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西藏游记|色林措一夜:没有信号的夜晚

从阿里首府狮泉河返程拉萨,行至色林措,天色已晚,晚风袭来,有点寒冷。阿里的路虽好,但是晚上并没有夜灯,我和天天哥合计,不能开夜车,需要尽早找个地方停车休息。

 

但此时我们距离最近的居民聚集区宾馆有100多公里,显然可望而不可及。而四目望去,此时色林措除了我们俩,空无一人,远处更是寂寞寥寥,连阿里地区多见的牛羊都不见一只,显然它们也早已回家休息去了。

 

夕阳西下,色林措变得更加美好,虽然此前我并没有看到过它,这也是我第一次离它如此之近,但是它的美显然溢于言表,就像有句诗写的那样,“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我站在高高的悬崖边向湖面望去,虽有大风而来,但湖面却似乎异常平静,就像一张蓝色的画布延展开来,铺在大地上一样。

 

天色越来越暗,我们也迫不及待地驱车离去。其实我意犹未尽,色林措如此之大,是西藏第一大湖泊,中国第二大咸水湖,仅次于青海湖。片刻之间的感受显然太过局促。天天哥这次的旅游主张是,可以玩的地方少,但必须尽可能的深度。以至于,在此前空无一人的霞义沟,我们都待了足足五个小时之余,我想换作其他人,可能早早的就走了。

 

果不其然,天天哥说,“我们找个近点的牧民家住下,明天再来这里看一看”。

 

可是,四下无人,只剩高山和湖泊静静地相拥彼此,在天边的余晖下,似乎更加温存。我们在车上四处巡视周边,期待能够发现些许痕迹。

 

果不其然,当开出一座大山的时候,我们发现了远处微弱的灯光,天天哥毫不犹豫地开车直抵门前,显然今晚我们要借宿这户牧民家了,大概是这里仅有的一户牧民。

 

其实当时我心底是有一些不愿意的,因为此前的经历仍然历历在目。在霞义沟,我们也是住在当地一户藏民家,因为淡水资源比较匮乏,那天我们没有刷牙没有洗脸,似乎对伸手即来的我们而言,这是难以接受的,但是事实的确如此。

 

我们认为既定的规则或东西,或许换一个地方就不再成立,有时候也无法成立,因为缺乏必要的条件。

 

当我们将车开到牧民家小屋门前的时候,此刻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冷风四起,屋内的人好像也听到外面的声响,门缝的光线射出,迅速跑出来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围绕在汽车的前面,对我们充满好奇,显然这是这户牧民家的孩子。

 

我们进到屋内,看到了孩子的爸爸妈妈,显然他们也都有些不好意思,我们大多数时候都在与这位爸爸进行交流,妈妈的话不多。后来这位爸爸的弟弟、弟媳和还处于襁褓中的孩子也来到了这间屋子,似乎也对我们俩充满好奇,但他们依旧话很少。

 

我想此前应该没有像我们这样搞“突然袭击”的人,也很少有人到这边借宿,以至于他们不知道如何应对。

 

屋内的陈设很简单,但却不失藏区这边的特色。四周摆满了有点类似沙发的座椅,藏区人家一般都是这样的,前面摆放了桌子,这样如果有客人来,坐下来喝茶也方便。屋子的中央是炉子,阿里地区的藏族人家基本每户都有,这既能够取暖,也能够当成做饭烧茶的工具,一举多得。

 

而吸引我的是进屋正对面的一排柜子,相比于屋内其他的物件,这排柜子上有着五颜六色的花纹和图案,明显是与佛教相关的,代表着这户人家的虔诚。

 

除此之外,地方摆放着用桶装来的淡水。淡水在阿里地区是最珍贵的资源,藏民有时候都需要到很远的地方进行获取。很显然,这一晚我们依旧没有刷牙洗脸,而相比于刷牙洗脸,这一夜注定也让我印象深刻,从此记在脑海里。

 

“这里没有信号!”我突然意识到,然后对天天哥说。

 

“这里只有马路上有信号”,房屋的男主人说道。屋前的大山挡住了信号。

 

“这将是一个没有信号的夜晚”,我心里想。

 

此刻外面的温度似乎已降到最低,冷风瑟瑟,这屋子就在色林措的旁边,明显能够听到湖里风浪的激越声。

 

“没有信号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啊!”天天哥表示。与天天哥的不期而遇我觉得是一种莫大的幸运,但十五天的相处我并未能够看透他,但他这句话却正中我下怀,我心想我出来不就是为了体验的嘛。

 

这样想,一切就顺理成章,如释重负了。没有信号的夜晚,只有星星的夜晚。

 

男主人一家最终将整间屋子留给了我们俩,他们一家四口去羊圈那边的小屋内居住,主要是需要看护羊群,防止山上的狼下来吃羊。他的弟弟弟媳也到其他屋子里居住。

 

待男主人一家离开,我又四处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此刻炉内的羊粪依旧在激烈地燃烧,整间屋子还是异常的暖和。我衣服都没有脱,就缩躺在一旁的座椅上开始休息,没有被褥,只剩下全副武装的躯体。

 

