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乌蒙大草原4月游记 | 星星太阳万物都听我的指挥

 

Cao

Yuan

You

Ji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发生了一切

比如未了的心愿实现

今天我要说的是我完成了第一个心愿

 

 

 

 

 

2020年3月27日的微博

 

2019年6月时候,我和一个人约定,一起去乌蒙大草原放风筝,他要练习一下人像摄影,他驾照要今年才满一年,我要买下那条裙子,我要买一个好漂亮的风筝,然后就开心地等2020年到来嘛!

 

但是早早约定好的事总是要失约的,最终他不能来了,我的心愿也放在那里生灰。

 

裙子被卖光了,草原的花谢了,我好失望。我的生活一团狗屎。

 

3月下旬我听杨实说她们要去乌蒙大草原自驾游,她们说星光是此生从未见过的璀璨样子,她们说有羊,有牛,山顶还有残余的花。我羡慕得翻来覆去。

 

沉重的回忆和痛苦的碎片,工作学习的繁忙压力都要被梦中草原的大风吹散,我不想呆在家里对着电脑,我不想听喋喋不休的催促,我想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要自己完成我的心愿。

 

我说过,我要我要的都要来。

 

 

4月18日我的微博

 

但是事实是直到4月18日,我都没有想到可以改变的办法。直到4月19日,终于还是协调到了大家的时间,感谢我的哥哥姐姐们,让我一切都有了着落。那一刻快乐真实地降临在我的头上。

 

 

4月19日 群聊确定了出发时间

 

为此,我一口气赶完了所有的工作、作业还有辩论上的任务,即便赶工这件事本身极其痛苦,但是我时隔许久许久突然又品到了“甘之如饴”四个字的感受。就是开心的时候就不会累的。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妈总是骂我:“玩起来,三天三夜不歇气[1]都不累,为了玩,写一百篇作业都快得很。”就是这样子。

 

 

出发前的傍晚,我家路口

 

4

20

 

 

6:30 p.m. 欣哥开车陆续接我们,停在路边等胡楚楚的时候灿姐给欣哥照了一张奇丑无比的拍立得照片,所有面部缺点暴露无遗,我当场开始害怕她后面也许会给我拍照。

 

大概7点多的时候我们来到奥园广场的超市采购物品。杨丹妮发消息过来骂人,我们赶紧给她买了一包辛拉面,等下要是上车骂我们,我们就说是为了她的辛拉面迟到的。

 

 

在超市买了好多辣条,鸡爪,都是我在家吃绝对要被我爸骂死的食物,年轻人一起出来玩的快乐就在于此,可以干一切不健康却快乐的事。

 

到买旺仔小馒头的时候,胡楚楚问我要“包”的还是“罐”的,我骂道:“当然是罐,小馒头必须罐才有仪式感”,灿姐觉得我说的很对,上车以后还跟他们又摆[2]了一遍

 

8点半,我们终于到盘州站把杨丹妮接了,期间她打了800个电话骂人,但是都是胡楚楚接的,炮火与我无关。

 

 

我们大胆猜测她上车来一定要骂1个小时才歇气[1],所以我看她走过来的时候示意她去坐胡楚楚那边,隔着点,省得我回嘴的时候她打我。

 

她果然大声辱骂胡楚楚,我动之以情道:“还不是为了帮你买辛拉面”,她马上说:“等哈要是这个拉面不好吃,我就打死你们。”

 

挺好的,话题到拉面上就好办了。

 

9点多钟,我们成功抵达乌蒙大草原景区门口,但是景区关门了,我打了一万个电话给酒店的姐姐她都不接,半个小时前她明明说下来接应我们的,这让我们爆炸恐慌,差点打电话给胡楚楚家爹请求支援。

 

好在当我走近门卫室敲门的时候,使出了我在大学晚归宿舍的嗓门呼唤:“请问有人吗”,大爷缓缓起身,给我们打开了道路。

 

这时,我那素日对我出门漠不关心的额娘竟然给我打了电话,问我“进去了没,不是进不去吗”,我一一汇报后奇道:“我又没有告诉你我们被卡门口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妈在麻将碰撞声中并没有搭理我,而是跟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他们进去了,我姑娘说她们把门卫喊醒了”,然后才回答我:“我们都在一起打麻将”,我这才发现,一起出来玩的小伙伴们,爹妈都在一起打麻将,消息在一个桌子上传递得很快。

 

10点,我们到酒店,收拾了一番后我们决定打麻将等欣哥的相机充电,打到11点半我们就去看星星。

 

