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青岛里院展览馆

 

青岛里院展览馆

 

 

 

青岛城市的特殊符号——里院 

1898起源—1930发展—1948壮大—2019今生—2022

里院,是青岛颇具特色的住宅建筑形式,最早起源于20世纪初大鲍岛“中国城”内。1898年青岛最早的城市规划以观海山为界,以北的大鲍岛划为华人区,以南为欧人区,华人不允许在欧人区内建房居住。1899年10月,中国商人依照规划,在大鲍岛建造了具有商住两用功能的房屋,形成以华商为主的大鲍岛“中国城”。从当时的照片看,商业街两边的建筑就已是里院的样式,应为青岛的首批里院。


到1930年代,青岛形成了规模庞大的里院居住区,据档案记载,1932年市内里院建筑共有506处,16701间,10669户。1948年,里院达到760处,此后发展减缓,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青岛建筑普查,粗略统计青岛共有近600个“里”,近200个“院”。

 

四方路历史文化街区建筑
四方路历史街区在市北部分位于中山路、沧口路、聊城路、禹城路和四方路围合区域,是目前青岛市里院建筑最为集中的街区。总建筑面积约12万平方米,并有风貌保护建筑106栋。

 

青岛的里院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多在不断地变化。日本第一次侵占青岛时期,在辽宁路、聊城路、市场一路、市场三路和胶州路附近建设了大量的里院住宅,多为二层。

 

以广兴里为核心打造青岛工业设计创新中心,依托深圳工业设计协会等优质资源,集聚一批时尚创意设计、原创中国元素设计、独立设计师工作室等业态企业,为核心区产业创新发展提供新思维和新活力。修缮后互联互通的“十二里院”,将展现出“新里院”、“新经济”、“新生活”的创业生活理念。通过引进设计产业、服务型办公、科创基地、新媒体培训等,同时高标准提升街区市政和商业配套,吸引高素质青年人才,为街区发展带来新的活力。

 

 

前言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城市历史文化遗存是前人智慧的积淀,是城市内涵、品质、特色的重要标志。

 

 

6个历史文化街区

+1个风貌建筑集中片区     

街区总占地面积约75万平方米,更新建筑面积约25.7万平方米
1.四方路历史文化街区
2.馆陶路历史文化街区
3.上海路武定路历史文化街区
4.无棣路历史文化街区
5.三江路历史文化街区
6.黄台路历史文化街区

7.长山路风貌建筑集中片区

 

 

四方路历史文化街区 

四方路历史文化街区在市北区部分位于中山路、沧口路、聊城路、禹城路和四方路围合区域,总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共有风貌保护建筑106栋,89个楼院。

 光荫老里院 潮流新街里 

四方路街区是青岛城市建设初期的华人居住区,街区的里院建筑群是东西方建筑理念融合的产物,兼有中国传统的四合院和欧洲联排公寓的建筑特点。与北京的“胡同”、上海的“弄堂”一样,里院建筑是青岛地域性传统民居的典型代表。街区内建筑顺地势而建,形成规模不一、形式多样的里院建筑群,是青岛目前仅存的形制规模较完整的里院建筑群。

四方路历史文化街区的历史可回溯百年,作为当年的“华商云集之地”,这一片区集合了鉴古堂、福生德、瑞蚨祥、谦祥益等老字号,傅炳昭、宫世云、包幼卿等人当时都曾在这里置办房产。四方路历史文化街区修缮改造后,将作为产商融合的示范片区,向国内外到访者展示青岛老城的变迁史。

 

 

馆陶路历史文化街区 

馆陶路历史文化街区位于陵县路、市场一路、莱州路围合区域,初建于1899年。街区占地面积约17公顷,总建筑面积约3万平米。街区以公共建筑为主,现存省级保护建筑10处,市级保护建筑1处,风貌保护建筑75处。

 金融集群区 百年华尔街 

早在20世纪初期,这里就成为青岛的金融贸易中心,拥有洋行50多家,被誉为“青岛的华尔街”,影响着整个华东地区及沿海地区的贸易经济。宋雨亭、刘子山等中国近代民族工商业从业者都曾在这里拼搏过。馆陶路历史文化街区修缮改造后,将以金融产业、历史文化、休闲观光功能为主体,打造金融主题历史风情街区。

 

 

