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旅行游记 | 日喀则之梦—为了爱情我来过这里

我们躺在岐山的草坪上时,扎西讲这里的星星不算多,在他的家乡,天上悬着的是星河。

于是我让他带我回家。

"除了星河,我还想看一看雪山。"

到达拉萨小住三日后,

他带我乘上了去往日喀则的Z8803号列车。

 

车厢里坐着许多藏族人,我见扎西的第一次就知道他是藏族,因为他们的鼻子很特别,几乎和眉骨齐高,近乎垂直般向下生长。但他的鼻子又有一些不同,他的高鼻梁太像一条峻峭凌厉的山脊了。

 

他说:因为我是大山的孩子。

 

此前我对藏区所有的想象都来自于他。

 

藏区的星星是他的眼睛

冰川是他的眉毛

雪山是他的鼻子……

嘴唇,或许是一片草原牧场,看起来松软。

 

 

一路上都是我前所未见的广阔,而他坐在我旁边,浑身上下充满了我闻所未闻的「隐秘」。

 

一进入藏区,他说着日喀则的藏语,带我吃他喜欢的藏面馆,轻车熟路地带我穿越在大街小巷。

 

怕我走丢,他拉着我的手。

参观布达拉宫排队时也没放开我。

 

神圣的布达拉宫前,我感到紧张,掌心慢慢渗出细汗,一点一点暴露着我的心事。

 

“ 我害怕我会爱上他。”

 

我们暧昧了太久,他牵起我手的动作越来越习惯,把我护在怀里的动作越来越自然。

 

这是一场冲动的冒险,

我在重庆和他相遇,

冲动地订一张飞往拉萨的航班,

在布达拉宫前,接受神明的审视。

 

扎西示意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休息会儿吧。我照做了。

 

火车里有股很淳朴的味道,人们放不下的货物行李挤在过道上。

 

我闭着眼问他还有多远,他说还早,别说话了,快好好休息。

我有点恍惚,应该是高反的原因,他语气里好像带着一种宠溺,像出发前在旅店喝的那杯甜茶。

 

 

 

 

扎西的哥哥在日喀则站等着我们,

他带我住进他家里

充满异域风情的房子,浓烈的色彩让房子里看起来像个宫殿,我们围着小太阳电暖,商量后面的行程。

 

西藏的秋夜,安静而寒冷,他拿来厚实的毛毯把我裹起来,小太阳的暖光太容易令人产生出朦胧的幸福感。

 

扎西像我的爱人一样,正在做着一件爱情里平常的小事。

 

我想是我年纪小他几岁,所以他才会在不经意间对我流露出一种宠溺来,我告诉自己这是一种「友谊的关爱」。

但我又不能确定,我撞见一次他来不及收回的眼睛,带着笑意,秋水般多情的眼睛,像是闯进了藏地山谷,风声铺面而来。

 

这是一场酝酿了许久的一见钟情,

我心甘情愿一头栽倒。

 

我们在重庆的酒吧里相识,他摸了摸我滚烫的脸,温柔的说着藏语的“祝你日后平安幸福”。

日喀则的酒吧里,他带我跳舞,人多起来就把我贴在他的胸口上,凑着耳朵问我:有没有不舒服?我使劲儿摇头。

 

 

 

我们去参观扎什伦布寺和宗山遗址,

扎西用带着藏语口音的普通话给我讲他们的故事

 

藏普很有意思,带着一种浓烈的西部口音,他讲白色的白,发第三声,讲西北的北,发第一声。

 

我总是跟着重复他的西部口音词汇。

 

 

从扎什伦布寺去宗山遗址,我有点累,趴在小高台上休息。阳光特别好,十分暖和,西藏的天蓝的清澈,不像平原城市,带着一种雾蓝蓝的灰。

 

扎西看着我说:你真像刚刚藏面馆门口晒太阳的小黄狗。我瞪他一眼,挥拳砸他,他就伸手来揉我的头发:别闹别闹。乖乖晒你的太阳吧。

 

我们逐渐陷入暧昧中的一种尴尬里,或者说只是我陷入了这种尴尬。

 

我想是我先动心了,

所以我急于求证他的心意,

越是亲密无间般的动作,

越让我想开口问他:要不要在一起试试看?