我上场的第一把我就摸了清一色,但是可怕的是由于我只会打微乐捉鸡麻将,不会摸牌也不会胡,最终导致第一把清一色我少摸了一张牌,一把随便胡的大牌,最后“拱手让江山”。

 

 

 

4

21

 

 

大概凌晨0点多,电已经充好,灿姐赢50多块钱,我们带上几瓶Rio,穿上棉衣往山顶开。

 

漆黑的夜晚什么都看不见,欣哥家车的窗子防偷窥膜把外面的天空罩的死死的,一路上去我硬是[3]没透过窗子看到星星,直到灿姐打开窗子说:“啊,星星好多!”

 

我才想起来好像是要把车窗摇下来,摇下来的那一刻,就是那一刻——

 

八万星星在黑夜中炸开。

 

我心说,吗的,怎么这么多。

 

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多这么多星星呀!

 

 

欣哥拍的星星

 

原来天上真的有银河,有星云,有一道一道的光轮的轨迹,是我以前没见过,是我好土好土。

 

 

星云与银河

 

 

冷风从星星上一路灌进车子里,随便吹随便冷,我要看星星。

 

1点钟的时候我们开到山顶,跳下车,我和杨丹妮、灿姐、胡楚楚一起对着天空忍不住大叫起来,“啊————好多星星!”“天呐!”“救命!我好开心!”

 

星星垂在头顶,就在头顶,巨大的风车拔地而起,抬头仰望的时候感觉自己摇摇欲坠像是要摔倒,站在这么高的海拔的山顶,有一种不切实际的俯瞰的惶恐。

 

 

仰望风车

 

遥望远山那边有光,不知道是什么物理学知识,什么东西反射了什么,但是星群在光影中,我在星辰与大风之中。

 

 

远山的光

 

风吹得我们五个人都找不到头,我们挤在一起看欣哥和楚楚调机器,围在一起也冷,抱在一起也冷,但是都不约而同地说“没事没事”,然后擦了擦鼻涕。

 

我喜欢看风车那里的星星,我抬头凝望,忽然一个光影拖着尾巴划过去,我说:“那是飞机吗?”,又说“这里还放烟花吗?”

 

不知道是谁说:“是不是流星啊!”

 

是流星啊!是他妈的流星!

 

我是一个被城市关押的憨包!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烟花、飞机之类,我习惯失去幻想,我以为这世界上真的没有流星,我把现实中存在的凤毛麟角都笼统地塞进浪漫童话不可能,可是它真实地从我眼前划过去,它有!

 

后来夜风更大了,耳膜都感觉会被吹反,我穿着裙子,和杨丹妮去车上坐着聊天,喝完一瓶酒,欣哥说机器好了,让我们下去拍照,无数张闪过去后,欣哥说:“回家!”

 

 

合照

 

我们四个人不约而同的欢呼跳起来,在无边旷野满天星河下,辞别这浩瀚的一切,发着抖,快乐地回去睡觉。即便冷得四肢僵硬,嘴角也忍不住疯狂他吗的上扬。

 

我们说,睡三个小时,5点半起来看日出,来一趟就是要玩个够。

 

5:30 a.m. 我和灿姐起床了,昨晚一夜烈风喧嚣,感觉房子都要被吹跑,门窗都“呜呜”地响,我在山顶上被冻得太狠,一夜都没缓过来,做梦都在发抖,只觉得手脚冰凉。

 

迷迷糊糊地我突然想到,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女主体质,天生寒凉,是一个寒冰公主?转念我又想,这么冷,必须得找一个身怀三昧真火的火娃男主才顶用,嗨,这不就是哪吒吗?

 

等我醒来我又忽然反应过来,哦!三昧真火的那个叫红孩儿,倒也不要啃嫩草为好。

 

我和灿姐化好妆,穿戴整齐,都没有听到楼上胡楚楚她们的动静(集装箱酒店就是这样,整栋楼鸡犬相闻,昨晚她们俩去睡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打架,叮咣巨响),于是我和灿姐拍了一会儿vlog就决定去叫他们。

 

 

穿戴整齐的我

 

她们果然都还在睡,全部叫醒后,太阳很给面子的还在山后磨皮[4],我们像vlog里那样,唱着歌一路笑一路闹往山顶去。

 

 

到山顶的第一张照片

 

这时太阳还没有升起,6点不到,山坡上已经有很多牛牛羊羊出来啃草,远处牧民不紧不慢地看着,杨丹妮开始给我们科普有的马儿脾气很爆,建议我不要去摸。

 

这时我不小心说出了精彩发言:“我摸牛,它会咬人吗?”

