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让他掉了1/10体重的史诗级路线,到底有什么?

▲ 面对最蓝的一池水,向 EBC 告别

喜马拉雅山改变了我,或者说在某种意义上强化了我,不论是肉体还是内心——在山区徒步就像一场在空气稀薄地带的苦修,心在天堂,身在炼狱,这场修行让我更相信自己的选择,看清物欲的桎梏,能够更加平静地面对前方的路。

2018 年,我辞掉了世界五百强企业稳定的工作,来到尼泊尔徒步。完成了安娜普尔纳大环线(ACT)后,在博卡拉修整了一天,次日经加都飞往卢克拉,开始了独自前往珠峰大本营(EBC)的旅程。

在 EBC 的 13 天里,我到达了位于昆布冰川上的珠峰南坡大本营,登顶三座 5000+米级山峰:Kala Patthar(5550),Chhukhung Ri(5550),Gokyo Ri(5360),翻过措拉垭口(Chola Pass,5420),横穿多条冰川,全程没有请向导和背夫,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独自一人跋涉。
▲ 小时候看武侠片,曾梦想仗剑走天涯;长大后发现世上已没了江湖,但侠客却以别的方式存在着
▲ 凌晨一个人从 Dingboche 出发前往 Chhukhung,本着走到哪算哪的原则,最后竟成功登顶 Chhukhung Ri。站在山巅,四周被无数 6000、7000 米级雪山环绕,冰川交织,云海苍茫,这一刻感觉自己仿佛长了翅膀
▲ 回到 Dingboche 的那一晚,云层褪去,窗外的阿玛达布朗雪山(Ama Dablam,6856)在月光下反射着钻石般晶莹皎洁的光,相机记录的天空不知为何呈现出柔和的玫瑰色,一如这座雪山的名字
▲ 前往珠峰之路,全程在昆布冰川的边缘行走,乱石之下不时传来隆隆冰裂,景色已难以用文字描述。这里,是世界第三极
▲ 登上 5550 米的 Kala Patthar 山,这是 EBC 上离珠峰最近的观景点。金字塔形的努子峰西壁(Nuptse,7732)看起来比藏在背后的珠峰更高,有喧宾夺主之嫌。日落后天空呈现出漂亮的粉紫色,下山的人们不由纷纷停下脚步,面对雪山,恋恋不舍
▲ EBC上最美的地方——Gokyo,登上村子前面的山坡可以看到宝石绿色的三连湖

这期间忍受寒冷、饥饿、劳累,失联以及物质的极端匮乏,数次与死神擦肩,克服数不清的艰难险阻,终于走完了这条史诗级的徒步路线,同时也失去了十分之一的体重,直到现在都没恢复......

Day 1:卢卡拉 Lukla- 梦卓村 Monjo

徒步距离:13 公里,海拔上升:300 米,徒步时长:5 小时
难度评级:简单

舷窗外是飞速转动的螺旋桨,再远处就是延绵起伏的雪山。此时我坐在一架仅有 19 个座位的小飞机内,满怀期待的心情中略带紧张,因为接下来要降落的“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

飞机开始下降,驶入峡谷中,可以看到影子在岩壁上掠过。高度越来越低,空气也变得不那么通透。当看到半山腰那截短短的跑道时,已是准备着陆阶段。起落架撞击地面到飞机完全停下,不到十秒,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地,大家纷纷鼓掌感谢机长不杀之恩。

海拔 2840 米的卢克拉(Lukla)是前往珠峰之路的第一站,至今未通公路,除了依靠人力畜力外,所有物资都要通过这个机场运进来。机场只有一条跑道,长度只有丧心病狂的 460 米,不及国际机场标准长度 5500 米的十分之一。跑道一侧是山体,另一侧是悬崖,没有丝毫缓冲的空间,一次起飞失败,绝无复飞可能。