 

我决定去看雪山的时候,把这句话问出口。

 

 

 

 

扎西带我从加乌拉山口去珠峰大本营,

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我实在忍不住要拍照

 

在西藏拍照使用长焦镜头的感受太震撼了,取景框里的山头被一点点拉进,举着相机的我好像越来越小。身处西藏,常常要身处一种面对自然的敬畏来,这时我就要在心里默念到:翁巴利巴利呗呗哄。

 

这是扎西的口音版本。

 

 

我对雪山的想象来自于一些宏伟巨制的纪录片,以及驾驶位上这个男人的描述。当我真正面对着一片连绵不绝地冰雪山川,只有一阵长久的哑口无言。

 

雪山的神圣感好像来自一种庞大坚韧的可视化,这种庞大和坚韧让我想起母亲,很奇怪的联想。但它确实带来一种温柔又远阔的慰藉。

 

扎西把我揽进怀里,轻抚我的脸。我想这是雪山在抚摸我,面对一些动人心魄的美,我总是忍不住流泪,他代替雪山给我擦去泪水。

他笑话我:看见日照金山的话,你得哭成什么样子。

 

一开始我担心雪山会被云雾遮住,不容易看见。

但好在日出时分,它没有被云雾藏住。

 

 

红光一点点撒落山尖,周围一切黑暗里,只有雪山被点亮。面对这样的神圣,我浑身战栗不忘按下快门。

 

他望着雪山说:扎西德勒。

 

我拍日照金山,拍他出现在取景框里的身影,然后突兀地问他:你喜欢我吗?

他回头看着我,我还是一边按快门,一边问他:要不要在一起?

 

我把镜头拉进,取景框里他的眼睛颤了颤,然后躲开。

 

他说,喜欢。

但我们没结果。

 

 

 

我又把相机对着雪山拍,

其实日升很快,日光很快就洒满了冰川

 

我没再和他提起刚刚的对话,只让他带我去挂经幡。在雪山挂经幡也很神圣,风一吹,吹遍一切处,风所遍及之处,一切众生欢喜。

 

 

我让他用藏文帮我写经幡,就写那句在重庆时,他喝醉讲的:祝你日后平安幸福。

他说:这样写好不好,旺拉在日喀则,一直祝福小狗,日后平安幸福。

 

他写完经幡,带我在挂经幡的地方念经,他用藏语一句一句教我,我一边跟着念,一边又冒出对神佛不敬的想法。

 

他太吸引我了,

教我说藏语,说得像是在做肌肤相切的事一般

 

 

念完八吉祥颂,我赶紧牵着他的手回去观景点。

 

连绵的冰川前,我对他说:亲亲我吧,既然喜欢的话。

他愣了愣,凑过来。是一个干冷又绵长的吻,风呼啸着,雪山上升起古神话般的歌声,我出于一种灵魂上的无法自禁,回应他。

 

我也看到了他口中的星河,无数耀眼夺目的星子在一片黑暗里闪烁着,见过这样的星空,便很难觉得平原星星美丽了。太远阔了,一片无边的黑暗围绕着我们,星星明亮,好像近得可以轻易伸手摘下。

 

这是属于星夜的罗曼蒂克,我主动去亲吻他,他也没有拒绝,弯下脖子让我环住。

 

他知道带我看过了星星,我就要离开西藏了。

 

这是属于我们的吻别。

 

 

 

我是为了爱跟他来到西藏的,也知道他口中的没结果,但爱情上头的瞬间,我只想一边高呼着罗曼蒂克万岁,一边跟他走。

 

在机场时,扎西把他的护身符挂在我的脖子上,他说着那句初遇时的话:祝你日后平安幸福。

 

 

 

此时距离日喀则之行,已过去了两年。

 

回到家的我,无时无刻不想念着西藏的气味。

在不知名的草原上躺着晒太阳的味道;寺庙里燃香的味道;扎西家里肥皂的味道;他怀里的味道……想起这些气味,我就有种梦醒时分般的心碎。

 

这是属于我的日喀则之梦,

我曾为了爱情去过那里,雪山会记得。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版权所有者发现自己作品被使用,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在核实权属后,将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If copyright owners find their works are used, please contact customer service in time. We will delete them within 2 working days after verifying the ownership.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