 

被她大声嘲笑。

 

 

太阳还在山后面

 

太阳好慢,所以着我们一边等太阳、一边拍照,灿姐拍照的姿势总是很老年人,而本寒冰公主好像由于拍了太多劣质广告片的丑陋女主,还有syf的恶毒约拍,导致我自信凹造型,得到了姐姐妹妹的好评。

 

 

灿姐的经典游客照

 

但是其实我总是感觉灿姐怎么照都是好看的,而我就不太一样了,稍有不慎,表情失控,就是野猪精附体。

 

 

我觉得我给灿姐照的这张真的还可以

而我自己——

 

 

上一秒的微笑⬆️

下一秒的炸裂⬇️

 

 

在此过程中

我不得不说杨丹妮真是丐帮公主:“姐妹的单品就是香”

当我戴上帽子——

杨丹妮:“哟,你这个帽子好好看,给我戴哈”

 

 

也不知道怎么把我的帽子戴成老农民样的

 

当我戴上墨镜——

杨丹妮:“我就喜欢这种稀奇古怪的墨镜,分我戴哈”

 

 

这张墨镜到还可以

 

 

连高光都不放过是什么人

 

 

竟然还有脸和我合照

 

 

那就多放两张合照

 

 

合照里她都戴着我的眼镜

wer!🤮

乞丐!

 

 

马上日出了,胡楚楚在调机器

 

 

我用手机拍的日出

 

日出过后,清晨8点,我们回去补觉,结果又坐在麻将桌前两个小时,这一次我成长了,学会了摸牌和自己胡,翻身农奴把歌唱,赢了40多。

 

 

赢钱光荣瞬间

 

10点半左右才正式躺下,躺下前,说下午起来放风筝,结果胡楚楚和杨丹妮睡死过去。只有我和灿姐在12点左右醒来,听到了欣哥敲门,然而这声敲门简直就是当幸福来敲门,饿得两眼发昏的我,看到人间天神欣哥带来了叫花鸡洋芋鸡蛋,我好幸福,真好幸福。

 

 

可怜的胡楚楚,下午醒来还把冷得鸡撕了吃了。

 

午后,欣哥下去答辩去了,我和灿姐摆了会儿决定去放风筝,是的,3点睡,5点半起,10点睡到12点,大概正宗的精神小妹就是形容我们这种人。

 

一路向下,我们找到了卖风筝的地方,选了一个尾巴长长的七彩风筝。

 

 

老板在帮我们组装风筝

 

风筝店在放董小姐,单曲循环,这张照片拍的时候正在唱:“不顾那些所以,跟我走吧,董小姐”,所以我才会被洗脑,之后骑马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这首歌。

 

我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在草原上放这首歌好浪漫,尤其是风大歌声大的时候,我个人的跟唱淹没在这其中,就自有一种豪迈。

 

 

灿姐的风筝飞得又远又高

 

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放风筝,第一次是爸爸带着我在城关的体育场上,那时候我小学,跑了好远,风筝都不飞。可是在草原的山坡上,直接是拉不住风筝,你撒手,它嗖的一声窜上天,布料猎猎作响,就像魔法把纸风筝变成了鹰。

 

最终果然我把风筝放断了,去追它的时候忽然想起《追风筝的人》里面的那句经典台词:“为你,我千千万万遍。”

 

原来这就是追风筝呀,风筝断了,就朝着它的方向跑,兴高采烈而去,一脚深一脚浅也没关系,总能找到。

 

一时间《追风筝的人》里面的千言万语都涌了上来,它说“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

 

它说:“世间只有一种罪行,那就是盗窃,当你说谎,你剥夺了某人得知真相的权利”;

 

它也说:“愿你的风筝飞得又远又高”。

 

 

灿姐在和风筝搏斗

 

我把风筝牵回来,交给店家修,他很快就修好了,但是我们觉得这样野的风筝令我们实在体力不支,于是将风筝寄存在店家这里,打算拿着我们俩的小风车去看羊。

 

 

山坡上的绵羊

 

草原上的羊对我和灿姐而言就像钓在驴面前的萝卜,明明就在面前的山坡上,怎么追也追不上。每当我和灿姐跋山涉水要过去,它旋转跳跃又转进了下一个山坡。

 

