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珠峰北坡大本营|日照金山下,一见钟情

首先必须要感谢各位读者的不取关之恩!在这给各位磕个响头(嘭)!

毕竟回想起上一次更新,仿佛已经是整整半年前的事情了!
在这篇游记里,我会介绍自己于2018年8月22、23号这两天前往西藏北坡珠峰大本营的旅行经历以及收获的摄影作品。
 
 
对于个人而言,这是我个人的第一次西藏之行、第一次高海拔雪山的近距离接触、甚至可以算是第一次“户外”经历。之前发过的5篇游记,一定程度上都是这次经历的后续。
 
对于读者而言,我认为由于近些年景区规划的调整,亲身体验与我相同的经历或许不再可能。在这段游记的字里行间管中窥豹或许是唯一的途径。
 
本期目录
零|目的地概览
一|珠峰之路:嘉措拉山垭口
二|珠峰日出:日照金山 🌟🌟🌟
三|一场邂逅 
四|斯人,已逝?
五|这段经历之于我

零| 目的地概览
 
本篇文章中介绍的珠峰(北坡)大本营,是西藏日喀则市的一处大众化的旅游景点。与我之前介绍的尼泊尔珠峰大本营不同之处在于,后者是一条徒步路线,而这里从拉萨驱车两天便可抵达。一路路况良好,不论是私人轿车、SUV、面包车、乃至旅游巴士,任何车型都可畅通无阻地抵达该处,全程几乎不需要步行。世界之巅的名号,佐以如此之高的接近度,使这里成为了许多游客第一次来西藏旅游时所选择的目的地,其中就包括我。
 
由于这一地区与尼泊尔距离很近,因此需要事先办理好边防证,一路上会有若干道岗哨需要检查。
 
边防证内页

一|珠峰之路:嘉措拉山垭口
 
当天的旅程要从进入珠峰国家公园开始讲起,大门与最终目的地之间仍有不小的一段车程,游客需要在此缴纳一系列费用。
 
 
一路上不断遇到的各种标识在提醒你,你正在逐渐接近世界之巅。
 
 
垭口,也叫鞍部,是连续山梁的一块平坦且相对较低的位置。因而一般是翻越一段山脊的交通要口。
 
但嘉措拉山垭口的重要性绝对不仅仅是交通意义上的,因为它同时也是一处风景极佳的天然观景平台。天气晴好的时候,可以将世界上共计14座8000米级雪山中的5座尽收眼底。
 
被涂满了各种“到此一游”的石碑
 
只可惜,当时天气并不理想。遮天蔽日的浓厚云雾是喜马拉雅山脉7至8月份雨季最显著的特征——它在让人失望这件事上从来不会令人失望。这个季节里,不论距离远近,雪山们似深在闺中无人识,只有在几乎转瞬即逝的窗口期,才得以稍许拨开神秘的面纱,回眸一笑百媚生。
 
但至少在我经过此处的此时此刻,并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蒸腾的云雾虽然使得景致少了通透,但取而代之的是光影丰富的变化,这构成了雨季特殊的魅力
 
建议横屏欣赏
垭口全景
 
时间上,由于云层的快速飘动导致整个垭口阴晴不定,哪怕仅仅相隔半个小时,景致也会大有不同。
 
空间上,阳光会由于云层薄厚不一的遮挡而在地面上投射出忽明忽暗的波纹或光斑,并会随着云层的快速移动而在地面上如流水般荡漾、此起彼伏地变化着。就和大太阳天在游泳池池底看到的颇为相似。
 
只不过,这一次,池底变成了连绵不绝的山脉。
 
留意远处山脉上的光影
 
如果你观察得足够仔细,会在上图的画面中上方和左上方看到几缕若影若现的条纹状光束,它们其实是穿透云层的佛光和降雨混合在一起共同形成的视觉效果。在高原,天气往往是按山头来算的——自己所在的山头上艳阳高照,却能看到对面的正下着瓢泼大雨。
 
 
也许就在这么幸灾乐祸地看着热闹、谈笑风生之间,那片云便已飘到了自己所在的山头,众人只能在倾盆大雨中作鸟兽散地寻找避雨处。
 
这一张应该看起来最明显
 
垭口下方便是蜿蜒曲折的珠峰公路。所谓黄河九曲十八弯,跟这盘山公路相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了。据说,一共有108道弯。
 
 
偌大的高压线塔,在辽阔山体的衬托下也只是一颗颗幼小的树苗。
 
九曲十八弯的不仅是人造的盘山公路,还有一旁天然的河道。其两侧布满了由于流水汇集长期侵蚀而形成的纹路,使得大地上布满了宛如被野兽利爪撕裂般的伤口,又细又深。而河流便是这些“伤口”的血流不止。
 
