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缅甸:万座佛塔,长颈族,单脚渔夫,我赤脚苦行一路向南。

 第27天 缅甸蒲甘茵莱湖

2018年2月,我决定买一张单程机票,开始一个人的背包旅行。 我从西安开始,但没有长远的路线规划,也不知何时回来。

 

 

在缅甸的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待了3天之后,我乘坐mini bus用了6个小时的时间来到了这个“万佛之城”Bagan。mini bus是一种像长途汽车一样的交通工具,旅行的人一般乘坐VIP bus。VIP bus 像豪华旅游大巴,座椅可以放倒睡觉,发水发零食。但VIP bus都是晚上的,为了看缅甸沿途乡村风光,我就选了当地人白天乘坐的mini bus。 

 

▲VIP bus上发饮料

 

结果车上只有我一个外国人加旅行者。我总是把自己置于这种莫名其妙的境地。上车的女人们拿着篮子,编织袋,感觉像中国村庄里逢年过节赶集,走亲戚的样子。几个老奶奶狐疑的盯着我看,还有一位指手画脚的想跟我说话,结果我一句也听不懂,老奶奶着急又失望地叹了口气,车里其他的人都笑了。 

 

就这样颠簸了一路,中途停靠,大家下车吃饭。我和餐馆服务员无法沟通,只好用老办法,在餐馆转了一圈,看其他人在吃什么,然后用手比划:“我也要一份。” 

 

这个办法屡试不爽。缅甸人非常热情,每次我这么转圈考察的时候,他们都让开,以便我看清楚桌上的菜,还有人直接让我尝一尝。有人教我如何吃饭,哪个菜沾哪个佐料,怎么喝缅甸黑茶。甚至热情地跑过来帮我倒茶。 

 

只要脸皮厚,肯发问,总有人愿意帮你。大家像看大猩猩一样看我。 

▲去车站的突突车,车上的人除了我,都旅行了5个月以上了。

 

 

蒲甘(Bagan) 

 

下午2点,终于到了Bagan。酷热加干燥,简直在外面走一分钟人就会蒸发。这里寺庙多,佛堂庙宇到处挂满了鸡蛋花,茉莉花,还有其他有香味的白色花朵。我好像中暑又过敏,不断的打喷嚏,流鼻涕,咳嗽。 

 

一只羊听我说旅行的情况,常常不理解:“能包车为什么不包车呢?换成美元也不贵。能住更好的地方为什么要去青旅呢?生病了,为什么还要暴晒,还要前行?” 

 

我想了想,我的旅行的确像苦行。背50斤的包,40度高温下,走烂脚。租船也好,坐车也好,我都会问有没有人愿意和我share. 我告诉一只羊:“这的确是苦行。但我不想一切来的容易。如果我住酒店,包车,遇到事就花更多的钱解决,而不是靠自己。那这次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呢?我不是为了享受。虽然不至于太委屈自己,但也没必要奢侈。我想体会人间疾苦,知道得到的时候该珍惜,失去的时候也能坦然接受。人生的高高低低,我都能有一颗平和的心。这是我想达到的。” 

 

在乌本桥看日落,船夫说:“你只有一个人只能包船了“。我就在岸边等着,见到其他的旅行者,就鼓起勇气去问:“你们要和我一个船看日落吗?” 结果,不一会就找到了2个英国来的实习生和我一起租船。有时候,打破自己的舒适区,和陌生人合作的事情,我愿意去做。因为怯懦去选择更容易的方法,我不愿意去做。

 

 

 

话说回来,在Bagan待了2天半,每天租电动车,骑着到森林里看佛塔佛寺。这里在9世纪到13世纪建立了10000多座佛塔/佛寺,现在还存留2300多座。这就意味着,每平方公里Bagan的土地上就有27做佛塔。要是一个个看,估计一星期也看不完。 

 

每天24小时,四周都是诵经的声音。深夜里,伴着经声入眠。 

 

在梦里,我梦到自己长出了金色的翅膀。 

 

 

除了佛塔之外,在Bagan我遇到了2个有趣的人。 

 

第一个是看日落的时候,遇到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爷爷(我总是喜欢搭讪爷爷奶奶和孩子)。旅行的时候,搭讪非常简单,其实就是“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每个旅行的人都是很开心很想要分享的,所以目光对视的时候,打招呼也顺理成章。 

 

我和老爷爷对视到的时候,就自然地微笑问候:“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老爷爷是澳大利亚人,他说:“我来这里5天了。每天早上看日出,吃早饭,骑电动车去看佛塔,看日落。连续5天看了5次日出日落。” 

 

我问他:“为什么要一直看日出日落?每天不一样吗?”

 

他说:“我也在想,每天会不一样吗?” 

 

“那结果呢?”我问。 

 

“结果每天都一样啊。”他哈哈大笑。

 

 

 

第二个人,是一个21岁的日本大学生。

 

第一天,他见到我,就问:“请问,是日本人吗?” 