我突然想起《地球脉动》里说羊很适合在乱石、山岗中生存,因为他们的腿能快速跳跃奔跑,我原本还觉得蹄子的形状看起来很容易打滑。现在我发现比起担心羊打滑,我更应该担心我这双不会打滑的蹄子压根快速不起来。

 

最终我和灿姐累趴也没追上羊,倒是羊屎踩到了许多,还有我的帽子掉在羊屎上,我太累了,装没看到捡起来继续戴,倒也不脏。主要是草原上风沙巨大,我浑身的一切都被吹黄了,我已经够脏了,我不介意再拉杂一点[5]。

 

没追到羊就疯狂自拍和录vlog,但是我今天的人像技术真是莫名滑坡,然而那个给欣哥照出毕生丑照的灿姐竟然天赋惊人,构图莫名有、好看。

 

 

懒得修图了

 

 

天好大哦

 

 

我给灿姐拍的

 

接着我们看到有人骑马,我问灿姐骑马好玩吗,她说好玩,于是我们一人骑上了一匹,这是我第一次骑马。

 

原来马背上这么晃,我屁股底下已经垫了八百层各种软垫,都还是感觉像坐在不倒翁上东倒西歪。我问牵马的阿姨,“它乖吗?”,阿姨说:“乖得很,是好马儿,我每天过来这边都骑它。”

 

我又说,那我可以摸它吗,因为杨丹妮说有时候乱摸马很危险,阿姨说:“它脾气好得很,摸!”

 

我摸马脖子,就像狗子一样,特别好撸,这一瞬间果真心旷神怡,宠辱偕忘,喜气洋洋,只看得见山岚,云天,残花,和瘦马,仿佛真在浪迹天涯。

 

 

唱董小姐时候骑的那匹马

 

我跟阿姨说:“阿姨,我唱歌给你听。”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阿姨笑说:“唱得好,我们年轻的时候也会唱歌。”

 

远处的大爷举起相机说,能不能给你们拍照啊,阿姨用方言骂道:“给钱就给拍”,却又和我说:“妹妹你要不要拍?”,她把马顿住。

 

这一瞬间,素不相识的牵马阿姨不经意流露的温柔,让我瞬间原谅了心中横梗的那些来自陌生的恶意。

 

 

我和灿姐开始自拍

 

我们都玩累了胡楚楚她们还没起,我和灿姐步行回去,走那个栈道楼梯,我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好佩服自己,我虽然没有羊跑得快,但是我像羊一样能走,那个楼梯恐怕有几百万阶。

 

走累了,我和灿姐坐在栈道上休息,唱起了rap,我竟然没发现她是一个freestyle高手,押韵张口就来,于是我们坐在栈道上憨录了六分钟的相声。

 

我还唱起了那首“沧海一声笑”,记得当时还挺喜欢GAI,他去参加歌手唱的就是这首歌,才唱了没两句,听到湍流水声,灿姐说:“难道这里有河?”,我们找了半天,终于在一堆树丛掩映中发现了水声的来源,一条奔流的小河,被两岸花木夹在中间。

 

我忽然想到,“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悬泉瀑布,飞漱其间”,大概如此。

 

回到酒店,杨丹妮才起,胡楚楚在吃冷鸡,收拾东西的过程中杨丹妮嫖我和灿姐的化妆品用,上车后我们轮流点歌,来的路上听了周杰伦,回去就听五月天,先点了《温柔》。但是灿姐的QQ音乐里点不出五月天的《如烟》,我累得在车上睡着了,梦里也还欠一首《如烟》。

 

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

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都

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着圆缺

春天不走远

 

 

 

时隔多日我才终于把这篇游记写完,一年了,我的生活乱七八糟,充满疲惫与不安,这一年我什么像样的东西都没写过,不能写也不愿意写。

 

前两天一个女孩不知道怎么找到我现在用的这个微博,问我去年那篇故事的结尾还会有吗,我才突然打开尘封的文件夹,翻阅曾经写的东西,读的津津有味。心说:“原来那时候,我就已经懂得如此道理。”

 

写到这里终于终于又重温了记日记的快乐,一切精彩快乐都要有名有姓地被记录下来,嵌在字里,就不会因为遗忘而凋零。

 

有时候朝天上一看,好像也和16岁没什么分别嘛。

 

 

《苦妓回忆录》说,

“终于,真正的生活开始了,

我的心安然无恙,注定会在百岁之后的某日,

在幸福的弥留之际死于美好的爱情。”

 

 

终于,星星砸在我的头上

风压过我的脸

羊在身后马在胯前

上帝,要爱我,知道吗?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