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瓦努阿图的原始海岛上,差点被一个小姑娘弄哭

在我讲这个故事之前,你一定会问我,瓦努阿图在哪里?

这个位于南太平洋中间的岛国,一开始我连名字都念不顺溜。努瓦阿图?阿瓦努图?努阿图瓦?直到认真去研究攻略,才能准确无误读出瓦努阿图来。

它不是非洲,但真心与我去过的非洲之埃塞俄比亚极为相似。都是皮肤黝黑的土著,同样贫穷,同样只有一家航空公司垄断,同样有叹为观止的活火山和原始部落。

同样在街上到处感受浓浓的国际友谊,包车时则充斥着满满的坑蒙骗。当然全世界旅游地几乎都这样,最坏的莫过于包车司机。

在桑托岛,和司机谈好价格约好时间,早上司机却迟到了,这是我出行那么多国家第一次碰到包车司机迟到还理直气壮借口说是因为我们还没起床的司机。作为补偿,我们把昨晚在旅馆认识的新伙伴拉进来,要求价格不变,司机却不同意,要求增加一半费用,于是僵持,最终我们换车。

冤家路窄,当我们在沙滩边看着海景吃着龙虾的时候,老司机居然也出现了,居然还来恶狠狠地问候我们。老司机与新司机一番交流以后,我们便明显感觉到新司机也不对劲了。岛上共有三个知名蓝洞,包车时说好去几个蓝洞都OK,当我们决定去两个蓝洞的时候,司机不乐意了,惯用伎俩:多去一个蓝洞就要多加钱。然而它们根本完全顺路。

这也罢了,毕竟是明着坑,在和车老板一番沟通之后司机依然带我们前往。穿小路,走“后门”,付门票,我们来到蓝洞边缘,咦,为啥其他游客都在对面,咦,为啥我们过不去,咦,为啥没有门票标识。我要求在路口停下,让司机指出门票告示牌,当然没有。把收门票的土人叫来,一问,土人坦言这儿是他的私人领地,出入就得付钱。好一个坑法,钱已经落入对方手里,只能认栽。所谓门票,压根不存在的。

结束时,司机还笑呵呵推销明天的包车,口口声声唤我们朋友。其实双方心里明镜似的,干了那些事自己还没点B数吗,但人家就是不要脸。

在坦纳岛,飞机上遇到一对法国情侣,住火山脚下树屋,我们便跟着去了。价格实在便宜,条件也实在差,洗漱还能解决,洗澡就别想了,屋里除了一张床什么也没有。欣慰的是,老板娘做得一手好菜,价位合理,总算没有委屈肚子。

老板有车,极力推荐我们去些附近小景点,因为实在时间充裕,也便参加了。去野温泉,门票随随便便上百块,然而并没有拦路买票的地方,在桑托的经历让我们反应过来,这门票不会又被坑了吧。质问老板,老板一副当地就是这样约定俗成需要缴门票回头他需要给村民的口吻,好像我们没见过世面似的。于是接下去的大榕树,我们长了心眼,法国情侣去,我们不去了,坐在车里等。偷偷记下定位,这里离树屋两公里,到时候自己徒步过来嘛。

果然,瓦努阿图有世界上最大的一棵榕树,已经作为景点供游客参观。然而老板推荐的这棵榕树并非最大的那棵,门票倒一点都没少。待我们自行前往,发现远观大榕树根本不需要什么门票,榕树作为私人领地被圈起来,要进入内部才需要给钱,而且实际门票只是老板报价的一半。

得到真相后便对老板失望了。

但更离谱的还在后面。看完火山后的第二天,与老板谈好包车游两个部落,老板一早送机人不在,包车司机也是久不见踪影。早餐桌上放着一张结账单,费用乱七八糟,住宿一间的价格居然在纸上变成了一个人的价格。我脾气好,没有把清单撕烂。打电话过去质问,老板反过来嫌我们无赖,让我们等他回来当面结算,还说要叫警察。然而他的归期未知,怎么也要等上两三个小时,谁有那么多时间陪他耗费。我们把正确的费用重新列在纸上,现金放好,背上背包转身走人,告知,如有任何疑问请到我们今晚入住的常青酒店找我们,绝对奉陪。