 

我说是中国人。他便不好意思地道歉,又说在缅甸还没见到日本人,以为我是,所以特别高兴。 

 

日本人说话非常客气,即使用英语,也能感觉到不断的歉意和小心翼翼。 

 

我们聊了日本的几位作家,我喜欢的村上春树,以及中学时期看的江户川乱步,横沟正史。两个人熟络起来。

 

吃晚饭的时候,他有礼貌的问,是否可以抽烟。我看他打了6个耳洞,抽烟又喝酒。问他:“为什么这样?” 

 

他说:“大学在酒吧做兼职,喝酒抽烟自然就学起来。耳洞嘛,你知道日本的’病态文化’?社会啊,大家啊,都有些压抑和病态。打耳洞我觉得很酷,冲破压抑的感觉。”

 

“那你将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我问。 

 

“有钱人。我有个朋友每年有1000万美元收入。我觉得我能像他那样就好了。女朋友我交过6个,最长时间也没有很长,对那种长时间的感情不是很有信心。将来估计是不会结婚的那种人。我去过欧洲,非洲,亚洲,就是觉得想去一个其他什么的地方生活,所以到处走走看能不能找到。” 

 

他的烟抽完了,又点燃一根。

他的酒喝完了,又叫了一杯。 

 

 

这个21岁的日本男孩,像村上春树笔下的那些离家出走的,倔强的,心理多少有些问题,却善良的少年。

 

在寻找一些东西,但找到的时候,注定它已经失去或者损毁了。 

 

我们走在路上,我们不都是一样吗? 

 

 

茵莱湖(Inle Lake) 

 

离开Bagan,坐了一夜的车到了(Inle Lake)茵莱湖。 

 

缅甸不好的地方是,交通太不方便。火车比汽车还慢,汽车算是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最便利的交通工具。而在一个城市内,基本都是租电动车或自行车,或街头搭摩的。出租车连影子都见不到。 

 

茵莱湖是缅甸第二大湖,湖水清澈,阳光直射湖底。湖上又很多浮岛,还有漂浮的菜园。当地人把漂浮的水草,浮萍,藤蔓植物聚集起来,覆盖上湖泥,制作成漂浮的菜园。种植蔬菜,粮食,甚至还盖起了房屋。湖中间修建了一些人工岛,岛上有不少寺庙。还有水上市场和工厂,来满足当地居民的生活所需。

 

 

这里被摄影师偏爱的另一点是,在湖上乘船滑行的渔夫和农民,用一只脚划船,而不是传统上的用手划船。 

 

 

 

我和一个意大利人一起包了一艘船,做环湖旅行。去看当地人如何制造银器,香烟,布匹,并拜访水中的寺庙佛塔。 

 

 

我在水上市场里吃了午饭,和当地人一起,吃了一种很好吃的炸豆腐,还有一种米粉和碎花生等调料拌成的面。样子不好看,但味道非常好。

 

 

 

当地人在湖边洗衣服,洗澡,跳进河里游泳嬉戏,甚至黑色的水牛也在河里纳凉,让水埋没全身,只露出牛角。非常欢乐。 

 

回程的时候,我惬意的躺在船里,睡着了。

 

 

▲当地小朋友像猴子一样爬上来

 

另一件很囧的事情是,这里在寺庙附近都要赤脚。我把鞋脱在外面,出来的时候却不见了。想是我在曼德勒地摊买的鞋相似度太高,被其他的游客当成自己的穿走了。于是我只好赤脚回到船上。 

 

到码头下船回旅店的时候,乡村的路全是尖尖的石子,还有不少碎玻璃渣。我寸步难行,简直像走刀山火海。与我同行的意大利人“西莫尼” 本来站在码头等我,我叫他自己先回去,我没法走快,只能慢慢来。 

 

没想到,他过来蹲下说:“我背你。” 

 

我连忙说:“不用不用,你先回去。你昨夜乘夜车也是一夜没睡,就不要再耗费体力。我可以慢些回去的。” 

 

他二话不说,硬是背上我就走。就这样,一直把我背到离旅店很近的水泥路上。我不断要求下来自己走,他却坚持不肯。 

 

记得下午在环湖的时候,他还跟船夫在行程上吹毛求疵,我当时还觉得这个意大利人是否太计较了些?现在觉得,他也就是爱较真,就事论事而已,没想到这件事这么绅士风度。我立刻对自己乱给别人下结论感到惭愧。 

 

回到旅店,我连声跟他说谢谢。又借了鞋子,走去镇上的市场买了一双拖鞋。 

 

今天也真是相当的狼狈,但正因为如此,发现世上还是好人多。一路上受人大小恩惠,只有也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才算偿还了。

 

▲长颈族织布女

 

▲茵莱湖附近的市中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旅游攻略

缅甸仰光:和尚沿街讨钱,和乞丐有什么区别?

2022-11-23 6:54:55

旅游攻略

缅甸曼德勒:不出家不算真正的男人,不出家没有结婚的权利。

2022-11-23 6:58:43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