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废墟中的神灵:柬埔寨

毛概老师顺着中越战争提到了柬埔寨,我突然就萌生了想写点什么的冲动!so小陈的游记系列就要这样开始了么!

只要不是关于学习,我的记忆力是很好的,不要感觉奇怪。

小陈

我准备开旅游栏目了!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去柬埔寨旅游。

那是我家“一年两次自助游,暑假玩国外,寒假玩国内”项目的前期,那些知名的旅游国家都还没去过几个,我没想到那么快咱就玩起小众的了。

我应该从那件事里品尝出些反常的。妈妈带我去世纪联华超市(中西结合医院对面的那家,曾经我们家保持着两周去一次超市的习惯),领我到糖果区,对着用筐装的散装糖果堆,她对我说:“随便抓。”

我很疑惑,因为我其实不爱吃糖的。我以为这是妈妈突来的兴致,就装了五颗左右的阿尔卑斯原味硬糖。

她说:这就够了吗?

我一狠心,又抓了满手的一把。她饶有兴趣的凝视还未停下,我试探着又狠狠抓了好几把。

她在一边说,看看别的口味嘛,我们都要。

妈妈说:“你们小孩喜欢什么口味的?”

紫色的,绿色的,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橙色的。总之后面我们什么口味都挑了,出于个人癖好,原味我装得最多。

我们最后买了很多很多的阿尔卑斯糖,大概有两百颗,我们把口味随机打散,平均装在5个小袋子里。

过了几天我们窝在沙发上看了《古墓丽影》,又过了几天我们开始理行李,下一天他们去学校里给我请假,再过了几天我们就坐飞机去柬埔寨了。

事情发生得丝滑无比,和我的参与毫无关系,以至于我甚至以为是爸爸妈妈要出去过二人世界了,而我?我会继续待在我的小学里,好好学习。柬埔寨是啥。在飞机上我问爸爸妈妈。

出了柬埔寨的机场,妈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糖果从行李箱里拿出来一包,装进随身包里,让我背着。我这才知道,原来那些阿尔卑斯是我们的旅游道具啊。好吧,具体也没有懂太多。

落地的时候是夜里了,酒店派车来机场接我们,那天还下着雨,路上泥泞不堪,有一段路不是柏油的,裸露的红色的土被车轮翻出深深的履迹,我们坐在车里左右晃动,听着行李箱撞到后备箱盖的声音在雨点中沉沉闷闷的。

听说我们入住的酒店是(当时)柬埔寨第一家五星级酒店。

砖红色的梁柱,天花板并不是特别高的大堂,红木材质的家具,四四方方的户型,从大门一进去,就看见前台窝在正面直对着你,斑驳的肉色的花岗岩地板衬得地面油呼呼的,但其实人家是很整洁的,大堂里飘着水生花调香,混在焚香里,很有宗教的感觉。

听着挺有氛围感的,对吗?但也许它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现代派青睐的材料有原木,可它们在这里,却尽力做出严肃的样子,冲淡了那份异域气质本该带来的俏皮感。所以我看着满屋的深红,想起了来时的泥巴路,我有点难以置信,这也是五星级?

 

我说过好几次,我爸爸是做旅游攻略的天才。

虽然我们三个凑一起,也不能说出完整的十句英语。但这些需要和老外打交道的情况,爸爸都能搞定。他习惯在agoda等平台上预定,然后在到达的一个月前再给人家发邮件,确认自己的情况,再把订单打印下来,双语双份,装订成册,和签证放在一个文件夹里。

所以入住手续交给他办,很顺利。

一边我和妈妈被服务生引导到左侧的休息区坐下,这里有个被藤椅们围着的台子,上面还有乐器摆着,估计时间对的话,这里有乐队表演的吧,台子背后是半开放的一片吧台,这里不开灯,红色蓝色绿色的小盏荧光灯在黑暗里亮着,我隐约看到有几位白人稀疏地坐着,小酌几杯的样子,里面传出来轻松的、音量很小的的爵士乐。