 

这样的地貌在沿途两侧的山坡上比比皆是。

 
最终我们于下午抵达了这片为游客设立的“大本营”。由于保护区内除绒布寺以外不允许搭建任何永久性建筑,所以只有一排排这样的临时帐篷,供游客们过夜。
可能图片上看起来帐篷并不大,但走进去却是别有一番洞天——进门先是一大片公铺的床位。设施上也算是五脏俱全,比如有一个取暖的炉子以及烟囱。我们带司机师傅总共一行六人,直接包了一个内部单独的分区。
 
这些不禁让我想起了电影《哈利波特4》开头主角一行人为了观看魁地奇世界杯在周边所居住的魔法帐篷,当然豪华程度上两者必然相去甚远——很多人在西部初来乍到,第一个需要克服的困难,便是旱厕。
 

二|珠峰日出:日照金山
 
但极度令人失望的是,自从下午抵达营地后,珠峰就一直被云雾遮挡。这就不仅是识不识珠峰真面目的问题了,甚至连个影子、连个轮廓都没见到。
 
此处有一座珠峰,请自行脑补
天空上的是月亮
 
出于对此行白跑一趟的担忧,我和队友商量第二天天亮之前从营地出发往珠峰的方向步行,想赌一赌距离近一些能否运气好看到。
 
大本营两旁的山脊,只能用“空无一物”形容
当我们凌晨5点钟离开帐篷时,月亮已经落下,本应璀璨耀眼的群星也被漫天的云雾所遮挡,此时距离日出仍为时尚早。黎明前的黑暗,形容得便是此时此刻。
 
远离营地后,四下毫无光源的荒野让我感受到了何为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即便是夏天,呼啸的寒风也让我们无法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暖意。
 
我想不起来当时空着腹的我和队友之间在路上聊了些什么,只记得我们会刻意时不时地对彼此说一些并没有什么逻辑的话,试图靠这种方式保持意识清醒。
 
由于西藏在北京的西方,所以北京时间大概早上七点半的时候才快要日出。这一路上,由于黑夜与云雾,我们到此为止都未有一睹珠峰的眼福。
快8点时,我们正在上坡翻越又一座小土坡,此时由于视角的原因,山谷前方的视野是完全被遮挡住的。
 
也正是在不长不短的间隔里,珠峰方向的云雾终于散去;而也正是在这时,太阳开始从地平线升起。
 
于是,当我们终于爬上土坡、视野毫无遮挡时,珠峰第一次映入我们的眼帘,并且是以我能想象到的它最壮美的姿态——日照金山。
 
 
终于千辛万苦一睹芳容的那一刻,我和队友都不禁在这海拔5200米的高原上激动地高呼狂奔,直到最终上气不接下气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面。
 
反正四下无人,也不必顾及形象。

 

 

想起来在前一天我们来程即将抵挡的那段路上,每当我们看到一座明显高于四周的雪山时,都会忍不住热切向司机询问那是不是珠峰。但得到总是眼神都不抬一下的冷淡否定。
 
那一刻我们明白了——如果你有所犹豫、有所迟疑,那眼前的大概率不是你的心之所向。当真正的它出现在你眼前时,你必然会非常笃定,this is IT,不可能是别的。
 
这里的“它”可以指代世界之巅,也可以是任何人们所追求的。
 
当然上图视线仍有很大的遮挡,当我们行至一片开阔的平缓地带时,拍摄了这两幅作品。此时除了山尖,还能一览无余地看到山体右侧那高达上千米、近乎垂直的巨大冰壁。
 
可以明显感觉到雪山的迎光面相比第一眼已经增大了许多。
 
还有一幅长焦拍摄,不过我个人觉得画面撑得过满,还是更喜欢前者。
 
“日照金山”这个场景,我能想到客观的文字描述是:当太阳逐渐从地平线升起时,它的光线并非是在某一刻突然均匀地撒向大地,而是自上而下逐渐地浸润万物。
 
那么,在高原最先获得阳光福泽的,便是这些高耸入云的雪山。而在这片山脉,最先触及的则当属珠峰。
 
起初,一切都还沉浸在冷寂的蓝调当中。但当朝阳金色璀璨的光线突然照射在雪山上时,那终年不化的冰雪宛如火炬一般被瞬间点燃。
 
而后,那道山体上分割光明与阴影的“晨昏线”以近乎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雪山的顶部缓慢地向山腰平移,好似这团熊熊烈火正在逐渐扩大火势。
 
