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这是一篇关于探路、探索的真实记录,大约4500字,算是比较烦人了。所以正文开始之前先放几张此次探路的照片提提神

拍摄于甘孜格龙寺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青海察尔汗盐湖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新疆若羌县台特玛湖湿地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西藏扎达土林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西藏察瓦龙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云南丽江市宁蒗县三江口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云南丽江宁蒗县拉伯乡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木亚线蒙自大峡谷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木里县寸冬海子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子梅垭口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石渠石经墙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新疆温宿大峡谷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西藏扎达土林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西藏鬼湖拉昂错路上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拍摄于西藏丙察察公路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随着小路的弯曲延伸,一台白色的越野车娴熟的在不足两米宽的路面上闪转腾挪。路的尽头是一座通体白色的两层小楼,一位戴着四方花帽、胡须足有一尺长的维吾尔族老爹看见来车,微笑着缓缓打开铁皮大门,准备迎接远方的客人。

 

没有留存白房子照片,只好以另一张民居照代替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白色越野车在距离大门不足五米的位置上却突然一个急刹,停了下来。车上坐着五个风尘仆仆的男子,满脸的诧异和歉意,与站在门口同样诧异的老人六双眼睛相互交汇。眼神中包含着:你们是谁,怎么不进来;不好意思大爷,我们走错路了,打扰你了……。

 

此时坐在副驾的一个男子急忙下车,歉意的笑容也遮不住满脸的窘态,忙不迭的一个劲儿给大爷解释道歉,可大爷根本不懂汉语。还好,道歉不管在哪种语言中都可以被微笑和肢体语言表达清楚。

 

维族老爹依然面带微笑,并没有因这些迷途羔羊而关上大门,同样强烈的表达出希望能进屋作客的意愿。可这五人丝毫不作停留,在万般的歉意中,司机以非常熟练的技术几个来回,便调头扬长而去。

 

拍摄于新疆温宿大峡谷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车上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西行客此次探路的五人,而开车的是以技术见长却总是带着我们到处“入乡随俗”(经常走错路)的蒲大领队。重要的是走错路的原因绝对不会重样,这次更加的离奇怪异。在阿克苏刀郎部落到喀什的一条省道上,蒲大为了躲避区间测速,再次“深入民间”,稍感欣慰的是这次让我们深刻并彻底地感受到了新疆人民的热情与淳朴。

 

关于走错路,其实我们是接受的。探路换句话说就是找路,找一条或风景优美、或风格迥异、或风土人情的别样线路。找路当然就会走错路,但因为躲避测速而直接开到别人家门口,我们也算是奇葩了。

 

像这样的小插曲,在此行探路活动中几乎每天都在换着花样的发生,可我今天要说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广大旅游爱好者更关心的内容——

 

哪些地方给我们惊喜并值得推荐,哪些地方满怀希望却甚感无味

24天,14000公里风雨兼行,穿越中国大半个西部,接下来详细分享此次探路的惊喜与失望。

 

在细聊之前我先把此次探路的线路画出来,以便大家有个直观的感受和对比。本次探路始于11月15日,至于12月8日,一台丰田普拉多共计五人(阿星、老杨、阿平、大李、小李),总里程14000余公里,总费用五万余元。(这里顺带广告一下我们俱乐部哈:西行客每年都会有至少一次以上的大型探路踩线活动,我们所有的线路也都是经过实地踩线而来,当然线路咋样你都懂的)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接下来说重点了——惊喜

泸亚线(强烈推荐泸亚西线)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蓝色和棕色两条最长线路我们此次探路全部走完

 

泸亚线,也就是泸沽湖穿越到亚丁的线路。在地图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泸沽湖到亚丁的直线距离非常近,可偏偏就没有一条成熟的线路让游人能顺利到达。如果这样一条线路存在,简直就是旅行者此生最大的幸事,因为不仅能串联起泸沽湖与亚丁,也能把整个川西与云南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地区进行无缝链接。

 

泸亚线分为东线、西线、中线,以及延伸的木亚线(木里到亚丁的线路)、香泸线(香格里拉到泸沽湖的线路)。此次探路我们走完了西线和木亚线。同时问明了香泸线和泸亚中线、东线的情况。

 

此次最大的惊喜,便来自这几条线路中的泸亚西线。全程约三百公里,路况基本为铺装路面。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从泸沽湖出发前,我们查阅了大量的关于泸亚线的各条线相关资料,再结合询问当地的即时资讯后,果断选择走泸亚西线。结果也证明我们的选择相当明智。