服务生端着两个盛着橙色澄清液体的杯子来了,过了一会儿又加上一杯。

是果汁,我猜里面有番石榴和圣女果,也许有酒吧,回甘有点冲。

他告诉我们,我们每天都可以免费得到一杯。

到了客房里面,这里的装修就很普通了,不过也是满眼的红色。

妈妈很快发现这件房间的窗户不能完全地关上,这对今天这个暴雨天不友好。我们打电话给了前台,修理人员上来了,可是我们的英语水平不够用了,我们在肢体比划上陷入了僵局。

反正,我作为小孩,没必要参与这场闹剧中,我就打开电视,缓解我的无所事事带来的尴尬。

有点好笑的是,就是在这里,我第一次看到了Disney+,当时放的是幻影丹尼。那时候的我完全没有一点啃英文生肉的能力,而且我之前也没看过幻影丹尼——我完全不知道它在讲啥,我唯一可以感觉到的是,它的画风有点眼熟,应该是迪士尼的。我努力看它却看不懂的样子真的很痛苦。画面切换得太快了,他们动作夸张,声音尖锐,我又不知道角色们为什么情绪起起伏伏,下一秒,毫无征兆地飞来了广告,这些广告是我在国内从未见过的,我觉得它们很有意思,它们的广告单个时间算长的,所以能较完整地讲个小故事,我甚至看上瘾了,因为它比动画片正片亲切,这时候动画片又回来了。我看电视晕乎乎的。可是我必须看,因为只有这个地方专供小孩子了,我属于它。

好吧,第二天我醒来,带着清醒的头脑在酒店里溜达,才发现,人家很厉害的,呃呃!同是第三世界的人民,我凭啥就带着优越感来啊,人家也懂得用民族元素打造高级感的!

比如,我最喜欢的是这个!

这种水缸,几乎在每一个墙角都能找到一对。花瓣是人为折成这个形状的,里面的睡莲每天都会更换。我每天晚上都会下到大堂里来看花,有个女服务生和我混眼熟了,她告诉我,可以从里面捞一朵带走,反正晚上花也要扔掉了。我就在客房里囤了好几朵,没事就捏捏,把自己的手玩得老香老香的。

包括住的最后一天,因为我们要赶飞机,五点多就要离宿了,而这个点,早餐供应的时间还没到。在我们办理退房的时候,工作人员竟然递给我三份纸盒子,里面装了可颂、培根蛋等基础款早餐。“很抱歉我们不能给你提供早餐,但希望这帮的上忙。”他说。

我问爸爸妈妈,为什么我们去柬埔寨玩。(毕竟之前我都没听过这个国家的名字)

妈妈说,你还记得几天前我们看的电影(《古墓丽影》)吗?

第一部里劳拉做模拟训练的场景,就是取自柬埔寨的塔普伦寺。

妈妈说,允许爸爸精神出轨一次,对象只能是安吉丽娜·朱莉。《古墓丽影》是我全家最喜欢的电影和游戏之一。我的爸爸妈妈在达成共识后,行动力真的惊人,“反正便宜,去看看原景嘛”他们说。

如果没有疫情,我的高中毕业旅游应该会去克罗地亚,因为《权利的游戏》的龙岛在那,这是爸爸妈妈给我预告过很多遍的,哎!!!

我们在柬埔寨的地陪会说中文,虽然发音奇怪,但是我们的沟通从来没有障碍,他还会和我们随意地聊天。

他经常穿着颜色鲜艳的polo衫,和凉鞋,在车旁边等我们。但是我对他的其他记忆不多了,到现在,我只记得这个画面:

我们走在某处古迹的背面,这里的石阶呈回字型,中间是一棵巨大的、根茎隆起的树。我们听到了蝉叫,很惊奇,我们和导游说,你们这也是蝉吗?我们那的蝉,夏天它们叫得很凶。

导游说,现在时候还没到,到了夏天最厉害的时候,他们还有一种蝉,是这样叫的“妈妈咪呀!妈妈咪呀!”

