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阿里南线(一)

 

阿里是一个古老的地方,是古象雄王国兴盛的地方,有着比松赞干布,莲花生大师更为古老的历史。吐蕃王朝瓦解后,其王室后人逃往阿里,受到当地人民拥戴,建立国家,后分裂为古格,普兰和拉达克三个王国。仅仅是照片上看到古格王国的废墟,我就已心驰神往,几经规划,挑选了阿里南线八日游的路线,决定挑战一下自己。

第一日

几经周折,办理好边防证已经是中午,在拉萨草草吃过午饭,一行人踏上未知而期待的旅程。出了市区,走机场高速到曲水,之后就开启了为时八天的国道之旅。国道在曲水分为两线,老路沿雅鲁藏布江南岸,绕道羊湖到达日喀则,盘山路多,路况险峻;新路沿北岸,直达日喀则,与拉日铁路并线。
近些天来雨水很大,江水上涨,水面宽阔,淹没了岸边的植被,一直漫到路边,细柳浸泡在水中,随风摇曳。

 

趁着还没上山,我提前吃了预防高原反应的药。这些药买来时没有药盒,都搭配好散装在一个个纸包里,一天吃三包,八天下来我吃了500多粒药。
沿老国道一路前行,过了景区售票处,就进了山。盘山公路蜿蜒而上,在绝壁上迂回,几十吨重的大卡车和各种小汽车一同在这双向两车道的小路上小心缓慢地行驶,只有我们的司机师傅,一路超车,如履平地。

 

山上有成群的牦牛在悠闲地吃着本就不茂盛的青草,还有许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废弃的房屋,只剩下残垣断壁矗立在杂草丛中。几天来的雨水沿山壁流下,漫过路面,流入山间宽大的沟壑,又沿沟壑向山下一路淌去,最终汇入雅鲁藏布江中。千回百转地爬升到了海拔4900多米的山顶,下车时有一点懵,有一点上头的感觉,一步一步挪到路边,被壮美的奇景征服。
山的一边,大大小小的玛尼堆,寄托着朝圣者的愿望与祝福,静静地守望。远处的云墙巍然高耸,翻涌升腾,云下几千米高的群山,形如土丘,不知道是山高,云高,还是人高。

 

     另一边,羊湖静卧在山谷中,如绀蓝色的宝石一般镶嵌在大地之上,磅礴悠远,不知道延伸到何方。路边有一块石碑,大叔大妈争相拍照,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体力。我倒是极力抑制住激动的心情,草草看过一圈之后乖乖地回到了车里。这是此行翻越的第一座山,虽然晕乎乎的,但可比在茶卡强多了,看来药物起作用了。

 

     驱车驶向谷底,海拔一点点降了下来,到了湖边,沿湖前行,不时经过寺庙和藏式村落。这些村落大多依山而建,既放牧,也务农,人们在山谷之中的缓坡上用石头砌出梯田,在田中种植青稞和油菜花,牛羊则放养在山坡吃草。许多村口都建有佛塔,佛塔四周有转经筒,经过的人们都会随手拨转几下。田舍阡陌,圣湖相伴,如此闲适的场景如同行走在画中。

传统房屋由石头和泥砖修建,多为一层或者两层。房屋墙体被刷成白色,梯形的窗框则被刷成黑色。屋顶都是平顶,四周的女儿墙也被刷成黑色。女儿墙四角建有墙垛,墙垛上插有树枝,挂有彩色的经幡。许多人家将牛粪做成饼,拍在院墙之上晾干,在院里码放成牛粪墙,囤来烧火做饭,牛粪饼越多,说明家庭越富裕。近年来因为政策原因,所经之处大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旧房翻新翻建工作,许多地方都建起了整齐划一的新村。

 

一路上,随着时间推移,光线变化,湖面的颜色也不断变换着。乌云逐渐跟了上来,湖面也随着褪去了那宝石般的蓝色,暗淡下去,像银镜似的映出了岸边的山峦。远处的湖面上下起了雨,而路边一侧却还是晴天,阳光投射,彩虹浮现,横卧在湖面之上。
当我们渐渐驶离羊湖的时候,已经落起了雨点,到浪卡子县县城,大雨已经把路边的人烟都浇散了,车子驶过,仿佛到了空城,远处的雪山露出半截,雪线以上没入云中。
师傅没有停留避雨,径直开进群山之中,蛇行斗折,成片的冰川浮现在眼前。师傅介绍,卡若拉冰川因为拍过电影《红河谷》所以在中老年游客中很有名,当年为了制造雪崩效果还用炸药炸掉了冰川的一角。因为之前对这部电影闻所未闻,所以对炸山到底炸了哪里也没那么感兴趣了。

 

     汽车停在卡若拉冰川的水泥碑旁,碑上挂满了哈达。从这看,冰川露出了一角,更多的被遮挡在眼前的“小山”之后,几个人决定翻过小山,一睹冰川真容。

     天上乌云密布,地面一片湿露,我们冒着细雨沿碎石路向前,看到路边有许多兔鼠爬出来透风,此起彼伏,活泼灵动。手机定位,发现这里海拔已经超过了5000米,而我记得从大连飞青岛的航班也只有5000米的航行高度,在这样的高度,竟然还有牧民的毡房和羊圈,可以想见他们生活的艰苦。

 

     碎石路尽头是一段更加陡峭的栈道,栈道尽头有一座小亭子,从那应该可以看到冰川的全貌。我每走几步,就要稍作休息,冰川露出的越来越多,可小亭子却好像越来越远,怎么也走不到了。雄浑的冰川覆压在山体之上,明明就横亘在眼前,却可望而不可即。融化的雪水汇成无数山涧汩汩淌下,我仿佛能听到清冽的水声。一时心急再加上身处高原,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因为不敢情绪激动,我们最终还是停在了距亭子约一百米的地方,原路返回。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冰川,感到颇为壮观。回到车里,继续出发,开出不远到了下一处观景台,原来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冰川全貌,根本不用爬山。

     因为今天已经耽误了太久,师傅没有在这里停车的意思,而是加速向日喀则狂飙。途径江孜县,天已经擦黑,在一片昏暗中,看到了江孜古堡的轮廓,沿途又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村镇,终于在深夜到达了日喀则的酒店。吃过外卖,草草睡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旅游攻略

海拔最高的沙漠——柴达木

2022-3-26 20:45:38

旅游攻略

游记|阿里南线(二)

2022-3-27 8:21:58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