被冠以“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名号实至名归。有些徒步者为了避开这个机场,宁可多花三天时间从山路走到卢克拉。好在我躲过了这一劫,顺利开启 EBC 徒步之旅。
▲ 沿着石板路走出村子,村口有一座拱门,是为了纪念第一位登顶珠峰的尼泊尔女性——帕桑・拉穆(Pasang Lhamu)而建的。她于 1993 年成功登顶,却在下撤途中不幸罹难。此时的拱门下聚满了来自世界各国的徒步团,扎堆在门下合影,其中不乏大爷大妈团,与安娜普尔纳的画风迥异。

第一天会途经不少村子,这里的山区也信仰藏传佛教。和安娜普尔纳地区古朴低调的风格不同,这里无论白塔,转经轮,还是玛尼石,都无不彰显着华丽。当地人喜欢在黑色的大石头上用阳文雕刻经文,并用石灰涂白,异常醒目。这也是在安娜普尔纳地区不曾见过的。

沿着幽深的河谷来来回回穿行,于下午 3:40 到达梦卓村(Monjo,2850)。沿着一段陡峭的台阶走到村口,这里有个检票点,需要检查在卢克拉买的门票。

理论上从卢克拉到南池的路程可以一天走完,但是,通常人们都是午后才开始徒步的,因此需要在中途住一晚。位于萨迦玛塔国家公园入口处的 Monjo 是个不错的选择。

Day 2:梦卓村 Monjo-南池村 Namche-昆琼 Khumjung

徒步距离:12 公里,海拔上升:900 米,徒步时长:4.5 小时
难度评级:普通

8 点从 Monjo 出发,一出村子就来到萨迦玛塔国家公园的大门口,在这里买了 3000rs 门票,算是正式开始远征。

▲ 今天延续了昨天下午的天气,山间云雾缭绕,颇似仙境。

一路下降到谷底,沿着河滩走一段路,就开始向上爬升了。远远看到了高悬于峡谷间的双吊桥,意味着即将开启爬山模式。从这里到山坡后头的南池村(Namche),有 600 米海拔上升,算是 EBC 上第一个挑战。这段路很陡。

到达南池只用了 2.5 小时,才上午 10 点半。不愧是 EBC 上最大的村子,上百栋颜色各异的楼房依山而建,围成一个半圆。这里不仅是交通枢纽,也是珠峰地区物资的重要集散地,因此也被称作南池市场(Namche Barzarr)

吃了午餐我继续向上走,南池背后的山上有一个叫昆琼(Khumjung,3780)的村庄,可以看珠峰日出。清一色翠绿的屋顶,比南池规模小得多,但也有不少房子。奇怪的是,若大的村子,客栈却很少,那些看上去较新较好的房子都不是客栈。我绕了一圈只发现屈指可数几家,门庭冷清,一个徒步者都没有,和酒池肉林夜夜笙歌的南池形成鲜明对比。

下午天气更糟,云雾弥漫,几乎看不见路,有种置身寂静岭的感觉。

Day 3:昆琼 Khumjung-天波切 Tengboche

徒步距离:8 公里,海拔上升:600 米,徒步时长:3.5 小时
难度评级:普通

起床看日出,刚出门就看到村子西面的贡拉山(Gongla Danda)巨大的山岩在晨光中逐渐变白。顺着村子山腰的路向白塔的方向走去,半途就有几个视野不错的观景台,顺着山坳方向远远看见珠峰(左)及挂着稀疏旗云的洛子峰(右)被朝阳染红。

白塔对应的山峰是阿玛达布朗雪山(Ama Dablam,6856),意为“母亲的项链”,是珠峰地区 6000 米级雪山中最有名的一座,被当地人奉为神山。这个角度看过去就像一枚尖锐的箭头。
▲ Khumjung 村的房子全都是绿色屋顶,远处是贡拉山(Gongla Danda)的巨型岩体