这可太奇怪了,我再怎么模拟,都想不出来虫子能叫出这样的声音。

我们去的时候,五天里见到的中国游客不多,说实话好像就我们一家。但这里的游客不算少的,只是都是散客。大多是那种白人背包客,他们三四个人一队,都套在防晒衣里,背着大得惊人的包,最上面绑着一卷防潮垫,还有年轻的家庭,一般都是四口之家,孩子在八岁以下的那种,他们穿着颜色鲜艳的家庭装。

我们问导游,他中文怎么学的,他说他和一位中国商人学的,中国人来柬埔寨越来越多了,很多人都在学普通话了,也有人向他学普通话的。

柬埔寨的古建筑群之间挺近的,车程大概就二十分钟吧。

没有泊油路,没有水泥路。虽然这里是热带,但也不是想象中的放眼望去都是绿色的雨林,土地大面积裸露,红色是基调。红泥地混沙土,是那种又黏又湿的、直立性很强的质感,被车轮碾深的辙道里盛着水,这种水坑看起来是暂时的,偶尔有灰绿色的野草成簇沿着道路生长,但也不成什么植被一说,只有往遗迹里望去,才看到大片的乔木,掩映成荫,还有人为种植的草皮,绿色成块出现。

我们包了一辆车,它是那种被改装的面包车,两侧车门被拆掉了,整个车看起来就像个空架子,恰好能跑,能带人罢了。

后面我知道这个空着的车门能做什么了。

当我们车子刚在景点前的空地停稳时,不知道从哪,跑来很多柬埔寨小孩,太多了,大概每一次都有快二十个,他们从空车门伸去手,攒蹙着。
有些孩子叫“one dollar!”

有些孩子叫“一块钱!”

有时候还遇到说日语的。

这时候妈妈就掏出装着阿尔卑斯的袋子。她往每个小孩的手里放一颗。

小孩很高兴,他们拿了一颗糖就跑走了。有些小孩胆子大的,在我们逛景点的时候还跟着我们,就是在旁边晃来晃去,害羞着不敢搭话,但他充满期待的眼神告诉我们,他还想要糖。有些孩子能得到三颗糖。

有时候我的余光能瞟到,小孩间在交换着糖,他们也有自己偏好的口味哈哈!

每一个景点,都有小孩潮涌来,我们一次次发糖,五天的柬埔寨之旅的进程最直观的就是,糖的消耗。

有一次,在我们的行程的第三天,我刚下车,就有一个小孩跑过来说,“我也想吃糖。”

我很好奇,他怎么知道我这发糖的?

他告诉我,他的朋友告诉他的。上一个景点很离这个今天很近,是他的朋友跑过来告诉他有糖吃的。

突然就能领会,权游里瓦里斯称流民小孩为my little bird了。微妙地感觉到了,小孩有他们的网络,他们像个整体,一部分被触动了,其他的很快就能知道了。

在我们在柬埔寨的最后一天,我们的糖提前发完了,所以做不到一人一颗了,看着一些小孩失落的脸,心里真挺难受的。

好吧,后来回忆起来很有负罪感,感觉把自己带入到那时候的西方殖民者的位置去了。既然做不到绝对的公平,这种好意也似施舍,挺伤害人的。

也许柬埔寨给人留下的,印象最深的画面就是,树与古建筑共生。

这种树被当地人称为蛇树,卡波克(kapok),它的特点是极其发达的根系。一株蛇树可以主宰一栋遗迹。曾经它也是一颗种子,然后它自砖缝间抽出枝条,攀上建筑的表面,撑开它的鳞片,要从内部做破坏。现在我们看到的蛇树,它的根筋肿胀着,撑在断壁残垣上,狰狞地,像是利维坦的残肢。它抬高了重心,现在是压在古宫殿的顶部,树干向上托,树冠水平地散去,围出封闭的空间,把树荫带来的阴凉再向上拓个十来米,同时,支根的线条如瀑布般流畅,以面为单位,自屋顶倾泻而下,倒是把建筑掩得虚虚实实了,与其说它镶嵌在砖瓦间,不如说砖石是覆在它表面的盔甲。

