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走古特山屋路线登勃朗峰遇大风未能登顶——我的第一次高海拔雪山之旅

图:从古特山屋前的山脊上可以望到勃朗峰的登顶路线
2022年5月29日14:40 于法国Saint-Gervais-les-Bains

阿尔卑斯山脉的最高峰勃朗峰海拔4808米,位于法国和意大利交界处。作为西欧之巅,每年尝试登顶的人数巨大,这里也是我最近一直心念的地方。走普通路线一般需要预订一到两晚的山屋住宿,因此每年登山季节(6月到9月左右)山屋的住宿一票难求。攀哥、彬彬和我三人预定时只有五月底山屋开始营业的前几天和十月初结束营业的最后几天有空位,我们索性就订了5月29日山屋营业第一天的住宿。

勃朗峰普通路线(Normal route,适合普通登山者)主要有两条,一条是经过古特山屋(Refuge du Goûter)的经典路线,难度PD,走的人最多;另一条是经过三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峰(Mont Blanc du Tacul, Mont Maudit和 Mont Blanc)的三山路线(3 Mounts Blanc Traverse),难度PD+。两条路线相比,古特山屋路线爬升大,雪坡较缓,危险性较小;三山路线整体爬升较小(可以从霞慕尼坐缆车到海拔3864米的南针锋开始爬),但是雪坡更陡峭,也更危险。我们三个都是第一次爬高海拔雪山,因此选择走古特山屋路线较为稳妥一些。


DAY 1 Les Houches-Tête Rousse Hut(海拔980米-3167米)

本来有齿轨火车可以一直坐到海拔2362米的终点站Nid d'Aigle,但它6月11号才开始营业,所以从Les Houches到Nid d'Aigle这段路得徒步上去。这意味着我们今天要爬升2100多米,这将刷新我之前重装徒步的单日爬升纪录了。早上8点多,我们从非常安静的Les Houches火车站下车,穿过小镇,一段陡峭的水泥路把我们带往进山的方向。

不一会儿进入森林,里面笼罩着雾气,能见度不高,天气预报说接下来几天是晴天,所以我们没放在心上。包虽然很重,但森林里充满了新鲜的大自然的气息,大家这时候也体力充沛,这一路总之轻松愉悦。为了准备勃朗峰,我们一起进行了五周的体能训练,每周进行爬楼梯、爬图书馆的斜坡和长跑训练,目前看训练对我们的帮助还是比较明显的。

海拔大约1700多米,森林的边缘有个缆车站,从这里开始终于走出了茂密的森林里,植被逐渐向草地过渡。

继续往前,我们的右边有一条铁轨,是齿轨火车的路线。可以选择沿着铁轨一直走到终点站Nid d'Aigle,路线更好走。但我们选择按照手机上的轨迹导航,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勃朗峰古特山屋登顶路线一路上都是上升,几乎没有下降,不同的路不会有多少爬升上的差别。

沿着山脊爬升一段时间我们再次和铁轨会合,此后就一直在铁轨上走,中间穿过两个山洞最后走到了终点站Nid d'Aigle。这段路不难走,但是爬升显得漫长。


▼ 霞慕尼山谷两侧都是高峻的山峰

从小火车的终点站到古特山屋,一共1500米左右的爬升,共三段爬坡,越到后面越陡峭。我们今天需要完成其中的两段,第一段是从Nid d'Aigle到海拔2760米(也有个小屋)。这里可以选择走左边的岩石路,没有积雪,更省力。我们没有注意到这条路,还是按照轨迹走右边的雪坡。雪坡不算陡峭,但是更消耗体力。这一段路上我们甚至看到了有老有小的矮脚野山羊一家活动在山坡上,他们是岩石上的生物,在石块上跳跃如履平地。

从海拔2760米左右到Tête Rousse山屋的这段是岩石区的爬升,背阴处偶有积雪。这段路难度不大,仍是徒步路线,不需要手脚并用。只是我们已经走了漫长爬坡,最后这一段走地很累,晚上19点15最终到达了Tête Rousse山屋。

▼ 通往Tête Rousse山屋的最后一段路程

晚上21:20, 我们在山屋温暖的餐厅里目睹了一场壮丽的云海日落,大概10点我们回到住处休息。

Tête Rousse山屋附近夕阳余晖照耀下的山谷


DAY 2 Tête Rousse-Refuge du Goûter(3167米~3835米)

今天的路程短,爬升不大,但路线有一定难度,有一段高差400米左右的需要手脚并用的攀爬路线,以及要经过号称是这条登山路线上最危险的Grand Coulior落石区。我们打算在下午到达古特山屋后做一些雪坡行走和冰镐制动的练习。