 

永宁—拉伯乡—三江口(可导航)

经过泸沽湖的环湖公路来到永宁乡,早上九点在当地补充燃油和食物饮水后即刻出发。

拉伯乡风景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从永宁到拉伯乡全程都是乡村公路,道路虽然狭窄但基本为水泥路或柏油路。只是一路上都在翻山越岭,两三米宽的羊肠小道上很难看到其他车辆,至于游客那就更难觅踪迹。原本稍显宽大的车辆在牛逼的蒲大领队手里也是游刃有余。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当翻过最后一座山来到拉伯乡时,眼前突然一片明朗,有一种冲出云霄开天辟地的感觉。遥远而雄伟的高山相互拥抱着一个巨大的犹如漏斗般的盆地,盆地内梯田阡陌纵横、民房栉次鳞比,如有云雾必将胜似仙境。此情此景,与甘南的扎尕那倒是异曲同工之妙,拉伯乡更多了一份原始与宁静。我想陶渊明再世,应该会选择在此隐居一生而不念桃花源亦。关于拉伯乡,我们五人一直认同这个地方应该带着家人一起来看看,至于原因反倒是不甚相同。管他呢,你只需要知道,这是一个好地方就行了。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经过拉伯乡后再次翻山越岭,路况时好时坏。经过我们每人二三十万公里以上的山区行车经验判断,就算雨季一台底盘较高的SUV全程通行几乎没有问题。拉伯乡到三江口的路程较短,最后经过一段土路后下到江边渡口,一条长约三十米宽约六七米的铁皮渡船正停在渡口。渡的这条河叫水洛河,乃金沙江的支流,而三江口正是两江的汇合处,也是云南、四川两省天然的分界线。水洛河以北为四川境内的木里县和稻城县,水洛河以南是云南丽江的宁蒗县,金沙江以西是云南的香格里拉县。

 

三江口轮渡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在这里插一段,那是关于船老大的。渡船老板姓木,当地人,对川滇交汇之地的泸沽湖、木里、亚丁、香格里拉等路况都极为熟悉。小编留了船老大的电话,如有需要可随时向我索取以便咨询最及时的路况信息。

 

三江口过河后—亚丁(可导航)

过了水洛河便是一条刚修好的柏油路,右转直通亚丁,左转直达云南香格里拉。我们按计划右转,经过卡斯地狱谷的入口再翻越俄初山后直接到达亚丁。简单算来,一路走走停停,从早上九点离开泸沽湖,下午四点过便到了稻城亚丁,行程相当轻松。

 

对于泸亚西线,我总结如下:路况较好、不危险,风景大美、原始宁静,强烈推荐。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木亚线、泸亚东线(太危险不做推荐)

同样是早上九点我们从稻城香格里拉镇出发,经过蒙自乡后进入号称死亡之地的蒙自大峡谷。如果要找个恰当的语句来形容今天的行程,那就是没有最烂只有更烂,没有最危险只有更危险。根据经验稍作推算,换作雨季走今天的线路,场景简直不敢想象,我想我估计没有胆量再走一次。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过蒙自后,公路变成一条攀缘在峡谷峭壁上的羊肠小道。道路的一边万丈悬崖,另一边紧贴崖壁,崖壁之下飞石滚落处处惊险。更严重的是,这不像川藏线上那种一小段,而是感觉永远走不到尽头的一条魔鬼公路,这段路实在太长太长,我们足足行驶了近4个小时。最后在水洛河边的第一个大桥上果断选择另一条翻山越岭的替代小路,不然还有四小时的崖壁公路等着我们。

由于没有停车,拍的太过匆忙,但一定记住在此过桥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翻山的路也不见得好到哪去,由于昨晚刚下了大雪,此时山的阴面积雪并未消融,最深处几乎没过车的轮胎壁。就算有四驱加持,我们在道路上也总是歪歪扭扭,所幸的是道路两旁并没有深沟悬崖,心里总不至于怕到想弃车徒步。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经过3小时来回曲折,总算来到理塘河边的固增苗族乡,接上了刚刚修好的一条县道。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在到达木里县城之前,我们拐弯去了一次木里最有名的寸冬海子。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寸冬海子在当地一般都叫做长海子,原因不得而知。现在想来只知道翻过垭口,第一眼看到寸冬海子时,作为见多识广的我们,也是一脸的惊喜兴奋。看过全国无数知名湖泊的我,说句实话确实没有看过如寸冬海子这样不知是湖泊还是草海的景色。或许应该这样来描述吧:一个长长的山坳有很多水潭,水潭之间又被大片的草甸分隔开,以至于不知道是水包围了草甸,还是草甸包围了水。水草交融难舍难分,就算现在的隆冬时节,站在山头的我们也能在脑中轻易勾画出夏季时节落霞与孤鸿齐飞美妙画面。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子梅垭口