然后苔藓和历史的灰尘把它们附上了相同的伤痕,蛇树和古建筑是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材质了。古宫殿已随着吴哥王朝的崩溃死去了,虽然蛇树还在冒着绿色的叶,汁液还在它的茎干里流动,可是我感觉它和古宫殿正在变作无言的标本,它们一起归为沉寂。我说它们共生,就像我看着它们,一时之间想到了冬虫夏草。

 

“看到墙上的洞了吗?曾经这里都是宝石。”这句话,导游经常对我们说。柬埔寨其实盛产宝石,这是柬埔寨人民的骄傲。

随处可见,布满坑洞的石墙,被敲掉头颅的佛像。它们本来该是自11世纪保存到现在的珍贵的遗物,却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熬不住了,美国大兵们用小刀把红宝石挖走,稍微有点地位的军官,把镶着金箔的佛像的头颅割下,联系人运出国,后面柬埔寨民军也开始挖古宫殿上的珠宝了,为了换军火。游客可以直接进入遗迹里面,甚至攀爬那些脆弱的结构,(如果你不害怕滑溜溜的地衣的话,反正我见到一个白人小哥是这样做了),我们的手可以触摸那些惨不忍睹的截面。柬埔寨政府无力维护,就由它们直接暴露在野地里,让它们以残疾之姿,支撑着本国最大的产业——旅游业。高中选修了历史,学到了选修六——世界遗产的那章,链接卡片告诉我,也有国家未申报,就审批到世界文化遗产的情况,比如战中的吴哥窟。

不同于我们的圆明园,柬埔寨的古建筑的规格保存得算是完整,我们可以看出它的建筑规划和造景布局,但是它的残疾体现在,它的装饰,它的文明的填充物被人挖走了。

就像一个人,他的骨头未折断,但是他四肢上的肉被人生生剜去,眼球、牙齿等肌体也被拔掉了。最后他的遗体下葬的时候,还算是有个形的,但是这极为不体面,羞辱被刻在他未风化干净的遗骨上,像是图腾。

其实不用看建筑,看人也可以。

每个景区的里面,都有残疾的中年男人,坐在路边。他们面前的地上放着KT板,上面,多种语言写着他的遭遇,以及放了他事前的照片。受伤的男人头低垂,不看行人,但是每当游客经过他的附近,他就会停止手上的动作,僵在那,仿佛在等待游客的审判。

他们多伤的是腿,或者是手,顶端由肉瘤封住的肢体从袖筒里露出来。

事故更多发生在战后。美国人在这里埋了太多的地雷。当柬埔寨人雀跃地回到他们终于摆脱战火的家园,没想到他们的土地还没准备好迎接和平。

柬埔寨的古宫殿有三个显著的特征。我没有去考究资料,以下全来自我模模糊糊的记忆,如果有常识性错误,请谅解!

一、 一桩石柱,四个面,四个半立体的头像。他们称这个为“高棉的微笑”。爸爸和我介绍,说它其实是个血腥的军事行动的代名词,和中国有点关系。所以,柬埔寨和中国的关系,其实不是特别好的。

二、 极其陡峭的台阶。特别是附上了青苔之后,这些台阶极其难走,我们之能把脚卡在砖的裂缝里,手指扣进墙面的凹凸处,小心翼翼地爬行。我记得有个遗迹群,专门就是一个阶梯,建筑整体相当高,台阶的跨度很大,有七成的人的高度了,不借助道具很难爬上去。妈妈告诉我,这被称为“神之路”,这个台阶本来就不为了人而建的,这是神走的台阶。