从北侧的道路离开,沿着台阶向下走到达一个岔路口,右边的路通往珠峰大本营,左边是前往 Gokyo 的,如果我翻越了措拉垭口,就会从这条路回来。一路下降 600 米到达河谷底部的 Phunki Tenga 村(3250m),走过吊桥后再向上攀登 600 米才能达到下一个村庄 Tengboche(3860m),这种先下后上的道路是最让人痛苦的,因为最没有成就感。

▲ 喇嘛与阿玛达布朗

11:45 就到达天波切(Tengboche,3860),村里有座很有名的天波切寺(Tengboche Monastery),是昆布珠峰地区最大的寺庙,有近百年的历史。院内没见到一个人,主殿的大门半掩着,安静得让人望而却步。此时的天气正好,坐在门外可以看见珠峰、洛子峰和阿玛达布朗。等我转了一圈回来,大片的云从山谷方向涌来,怕是下午天气不好,我遂决定不再向前走,今晚就住在这里。

▲ 白塔、红墙、转经筒、巴苏、祥麟法轮...... 无不彰显着藏式寺庙的特色。
▲ 路上看到一些背夫,现实版的 “西西弗斯”,对他们既佩服,又同情

原以为 EBC 上主要村落都有手机信号,没想到从第二天开始就失联了。问了门口的一个向导,他告诉我再往上走无论用 Ncell 还是 NTC 的卡,都是没有信号的,这个消息让我措手不及。这意味着接下去的日子,我想要与外界沟通就必须每天买客栈的 wifi。

Day4:天波切 Tengboche-丁波切 Dingboche

徒步距离:11 公里,海拔上升:600 米,徒步时长:5 小时
难度评级:简单

晚上好几次掀开窗帘都没看到星星,就没起来拍星空,干脆睡到 5:45 出去看日出。外面天已发亮却没有日照金山,主要由于东边的山脉普遍高于西侧,导致阳光被遮挡的缘故。在寒冷中跺着脚等了快半个小时,阳光才懒洋洋从阿玛达布朗方向探出,染红了洛子山头。

村子背后就是唐瑟古峰(Thamserku,6608)和康特迦峰(Kangtega,6685)环抱而成的山坳,彭吉冰川(Phungi Glacier)融化的雪水这里流下形成彭吉河(Phungi Khola)最终汇入伊姆扎河(Imja Khola)。
这条让他掉了1/10体重的史诗级路线,到底有什么?
今天的路程比较轻松,一路沿着伊姆扎河(Imja Khola)缓慢上升。一个半小时后走到庞波切(Pangboche,3930),和昨天那个向导说的一样,没信号。
▲ 这一路都面朝阿玛达布朗雪山,偶尔路中间有白塔,遵照当地风俗应从左侧绕行。有些佛塔上绘有一双眼睛,那是俯瞰众生的佛眼。
▲ 山头的灌木丛中窜出几头雅塔尔羊,躯干粗状如牛,长焦正好可以抓到

阿玛达布朗在右前方越来越近,山脚的冰川都历历可见,此时的她形状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

道路的左前方则是洛子峰南壁,如同一块巨型的屏障,阻隔在我们和珠峰之间。这道屏障的最左边,是努子峰。
▲ 牦牛和洛子峰旗云
▲ 冰川覆盖的塔波切峰(Taboche Peak,6367)

越向前走植被越稀疏,到处是裸露的巨石。但视野越来越开阔,风景越来越好。此时的阿玛达布朗变成一对并列的双峰

道路出现分岔,左边是前往 EBC 的主线,右边过桥则走进 Chhukhung 支线,这意味着今晚住宿的丁波切村(Dingboche,4410)已经不远。
在村里逛了逛,路上泥泞不堪,很不好走。此时阿玛达布朗云开雾散,形状又变了,和刚才相比左右双峰似乎调换了位置,可谓千变万化,完美诠释了苏轼那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在房间写了会儿日记,下楼吃晚饭正好日落时分,云雾散去了一些,洛子峰方向隐约露出金色的光芒。

