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难的路,去看山花烂漫

上周日早上出门爬山时,正纠结于穿什么衣服,我才记起来去年买的一条运动裤还没有穿过,加之当天的天气刚好很适合。
原以为只是一条简单的运动裤,没想到穿到身上时,感觉可不简单。裤腿丝毫不贴身,棉质的面料非常柔软顺滑。穿上那条运动裤很舒适,我的双腿算是完完全全地解放了。只恨我骨头实在僵硬,要是再柔软些,似乎还能就地劈叉。
当时和小伙伴感叹说,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么舒服的裤子,好感动,觉得自己好幸福啊。L笑话我一早上穿条舒服的裤子就觉得幸福了,也太容易满足了。
穿一条舒服的裤子爬山,似乎是潜意识感知到了爬山的难度不低,而浅层次的意识却并不知道。这条裤子在冥冥之中帮了我很多,没有增加过多的负累应该是一种帮忙了。如果那天我穿一条牛仔裤或是其他的裤子,我想我也能完成全程,只是身体将会更加疲劳。
看到群里的公告,我私以为当天的路线是从小梧桐上到弘法寺,接着下到仙湖植物园,和我2019年走过的路线一样。最近仙湖正在举办深圳最大规模的花展,小梧桐上面的杜鹃花也开得正盛,这路线不得不说是一条梧桐山的精华路线了,既能满足强度不太大的爬山体验,也能满足想要看花的心情。
直到开始登山时,我才发觉当天的行山路线并非如我所想。当天的实际路线是从老虎涧上到大梧桐山顶,接着下到小梧桐山顶,最后才是仙湖植物园。
起初的登山高低落差并不大,沿路基本都是崎岖不平的岩石,需要手脚并用,这倒也不是难事。于是一行十几人还有说有笑。
当天天公并不作美,狂风大作,太阳偃旗息鼓,相较于前一天的骄阳似火,相去甚远。好似前一天是在夏天,后一天便一晚快速入冬了。走在山林间,只听得狂风大作,树叶互相碰撞沙沙作响。哦,还有好些鸟儿在树间高歌。
行山途中,发热出汗是再所难免了,但只稍一停下,便觉寒冷刺骨,是冬天没错了。
南方的山林不仅树木种类繁杂多样,而且大多高大威猛,直直地向上无限生长,走在其中,与世隔绝,只看得到头顶的一片天。老虎涧里,树根和岩石交错相融,盘根错节,只看到许多的树根从岩石里面冒出来,好像是人体的肉与血管一样,不知起点与终点在哪。
行山越深,难度也在不断升级,有些地方甚至是90度的垂直,类似攀岩。但和攀岩有所不同,攀岩是各种装备齐全,安全措施非常充分。但在老虎涧可没有安全装备,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树根和岩石相伴相生,形成了一种天然的助力点。这些树根非常牢靠,不论体重是什么级别的人抓,树根都丝毫不动摇。

不走正常山路的弊端就是,不论遇到什么样难走的路,都得硬着头皮往上走。
途中有一处90度垂直的岩石,站在底下,看到其他的人在上面爬时,我一面觉得岩石较光滑,树根少,没有支点可供借力,危险至极,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一旦松手,后果不敢想象。一面又觉得那姿势实在难看,像只猴子挂树上求食一样。所以我基本不做任何过多的考量,直接放弃,我选择走更简单一些的路。
无奈其他的队友都选择迎难而上,同行的男生大多绅士,愿意帮忙。等到其他的女生上去了,我也才开始慢慢尝试。就在尝试途中,我发现岩石周围还是有很多牢靠的借力点,借力点不显眼,但走的人多了,把这些石头摩擦得光溜溜。
虽是尝试,沿途也抱怨这次的路实在难走,害怕的情绪此起彼伏,但整个过程也还算顺利,原以为我如何都爬不上去的岩石,分分钟也被我战胜了。
老虎涧其实没有路,有的是光溜的石头,有的是各种树根,顺着树根,顺着石头走,才能走到山顶。不担心没有路,不担心走不到山顶。
古语云:”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要相信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总会有一条路能让我走到山顶。如果没有相信,大概也是没有路的。相信了,自己是可以开辟一条路来的。