上海路武定路历史文化街区 

上海路武定路历史文化街区位于陵县路、宁波路、武定路、上海路、夏津路围合区域,设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街区道路为网格形,地形北高南低,上海路以北以别墅住宅为主,上海路以南以里院住宅为主。片区占地面积约8公顷,总建筑面积约10万平米,有历史保护建筑52栋。

上海路上最早的建筑是礼贤书院。新中国成立后改为青岛九中,是全国现存的“百年老校”之一。 上海路武定路历史文化街区见证了青岛优秀民族企业家的发展历程,劳乃宣、卫礼贤与刘子山等人都曾在这里居住过。上海路武定路街区修缮改造后,将与馆陶路金融产业联动发展,作为商事商办中心与青年国际社区,兼有办公、商业、服务等功能。

 

 

无棣路历史文化街区街区 

无棣路历史文化街区位于市北区的部分,处于热河路、无棣一路、无棣二路、武定路和胶宁高架围合的区域。建成于日占和国民政府统治时期,以里院和别墅建筑为主,是青岛市城市建设与地形有机结合的最典型代表之一,占地面积约1公顷,总建筑面积约3万平米,有历史保护建筑45栋。

 静谧老场景 创意新街区 

无棣路历史文化街区建成于日占和国民政府统治时期,以里院和别墅建筑为主,是青岛市城市建设与地形有机结合的最典型代表之一。


引入艺术创作、艺术交易,文创工作室等相关产业业态,打造新活文化氛围。

在符合“延续街区历史文脉,体现价值改善居民生活环境”,鼓励多元化利用兼容功能。

通常青岛的道路基本上是按地名来命名,而且一地一名。但无棣路街区是个例外。无棣,本是山东的一个县城名字却用来命名了9条道路:无棣路、无棣一、二、三、四路,无棣纬一、二、三、四路,这在青岛十分罕见。


这里是青岛市居住建筑类型最为丰富的片区,其中集中成片分布的港务局宿舍区是我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社会主义建设初期城市建设的重要见证。

 

 

三江路历史文化街区 

三江路历史文化街区市北区部分主要位于莱芜二路、齐东路、兴安路、合江路围合区域,集中建成于日占及国民政府统治时期,因苏州路、无棣一路所在区域为观象山和伏龙山谷地,街区内地形高差较大,建筑形式以别墅、集合住宅为主。街区占地面积6公顷,总建筑面积约2万平米,有历史保护建筑43栋。

 打卡文艺范 探寻老街里 

三江路历史文化街区修缮改造后将进一步挖掘三江路社会人文资源,打造独具特色的人文历史文化街区。

 

 

黄台路历史文化街区 

黄台路历史文化街区位于大连路、贮水山路、黄台路围合区域,黄台路原名叫小鲍岛街(曾叫三笠町),原为在青日本侨民聚居地,现存大量日式风格建筑,建筑形式以庭院和别墅建筑为主。总建筑面积约2万平米,有59栋历史保护建筑。

 

上图30号为青岛取引所(证券交易所)理事长安藤荣次郎宅,31号为江上商社社长江上清宅,48号为乾商会会长乾善助宅。

 静谧老场景 文教新街区 

该街区修缮完成后,将整合周边旅游资源,建设传统建筑与现代设施并存、港口文化与现代文旅产业相融合的多功能复合型休闲度假区,使其成为该街道的名片。


上图为青岛居留民团的学务课长、金融课长、民团助理分别住5号、7号、57号。青岛铁路局的总务主任、机车事务所所长、列车段段长分别住于46、29、31号。

 

 

长山路风貌建筑集中片区 

长山路风貌建筑集中片区位于商河路、恒台路、青城路、铁山路、长山路、临淄路、乐陵路、邹平路、淄川路、包头路围区域,建筑分布小鲍岛和铁山路社区,保护建筑较多但分散。该方区以里院建筑和筒子楼为主,建筑面积约5万平方米,开右9共有保护建筑37栋。

 

 

市政配套 

易州路广场、博山路广场市政配套是城市的基础骨架,是城市更新的内容之一, 对人文服务、城市文明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市北区在城市更新的进程中注重保护和改善并举,有效提高城市文明服务水平,改善了市民生活的便利性,提高了市民的幸福感、归属感。

 

前言

一百多年前,金融业就已经在这座黄海之滨的城市里开始生根破土;作为青岛工商业与金融业的发祥地,过去这里银行、银号、当铺、 钱庄、 洋行等鳞次栉比,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成为了全省的经济中心。跟随历史的脚步,体会百年老街骨子里的金融基因。