9点半从山屋出发,经过一片坡度不大的雪坡,来到了这段路最陡峭的山体前面,就开始了手脚并用的攀爬。稳定的大石块爬起来倒不难,难的是那些松动的风化的小石块,踩上去不稳定,有滑坠的风险,需要确保脚下踩稳后再通过。

▼从Tête Rousse到古特山屋的攀登路线,大多需要手脚并用

一会儿就来到了臭名昭著的Grand Couloir落石区,是古特山屋经典路线上最危险的区域,这里历史上夺去了不少登山者的生命。这里是一个石坡横切路,路程不长,但斜坡很陡,山顶风化的石块沿着斜坡滚落下来,有的在途中被阻挡,更多的速度越来越快,一直滚到斜坡的底部。危险主要来自于被大石块砸中,以及从斜坡滑坠。

▼ 海拔3340米的Grand Couloir

现在五月底这段横切路上还有些冰雪,我们在起点换上冰爪,带上冰镐,主要是怕走的不稳滑坠下去。每次我们通过一个人,其他人在起点或终点帮忙提醒。大概需要一分多钟通过,即使上面开始有小石块滚落,及时发现也有足够的时间躲避的。所以通过不要慌忙,以稳定较快的速度通过即可。

此后我们实际上是沿着一条岩石突出的山脊在爬,可能最近没有下过雪,山脊上大块的岩石踩上去还是比较稳定的,也不需要冰爪冰镐。很陡的地方,有固定的铁索可以抓握,在地图上看到等高线上密集得吓人。不过这里是“远看大石头,近看石头大”——人在大石块间攀爬,还不至于一失足就坠落悬崖。

古特山屋最后一百米左右高差一直都有铁索可以抓握。14:25我们爬完了最后一段铁索,来到了一座房子前,这里的是老的古特山屋——2013年投入使用的新的古特山屋在它的右边,还需要在雪坡行走一段距离。

▼ 在古特山屋山脊附近可以看到海拔3842米的南针锋Aiguille du Midi

▼ 古特山屋上面一段短暂的雪坡

大约14点40,我们终于进入了古特山屋,这是阿尔卑斯山脉最有特点的山屋之一,银色的圆柱状的外壳高高矗立在陡坡的顶端——它的视野是如此之好,以至于在山下海拔1000米的山谷肉眼都能分辨它。


▼ 前方就是标志性的新古特山屋

我们在山屋睡了一个小时,起来后在山屋旁的雪坡上练习了一下冰镐制动和结组行走。大家或多或少有些高反,摇晃头的时候有些头晕,食欲也不好。6点半的晚餐,我们预订了两份,攀哥吃不下直接去睡觉了。晚餐39欧一份,蛮贵。按桌上菜,前菜有个汤不错,主菜是煮豆子和牛肉饭,还中规中矩,能吃下。

山屋一切物资供应都是靠直升机,物价当然贵。这里没有水源供饮用和淋浴,但有8欧的大瓶瓶装水出售。山屋金属外壳屏蔽了手机信号,要上网得去出屋子,屋外信号还不错。

晚上我们住的屋子大概有10个人一间,上下铺,65欧一人。房间里热烘烘的,保暖做得太好了。晚上8点我们就睡了,但一直没怎么睡着,一是太热,二是有些高反。整个晚上大概睡了半个来小时左右,醒来感觉好了点。一天的的睡眠不足还不足以影响明天的状态,我们期待着明天的冲顶。


DAY 3 Refuge du Goûter下撤到Les Houches(海拔3835米-980米)

古特山屋提供凌晨2点和早上7点两个时间段的早餐,前者是给登顶的人准备的,在登顶途中可以看到升起的朝阳,后者是给准备下撤的人准备的。我们2点起床去吃早餐,本以为这个时间餐厅人会很多,到那里一看发现只有我们一队和另外一个队伍,他们没待多久就离开了餐厅。早餐有牛奶、面包、橙汁、咖啡、火腿片等,17欧每人,我们胃口都不好吃不了什么,但还是要尽量多吃点给后面的登山储存体力。

我们正疑惑这个时候的餐厅里为何没有热闹的场面,前台山屋工作人员走到我们桌子前坐下,好像有话要说。昨晚夜深开始外面就有一阵阵的风声,我已经估摸着他要讲什么了。果然,山屋工作人员说的正是今天天气状况很恶劣,他给我们看了最新的山下发来的天气预报,凌晨到白天风力可达60~80 km/h(7到9级的大风),强烈建议我们慎重考虑登顶。他说在山脊上非常危险,风可能会把人吹下去,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需要趴着躲避。他还告诉我们昨晚共有三个队伍预订了今天2点的早餐,其中一个队伍已经决定放弃登顶,另一个队伍还没在餐厅出现,估计睡觉了直接没起来,剩下的唯一的队伍就是我们了。

