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完葡萄牙,我终于明白澳门人为什么那么peace

今年恰逢澳门回归20周年,说到澳门,很多人到大三巴牌坊打卡,再买一打的葡挞当手信。

澳门于老艺术家来说,最好的风景是在澳门老街的石板路上,那些
保留得很完整的葡式建筑群让人流连忘返。
 
红黄相间的老建筑加上地面铺满碎石马赛克,让人总向往另外一端的葡萄牙,是否也这么小资文艺
 
葡萄牙色彩/unsplash
 
对于文青驴友来说,葡萄牙保持着现代化都市看不见的旧时光,处处充满惊喜但是没有手机的滤镜的话,葡萄牙总显得有点忧郁。
和国内高速发展的大城市比,葡萄牙的城市散发着古老陈旧,落后得连去度假的欧洲人也称之为“葡村”
 

△葡萄牙海景/unsplash
 
这样看去,那些坐在海边长椅上,一边抽烟一边揣着个本子的葡萄牙人,外表享受生活,其实内心正在苦恼。
 
在每个地方都在为生活发愁的今天,葡萄牙人像是一个表面贫穷、却对很多事情特别讲究的忧郁青年,怎么还开心得起来。
殊不知他们认为的幸福,就藏在忧郁失落里。
 
△葡萄牙的忧郁,全写在圣人脸上了,圣人阿尔法马(Alfama)/图虫

遇见葡萄牙人不开心,不用管他

葡萄牙人的不开心,起初以为他们只是苦于生计
 
毕竟论衰落的欧洲国家,公认的欧猪五国之首就是葡萄牙
 
经济危机后,政府欠债、福利缩减、失业率攀升、工资还多年不涨,面对其他都过上了好日子的西欧国家,葡萄牙人能高兴起来吗。
 
图/unsplash
 
在2016年的调查里,葡萄牙的快乐指数在140个国家中排名79位,比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还要低。
 
同样地,OECD报告中葡萄牙的家庭收入、健康状况、生活满意指数,评分都低于全球平均值。
但是,这些都不是构成葡萄牙人忧郁气质的主要因素。
 
令老艺术家震惊的是,最大的原因是葡萄牙的文化认为忧郁是个好东西,葡萄牙人也乐意沉浸在郁郁寡欢的情绪里
 
不修图的话,葡萄牙很多房子外墙都有点残旧、破裂/unsplash
在我们的文化里,遇到不开心的事,比如说工作没有动力、特空虚,朋友总会鼓励我们要克服负面情绪。
 
常见的一句安慰是,“别想太多,赶紧想得积极的事情”。
如果和葡萄牙人大吐苦水,估计你会怀疑他们不是你的好朋友。因为葡萄牙人的社交里,互相诉说负能量是一个特别正常的事
 
你说好难,他们就告诉你他们更惨,还不让你安慰,结果大家一起抱着哭。
葡萄牙人的日常是约上朋友去咖啡馆,喝一杯聊家常/图虫
大部分国家追求“开心最重要”,葡萄牙人却认为悲伤忧郁和开心一样重要
 
他们从小认为最重要的情感,是葡萄牙语里的“saudade”,含义是"悲中有乐"。除了葡萄牙语,其他语言还没有同义词来代表这种情绪。
"Saudade"是指:曾经带来过快乐的人、地方或体验感到失落又惆怅。
 
比如葡萄牙帅哥说 “vou ter saudades tuas”(我想你),就不只是我想你的意思,还包括了因为你而感到的快乐、渴望和你相聚,还有你的空缺给他带来的失落和伤心。
葡萄牙人心目中,在悲伤、失落里停下来沉浸思考,聆听内心的声音,有利于身心健康。
 
所以不开心也不用憋着、不鼓励强颜欢笑,所以整体看起来愁眉苦脸的人就多了。
△葡萄牙人习惯看海发呆,思考人生/unsplash
Saudade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经常看海发呆,到咖啡店、图书馆思考人生,不知不觉间活成了令人羡慕的文艺青年,还带动了葡萄牙艺术和文学的发展。
踏进最受欢迎的里斯本巴西人咖啡馆,仿佛能感受早期知识分子们在这里讨论文学,交换画作的气氛。
 
代表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曾在这里,写出了将葡萄牙的忧郁推向世界的《惶然录》。
里斯本巴西人咖啡馆/TravelVivi
他像大部分的葡萄牙人,工作只为赚养活自己的钱,业余时间就做自己喜欢的事。躲在家里、咖啡馆里听音乐,写诗创作。
 
生活过得还可以,却在书中变换着身份对人生、自我不断提问,显得悲观又荒诞。
现在到咖啡馆门前和他铜像合照的游客络绎不绝,因为传说握住他手中的笔,创作灵感就会源源不断,听得老艺术家也想去排队了。
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图虫
被评为全球最美咖啡馆之一的马杰斯提克咖啡馆,是J.K. 罗琳常去的阅读写作的地方。
 