结语

一张张旧货币与票据也许无法完全重现大鲍岛金融业普日繁荣的光影,但足以让人们感受大鲍岛老城区金融文化的深厚沉淀。
在喜迎党的二十大、向着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的关键时刻,青岛市正加快建设现代化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老城区百年金融中心的复兴大门将再次叩响,新时代的金融蝶变即将到来。

 

 

 

 

里院建筑 

 何为里院 

“里”和“院”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功能概念。

“里” 最早的记录可以追溯到周代的《同礼.地官.遂人》,“遂人掌邦之野。以土地之图……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四里为酂,五酂为鄙,五鄙为县,五县为遂……”,“里”代表了中国古代单元制的居住模式。院,则是由建筑或围墙围合而成的空间。

近代西方文化的入侵给“里”式住宅新的含义,在近代中国,“里”式住宅主要包含了南方以“弄”为主的天井式住宅和北方以“院”为主的院式住宅,青岛里院是重要的代表建筑形态之一。


青岛里院建筑是西方建筑元素结合中国传统合院式住宅而产生的具有青岛地域特征的建筑形式。里院由“里”和“院”构成,常见为四周围合而成的方形院落,后来逐渐演变发展形成多层次、多类型的布局方式。底层多为商业用途,二层以上为住宅。

 

发端与发展

 一、形成阶段 1897-1914 

城市建设
1897年11月德国以“巨野教案”为借口,迅速占领了胶州湾,制定了土地政策之后,展开了大规模的城市规划与建设。在这片中国土地上的“华人区”中的大鲍岛区域,就是里院建筑的发源地。

1898年9月公布的青岛第一份城市规划图《青岛湾畔的新城规划图》,将胶州湾东侧南临大海的丘陵地带确定为“欧人区”, 其北侧的大鲍岛村划为“华人区”。为了不影响经济活动的开展,两个区域分而不离,有道路相连接。

1898年10月11日,《临时性建设监督法规》生效,对大鲍岛华人城区的建设起了控制性规划的指导作用。该法规提出:住房不能高于两层,最多只允许75%的土地面积用于建筑,每人至少必须有5㎡的使用面积,建筑层高至少2.7m。因区位优势和规划要素,大鲍岛区迅速发展起来。

 

上图为:

1901年10月的清代城市规划全图及青岛欧人区中心和华人大鲍岛区规划图。

最初的建设始于1901年,在大鲍岛大马路两侧(图片为大马路,即今德县路以北的中山路),并以大马路为起点向北延伸到整个大鲍岛区。1914年美国记者杰弗逊·琼斯认为,大鲍岛是“德国官员们为当地人规划和建造的一座示范村庄”,这里的街道、路面、住宅,“远胜在旅行途中见到的中国任何一处其他地方的住宅”。

 

 欧洲人设计的里院 

1898年,德国总督府在青岛主持第一次土地拍卖之前,对此感兴趣的德国人就先前来到青岛开始准备。阿尔弗莱德·希姆森也是率先抵达青岛参与第一次土地拍卖的一位。图为1913年的希姆森。

到青岛后,希姆森设立了两家公司,其中一家是1899年创办的主营房地产设计开发与租赁的祥福地产。在大鲍岛建设过程中,德国祥福地产公司拿下许多地块,根据大鲍岛区的商住特点,祥福地产公司将建筑定位于商业和公寓。图为1900年祥福地产公司在青岛报纸刊登的广告。

阿尔弗莱德·希姆森对建筑的构想是“临街的四面建造商店和住房,并且在中间留了一块空地,用做过道和儿童游戏场。每一幢房子底层都有一间商铺,商铺之上有一间居室。房子后面的高墙将我们和邻居家的庭院隔开,院子里有一个简易的厨房,庭院末端是一个很大的公共院子”。这就是里院的最初构想(如图)。今天人看来,祥福公司的里院类似于现今的联排公寓,当时中国人不会选择居住。

由于经济因素和人口的不断扩大,大鲍岛区的建筑需求量快速增长,供不应求。结合社会需求和本土文化,在最初的建筑形式基础上,“里院”建筑形式开始出现。1902年开始建设的XII街区是由李村街(今李村路)、博山街(今博山路)、山东街(今中山路北段)以及沧口街((今沧口路)围合而成的地块,此地块内的建筑形式是典型的“里院”建筑形式。