Day5:丁波切 Dingboche-Chhukhung Ri-Dingboche

徒步距离:30 公里,海拔上升:1200 米,徒步时长:10 小时
难度评级:困难
五点半出门,通往山沟深处的路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登山杖有节奏地敲击地面。还没走出村子,身边就悄无声息多了一团黑影,吓我一跳。原来是一条黑狗,被我的声音吸引过来陪我同行。EBC 上的路径不太明显,特别是远离了主路的支线。多亏了它我才找回河滩边上的主路。

路过一片玛尼堆时天蒙蒙亮,洛子峰方向的天空呈现出粉红色,而 Dingboche 则沉浸在一大片云雾之中。我决定在这里等待日出。

天亮了后就不容易迷路了,之后沿着河谷向上走,用了 2 个小时就到达了 Chhukhung 村。
▲ Chhukhung 村坐落在 Chhukhung Ri 山脚下,面朝努子峰屏障般的南壁,八条冰川在此汇集。再往前,就是 6000 米级入门的岛峰(Island Peak,6189),很多珠峰攀登者在训练期间都会攀登岛峰作为前期适应。村子虽小却是极其重要的补给站。

还没进村子就远远看见几个人向山上走去。告别他们前,我问向导:就这么走能到 Chhukhung Ri 山顶,是吗?他伸手向前一指,再往右一挥,表示先直行,后右拐。爬上山坡,进入一片平坦而开阔的谷地,道路在这里消失了。地面上隐约有一些水流冲刷出来的印迹,通向左侧的山谷深处,那上面就是巨大的努子冰川(Nuptse Glacier)。

▲ 回头看一眼山脚的 Chhukhung 村,远方是崭新模样的阿玛达布朗。

正前方有一座棕褐色的山坡挡住了努子峰山体,根据地图判断,这十有八九就是 Chhukhung Ri,山坡上没有任何足迹,我就硬生生往上爬,几分钟就爬到了半山腰。眼看山顶就快不远了,但我有怀疑这座并不是 Chhukhung Ri,因为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而它的高度,也与地图所注的 5550 米有较大偏差。

▲ 山谷中到处是这样的石头,表面长了坚硬的淡黄色苔藓
打开手机地图,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空白中,我的右侧很远处有一条徒步小径,但我朝右边看去却一无所获。在这荒郊野岭,手机定位有较大偏差不足为奇,我可能就在正确的道路上,也可能差之千里。我到底要不要继续爬上山顶?此时我动摇了,如果它和 Chhukhung Ri 属于同一座山体那还好办,我担心的是,两座山体是相互独立的。
看着迅速上涌的云雾,原本就迷失的路径变得更加难寻,加上高海拔的极端气候,我又是独自一人,继续攀登 Chhukhung Ri 风险系数大大增加。这种情况下,生命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此时就算能见度降到 0,我也能凭地形摸回 Chhukhung 村,现在回去,还来得及。要是执意向上攀登,还真不好说。

我当即做出决定:下撤!

下撤了 100 多米的时候,我看见远处的山脊上有几个人影正在向左侧移动,凭衣服的颜色,我认出他们正是刚才那四个人。他们并没有返回,说明天气并不打紧。于是我也朝他们的方向走去,找到地图所示的徒步道。

快下降到底部时,发现左侧被一片乱石挡住了去路。怕崴脚,看上方有一个口子可以通过,又向上爬,避开乱石堆,一直横移,终于看到了徒步道。

▲ 进入山谷时,就应该沿着山坳向右拐(实线),而不是像我一样直接上山(虚线)
徒步道上方有几个人影正在向上攀登,看到他们,我就安心了。此时的云雾也没有继续向上扩散的势头,平稳地铺盖在山腰处,就像一床洁白的棉被,把山脚和山顶分成截然不同的两种天气。