粉丝还能在古街上还能找到哈利波特的元素,比如逾百年的莱罗书店里精美的旋转楼梯,狮子喷泉广场上带翅膀的石狮子雕像,还有大学生穿的传统的黑色长斗篷校服。
莱罗书店的旋转楼梯,如今已经是哈迷打卡圣地/unsplash
充满惆怅的土壤,孕育了热爱文学、艺术,喜欢忧郁的葡萄牙人。
 
其他国家的雕像以纪念将军、国王为主,葡萄牙的有很多雕塑纪念的却是诗人。
 
闻名世界的卡蒙斯留下了“大陆止于此,大海始于斯”,于是葡萄牙人把国庆日定为他的逝世纪念日。
卡蒙斯的诗人雕像,就连雕像都有忧郁的气质/ 图虫
这么一来,和世界积极正面的大潮流不同,爱哭爱抱怨还爱写诗的葡萄牙人,难免被断定是郁郁寡欢的形象。
 

令葡萄牙人感觉Saudade的破事太多了

到底葡萄牙人的忧郁从哪里来,历史上众说纷纭。
 
不同时期的葡萄牙人,因为各自的原因对现实感到失望、悲观。久而久之,他们习惯了对命运的无奈。
一种说法是Saudade出自大航海时代。
 
从15世纪开始整整二百年间,葡萄牙从一个小国一跃成为世界霸主。
 
历史只会记得恩里克王子、麦哲伦和达伽马,却忘了提到为了开发新航线而牺牲的无名探险家们。
地理大发现时期葡萄牙的英雄又何止发现者纪念碑上区区十几个人/unsplash
当时葡萄牙全国人口数量还不足一百万,基本家家户户都因为开发新航线失去了家庭成员,达伽马建立航线后平均往返也至少要一年。
 
这期间沉船、病死、失踪几率超过40%,还有不确定的返航时间,盼望家人团聚的葡萄牙人,每天过得既期待又焦虑。
像费尔南多·佩索阿写的诗《葡萄牙的海》写道,“苦咸的大海,多少你的盐粒,汇成葡萄牙的泪水”。
达伽马孤独望海的雕像/ 图虫
长时间里面,大海给他们带来财富,但思念对象的空缺还有沉淀的爱,形成了Saudade悲喜交加的特点。
 
与Saudade共生的Fado法朵民谣,这时开始民间流行起来。
法朵这个词,是拉丁文里“命运”的意思,歌唱着大海、爱情还有乡愁的故事。也有说是寡妇还有其他等待的家人们,用歌声互相倾诉命运的不公平。
 
所以法朵歌手不需要特别好声音条件,只需要把感情唱到别人头里。
现在不少街头小餐厅都会有法朵歌手,为食客演唱水手之歌。虽然老艺术家听不懂葡萄牙语,但看着女歌手凝视远方,声音中充满了遗憾、悲伤和恨,令人不知不觉回忆自己的伤心事来。
法朵歌手/ 图虫
另一种对Saudade的解释,是十八世纪里斯本九级大地震后,葡萄牙人对国家从盛转衰感到虚无失落,便陶醉在过去里
 
当时和西班牙平分世界的荣光犹在,只是几年后葡萄牙就卷入了相继发生的战争里,还失去了最大的殖民地巴西。
葡萄牙人才刚刚开始坐享贸易带来的财富,回头突然发现已经跟不上其他国家工业化的步骤,只停留在原地自哀自怨,同时又做白日梦希望有天再次崛起
直到19世纪为止,葡萄牙人还沉醉于过去称霸一时的帝国时代。
 
国家长期处于经济停顿中,感觉无力的民众用大量的诗作法朵歌曲表示急盼出现一位英雄来拯救国家。
 

找不到现实参照人物的诗人们,投入到对国王塞巴斯提安一世的崇拜中,沉醉于昔日发现新大陆后的盛况。

靠殖民得到的财富,最后也没有保住葡萄牙的国运。
 
因为产业集中在初级工业,如原材料加工、软木行业、采掘业、纺织业等,葡萄牙最终在工业化、现代化进程中消失于世界的舞台。
新一代年轻人们,虽然没有经历过大海带来的生离死别,还是与生俱来的忧郁。因为现实还是令人郁闷,令人感觉Saudade。
在山城里斯本上下班就是垂直马拉松/unsplash
实际上,葡萄牙在衰落的欧猪五国中,经济相对来说比其他“猪队友”要好。自2011年申请国际救助后,葡萄牙的经济慢慢开始债务巨坑里向上爬
 
总理科斯塔推行的“紧缩以外的代替政策”,令葡萄牙终于脱离被救助的名单,并有希望在2020年结束二十多年的财政赤字。
 
△葡萄牙经济逐年下降
 
即便如此,经济增长还没有惠及到工资刚过一千欧元的年轻一代,所以仍然有不少人长年在欧盟其他国家打工。
 
他们继承了祖辈的Saudade,可能白天上班,晚上就到酒吧里听法朵演唱,或者去听几首伤心的街头卖唱,想念和家人团聚的时光。
每个阿法玛老镇的传统餐厅里,都隐藏着法朵高手/图虫
 
 
 