 

 

 中国人设计的里院 

里院内建筑居住空间密度越来越大,院落数量虽然显著增加,但仍然满足不了越来越多移民的居住需求,因为来青劳工的工资收入是山东省相应岗位标准的4-8倍。

居住功能与商业功能不再在建筑内部通过竖向直接联系,商业集中在沿街底层,二层及院落内部空间为居住功能,这种形式与合院式居住模式非常相似。为了适应中国人出门即院的一层居住模式,二三层居住房间由室外木质走廊和室外楼梯与内院直接连接。

院落空间成为居住功能的共享区域、公共活动区域。此外,包括卫生间和厨房在内的附属设施被集中设置在内院中。其根本原因是青岛建城之初,来青岛务工人员是以建筑工人、造船工人、运输工人以及砖瓦厂工人为代表的华人男性,男女人口比例严重失调,峰值达到惊人的14:1。而劳工在此长期居住的意愿不明显,租金便宜是租房的主导因素,可以接受空间共用。这种类似于“男生集体宿舍”的模式,符合了德占初期的租赁市场需要。

此时的里院大都由华人投资者进行建设。由于前来青岛的第一批华人移民大多数以建筑工人为主,所以建设速度很快。第一批投资者迅速找到了最合适的商业模式,即先沿街建一排房子,租给来青务工的租客,收回投资后,再顺着地块边界修两侧,变成“U”字型,再形成“口”字型。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投资分阶段进行,每次动用资金少,且收入稳定,形成了完善的资金回流系统,使得这些投资者成为了第一代在青岛富起来的华人。图片为莱州籍建筑承包商宫世云,曾于1912年在黄岛路与芝罘路的交叉口投资建造里院建筑。


德占初期里院建筑处于形成阶段,遵循当地政府的要求,平行于街道而建,所以大多数呈现不规则的“口”字形,此类院落空间宽敞方正,方形的空间使用方便、尺度适宜,再加上建筑多为两层,身处院落有种自然的亲切感。楼梯多布置在院落中,布置形式有对角和斜向,还有的正对主入口布置,形成一种轴线关系。这种建筑形式,是西方的规划与制度结合中国人的实际需求而形成的东西融合的奇特产物。

 

发端与发展

 二、发展阶段 1914-1922 

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抢占青岛、非法占有青岛的八年时间,以掠夺为目的的日本在德国建设的基础上予以完善和加速扩张。日本在城市建设中以工业和港口建设为主,并将日本国民迁入,随着增长迅速的日本人口,扩建速度大大加快。此时的大鲍岛已经拥挤不堪,扩建大鲍岛迫在眉睫。

1915年日本在城市扩建规划上按照德国的规划逻辑制定了《青岛市街扩张计划》,向北和向东扩建大鲍岛,这也更加稳固了大鲍岛作为青岛商业中心的地位。

 

日本在大鲍岛片区内的房屋建设上,延续了德占时期的建筑形式。日本新移民大多居住在辽宁路、胶州路、聊城路、市场一路、市场三路附近的里院建筑内。这些日本人居住的里院建筑与德国时期的里院建筑有所区别,在小型地块上排布着密集的二至三层的商住两用的里院建筑,沿街为商铺,主要经营饭店、日式商店等,楼上与里院后方为居住功能。建筑材料多为混合结构。在房屋建设上,除了日本的公共组织采用了独立式建筑,其他私人的建筑还是采用里院的形式。在此时期, 由于城市功能的变化, 吸纳了大量的银行职员、技术工人、贸易从业人员、工程师、教师、小商人等华人群体成为当时青岛最大的白领生活区。

在日占时期,新建的里院考虑到建筑垂直的转角遮挡道路视线的问题,便将其处理成弧形,这种做法直延续到北洋政府收回青岛以后。 到了北洋政府统治时期,因用地紧张,里院建筑多以增建的形式出现。宽大的院落被纳入建设,“日”字、“田”字、“目”字等平面布局形式开始广泛出现,因此院落面积也越来越小。随着华人区的地价增长,“日”“田”“目”字形里院建筑越来越多,许多地段较好的里院甚至变成了“回”字形,有的加建到三层甚至四层。这种高密度的里院形式可以有效缓解当时华人区用地紧张和人口大量增加的压力。但是这种形式的里院进深较大,建筑之间距离太近,部分房间不能满足日照通风要求。