看到一大片玛尼堆,几个人坐在山脊上休息。经幡舞动。前方是个巨大的山谷,犹如一个大碗,里面装的是江河般壮阔的努子冰川(Nuptse Glacier)。

再往上,地面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不再是坚实的土地,而是由片状的页岩杂乱堆成的山包。这些反射着黝黑光泽的岩石薄而脆弱,踩上去就像踩在薯片上。这样高度风化的岩石长年碎裂、剥落,很难保持一条固定的路径。只能凭感觉开辟出一条自己的路,手脚并用向上爬。我在刀锋般的山脊上行走,脚下就是悬崖,一不小心就可能命悬一线。

完全不知道哪里是山顶,因为总有山头比脚下的更高,仿佛要一直爬上努子峰白雪皑皑的南壁。大概艰难攀爬了 1 个小时后,当我再次抬头的时候,看到了玛尼堆和经幡,几个穿着冲锋衣的人正向我招手。
到山顶了!真的到山顶了!

11:30,Chhukhung Ri,人生新高度,5550m

朝西北方向看去,近处的山坳是康玛拉垭口(Kangma La,5535),远处是中尼边境线上一众 7000 米级雪山:Pumo Ri(7165),Chumbu(6859),Chakung(7029),Gyachung Kang(7952),而最远处则是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Cho Oyu,8201)。
东南方向,则是 7 条冰川交汇的壮观场景,碧玉色的依玛措湖(Ijma Tcho,5010)位于冰川中央。视线向左移,近处是著名的岛峰(Island Peak,6189),它的上方,是世界第五高峰——马卡鲁峰(Makalu,8463)
▲ 样子有点像珠峰北壁的马卡鲁

北边是极具压迫感的努子峰大岩壁,像权游中的绝境长城般高不可攀。它的右侧是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Lhotse,8516)。这里是常人不依靠专业登山技术接近洛子峰的最近距离。

▲ 画面左侧还有一座山头更加接近努子峰岩壁,那是 5833 米的 Chhukhung 峰,从这里似乎可以走过去,目测单程需要 3 个小时以上

被这样 360° 无死角的景色深深震撼,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山下完全笼罩在云雾中,和阳光灿烂的山顶截然两个世界。我一口气走回 Dingboche 才 15:40。今天并不算累,主要由于 Dingboche 到 Chhukhung 距离较近,而且是平缓的上坡,并没有上上下下的反复爬坡。

不知为何,拍出来的天空是淡淡的玫瑰色的,就像这座雪山的名字一样美。

Day6:丁波切 Dingboche-Gorak Shep-Kala Patthar

徒步距离:20 公里,海拔上升:1200 米,徒步时长:9.5 小时
难度评级:困难

从 Dingboche 回到 EBC 主线有一条近路,从山坡的白塔向北即可,不必再回到之前的分岔口。红线是 EBC 主线,黄线是从 Dingboche 回到主线的近路,蓝线是攀登 Dingboche 后山(Nangkar Tshang,5616)的路线,山顶是观看马卡鲁和洛子峰绝佳的观景台,登顶需要 3-4 小时。

这条路在一片开阔的高山草甸上行走,左边是罗布切河(Lobuche Khola),河谷的对面是三座尖锐嶙峋的山峰——塔波切(Taboche Peak,6367),措拉子(Cholatse,6335)和阿拉卡穆(Arakam Tse,6423),蔚为壮观。
这条让他掉了1/10体重的史诗级路线,到底有什么?
▲ 正面是罗布切东峰(Lobuche East,6119)
▲ 回头可以看到马兰普朗(Malanphulang,6573),卡沙(Kyashar,6770),康特迦(Kangtega,6685),唐瑟古(Thamserku,6608)等6000米山峰排成的印古喜马山脉(Hinku Himal),犹如一道高耸的屏障横亘在萨迦玛塔国家公园和文明世界之间

跨过乱石丛生的冰河,登上 4830 米的 Thokla 山口后,眼前竟是一大片墓碑。这些墓碑是为了纪念在登山中死去的人们而立的,我匆匆扫了几眼碑铭,其中最小的只有 13 岁。