三、 密集的装饰用尖顶塔(我上面说的白人小哥就在企图爬这个,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同是受佛教影响深刻的东南亚文明,柬埔寨的样式不像泰国那么尖锐,它的图腾的线条圆乎乎的,也不太精细,但胜在造型生动,更喜欢用半浮雕的形式,都是有几分似玛雅风格。

 

另外柬埔寨的落日也很有名。我们专门挑了一个下午,在一座寺庙的塔顶,等着晚霞的来临。

当天空的颜色开始变的时候,陆续有人爬上平台,像我们一样,靠着墙垛,望着天际的方向。这不仅是一个受游客青睐的观落日平台,本地人也很喜欢这里。很多光着上身的柬埔寨小孩,在塔顶追逐打闹,也有柬埔寨妇女,抱着襁褓里的小孩,就立在墙边,吹吹风。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百般无聊地坐在石墩上,我想着,这太阳怎么那么顽强,怎么还不开始日落,我的旁边做了一个本地小女孩,她戴着红色框的眼镜,穿着粉红色的套装(和其他的柬埔寨小孩有些不一样,我猜她来自中产家庭吧),用蜡笔在素描本上画画,画的是一个穿着裙子的小女孩拿着雨伞。我歪着头看她,其实那时候我的心里想的是:我能比她画得好。

她结束了绘画,跳下石墩,把那张纸撕下来塞到我手中,我才知道,她早就察觉到我在看她画画了。

她没对我说任何话,但她朝着我露出的笑容,让我感觉我读出了很多信息。我马上去妈妈那,从包里抓了一把阿尔卑斯糖,塞到她手里。

她也没说话,继续笑笑,就跑走了。

我其实有点后悔,相当长的日子里我不住地想:我也想带画画材料在旁边,我也想画点什么东西,然后给她。我想用画换画.....我想留点,有内容的东西给她。

日落终于开始了,首先是蓝天开始和晚霞混合。本来它们是分色明显的,蓝天在上面,主要负责和油绿的植被相互衬托,突出独属于大自然的气息;晚霞在下面,它顺着地平线生出来,像是自地下烧出来的火,低空薄薄的云丝是晚霞的燃料,因为它遇着了云就往上蹿上几分,在这处又晕染出一点黄的色块。整个视野如一杯鸡尾酒纵切面,蓝的天和红的晚霞是不同密度的介质,中间的云是缓冲它们的冰块。

混合后,天的蓝色被瞬间抽走,取而代之的是白色,同时视野的饱和度和对比度同时上升,飙到了失真的程度。我回头看看墙体,向阳的一面映着惊人的中黄色的光,阴影中的部分则什么也看不清了,它们变成了抽象的色块中的一部分。视野持续变暗,变暖中。

当太阳彻底跌到地平线的另一侧的时候,天空变成了沉郁的黄色。晚风吹了起来,齐塔高的棕榈树干枯的叶子相互碰撞,发出的沙沙的声音在四野里巡回,我看看周围的景色,它们在橙色的光里现得雾蒙蒙的,曾经的黄色的泥土里,鼠灰色的建筑体,银色的池塘,绿色的草丛,全变成一样的颜色了,我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似乎我把所有的力气都花在等待日落上了,我的精神力全随着坠落的太阳离去了。本地人小孩还在平台上玩着,嘻嘻哈哈的声音很响亮。

这是很干燥的落日。

 

我们还去了水上集市。这里有售票口,顺着渡口下台阶,我们三人坐一只船。河水是有在流动的,它是那种偏白的绿色,并不清澈,当时也不浑浊,没有发臭,也没有浮萍,水面上偶尔飘着几支水莲花的头,稀稀落落的。河的两侧是集装箱式的小屋,它们就架在水上,有人住在里面。