一切皆可失去,只庆祝当下拥有的一切

经历过生离死别、国运从盛到衰,这个与忧郁同行的民族学会了容忍命运的多变。Saudade成为了他们疏导自己的情绪出口,也是葡萄牙人幸福哲学的核心。
他们该哭的时候就哭,全身心投入到忧郁中,才会毫无留恋地解脱出来。正如哲学家齐克果所言,“忧郁和悲伤中有种无比幸福的感觉”。
这方面上,葡萄牙人其实比我们想象中要快乐。
 
葡萄牙人的快乐你不懂/unsplash
同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他们或许更快能恢复平静,更容易在悲伤的缝隙里找到希望和快乐。
另一个角度看,Saudade提示他们要对所拥有的心存感激,也意识到一切可能会转眼即逝。
 
所以葡萄牙人的幸福感来自于“庆祝自己当前拥有的”,这种感恩的心态令他们与人相处时显得随性平和。
 
不像其他国家一样进取,现在的葡萄牙人理解了命运多舛,并不强求一定要拥有什么,在闲适的慢生活里自得其乐。
好天气,加上超长海岸线,天天都像度假一样,谁还想上班啊/unsplash
葡萄牙人每天过得优哉游哉的,约吃饭、开会,迟到十五分钟是平常事
 
因为葡萄牙境内有两个时区,前后差一个小时,不少人经常搞不清楚现在是几点。
 
到了夏天,他们还要装上挂在窗户外的窗帘,以防睡懒觉被晒醒
他们最珍贵的财富是家庭和朋友。工作上也赚不了大钱,葡萄牙人更在意要和家庭朋友聚会、互相倾诉的时间。
 
工作再忙,下午茶、晚餐和周末聚餐都雷打不动。
喜欢吃的葡萄牙人还喜欢研究做菜,一年365天,他们可以每天换着花样烹制国餐鳍鱼干。
 
葡国菜也是最早的融合料理,融合了过去各殖民地的饮食文化,怎么好吃怎么来。
著名的贝伦蛋挞店的配方,传说地球上就几位糕点师傅知道/unsplash
吃饭喝葡萄酒,是他们讲究生活质量最后的底线。
 
搭配还不能乱来:饭前印开胃酒,饭后喝助消化的酒;吃海鲜和肉类搭配不同葡萄酒;吃冷盘要喝玫瑰香味的酒,吃点心配葡萄汽酒。
想进一步理解葡萄牙人,老艺术家觉得还可以看看澳门,澳门人也拥有几分葡萄牙人的放松、悠闲。
 
和凡事都追求快、鼓励拼搏的对岸相比,澳门人温良敦厚,不温不火,在街上基本很少能看见澳门人吵架,更不会看见动手的。
 
澳门常见的中文、英文、葡语三种语言的路牌/unsplash
 
自葡萄牙人登陆澳门几百年来,这小城不仅保留了熟人社会的温情,还增加了对不同种族居民的包容
 
殖民历史在这半天能走完的弹丸之地上,留下了独特的华洋并存的文化。教堂就在土地庙附近,圣母、妈祖和观音和谐相处。
 
与当地人通婚留下的葡萄牙人,还发明了中葡融合的代表美食,如葡国鸡和猪扒包
葡国鸡是澳门菜,在葡萄牙是吃不到的/图虫

与其说要与时光追逐,澳门更乐于做“历史幽魂的栖息地”。
 
别人都在建高楼,澳门人把圣保罗大教堂遗址变成世界文化遗产“大三巴牌坊”,并以这个屹立不倒的“废墟”代表澳门。
 
远看大三巴牌坊/unsplash
 
澳门这种念旧情怀,放在葡萄牙就更加明显。
 
葡萄牙人不在乎被世界遗忘,也不太愿意改变生活的节奏去顺应时代潮流。他们的城市还保留着几百年前的样子。
 
信用卡普及了,葡萄牙人还是坚持用纸币支付。在电车上,还能看见翻动报纸的上班族。
在电车上,可能只剩下游客了/unsplash
虽然被游客笑话说已经是破破烂烂的城市,葡萄牙人因为怀旧的情怀,对古董珍而重之,还因城市古旧而特别自豪
 
在里斯本的景点中,很多都标着“欧洲最古老”,“世界仅存的”这样宣传语。像莱罗书店的员工,游客入内就会给介绍,“今年是书店138岁生日啰”。
心思细腻的他们甚至还把别国都不会注意的、荒废的古迹展示出来,比如游客可以在波尔图预约“最糟的旅游”,参观经济衰退后被废弃的传统房屋。
 
看到缤纷磁砖脱落剩下的外墙,导游还会给游客讲这里的前世今生,游客就能亲身体会葡萄牙人回望过去悲喜交加的感觉
/unsplash
瞬息万变的今天,负面情绪很多都被我们埋在忙碌的日常里。
 
葡萄牙人却不急于现实的奔跑,常常停下着眼于内心深层次的感受
 
这时候忧郁和快乐的感觉,都提醒他们时刻要准备好去享受生活,珍惜当下。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资讯

九寨沟冬天的神级雪景你见过吗?只有5%旅行家才会去!

2019-12-23 18:08:50

旅游资讯

【野生厨房2·新疆行】汪涵带人探寻新疆琼库什台野生美味

2019-12-24 13:43: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