通过 Thokla 山口,就进入了昆布冰舌的末端。前方出现几座圆锥形的雪山,它们分别是普莫里峰(Pumo Ri,7165)、林格特伦峰(Lingtren,6749)、孔布则峰(Khumbutse,6665)。
11:30 到达罗布切(Lobuche,4910),这里是大多数徒步者今晚的住宿点。由于时间尚早,我决定直接前往海拔更高的 Gorak Shep。
这条让他掉了1/10体重的史诗级路线,到底有什么?
▲ Lobuche 的右手边就是孔玛拉垭口(Kangma La,5535),前方则是努子峰所在山体的西墙。在 Chhukhung Ri 上看到的是它的南墙。

继续朝前走,锥形的普莫里峰在视野左前方越来越大,完美对称的洁白山体就像一架等待发射的航天飞机。大约走了一小时后,大本营所在的山谷完整出现在眼前

▲ 正前方是位于中国境内的章子峰(Changtse,7553),珠峰和洛子峰此时正藏在努子峰的背后

从 Lobuche 到 Gorak Shep,短短 4.3 公里,这段路虽然不远,但乱石丛生,起伏较大,异常难走,我整整走了两个半小时。

▲ Gorak Shep 是珠峰地区海拔最高的定居点(5140m),也是前往珠峰大本营的最后一个补给站。看早年的照片,房子边上是个小湖,如今已完全干涸。
▲ 努子峰从这个角度望去是一座近乎完美的金字塔

出门攀爬屋外的 Kala Patthar 山,爬到半山腰时云涌了上来,瞬间把山坡吞没。气温降到冰点以下,水袋的软管立刻冻住了。好在云雾不厚,朦胧中可以看到普莫里峰的高耸的山体。珠峰地区的天气很有规律,上午晴空万里,午后开始起云,但云层一般不会爬到海拔 5000 米以上,傍晚时分散去一些。今天的云雾比较薄,风一吹就散,让我相信能在山顶看到日落。

放眼望去,章子峰(Changtse,7553),洛拉峰(Lho La,6026),珠峰(Everest,8844),努子峰(Nuptse,7861)从左至右一字排开,巨大的昆布冰川(Khumbu Glacier)从珠峰和洛子峰上垂流而下,场面极为壮观。这是 EBC 上距离珠峰位置最近的观景台。朝圣世界之巅,心愿已了。
▲ 这个角度看远处的阿玛达布朗是一个完美的正三角形,和派拉蒙的经典标志非常像
▲ 随着黄昏降临,阳光在向上爬的同时色调也柔和了起来,努子峰被染得金黄
▲ 太阳落得很快,最后只剩珠峰还沐浴在红色的光辉中

太阳落山后的天空变成漂亮的粉色,云海盘绕在山脚,弯月高悬。本欲下山的人们见此奇景,纷纷驻足欣赏,久久不愿离去。梦幻般的粉色逐渐变成紫色,然后是深蓝,最后被黑夜吞没。入夜后还有好几人在半山腰撑开脚架,恋恋不舍,要把最后美景留在相片里。

Day7:Gorak Shep-EBC-Dzongla

徒步距离:17 公里,海拔上升:300 米,徒步时长:7 小时
难度评级:困难

屋外零下十几度,阳光被努子峰所在的山体挡住,投下巨大的阴影。

▲ 林格特伦峰(Lingtren,6749)南壁雪坡,仿佛涂了一层平滑的奶油。
▲ 后半程完全在冰川之上行走,薄薄的岩层下就是洁白的冰块
从大本营回到 Gorak Shep 是 11 点,吃顿午饭下撤。

用了 1 小时 40 分才回到 Lobuche,Lobuche 南边不远处有条通向措拉垭口的近路,徒步者无需返回 Dughla(Thokla)的岔道口。

这条让他掉了1/10体重的史诗级路线,到底有什么?
随着海拔降低,与上爬的云雾相遇。我沿着河谷右侧的山坡走,远远看见另一侧的 Dughla(Thokla),那条路就是我从 Dingboche 来时走的路,经典路线就沿着它原路返回。这条路上行人极少,一个路标都没有。透过云雾的间隙看到山下有个蓝色的冰湖,那是措拉子山脚的措拉湖(Chola Tcho)。

