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五台山游记|我跟团去了一趟五台山

小七还在新疆集卡

我只好一个人旅行

3月26号,我跟团去了一趟五台山。这一趟不是一时兴起,我向往那个地方很久了。

 

一得知从太原到忻州可以安全往返,我就立马下了订单,朋友问我怎么这么仓促,再等两天就清明节假期了,我说总觉得这次不去就再也去不成了。

 

有太多的事情,说着下次下次,就成了下辈子。比如你正在看的这篇文字,差点让我鸽到下辈子。

 

 

临行前一晚,导游发短信提醒我穿厚点,山里天气多变,最好能带把雨伞。第二天早上,我一边往身上一层一层套衣服,一边想着如果下雨了,我还能不能第一时间把帽子戴上。

 

疫情期间出行的人很少,都是像我一样的铁头娃。我靠着窗户补觉,阳光在我的脸上跳舞。一路上半睡半醒,天空很蓝,耳机里的歌很好听,所有的一切都很美好,除了在进山的路上,我的头跟车窗玻璃之间,数不清次数的亲密碰撞。

 

 

 

 

上午十点多,终于下车了,我迫不及待抬头迎接跟五台山的初次见面,对方也同样热情,扑过来的风盖了我一脸,这感觉并不陌生,长城也是这么欢迎我的。

 

行程表上的第一站是五爷庙,也是整个五台山香火最旺的地方。旺到你不用刻意寻找它的位置,哪里站着一排人手举高香弯腰叩拜,哪里就是五爷庙。

 

如果你问其他去过五台山的人要攻略,他们可能会告诉你哪座庙可以求姻缘,哪座庙可以求事业,而我呢,我会告诉你黛螺顶上有两只可爱的小黄狗,广化寺能看见很多猫咪,五爷庙正对面的广场,有来回盘旋的鸽群。

 

 

不是我小气不共享信息,而是我只知道这些。

当同行的大家虔诚地跪拜在佛前,掌心合十许下心愿时,我扒在广场的栏杆上,祈祷眼前的鸽子兄弟们再飞高点,最好还能给我个正脸。

 

 

跟着导游在各个寺院穿梭的途中,我见到了很多僧人,有的青春年少,意气风发,空闲时聚坐在屋檐下讨论茶具的不同;有的衣衫褴褛,满身风尘,下楼梯时一步一缓,风扬起他斑驳的僧袍,补丁里都是匆匆岁月。

 

我很喜欢在寺院里闲逛、发呆,等着风铃声争先恐后穿过我的耳膜,一想到刚入山时盖了我一脸的风或许也曾穿过檐下的风铃,卷着叮铃铃的声音赶往我的方向,我就可以不计较它鲁莽的热情了。

 

 

如果你来五台山,一定要在这里过夜,一定要去看广化寺的夜景。这是除了动物出没图鉴之外,我又一条保证质量的攻略。

 

民宿老板送我过来的途中说,广化寺可热闹了,因为是五台山唯一夜间开放的寺庙。我一听更激动了,热闹好呀,我喜欢热闹。急匆匆下车扫码测体温进去一看,确实热闹,到处都是开直播的云导游,也不知道这一晚上我要闯进多少个家人们的直播间。

 

大雄宝殿里有僧人们在做晚课,我第一次路过在门口听了听,没有进去。第二次转过来,门口接待的小师父说可以进去参拜,我就进去了。站在众僧中间,听着现场吹奏的佛乐,伴着滔滔的诵经声,鼓声咚咚像敲在我的心上,我感受到万千震撼,又止于无声表达。

 

 

拜完之后踏出大殿的门槛,我没有立刻下楼梯走人,回头又看了一眼佛像,突然眼眶发热,没缘由地想哭。我又一次绕到门口问小师父:我可以进去听课吗?

 

佛音袅袅,绕梁不绝。我学着僧人们的模样,盘腿坐在侧位。闭上眼睛开始放空,好像什么都没想,又好像什么都想了一遍,最终归于平静。

 

一直到晚课结束,我拐着腿站起来,努力地向门口挪动,小师父看见笑话我:你这才听了半个小时。我想她应该在我狼狈的身影里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第一天的行程就在我满脑子的不虚此行中结束了。第二天还有个重要的任务:去爬黛螺顶。

 

导游解释疫情期间游客太少,索道是关闭的,想登顶只能自己去爬那一千多级台阶。我笑了,我可是从长城上下来的好汉,区区一千多级台阶而已。但我忽略了自己对方向感的掌控程度,我走到了北面,那里只有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坡路。

 

 

正当我埋头苦爬的时候,一个扛着袋子的叔叔从我身边经过,我加快脚步,秉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原则,一把托住了叔叔肩上的袋子:“我帮你一起抬吧叔叔”。叔叔比我想象的还要客气,他躲开我的手,一再强调他自己来就行。我只能放弃,放弃的那一瞬间,我们俩都松了一口气。叔叔大概是为不用对陌生人的帮助感到不自在而松气,而我是为保住了我的双手而松气。

 

在刚托住袋子的那一刻我就意识到,这次的手出得有些冲动了。好不容易遇到同行的爬友,我一路跟在叔叔旁边同他搭话,接着就越落越远,远到聊天得用吼的。叔叔看不过去了,他让我不要着急,歇一会再爬,他说他每天都要背着东西爬坡,跟我不一样。我坐在坡上看着叔叔如履平地,渐行渐远,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才是四十多岁的那个。

 

 

累是真的累,景也是真的美。上一次见到雪山,还是小七从新疆发来的图片。这次托北台顶的福,我一抬头就能跟雪山对视。

 

快登顶的时候,我身后跑来了两只小黄狗,长得一模一样,跑两步还停下来等我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仨一起来的。

 

黛螺顶上的游客们不算很少,三两个聚在一起,互相拍照留念,我也留念,给我的阿黄兄弟们留念。

 

来五台山之前,有朋友找我聊天,说感觉自己没了烟火气,一个人住,一个人生活,我说我也是,一个人住,一个人生活,一个人逛公园,一个人旅行,偶尔孤独,但更多的是自由,我享受这份自由。尤其在黛螺顶上俯眺山脚下的寺庙群,吹着拂过雪山的凉风,耳边再次响起叮铃铃的风铃声时,我的一切烦恼都消失了,只觉这世间无限美好。

 

 

对了,我又见到了之前偶遇的爬友叔叔,他在黛螺顶上摆摊。那重重的一麻袋里装的是佛心果,还有开佛心果的工具。叔叔跟我说这就是缘分,上山的时候我就碰到你,下山又能碰到你。我完全认同,并找叔叔开了个果子表示加倍认同。

 

 

还有个很有趣的事情想分享给大家,我在广化寺里,看到过游客带着宠物狗去拜佛,当时心下一惊,我想佛教圣地怎么会允许带宠物进大殿呢,后来才想到,佛教里讲究众生平等,狗和人都是一样的。

 

五台山没有辜负我的蓄谋已久,两天的天气都好得出奇,感谢五台山的款待,感谢你的蓝天白云和风铃,感谢你的僧众雪山和生灵。

 

我不够洒脱,去过的地方都想再去第二次,每次离开的时候,我不会想此生足矣,我只会像灰太狼一样大喊:我一定会回来的!

 

文章开头我提过一句匆忙下单是觉得这次不去就再也去不成了,一语成谶,回到太原后的下一个礼拜,也就是清明假期的第一天,疫情来了。居家隔离和数不清次数的核酸检测接踵而至,那时候别说去五台山了,我下趟楼都挺费劲。

 

有些话说多少次都不会落俗,亲爱的朋友们,请一定要活在当下,活在每分每秒。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