 

辉煌与式微

 一、高潮阶段1922- 1937 

1922年通过华盛顿会议,日本不得不将青岛交还给北洋政府,青岛重新回到我们中国人手中。1931年12月沈鸿烈被任命为青岛市市长,此时期青岛政局相对稳定,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青岛开始了黄金发展时期,全国的商贾云集于此。尤其是大鲍岛地区,更是青岛的商贸中心区域,地价随之高涨。

此时的居民构成已不像德占、日占时期的“男人社会”,这个时期的移民大都是举家前来,而原先的“单身男宿舍”形式,显然满足不了新的需求。由于租客们的经济实力相较于德占、日占时更强,所以在一个房间只有十平米左右的空间中,加入了类似“LOFT”结构的吊铺,甚至有些层高超过三米的,还会加一个阁楼;并在门口增设小厨房、煤池子,甚至在室内加建小卫生间,成为简易版的公寓。可以说,里院内部空间利用到让人震惊的程度。

在此期间内的建设活动大多集中于房屋的加建与利用内院空间的增建。而新建建筑多集中于南部,新建筑中大量采用了现代的技术和材料,洋灰(混凝土)被广泛应用,大鲍岛出现了最早的四层楼房。


在此后的十余年里,稳定的政局、相对稳定的商业环境以及优质的建筑工人队伍和新工艺,使里院规模呈几何倍增加。

根据青岛社会局在1933年统计显示,青岛全市有里院建筑506处,房间16701 间,住户达到10669家,大多聚集在大鲍岛区域。


此时的里院建筑,保持着与青岛整体风貌致的外立面,规模适中,空间组合变化多样,材料技术较为成熟,装饰以实用为基础,建造过程体现了华人在青岛创业的积极生存状态。

 

 二、萎缩阶段 1937-1949 

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青岛再次被日本占领,日本人将青岛纳入其“后方”城市管理体系。在此期间日本制定了《母市计划》,目标是把青岛建设为集港湾、政治、工业与观光为一体的城市。但由于各种现实因素,这个计划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都没有实现,只是停留在想法上,青岛依旧维持在1937年前后的城市规划上。

在第二次日占时期,里院建筑的建设几乎停止。只是在四十年代初期,随着服务业兴起,建设了一批三层为主,东西朝向居多的里院建筑。这些建筑院落空间狭长,多为砖混结构,排列整齐,主要为一居室,后来这些建筑也作为居住建筑成为广大里院建筑中的部分。图片为1937-1940年间拍摄的平康五里。
1945 年到1949年内战期间,城市建设停滞不前,战争结束之后也只是进行一些破坏建筑的修复建设。图片年代约1945年, 美军航拍青岛。这张照片拍摄的是中山路周边、天主教堂以及周边的里院建筑群落清晰可见。在国民政府二次统治时期,新建的里院多利用宽大的院落空间进行建设以达到和临街里院围合的形态,因此出现了大量的“L”型里院。不仅如此,在一些狭长地块中,出现了连续“凸”、“凹”字形里院,这种类型的里院往往考虑到通风采光的问题,居住环境更加适宜。图片为20世纪40年代临青路和聊城路的里院建筑。

 

 跌宕与更替

建国初期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青岛市军事管理委员会房产部按照系统分头接管、统一管理的原则,对有关房产情况进行产权清理,里院产权也按制度规定交给国家。

 

50年代开始实施企业公私合营制度,由于大鲍岛的里院大多为私人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为主,所以成为公私合营的主要群体,给大鲍岛的里院建筑带来根本上的变化。在第一个五年计划里,政府有计划地将同类的店铺合并,空余出来的店铺和一些储藏用房改为住宅,以解决市民住房困难,并满足青岛新市民和无房户的居住需求。图为20世纪50年代公司合营企业广告。

大鲍岛的里院建筑开始由商与住功能平分秋色向以居住功能为主。在建设上,因资金匮乏只能对一些残破的危房进行部分修复;房屋管理措施未得到很好地执行,私搭乱建的情况不断增多。图片为济宁路1966年的标语“抓革命,促生产,为实现第三个五年计划而奋斗”。