Day 8:Dzongla- 措拉垭口 Chola Pass-Dragnag

徒步距离:9 公里,海拔上升:600 米,徒步时长:6.5 小时
难度评级:普通

海拔 5420 米的措拉垭口与 ACT 上的陀龙垭口高度几乎持平,但由于 EBC 基础海拔高,垭口与山脚的相对落差并不大。

▲ 房间的窗上结了冰花,雪山的剪影在映在玻璃上
▲ 从村口可以看见垭口的冰川,没有明显的道路,方向对即可

大约爬升了上百米后,要翻过一道 45° 坡度的石壁。我爬上石壁,眼前的景象令我倒抽一口凉气:一条巨大的冰舌从山顶倒垂下来,在阳光下洁白而耀眼,就像在岩石中建了一条雪道,把地面硬生生割开。冰川的末端边缘离地有一二十米高,如果滑坠,非死即伤,没有冰爪几乎寸步难行。

▲ 冰川的冰不同于普通的冰,经过千年积压变得如岩石般光滑而坚硬,有些部分表面像是长出无数尖刺,锐利无比。在这里摔倒可不是闹着玩的。

穿过冰川后,有一道 20 多米高的山崖,几乎与地面垂直,无路可走,只能手脚并用向上爬,上面就是经幡招展的垭口。从 Dzongla 出发至此用时 4 小时。

▲ 回望冰川,左侧是罗布切山脉的西峰(Lobuche West,6145)和东峰(Lobuche East,6119)
▲ 向垭口另一侧望去,是库姆切山脉(Khumuche Himal)连绵尖峭的黑色岩体,这条山脉一直向南延伸到南池。
下山后我走得飞快,翻过一座小山坡,沿着小溪向下游走去。塘那村(Dragnag,4700)的蓝色屋顶逐渐在山脚显露出来。

Day 9:Dragnag-Gokyo-Gokyo Ri

徒步距离:10 公里,海拔上升:700 米,徒步时长:6 小时
难度评级:困难

今天的目的地是高乔村(Gokyo,4790),两个村子之间横亘着一条巨型冰川——果宗巴冰川(Ngozumpa Glacier)。果宗巴冰川发源于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Cho Oyu,8201)的南麓,绵延 36 公里,是喜马拉雅山区最长的冰川。冰舌末端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冰湖和暗河,十分壮观。

为了绕开大小冰湖,寻找稳定的落脚点,原本 1 公里宽的冰川被我们走成了好几公里,就像进入了迷宫一般。中间翻过数十座砂石山,用时 2.5 小时,消耗了大量体能,比昨天翻越垭口还吃力。一路都可以听到脚底传来轰隆隆的冰裂声,伴随着岩石的塌方,提醒我们快速通过。
高乔村(Gokyo,4790)位于冰川融水形成的高乔湖(Gokyo Lake)畔,是我心中 EBC 途中最美的村庄。当穿过果宗巴冰川,第一眼看到那一池孔雀蓝色湖水的时候,我的疲惫一扫而空,觉得这两天付出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湖岸尖耸的山峰倒映在水中,有点像落基山脚的梦莲湖。
这条让他掉了1/10体重的史诗级路线,到底有什么?
在 Gokyo Ri 的山脚,有一条路通向仁佐垭口(Renjo Pass),是那些要完成三垭口连穿的徒步者的必经之路。Gokyo Ri 与 Kala Patthar、Chhukhung Ri 并称为 EBC 三大观景台。从山脚到山顶,有将近 600 米的爬升,陡峭程度堪称三大观景台之首。
▲ 千里江山图,整条果宗巴冰川尽收眼底
▲ 东南方向,两座形状尖锐的山峰分别是阿拉卡穆(Arakam Tse,6423)和塔波切(Taboche Peak,6367),换了角度呈现完全不同的形状。