而下方尚未被曙光触及的山体,仍旧停留在深邃的阴影当中,等待着被唤醒、被点燃。
 
这般强烈的明暗冲突、冷暖对比,若又恰逢美轮美奂的朝霞相伴,会形成非常魔幻、极致的风光。
 
旅程结束后,当我跟其他也曾有幸见识过这一场景的朋友聊起时,他们都表示自己当时的反应几乎和我的一模一样。或许,这是人们对大自然如此壮丽秀美的场景一种自然、本能反应吧。
 
或许这也是一种不可名状吧,在见过的人彼此之间,无须多言也便心领神会。
 
事后我在电脑上用Google earth从相同角度“拍摄”的一张图片,
 
Google Earth
 
再往前继续前进,地势逐渐变得丰富了起来,不再只是光秃秃的土壤和漫山遍野的碎石堆,开始出现河流与池塘。在此我拍摄了这幅此行我最满意的作品。
 
这个场景令我感到最有意思的一点在于,画面左边的是静止、清澈的水潭,我推测是降雨在地面凹陷处的积累,水质清澈到可以看见底部的水草与石块。而画面右方则是澎拜、浑浊的河水,应该来自上游东绒布冰川的融水。这么一静一动、一清一浊的对比非常之奇妙,而中间仅仅有一条区区数米的道路相隔。
人类活动的痕迹在此屈指可数,只有左侧的电线杆、道路中的两条车辙印、和尽头那一二平房,还有在前面的队友,方能让人感觉到一丝文明的气息。一切都是那么得遗世而宁静。

三|一场邂逅
再继续往前,能看到许多“中国边防”的字样,推测这里曾经是一处边防站,现已无人驻守。
还有一处厕所。
在上图画面右上方的斜坡上,可以看到用石头摆出的字样;不过我只依稀看得出来前面两个字是“中国”,后面的认不出来了。
厕所的那张配图,我猜大部分人只会草草掠过一眼,甚至如果不是我提及,恐怕都不会留意到后方山坡上的字样。
其实画面里面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没注意到也没关系,即使是当时身处现场的我们也没有立即察觉到。
现在我请大家定睛仔细瞧瞧,画面中还有什么。
是十几只的岩羊
在现场,懵懂无知的我们还以为是藏羚羊。返回后将照片展示给司机才第一次得知“岩羊”这个名字(可以从角的形状看出来不是藏羚羊,并且其主要分布在藏东、可可西里,在这片区域没有分布)。
 
我全程都在使用长焦进行拍摄,和动物们之间保持了足够的距离,以免惊扰到它们。
它们看起来对人还是有一定提防的,只要我们稍微接近一些,它们便会立刻警觉地拉开一点距离。
 
你瞅啥瞅?
印象里当时手里的长焦镜头非常简陋,没有稳定防抖,甚至还需要手动对焦,拍摄时自己下意识地气都不敢喘,一来好像是怕连呼吸的动静都会惊扰到它们跑走,另一方面也怕胸腔自然的起伏会引起抖动而模糊了画面。
从角看起来这应该是一只成年公羊
我最喜欢的是这一张 —— 一只岩羊悠然地在珠峰的背景下吃着草。
不过有一点很令我纳闷的是,在我们观察这群岩羊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并不是在啃草,而是一直在不停地舔水泥墙壁。
当时好奇,这水泥墙看起来光秃秃的有啥能舔的,或许是水泥墙的表面会有一些苔藓类植物?但即便如此舌头难道不觉得糙得很吗。直到最近才被科普,它们是在补盐。墙体的材料由于雨水的侵蚀会分解出盐分。
之所以它们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们的毛色简直是岩石堆里天然的保护色。
比如,读者可以尝试在下图中找出所有的岩羊,我在处理图片的时候有特意拉高它们的辨识度。
我自己数了一下,答案是11只。
在这个海拔上这么陡这么高的坡,要是我们估计人还没爬上去肺先被喘出来。而那些岩羊们却能步履轻盈,不出几秒便蹿了上去。转瞬间便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内,我们和这群生灵的邂逅也到此为止。
此时两旁的山脊
 

 
四|斯人,已逝?
就在我们正准备折返打道回府时,我们注意到这么一张掉落在地面上的照片。
 
 
根据画面中人物的穿着和照片本身的画风来看,应该有些年代了,并且显然是从一张大合影中单独截出来的,可能说明主人公平时没什么个人的单独照片。有点像我父亲、甚至爷爷那辈年轻时的。
 
照片做过塑封处理,理论上应该经得住风吹雨打。但也因此我们无法判断它是何时被放置于此地。
我们猜测,这像是一位英年早逝的故人。或许他是由于工作,比如开发、戍边、探险,突发意外殒命于此。
 
也可能他从未涉足过此地。但这曾是他生前的念想,被他的亲友以这种方式达成。
 
出于上述的猜测,我们在打量完照片后,便将其放回了原处。
 
时刻谨记户外探索的这句要旨:Leave nothing but footprints, take nothing but photos.
 