1976年后,社会秩序逐渐恢复,对大鲍岛里院的维护与修缮工作重新被有计划、有组织地执行起来,但此时期依旧以修补和翻建为主。该区域增加了四方路菜店等便民商业设施,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社区中心的功能需求。同时为解决里院附近居民的工作问题,部分里院被政府拆除改建为生产性厂房。


在此时期,大鲍岛是青岛功能最为完善的生活社区,该处居民因能在家门口工作为青岛市民所羡慕。

世纪更替 

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世纪末,伴随着青岛城市东迁,整个青岛的政治、经济中心东移,热闹了一个世纪的老城区渐渐寂静下来,沿海一带转型为旅游区,大鲍岛里院区域成为“老”城区。里院建筑的主要居民结构又一次转变,里院成了“老人的里院”“打工者的里院”和部分低收入新市民的里院,成为青岛棚户区,改造基本完成后是城市更新与迭代的焦点区域。

 

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后,大鲍岛迎来了新的变革时代。1980年11月,后来被誉为“小商品王国”的即墨路小商品市场开业,因即墨路成了主要商品市场,使尚未改制的大量事业单位聚集到大鲍岛附近,整个大鲍岛里院街区迎来了新一次发展高潮。

为解决职工居住问题,大量大鲍岛里院被划分为职工住房,但因“僧多粥少”,大多数职工分到的住房面积极为狭小,很多更是一户被分为多户居住,私搭乱建建筑很快在里院中广泛出现。产权办理又因其多为公房,所以监管松懈,批个条子就有产权的情况多有发生,增加了系统维护建筑的难度。
但是,正是这种“大集体”的生活状态,使每个里院形成了独特、亲近的里院邻里文化,里院人互帮互助一起做生意,促成了改革开放后青岛第一代“万元户”, 并影响青岛经济生态至今。

 

 

里院百态 

 

光影流动

20世纪四五十年代是广兴里的鼎盛时期,里院四面街上的小饭馆、照相馆、锦旗店、杂货铺、土产店、理发馆一应俱全,最多时达到160户近500口人。

青岛的文艺团体利用“广兴里”院内的一半空地,建了一个小型露天电影院,取名为“小光陆”,是青岛华人最早放映露天无声电影的场所之一,院内可容纳200多名观众。因为台东镇也有一家“光陆戏院”,规模大于此处,于是便称之为“小光陆” ,以此来区分。

“小光陆”属于老青岛的“三轮”影院,即第三轮播放新片的影院,因此票价较为便宜,吸引不少附近市民前来观看。不过,经过多次放映,到三轮影院放映的片子已不像最初那样清晰,但对于刚进城的新市民而言,还是很有吸引力,场场爆满。后来,位于广兴里的“小光陆”改为带固定顶棚的小剧场,又有茂腔戏班在此“拜码头”,又有马三立等说书的前来“带场”。

广兴里内还有聚仙、玉顺等几家茶社,演出曲艺和戏曲清唱。戏台搭建在茶社内,茶客一边喝茶一边听戏, 茶客还可以付钱点戏听唱。戏台、说书场、电影院,在广兴里一应俱全,这里俨然成了青岛华人社会里最热闹的“商业综合体”。

 青岛大戏院 

一战后日本人将始建于1903年的一座紧靠小港、大窑沟,专演柳腔和茂腔“中国剧院”占有,改建为电影院,名为“乐乐座”剧院。该剧院于1930年回归中国人经营,改名为“青岛大戏院”。1935年又改名为“中和戏院”,演出京剧为主。


1946年2月2日,“中和戏院”改名为“华乐大戏院”。青岛解放时,华乐大戏院楼下有观众坐席500个,楼上有坐席200个,被认为是解放前华北最大的戏院之一(1953年拆除)。

 沧口路22号 

沧口路22号曾是一座可容纳300座席的电影院,名为平安电影院,后改称“国泰电影院”,青岛解放之初,政府将民间艺人组织起来,把流行于即墨的“梆柳”,命名为“柳腔”,建立了金星柳腔剧团,将流行于胶州、高密一带的“茂肘鼓”,命名为“茂腔”,并成立了光明、金光两个茂腔剧团。把原上海路《民言报》礼堂作为“光明茂腔剧团”的剧场,将沧口路上原上平安电影院改为“金光茂腔剧团”的专业剧场。