怎么办?今天不能登顶我们只能下撤了——虽然山屋工作人员说我们可以在山屋再住一天看情况明天登顶(山屋住宿还有位置)——但我们都没有足够的假期余额了。准备了一个多月、并费了两天爬到古特山屋没能登顶,确实有点遗憾,但是这种天气我们独自一个队伍走在山脊上风险很大。我和彬彬走出山屋感受了下风,鬼哭狼嚎的风声让我们彻底死心了。

回到山屋继续睡觉,三点天已经开始亮起来了,外面的风声没有好转的倾向,我们最终睡到7点多回到餐厅再次吃了个早餐,之前山屋工作人员说如果我们决定不往上爬,七点可以再次来吃早餐,免费——还是蛮人性化的,他们也不希望他们的顾客冒风险,所以给放弃登顶的决定加砝码。

今天早上睡到7点后起来大家的精力胃口都恢复得很好,昨晚的头痛散去,身体状态精神状态反倒很适合冲顶。看来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放弃会让人轻松。既然打算下撤,那么我们今天的日程松了很多。从容地吃完早餐再次整理好背包,我们跟着山屋里的大部队准备下撤。

虽然没有下雨,但是天空乌云密布,没有阳光,风声依然强劲。从古特山屋回到攀岩路段,有段覆雪的山脊,还好有人铺设了路绳可以抓,不然确实有被风吹倒的可能性。

从古特山屋下到Tête Rousse山屋的攀岩路段,我们昨天已经走了一遍,虽然有点困难,但是心里有数。并且好在今天是下攀,很省体力——再难的道路,往下走也比往上爬体力上要轻松很多。

这条路上风声一直呜呜作响,我们水袋的引水管也结冰了,我把羽绒服穿上,温度正合适。一会儿再次来到Grand Coulior落石区,在这里我们目睹了长达两分钟的石崩,不过石头都不大。大家都在这里等落石稳定,不一会儿这段路的起点竟积累了等待的上十人,随后每次一个人快速通过。

到达Tête Rousse附近,我们继续下撤,一路都很顺利。放弃了登顶导致今天的路程实际上是三天中最轻松的。等我们到达3000米以下的海拔的时候,天气也在变好——阳光出来了,风也迅速变小。草地、森林开始逐次出现,又回到了花繁草盛的人间,凌晨呼啸的山风好像没有存在过。

我们下撤走的是和第一天相同的路,但是今天能见度比前天高很多。一路上几乎回头都可以望见今天出发的起点——银白色堡垒一样的古特山屋——坐落在高高悬崖的边上,在越变越小。

▼ 回到Les Houches火车站,仍能望见海拔3835米古特山屋

下午5点多,我们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终于走到了登山起点——Les Houches火车站,在这里乘火车返回到霞慕尼。在抬眼就能看到雪山的街边的餐馆吃了一顿本来属于庆功宴的印度菜,回到了我们在霞慕尼住的民宿,次日下午再从日内瓦飞回了阿姆斯特丹。

▼ 霞慕尼街边抬眼可以看到高差3800米以上的雪山

第一次攀登雪山心得体会和经验总结

  1. 虽然因为天气未能登顶有些遗憾,但是整个过程安全顺利,为高海拔雪山积累了经验。古特山屋经典路线在天气良好时难度不大,近期有机会打算再尝试一次(也可能走三山路线)。

  2. 勃朗峰古特山屋经典路线特点之一是海拔落差巨大。从海拔980米Les Houches山谷可以一直徒步到4808米的峰顶,落差3800米以上,甚至超过了从珠峰大本营(5200米)到珠峰峰顶的落差。并且从山谷到山顶直线距离短,没有连绵的群山铺垫(从霞慕尼山谷可以清晰望见勃朗峰峰顶),能近距离直面如此巨大的高差在雪山中不多见。

  3. 登山成功两个最关键的因素是体力和装备。在高海拔雪山上体力不支很危险,人对动作的控制下降,容易出现滑坠等风险,且攀登花的时间大大延长,高山上天气风云莫测,将面临更多天气变化带来的风险。另外带的装备(技术装备和穿着)必须满足该条路线的需求。去年冬季攀登希腊奥林匹斯山冰爪不能胜任雪坡,只好下撤。

  4. 对我来说爬升时物资尽量轻量化。在高海拔爬升时,对背包的重量非常敏感,多一斤都带来不同的感受。非必需用品、可带可不带的东西尽量不带。食品冗余的包装盒(袋)都要去掉,买装备时也宁可多花些钱买轻量化装备。登雪山不是短途腐败露营,安全顺利完成是主要目的,通过多带东西来增加舒适度可能适得其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