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地方了,我们五人都来过,或者至少到过雅哈垭口。但这次我们一起站在子梅垭口最高处,直面蜀山之巅时,依然呐喊、跳跃、飞翔……。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这一天是从九龙伍须海出发的,经过不到两小时的全铺装路面便来到“成都饭店”的分路口,右转经过贡嘎山乡后告别铺装路面,景色与公路一样如睡着了一般,无趣无味。正如暴风雨前总有一片宁静,前期所有的平庸都只是子梅垭口那一眼贡嘎之巅的铺垫和前缀。需要说明的是目前子梅垭口的路有人看管,能不能上去全看运气。垭口处并不是最好的观景平台,右边有处小山包,那才是帝王之处无敌美景之所。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从子梅垭口下来之后径直往前走,大概五公里处的公路左边就是泉华滩。我们去的时候刚下过大雪,整个泉华滩都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只在端急的溪流中能瞥见淡黄色的钙化痕迹。

前年冬天拍摄的泉华滩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从泉华滩下来后,大概二十公里的烂路后,道路逐渐向上曲折延伸,此处就是雅哈垭口的盘山公路。如果去不了子梅垭口,雅哈不失为一个理想的替代地点。只不过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45°角的贡嘎雪山。

 

前年雅哈垭口拍摄的贡嘎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总结一下子梅垭口,如果你想近距离感受一下雪山的雄伟与震撼,我想没有一个地方能比得过子梅垭口,珠峰也比不了。不用门票、没有各种令行禁止,便可体验与7556米海拔的贡嘎只有六公里的近距离接触,其震撼只有身临其境方可体会。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轿顶山

去轿顶山之前,我在前几年去过几次牛背山和达瓦更扎等类似的以观景平台著称的地方。牛背山应该是位置最好地理条件也最好的地方,可是目前为止只能徒步或者乘坐当地破烂越野车或危险的摩托车才能上到山顶。山顶原来的一些客栈也全部取缔,只能当日去当日回,对于想在山顶观日落日出星辰银河的驴友来说,就只剩下自带帐篷露营一条路了。前年我在牛背山更是亲身经历了一场客栈大火,虽然最后落得个孑然一身下山,所幸我和我朋友都安然无恙。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达瓦更扎相对来说路况条件更加好些,但当地如同感染了全国景区传染病一样不允许私家车开到山顶,转而必须乘坐当地的所谓观光车上山,倒是带来诸多不便。正因如此,后续如何我已不再关注。

 

24天,14000公里的天地巨变

这次的轿顶山距离贡嘎诸峰相对更远,去前我没有抱多大的期望。直到抵达山顶前的一分钟,我还因四周大雾处于昏睡状态。下车后让我震撼的并不是轿顶山的景色,因为这样的景色牛背山有、达瓦更扎也有。倒不是说景色不好,一样的云海、云瀑、日照金山、360°观景平台,牛背山有的轿顶山也都有。但是牛背山没有的,轿顶山却给了我惊喜,这个惊喜源自于山顶颇具风格的住宿。星空房、云海房,感觉这不是酒店而是《火星救援》中的太空基地又或者是《阿凡达》中的链接箱,给人一种空灵不似人间的体验。

以上是关于此次探路后半段一些让我感到特别惊喜的地方,也是非常想与大家分享的地方。

后续还会着重说一下我满怀期望却明显颇感失望的地方,以及关于阿尼玛卿、扎陵湖鄂陵湖、南疆、新藏线、丙察察线等,当然要看大家对我文章的反应如何,毕竟有观众才有动力嘛。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资讯

圣诞剁手特辑!日本到底哪里好玩好逛又好买?

2019-12-12 13:07:58

旅游资讯

5342峰,未命名峰上的地狱和天堂

2019-12-12 13:28: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