 东风电影院 

1919年时,日本人三浦林三在位于大鲍岛“大窑沟”的市场町三丁目东头(今市场三路)开设了一家名为“电气馆”的一层平地式电影院。


市场三路原是大鲍岛东山下的山沟,路南到沧口路陡坡处曾是一片树林,又是德占初期建窑烧砖的地方“大窑沟”也因此而得路名。


观众厅内设座席600个,于1920年开始营业。院内设备比较豪华,主要面向日本客户,票房收入可观。1945年,日本投降后,电气馆被南京国民政府接收,改名为“重光电影院”,1946年改名为“神州电影院”,1948年成为“电气教育馆”。青岛解放后,医院由胶东军区文工团接管。1950年,该院一直属中苏友好馆领导,改名为“友协电影院”。1955年9月归文化局领导,1970年代改名为“东风电影院”。

 

从大鲍岛走出青岛第一位女共产党员

堂邑路邮电局位于堂邑路5号,因紧靠大窑沟,老百姓都习惯称它为大窑沟邮电局。1919年后改称为“日本邮便局”。1922年12月10日,中国政府收回青岛主权,在这里设立了胶澳商埠电话局和胶澳商埠邮务总局。孔祥熙曾任递信主任、电话局长。

1938年1月10日,日本再次侵占青岛,又强行接管了邮电局。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邮电局被国民政府接收。直到1949年6月2日,青岛宣告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青岛市管委会邮电部成立,堂邑路邮电局才重新回到了人民手中。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这里就发生了许多红色革命故事,早期共产党员们利用邮电工作的便利,领导罢工,获取情报,在青岛党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堂邑路邮电局在青岛的党建历史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23年11月,胶澳商埠电话局成立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支部。1924年12月28日,青岛市第一位女共产党员赵鲁玉领导电话局众人罢工,一举成功,震动了胶澳全埠。1925年初,她组建了电后局“进德会”,创立青岛市第一个妇女工会。 “五卅”惨案(民称之为青沪惨案,是由青岛工人运动为导火索,影响壮大到上海的一次工人运动)发生后,为了支持青沪两地的罢工罢课罢市斗争,6月间,“女子进德会” 以10人为组,迅速组织了几个“十人团”,到茂昌蛋品公司等工人群众中演讲,揭露帝国主义的罪恶;同时募捐,全部捐款由“进德会”汇往上海。在此期间,女子进德会“十人团”还进行过抵制日货的活动。赵鲁玉作为共产党员在四方、沧口等工业区, 宣传发动群众了进行工运活动。

 

 赵鲁玉和她的同志们 

赵鲁玉,1901年出生于山东省青州市,二哥赵太侔是戏剧家、教育家,曾担任国立山东大学校长。赵鲁玉颇受其兄和山东同盟会负责人王乐平的影响,中学毕业后东渡日本读书,回国后在济南与王尽美、邓恩铭相识,接受进步思想。1923年6月,赵鲁玉应聘进入胶澳商埠电话局,做了接线的司机生(话务员)。1924年9月,经邓恩铭介绍,赵鲁玉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10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青岛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赵鲁玉当选为候补委员,年底又转为中共党员。赵鲁玉是青岛第一位女共产党员、青岛女权运动带头人。

1922年,徐子兴考入青岛邮局当邮务员; 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和赵鲁玉等人一起创建了中共青岛邮局支部,他担任支部书记。1927年秋后,徐子兴的家——甘肃路33号,成为当时中共青岛市委机关的联络点之一。


解放前,青岛邮电的很多地下党员在党的领导下开展了很多工作。段玉珩就是当时的电信局的地下党员。他在邮电局上班时,同倾向共产党的进步青年蔡风桐、王玉珍,赵秉功等人,组织成立了进步的群众组织“读书会”,宣传党的思想,传递党的情报。

 

波螺油子的红色记忆——胶东路

青岛解放前夜,由吴荣森等组成党的地下工作组,在胶东路20号甲一座小楼里秘密设立中共青岛市委地下电台,搜集敌方的情报发往胶东解放区。1949年4月,秘密电台由胶东路移至曹县路备用地点。而敌人也一直在侦测寻找这个秘密电台,一直未有侦破。从此秘密电台发出的情报资料,为解放青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22年中国政府收回青岛以后,将苏州路西段的小道命名为胶东路。为方便出行,胶东路铺上了马牙石,扭曲行进中将无棣二路、莱芜路、胶州路、热河路等多条马路连在了一起。是当时国内罕见的“S”型,蜿蜒曲折,恰似一只“大海螺扭子”,因此,胶东路的坊间名号“波螺油子”就此渐渐叫开了。