哦对,是take your own photos自己拍照片!不是take捡走别人放在这里的!
 
返回前最后拍一张图片纪念
 
在上图后方的小坡上,我们眼看前方的平原上布满了横切的溪流阻断了去路,外加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当天需要赶回日喀则。便在为珠峰拍下最后也是距离最近的一张照片后,强忍着不舍掉头折返。
 

由于大本营与拉萨之间只有这一条公路,因此我们在前往的沿途碰到了许多归程的游客。说实话,满心期待的我们从他们嘴里可没少听风凉话。什么“哎呀就是一小土坡没啥好看的”诸如此类的,非常扫人的兴。

 
当我们返回营地时,发现在这个位置由于距离一下拉远,珠峰的视觉面积立刻大打折扣。在普普通通日光的环境下,的确显得有些“小土坡”即视感。
 
之后我通过google earth研究发现,那天早上我们几乎已经走到了大本营--珠峰山脚之间的中点处,可想两地之间的观感差距有多大。
 
 
从这幅卫星图上也能看出来再往前山谷就布满了河流和冰川,在没有装备和补给的情况下无法单独冒进。
 
祖  传    
我们此行总共有5个人,其中2个高反比较严重,另一个虽然没有,但出发时却赖床。所以上面合影只有我和崔jd两人。
返回营地后拉着事先准备好的横幅全员在石碑前拍了一张合影。
应该是刘a想到的标语
 
从此这就成了我们的祖传横幅。之后的日子里,每次去珠峰附近时都会带上,拉着它留影也成为了一项传统。比如这是19年在尼泊尔。
同一条横幅,甚至不是重新做的

 
五|这段经历之于我
这篇游记,可以说我写了很久。我写这些游记时间占比的大头目,并非文字本身,而是摄影作品。
 
这些素材我在18年刚拍完后返回家中就立即做过一次调色,但后期处理这件事在思路、技巧、和审美上都会随着时间的沉淀而变化。所以几乎每年又会再重新做一次。文章中用的不少甚至是21年做的。
 
所以,说这篇游记我写了几年也不足为过。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那些在某种程度上“定义”了你这个人的事情,比如你从事的领域、你的兴趣、你所爱上的人,它们皆起始于一个短暂的瞬间。人们往往称之为一见钟情。
或许在许多外人眼里,很多户外爱好者,都存有一股对荒野强烈的狂热、或宗教般的虔诚。
但也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地爱上什么。尤其对于我,我喜欢上户外,并不是由某个身边的人把我拉入坑。完全是这些众多机缘巧合的共同作用下激发出来的。
 
但事后回想,整件事并没有那么偶然。
 
比如,大部分人恐怕到了一个景点后根本不会产生往前、往里再走走的念头。即便有,大概率也会被询问时别人一句轻率的否定回复打消了念头。
 
我是那种比较头铁的人,并不管被人说可不可以。就算果真不行,那也先往前走,等到被拦下来劝返再说。
 
还有那些许许多多没有被我写下来的点滴。
 
好像这些东西本来就已经刻在了DNA里一样,只是尚未苏醒,等待着某个外界的trigger来触发。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一个个小石头的堆砌、一股股水流的汇聚而形成的最终效果罢了。
 
事后我也会思索为什么那天的经历会对我影响这么大,不仅仅是因为它本身的风光无限,更是因为,它是我在艰难付出后的收获与奖赏。
我经常会想,如果那天一直天气很差,或者我也贪睡起不来,那我大概率日后便不会继续踏上那些更加困难的行程。所以我才在开头说,之前发布的那些游记和经历,都是这一天的后续。没有这一天,它们就没有可能。
 
倘若真是如此,不知道需要再等待多久,才能等来下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trigger,来触发自己那沉睡的DNA。但这样的机会或许还要再等好几年,也或许,即便真地等到,那时却不再年轻。

 
我清楚这篇故事很长,但同时又完全不愿意为了长度牺牲任何一部分内容以妥协,或分成两篇。因此我向能有耐心看到这里的读者表示衷心的感谢🙏
 
感谢你读我写的文章、看我的作品、听我的故事。
电影《头号玩家》片尾“绿洲”开发者对主人公韦德所说。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关注,更欢迎转发分享给身边的朋友,让更多的人能看到。这对我会是很大的支持。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旅游攻略

罗平游记|黄艳艳的油菜花,漫山遍野

2022-1-14 18:57:38

旅游攻略

古北水镇,冬日夜游

2022-1-15 6:21: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