Gokyo Ri 是 EBC 上唯一能看见全部 4 座 8000 级山峰的观景台。

感谢喜马拉雅赐予我每天的好天气,让我有幸欣赏到如此令人热泪盈眶的美景。

Day 10:Gokyo-4th Lake-Gokyo Ri

徒步距离:12.6 公里,海拔上升:700 米,徒步时长:6 小时
难度评级:简单

果宗巴冰川沿途总共有 6 个湖泊,分别以第一湖到第六湖命名。山谷最深处的第六湖位于卓奥友大本营脚下,需要一整天往返。一般人只到第四或第五湖就折返。从 Gokyo 村往返第四湖需 3 小时,第五湖 6 小时,第六湖 9 小时。第六湖附近的山坡是近距离观赏卓奥友峰和珠峰的绝佳观景台。

▲ 湖水是青灰色的,与第三湖相比逊色不少。据说第五湖是漂亮的孔雀蓝色,同样是冰川融水,不知道为何有如此大的颜色差异。

再登高乔山,在快到山顶的一小块平台上坐下,此时的湖水还没被山峰的阴影完全遮挡,呈现出最好看的色彩,与不远处的第二湖和第一湖交相辉映。

此时已无需赶路,无需摄影,看着山下绿松石色的湖面、凝玉色的冰川、高耸的雪山以及宛如棉絮般的云朵。独赏此景,感到非常幸福。世界上美景那么多,我已看了其中顶尖一处,之后的旅行大可不必匆忙,人生不必慌张,这种感觉真好。
▲ 在半山腰看到大片的云从西边涌了过来,阳光刺破云层,有点魔幻色彩

明天就将踏上归途,晚霞是最好的别礼。

Day 11:Gokyo-Dhole

徒步距离:12.5 公里,海拔上升:-600 米,徒步时长:4.5 小时
难度评级:简单

Gokyo 湖边有一条小径,一块黄色木牌指向 Namche,只要沿着冰川所在的河谷向下游走去,就能回到繁华的南池。

▲ 第二湖(2nd Lake)也是蓝色的
▲ 第一湖(1st Lake)颜色偏黄,只有小小一潭水。湖岸遍布玛尼堆,就像某种神秘的魔法阵。

从 Gokyo 到 Namche 可以一天走完,但会极其累。我们分成两天,中途在多尔村(Dhole,4200)歇脚。第二天从Dhole-Namche,徒步距离 12.4 公里。

再见到南池的时候,有一种重返文明社会的感觉。从南池回到卢卡拉,徒步 9.6 km。

回到酒店洗了一星期来第一个热水澡,充足的水量,足够的热度,真是享受至极!有种重生的感觉!为了早一晚逃回加都折腾了一整天,值!

EBC之旅让我体会到物质世界的极端匮乏是怎么一种体验,离开了现代人习以为常的物质文明的生活怎样的一种状态。在山区,一包平时看不上眼的茶叶都舍不得喝完,叶子论片数着泡茶,带给人的愉悦感却是巨大的。一张纸巾折了又折,一支牙膏挤了又挤,手机开省电模式,相机吝啬快门......对于拥有的一切都无限珍惜。

次日加都重聚,涮火锅吃韩国烤肉。Wilhelm 说,加德满都就像一座宝库,乍一看嘈杂混乱,破败不堪,细细寻找,总是能在不起眼的街角发现一家精致的咖啡馆或隐藏的特色餐厅。我也改变了对加德满都的看法,从一开始迫不及待地逃离,到现在怡然自得地接受,逐渐熟悉了这座喜马拉雅山麓的城市,把它当做一位不修边幅,却充满活力的老朋友。有朝一日,我也许会喜欢上这里。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资讯

户外探险、薰衣草庄园、最古老的舞厅……像当地人一样享受生活

2019-12-21 12:07:13

旅游资讯

坐成贵高铁去5大冷门目的地,川黔人民从此这样打开周末!

2019-12-22 11:41: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