到了河的中端,便有民家的船停着了,河面急剧变窄。有木舟,它们不大,就两米出头,尖尖的,仅一人通过的宽度,船头船尾放着花束,水果蔬菜等的货物,但最多是莲蓬;也有铁皮船,它们卖小吃,也卖衣服。这里好像不是单纯的景点,也是本地人的市场。我们也买了2美刀的莲蓬,那个柬埔寨姑娘递给我的时候,还故意折了一朵荷花给我,莲蓬好大啊,足够我们吃到下船。妇女蹲坐在木舟的中端,整理着水果,一边和隔壁船的聊天,或者在彼此的木舟上走来走去,她们的步伐很轻捷,像是小船们架起了桥。

噢我们还买了一个仙鹤模样的风向标(?),我们现在还挂在书房的顶上。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它,它是木头做的,基本形状是一个方框,仙鹤立在框里,鹤头和尾巴上挂着的木牌构成了微妙的平衡,每当风吹过的时候,仙鹤的头一点一点的。我喜欢这种集聚民间的智慧小玩意儿!

上岸之后,导游带我们去香蕉园。实际上,这条路的两边都是香蕉种植园。他们的香蕉树不高,长出来的是那种又短又小的,一簇好多层的香蕉。香蕉皮的颜色偏黄,甚至有点像芒果的颜色了,有些上面还有黑色的斑点,摸着油油的,有种熟到快要爆掉的感觉,但是里面的香蕉是没有烂的,它们惊人得白而形状完美,口感是偏软糯糯的,沙沙的,略有淀粉感,香蕉香味很浓。

这是我们走进香蕉种植园摘了一株香蕉才发现的。

种植园里没有人,栅栏很低,门是漆了白色的锡做的,虚掩着。入口处有个信箱,上面用英文写着,如果对他们的种植园感兴趣,可以把小费放进来,金额任意。

我们摘了香蕉,觉得不好意思,随便放了5美刀进去。逛完了,坐上车要走的时候,导游让我等等,他拎着一个塑料袋从种植园一侧的小屋里走出来,说我们给太多了,这是农场主人说要送我们的。

袋子里有七八串香蕉,那天我们吃了个爽,甚至不想吃晚餐了。

至于柬埔寨的美食。我忘得差不多了。

只记得有个晚上,我们饿得要命,随便找了一家加油站旁边的餐厅吃。这家菜单竟然没有英文,我们就随便点。妈妈说:反正我们也有很小的几率遇到自己喜欢吃的菜,乱选就当体验吧。

于是我们分别选了名字最长的三道菜。

最后端上来三盘火锅(类似的东西)。

秉着不能浪费食物的中华民族优质品德,我们含泪吃完。

这说不上是一次旅游帖子分享,虽然我这还有行程攻略留档啦,如果你觉得有借鉴意义,俺也可以发给你啦。但是距离我去玩,已经过去十多年啦,柬埔寨肯定是大变样了。比如我去的时候,海关不用塞小费也能过呃。一个推理,不一定正确:一个地方被中国游客惯坏了就会大变样噢。

磨蹭了好久,小陈终于开旅游栏目了。我的周五下午没课,要是不好好处理这段空闲的时光,任由它直接过渡到双休日的话,我将会陷入,无尽的——严重的——恐怖的——精神空虚中。所以俺喜欢在这时候码点小作文嘿嘿,写游记就像写流水站,成就感最强而不需要动脑,我最近瞄上它了!

俺打算一鼓作气,把我去19个国家的游记给写了。疫情下的封闭式管理要把我逼疯了,看相册的时候,回忆都陌生了起来,挺好的,感觉又玩了一次,呜呜,就当低配版的旅游吧。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就要这样聊以自慰了。

下次的游记二选一,意大利or塞班岛,我很随意,可以留言告诉我你想看哪个,耶比

END

Hi there,报亭与金鱼缸

今日份的吊图来了

—be hit by a truck—

《被卡车撞了,但是穿越到了异世界》

变形金刚很好,希望大家都来看变形金刚!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