多数人熟悉的“西波螺油子”,因这里坡度大,又有几个急转弯,机动车很难通行,骑自行车上坡费劲,下坡又太危险,只能步行。为解决这一困难,2002年,青岛市修建东西快速路,一座高架桥连接起了莱芜二路和胶州路。“波螺油子”在桥下被重建,西半段弯曲的走势被“拉直了”。

 中华书局 

创建于20世纪20年代初的中华书局青岛分局是这一时期青岛规模最大、图书最全的书局。
中华书局最初建于中山路、胶州路路口,仅一间门面,后在即墨路建店,是一座“口”字型二层楼,并随着店面的不断扩张,又形成了“回字形”改造的“中华书局”里院形式,为其独创。图为当时中华书局更换建筑楼梯的呈文。

 敬修书局 

创建于1938年的敬修书局,在店内设了桌子、椅子,并备有茶水,是青岛第一个可以实现沉浸式体验感的文艺书店。书局最初开在安徽路、平度路和芝罘路的交叉口上,因为其充分关照了读书人的雅兴,使这里成为“老青岛文青”的“打卡地”。抗战胜利后,敬修书局迁至平原路,改名复兴书局。图为敬修书局出版的《太极蕴真》。

 学苑书店 

学苑书店位于高密路40号的学苑书店,是20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前十年,老城区一个重要的文化地标。二十多年时间里,学苑书店留下了很多青岛爱书人的足迹。后来,其创业者们继续办书店,现在的“不是书店”“如是书店”都有他们在学苑书店时的影子。图为学苑书店旧照。

 

 

百年商道 

 

黄金地角

德占时期,德县路以北、沧口路以南与今天中山路北段一道被规划为青岛华人的商业中心。在20世纪40年代,由于里院空间成为大鲍岛的主要居住形式,山东街(今中山路北段)又是青岛的商业中心,所以把这里称为“街里”。

 

这里店铺林立,是名副其实的青岛商业“黄金地段”。经营高档绸布的久新绸布公司、主打瓷器的开泰祥百货店、从事外贸的“大成栈”、生产糕点的万康公司、可以喝茶看戏的新乐茶社、粤菜馆广安隆、淮扬菜馆可可斋都在不同时期落户于此。因此在老青岛人传统观念中,“街里”是以中山路北段为轴线,辐射到周边黄岛路、四方路、海泊路、即墨路,远至市场一、二、三路和馆陶路商业圈;逛“街里”是一种时尚,而居住在“街里”更是曾经老一代青岛人心目中好生活的象征。

位于海泊路中段的广兴里南临四方路、博山路农贸市场;北靠即墨路小商品市场;西接老青岛的经济和商贸中心——中山路;东面不远处是青岛市立医院,国货公司、春和楼、天德堂浴池、中国电影院等购物、休闲、娱乐场所遍布其周边,无论是“吃、住、行、游、娱、购”的条件,都是老青岛排第一的“黄金地角”。

 

洋行风云

馆陶路是一条南北走向的道路,南起堂邑路、市场一路、莱州路路口,与东阿路、吴淞路、上海路、 广东路交汇,西端为恩县路陵县路路口。

道路于德国租借时期的1900年代初始建,包含今堂邑路全路段和恩县路的甘肃路以西段,定名为皇帝街;日本第一次占领时期变更道路起止点,将今馆陶路的上海路以北段改名为叶樱町,上海路以南段包含今堂邑路全路段改名为所泽町;923年中国政府收回青岛后,道路起止点再次变更,市场一路以北路段改现名,以南为堂邑路。


馆陶路是连接大港区与老城区中心的道路,自1910年代初开始已有部分洋行及金融机构迁至此处或在此购地,第一次日占时期日渐兴盛,至民国时期已有众多日本及欧美企业及金融机构在此建设办公楼或设立办公地点。馆陶路上的洋行最多时有50多家,多为德国、日本、美国、英国、法国、丹麦、比利时、葡葡牙等国大公司的分支机构。许多老建筑保存至今,其中9栋于2006年列入山东省文物保护单位。

 

商贾传奇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版权所有者发现自己作品被使用,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在核实权属后,将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If copyright owners find their works are used, please contact customer service in time. We will delete them within 2 working days after verifying the ownership.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