他当然不敢出现。估计也从来没有碰到这么硬气的中国游客。中国人在外面极易被坑的原因之一是太软弱,在家里个个牛得能上天,出门遇到宰客就怂了,想着人生地不熟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用钱解决嘛,何况只是小钱。

这一出,差点让我们去不了部落。岛上交通落后,道路破烂,要想搭车几乎是不可能的,要想临时包车不知道上哪。运气加经验,我们跑到另外的树屋,老板正好要带客人出去,于是顺带捎上我们,收了合理的价格,送我们去岛上最值得去的裸族部落。

所谓“裸族”,并非全裸,女人穿草裙,男人亦用稻草遮住关键部位,在这座于世界而言完全不知名的海岛上的偏远村庄,住在真正的茅草屋里,过着还算相当原始的生活。

引导员带我们参观部落的食物制作过程,用带刺的木搓下植物的粉,揉捏成团,盖上可食用的草,撒上椰水,用树叶包裹起来烤,烤熟了,一股香味,味道还挺不错。接着观看钻木取火的表演,用小木棍摩擦大木头,族人熟稔,不一会儿便见点点火星,把火星取出置于易燃稻草上,轻轻吹,火便生起。

整个村子就我们两个游客,司机提前通知了,于是没有出外劳作的男女老少全出来接待,孩子们摆起临时摊位,卖的东西一致的相似:树籽串起来的手链和项链、白净的贝壳、漂亮的海螺、粗糙雕刻的小木船、动物的骨头和牙齿。并没有看中的东西,会买的游客大抵也只是救济行为,并不真为喜欢这些物件。

热闹的舞蹈开始了,用最简单的动作和声音去完成。村长(大概是村长吧)说,舞蹈传承下来,日常生活亦是这一套,譬如祭奠譬如欢庆,而非为了游客编排。也让我们加入,帮我套上草裙,一起旋转、拍手、跺脚、跳跃,在贫瘠的土地上,感受到日子的无忧和艰苦。不停歇的蹦蹦跳跳是纯粹的欢乐吗?也热也累的,可是总要展示给游客们看,可是游客带来的不菲的门票是无法抵挡的收入,可是生活那么艰苦并没有其他赚钱的渠道啊。

我们都在笑着呢,好像过什么欢乐节日。生活本来也需要演戏嘛。

孩子们不会簇拥着你,不会问你乞讨什么,这简直是我意想不到的自由。太多贫穷地方,孩子最会说的两个词,第一是hello,第二是money。毫无羞耻心,毫无逻辑感,只要碰到游客便伸手要钱。可是这里没有,这里是真穷啊!

我掏出一包糖来分给孩子们,是心甘情愿。糖是在维拉主岛上特意买的,想着要拍照,势必要给点好处,谁曾想到这里的孩子非常乐意与你拍照并且毫无企图呢。领糖亦羞涩,也不多拿,一人拿了一根,默默地微笑地吃着。这样一根彩色的棒糖,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是今日的天堂吧。

所有活动结束时,全村的人排队和我们一一握手道别。一个小姑娘和我握手,手心突然被塞入一枚海螺,偷偷的,轻轻的,我看她,她眨眼微笑,好像传递了一个秘密。另一个姑娘,把自己亲手做的树籽项链帮我戴上,一个拥抱,相对无言。我不知道项链和海螺在这只有游客来时才会摆的临时摊位上卖多少瓦币,也许对我们来说不值几个钱,也许对她们来说是唯一的收入希望,而我仅仅用一根糖,就换到了她们藏了又摆摆了又藏的宝贝。

背包多年,未曾在贫穷之地碰到如此主动交付真心的孩子。

在经历大病一场、被司机骗、被住宿老板坑之后,突然又经历如此暖心的姑娘,被感动得差一点哭出来。

像我们这种心怀自由的流浪者啊,真金白银撼动不了,威逼利诱打动不了,坑蒙拐骗打击不了,却被一枚海螺和一串珠子收买。

真是丢脸,丢脸得十分乐意。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在蓝色浪漫土耳其,遇见一场“泡沫之恋”

2019-11-12 13:28:52

旅游攻略

青海大环线游记-错把张掖当江南

2019-11-12 14:43: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