅——背包十年,它在许多城市都有分店,听说老板是资深驴友,之前还写过一本书就叫《背包十年》,想来青旅的名字也由此而来。当然我没有看过这本书,我此前也并不了解背包十年,因为我并不是一个资深驴友,我只是在预定的时候看到这家店评价不错,就决定住在这里。

 

现代社会,我们喜欢看评价,不管是食品还是衣服,评价似乎成为了最重要的一部分,没有评价似乎就失去了某些价值。而写评价也成为了许多人得心应手的事情。

 

现在每每会看到一个新闻,因为某些方面的原因某个外卖小哥或滴滴司机和顾客之间发生了矛盾,顾客随即而来的一句话是“我要给你差评”!“评价”或“差评”已经深刻镌刻进了我们的思维当中,有一种奉为“尚方宝剑”的感觉!

 

在背包十年,那一晚群里约饭,最后零零散散到相约的火锅店有七位,对于我而言,我对他们是陌生的,对于他们而言,我也是陌生的。

 

2022年的第一晚,与六位素不相识的小伙伴在重庆吃火锅,这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也许是大家早前都有过这样的生活,以至于没有一个人扭扭捏捏,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喜笑颜开,就像朋友那样。

 

他们当时好像说了各自来自哪里,但是我只记住了有新疆的、东北的、武汉的,只是无论来自哪里,也许一生就只相遇了这一次吧,而这仅有的相遇,我们彼此还喝过酒,吹过牛,似乎也已足够。

 

后来,火锅的具体味道我记得并不清晰,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店里的老式音乐播放器里放的都是些老歌,什么《朋友》《海阔天空》《曾经的你》《故乡》……

 

这些大部分还是我小时候的歌,但听着却觉得愈发好听。有些东西在时间当中化为灰烬,有些东西在时间当中却更加灿烂,或许也在于选择吧。“流量当道”的社会,昙花一现也是注定的。

 

刚看完的一本由日本作家吉野源三郎写的《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当中有说,世界广阔,我们当然不可能认识所有人。

 

是啊,我们不可能认识所有人,但需要去认识更多的人。你会发现,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我们已经渐渐懒于社交,建立关系,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我们囿于自己的天地,这当然不是不好,而是因为,某些时刻只有建立一些新的关系,才能够发现更大的世界,更有趣的地方。

 

庆幸,我又认识了一群人,之中大多数可能不会再有什么联系,但在匆匆一撇间,注解下了一个逗号。

 

景点打卡,就像移情别恋

在背包十年,我结识了一位朋友,岳连山兄,他这样解释自己的名字“山连着山”,我只是惊讶于如此恰当。他之前来过重庆,这一次来是因为元旦期间也没什么事情,再一个他离重庆比较近。第二天,我们也是结伴而行。

 

其实我来重庆之前,也没制定什么计划,没有具体的游玩目标,大抵就是想出来走一走。唯一的计划就是我要在重庆的城市和江边跑上一圈,现在无论到哪一座城市,我都会穿上跑鞋跑上一圈。第二天我早早的起来,打算沿重庆的滨江跑一圈。

 

重庆天亮比南京晚差不多一个小时,当我7点多出发的时候,外面还是乌黑的,但街道上显然已经忙碌了起来。作为山城的重庆,在这里跑步显然与众不同,一个个坡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尽力跑过每一个坡道。

 

一早的滨江边跑步的人并不是很多,偶尔会遇到一个。那么在重庆跑步的时候我在想些什么呢?其实什么都没有想,出于好奇,我会环顾周围的风景。只要你朝江边一站,重庆的特点你就会一目了然。

 

原本的山城色彩也已经被高架、电梯等粉饰了一遍,即使这样,在山城没有点肌肉底色,似乎走多了路也会显得比较吃力。

我对岳连山兄说,重庆的妹子是漂亮啊。也难怪,每天都要爬坡,吃辣,显然能量消耗迅速。

 

在重庆,几乎看不到胖子,反正我几乎没有遇到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抵如此。

 

其实我不太喜欢打卡,但作为第一次来重庆,有些景点去打个卡似乎也显得必要。

朝天门广场我感受到了人流,嘉陵江与长江的交汇,让这座城市勃勃生机;

 

长江索道,几分钟的短暂旅途,长江一跃而过,我无知无觉,只是“山水之城,美丽之地”几个红色大字格外耀眼,我想晚上的时候会更加夺目;

 

李子坝站,地铁缓缓驶来,穿楼而过,观景台上的少男少女纷纷拍照留念;

 

二厂文创公园,文艺的气息扑面而来,似乎哪一个城市都会有这样一座“文创庄园”,在这里我写了几张明信片,证明我其实也有文艺的一面;

磁器口,我误入人流当中,被驱使着不断向前。终于脱离,匆匆离开。这在我搜索到的名单当中排名第一的景点,可能的原因我猜想大概是因为人多吧;

 

洪崖洞,我看到了两个不同的重庆。它的白天和晚上是两个色彩,白天人比景美,晚上景比人美。当从白天渐渐落入黄昏,当洪崖洞上面的灯光全部打开,当你站在千厮门大桥上合适的位置,你会发现,似乎如梦中的场景,进入到了《千与千寻》当中。

 

……

 

景点打卡,就像移情别恋,到最后你可能会发现,似乎都没有爱上。

 

重庆之行,虽然可能有些匆匆,但对于我而言,更多地是去感受一座城市,走一走那里的街道,爬一爬那里的阶梯,再看一看那里的人,没什么对的地方,没什么目标,也不需要什么限制,我想这也是我去往每一个地方的心态。

 

总有人会写,会说,会问,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其实我并没有自己独特的观点。但当我站在洪崖洞的马路对面,在如火焰的灯光下,看着身边形形色色的人,我发现,基本都是年轻的男女,没有老人。于是我会想,不在年轻的时候“挥霍”“虚度”,难道要等老的时候吗?看看眼前,老人们可能都已经睡了?

 

那么来重庆,显然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吧,也让我感受到了另外一座城市的风情!

 

仅此一文,给有些匆匆的重庆之行,但已足以,有缘再来见吧,或许就在重庆马拉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