与岩石共生的根床
记得走到一处崖壁时,原本前面再没有路了,可就在崖壁旁边,树根顺着崖壁生长,来来回回,曲曲折折,与岩石共生,竟造出了一张缝隙很小的网状的床。即便这样,我也没想到我可以从这个床上走过。直到H爬过后,我用力摇了摇树根,丝毫不动摇,我才安心走过。
从树根上爬过的瞬间,我内心对大自然又多了一份崇敬,大自然不仅是神奇的,更是伟大的。我把生命交给了大自然,给予了充分的信任。
翻过层层岩石,穿过厚厚的山林,最后抵达大梧桐山顶。山顶上雨雾乱飞,能见度很低,伴随着周围的狂风呼啸的声音,俨然身在冬天啊,有一种世界末日般的绝望。
山顶呼呼的大风,乱飞的冰冷的雨雾,冷且不说,站在上面总有些压抑,我是一刻也不敢多待,等其他人拍完照片后便立即下山。


紧接着是从大梧桐山顶到小梧桐山顶,下山途中,再没有了山顶的大风和雨雾,天空虽阴沉,那也无碍了。沿路,都是层峦叠嶂的绿树,颜色有深有浅。在那些层层叠叠的绿色中间,时不时会冒出些白色粉色玫红色的杜鹃花树,将山间点亮。一大簇,一大簇的立在深林里,显得格外明亮。
原本身处冬天,山间那些杜鹃花硬是把我拉扯回了春天。即便没有太阳的烘托,山花依然傲娇地绽放,随风而动,轻歌曼舞。
可能因为花的缘故,即便身体疲惫,看到那些花,内心也舒适很多。到达小梧桐山顶后,我们选择了一条野路下山,去往仙湖植物园。所谓的野路,就是经行山人披荆斩棘而自然形成的路。

有人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当天的路线,上山不易,下山也好难,甚至也有些危险。下山的路没有岩石,大多是黄土路,且有一定坡度,很容易摔倒。另外下山过程中膝盖酸疼,一眼看不到尽头的下坡路,行走其中,腿会不自觉地发抖。沿途的树大多光溜,想必经过的人可不少了。
发现每次爬山都是这样。上山的时候大家都有说有笑,但下山路就大多没有声音。可能也还是下山比较难,大家比较谨慎,需要小心看路,所以大多不说话。
可哪怕再谨慎也有失足的时候啊,看着L在我前面摔了一个大跟头,整个人趴地上。从摔下去到爬起来,不到1秒钟,动作可麻利了,起来满身灰。一时间想笑又担心她受伤,好在她抱住了一棵树,除了沾了灰之外,再没别的了。
前一秒还在笑话L摔倒,后一秒,我自己也遭殃,不慎滑了一脚,好在重心低,也就一屁股坐地上了。虽说不疼,可总觉得爬山摔倒有些丢人。后面的路,哪怕坡度不高,我也是要紧紧抱住一个棵树才放心。于是,好多次,脚底下虽滑得很,但抱了棵树,不担心摔倒,最多也就是转个圈,也没人看到。
当时和队友讨论起以前爬过的山,惠州的大南山应该是最让人绝望的,翻越无数个山头,没有尽头的山头。而那天的大小梧桐山,又是徒手爬过最危险的山,事后回想如果事先知道很危险,应该提前买份保险才是。
从小梧桐下山到仙湖植物园,我们看了各式各样的花展,花花世界真的是非常惹人爱,小伙伴说她非常想要和这些花花抱在一起。
看到各式各样竞相绽放的鲜花,想起了那句“乱红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确实很迷人,各种各样的花被精心布置成了更大的鲜花,火车等等造型。各样的花看多了,竟觉得有些喧闹。那些活生生的花放到一起,像是花界的大聚会,你一嘴我一嘴地吵个不消停。可就是这样一个热闹喧天的春天才是让人爱的吧。
艺术的世界是无限的,还有些花被放置在特定的布景里,营造出了一种诗意感。我问伙伴们是喜欢繁花似锦还是这种有诗意感的花展,伙伴们说当然是喜欢这种简约有诗意的。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资讯

新疆棉花,温暖了几代人的冬天

2021-3-25 11:23:52

旅游资讯

小虾出游记|烟花三月下无锡

2021-3-25 20:09: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