对于现代人而言,没有信号似乎就相当于没有了生命。没有信号就与外界彻底断了联系,但有时候想,对于其他人而言,你真的很重要吗?这显然是一个残忍的问题,但答案每个人却心知肚明。

 

我将手机放在一旁,我也将心思彻底锁上,天天哥关掉了所有的太阳能灯,屋子一下子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这是彻底的黑暗。同城市相比,彻底静下心来,你只会听到不远处湖水拍岸的声响。

 

羊粪燃烧的速度总是很快,快到你没有意识到它已经将最后的残躯消耗殆尽,然后彻底熄灭了。半夜,我和天天哥不由得都被冻醒,炉子也彻底熄灭了。四下无人求助,我们只有自己动手引火,一次次失败,但必须引燃,不然这一夜叫苦不迭。

 

我们将面巾纸当引线,但最后燃烧太快,还没将羊粪引燃,一切就又恢复了宁静。

 

我们又一次次尝试,羊粪仍然无动于衷。最后,天天哥不知在哪找到了助燃的蜡。

 

我原本以为是我们技术性的问题,原来不是,他们也要用蜡去辅助引燃羊粪,之后我们又添加了一些牛粪在里面。

 

牛粪的块头大,显然比羊粪更耐烧一些。虽然炉火重新燃烧起来,但这一夜再没有睡着。天天哥在外面用相机拍了一夜的星空,但第二天我看里面的照片,这里的星空谈不上特别惊艳,但天天哥说,他看到了许多的流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流星划过,内心的寒冷也消失不见。但我并未看到,那一夜我心中也不可能有流星,有的话也都是彗星。

 

图:天天哥

而我呢?畏手畏脚,内心当中似乎只剩下寒冷,也没出去拍星空,就坐在沙发上,时不时地看一看炉火是否依旧在燃烧,生怕再次熄灭。而没有信号的手机真成了一块板砖,没有丝毫的作用,但仍然时不时地要拿出来看看。

 

看手机似乎成为了现代人们一种惯性的行为,这已经与有无信号没有太大的关系。

 

我就那样坐在那里,发着呆,手足无措。天天哥从外面回来,问我咋还不睡?我说太冷了。即使炉火现在烧的更烈,水壶里的水蒸气头一次要冲破牢笼似的,但我的内心依然寒冷。生活有些时候似乎就是这样,当你的生活常规遭到无意打破或破坏,之后再多的努力或应对都将无济于事,短时间内也将恢复不了。

 

一夜无眠,直至天亮。女主人和男主人先后到来,我才意识到天已经亮了。他们起得很早,我也没太注意他们都做了些什么。

 

“日出快出来了!”我对天天哥说,两个人迅速拿着相机走出了屋子。

 

 

此刻,一夜的无眠,一走到外面,身体似乎更加寒冷,我立马从车里拿出一件冲锋衣套在身上。这里似乎与海边有一些相似,如若我不知道这是一个措的话,我还真以为这里是一片海洋。

 

风带着湖水拍击岸边,浪花又再次撕裂,退了回去。远处山那边的日出徐徐升起,黄色的光亮逐渐印染了半边的天空。而不久之后,整个湖滩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湛蓝的湖水清晰可见,就像一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那里一样。

 

一夜的寒冷似乎突然之间又消失不见,我开始奔跑起来,在冷风当中,追击风向。而当我回头,昨天我们驻留一夜的小屋也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L型的屋子结构,一边是我们昨天居住的,另一边似乎已经荒废,在屋子外面零零散散摆放着各种锅具,还有其他一些东西,而我们也能够确定,这里只有这一户牧民。

 

微弱的灯光指引我们来到这里,在无边无际的荒野当中,给我们带来了一丝希望,我们又是何其幸运。

 

在快要离开色林措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这户牧民家的羊群,在大山之下,在色林措的旁边,它们悠然自得,闲庭信步,没有人打扰,只静静地低着头吃草。

 

而更让我和天天哥惊喜的是,一共有八只的藏羚羊群,正在这群羊的不远处,它们与羊群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互不干扰,就像在守护这群羊,守护这户牧民家一样。

 

藏羚羊被称为高原精灵,在藏民心中有很高的分量。

 

“藏羚羊一直在跟着牧民的羊群走,这群羊是不是有一种魔力啊!”我对天天哥说。

“它们也在吃草啊!”天天哥回道。

 

温度逐渐升高,紫外线又变得强烈,寒冷也彻底消失不见,色林措的湛蓝更加通透。昨天一夜无眠的疲惫,似乎也被早上的日出和藏羚羊一扫而空。

 

风浪依旧在激越,远处的经幡依旧在飘扬,牧民依旧在时间当中早出晚归,对羊群进行细心的照料。这是他们的生活,我们短暂与他们相遇,有了交集,虽然并没有怎样深度的交流。

 

 

人与人相遇,人与人擦肩而过,在后来的生活当中,依旧会有些许的影子,这或许就是经历与记忆的力量。

 

没有信号的夜晚,或许也不只有星星。

 

色林措的美,从日落到日出,从寒冷再到暖阳,也从此记在了心里。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