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去过这座城,别吹你爱爆了大西北

 
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哪里最孤独,又哪里是尽头?或许这是一个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但茫崖肯定是其一。
 
茫崖在哪,可能走遍大西北的人也知之甚少。
 
茫崖是谁,或许连青海本地人也给不了你答案。
 
△中国最孤独的城市,茫崖 /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座“一问三不知”的城市,是最吃遍西北风貌、中国最晚挂牌却有悠悠上千年历史、最像外星球的地方。
 
2021年1月,茫崖石棉矿老矿区成为青海首个国家级工业遗产项目。伫立在茫茫戈壁滩的石棉选矿厂在诉说着老茫崖孤独、荒寂、后工业时代的故事。
 
中国最孤独的城市
 
茫崖,苍茫之崖。茫崖有多孤独?
 
看地理位置便知:被四大无人区包围,南边是可可西里无人区、羌塘无人区,西边是阿尔金山无人区,西北是罗布泊无人区,就连东边也是人烟稀少的柴达木盆地,距离最近的城市敦煌足足也有390公里的直线距离。
 
△通往茫崖的G315国道 /
 
叫天不应,喊地不灵,茫崖是也。
 
地处青海、新疆、甘肃交界,茫崖是进出四大无人区最为重要的物资补给站,电影《可可西里》《七十七天》均选取茫崖作为拍摄地。
 
人口稀少、空气稀薄、90%是戈壁滩,方圆350公里内没有一座建制城市,200公里没有一座县城,一旦涉足,便无可退路。
 
△茫崖无人区地貌 /
 
中国摄影家陈仲元在到访过茫崖后写道,“时见羚羊随车狂奔,得见野牦牛山坡成群,置身荒野如目睹地球初始。”后来,他给这组照片取名——“荒寂”。
 
虽然这里孤独得不像话,天下间仿佛只剩下大地和苍天遥相呼应,但偏偏千年的风沙在此刻画出鬼斧神工,或是雅丹地貌,或是火星营地。没有了人类的束缚,“上帝之手”倒可于此尽情即兴发挥一番了。
先给这片大地嵌上一颗翡翠明珠
 
在昆仑山和阿尔金山之间,因丰富的矿产挤出了一个如同翠玉的人工盐湖。锂、钾肥、芒硝等盐化物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散发出翠绿色的光芒,耀眼又迷人。
 
架着一辆车,穿越盐湖,便可一尝“四野苍茫,如掉青铜镜中”的滋味。
 
△茫崖翡翠湖 /
 
当温润的一面收敛,便可展示“恶魔之眼”
 
“恶魔之眼”又称艾肯泉,艾肯,在蒙语里,本就是“可怕”的意思。此泉硫磺含量极高,流经之地寸草不生、飞鸟不过,又因从高空俯瞰极像一颗眼睛,故名“恶魔之眼”。
 
艾肯泉第一次被描述,是在1884年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的著作《走向罗布泊》。他这样写道:“千百年不停歇翻滚溢出的深绿色温泉水,像是随时要吞噬掉什么。”
 
△恶魔之眼,得用无人机体验 
 
一念成魔,即有另一念成佛。
 
在雨水的冲刷之下,游园沟里竟错落有致地排列着上千上万的“泥菩萨”,层层叠叠,仿佛“千佛坐禅”。1988年,中科院青海盐湖研究所的两名考察员发现并命名了这个地方,“千佛崖”。
 
离远望去,千佛罗汉像是和昆仑神山遥相呼应,又与雅丹地貌的魔王近在迟尺,佛在这里勾兑了和谐。
 
△千佛崖 /
 
不过,要数疯狂呢喃,还得数茫崖东北的俄博梁,这里是状如外星表面的最好证据。
 
有人形容这里是“疯神捏造的世界”。不错,作为中国最大雅丹地貌群的一部分,俄梁博该有这种望之不似人间的自觉。
 
7500多万年的雕刻腐蚀,留给世人的除了宛若走进火星的观感,还有“幽深传说”:因地貌奇特,穿梭的风声怪异,还因富含铁质而导致罗盘失灵。走进这里,可得做好与地球随时失联的准备。
 
△状如鬼星的俄博梁 /
 
老茫崖的过往、失序与荒诞
 
你很难想象,在这片荒原上怎会衍生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是石油,以及矿产资源。
 
在花土沟,有一个中国最荒凉的机场,运载着一代又一代的石油人来此建设家园。
 
茫崖市面积挺大,下辖花土沟、茫崖、冷湖三镇,但人口只有6.3万,多数集中于茫崖镇和花土沟镇两地,其余都是四野无人的荒壁,每平方公里还不足一人。
 
△茫崖并非一直荒凉 /
 
但在过去,老茫崖可不是一直荒凉。
 
据记载,茫崖自旧石器时代便有人类居住。等到有了确切的文书记载,是在汉代。
 
张骞出使西域,返程时为躲避匈奴的追击,便“并南山,欲从羌中归”。这个“羌”,便指今茫崖一带。《汉书·西域传》所载,这里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婼羌国的所在地。
 
可以想象,当时的茫崖(古称“尕斯”)还是一片戈壁绿洲,水草肥美、盛产羊、马、骆驼,先后有羌人、吐谷浑人、吐蕃人在此繁衍生息。
 
△茫崖在过去也是一片绿洲/
 
四通八达的茫崖,自古以来还是沟通中西的要道。早在一千五百多年前,一条“古羌中道”通往西域,后来,又扼古丝绸之路南线咽喉,可谓“西行通南疆、东北过当金山口通敦煌、往南赴卫藏、东达青海湖”,千年来悠悠驼铃回荡于古道,不绝于耳,车马往来,热闹非凡。
由于茫崖重要的地理位置,人口往来不息,又有得道高僧西行取经而过,于是,羌戎文化、藏族文化和佛教文化得以在这片小小的土地里扎根生存。
 
△从古到今,茫崖都是重要的交通要道/
 
但岁月经年,茫崖的繁荣早已被掩埋于风沙之下,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这个地方才重新被石油唤醒。
 
1955年,勘探队员希望这里的秃山皱岭长满鲜花,故起名“花土沟”。可没想到,此后这里长出来的会是全国储量第一的石棉、全国储量88%的天青石,还有6.7亿吨石油。一夜之间,花土沟从沟变镇,也随之长出了十数万的人口。
 
△在花土沟镇附近作业的油田/
 
可随着资源的枯竭,茫崖再次归于沉寂。
 
冷湖的工业废墟帮忙记录了这场匆忙、并未离开太久的繁华:整齐划一的街道,残垣断壁的学校、商店和办公楼,铺满灰尘的桌椅板凳,来不及带走的行囊物件,当西北粗粝的风沙掠过后,只剩两座丰碑,其中一座上写着:“为发展柴达木石油工业而光荣牺牲的同志永垂不朽”。
 
从无人区,到石油小镇,再到废墟,冷湖像给自己的命运画了一个圆,但就在闭合的瞬间,不甘的一笔划了出去,火星营地和暗夜星空重新诉说着这片土地的荒诞与虚无。
 
△冷湖工业废墟/
△冷湖火星营地暗夜星空/
 
身为青海油田的总根据地,花土沟镇却没显得过于荒凉。市政府伫立在此,整座城镇的面貌显出橘红色调,下班的石油工人走在整洁的马路上,入夜之后,等待他们的是卡拉OK、舞厅、大排档和西北烧烤。
 
这是激情澎湃后重归宁静的诗意,人们不再大声说话,在言谈之间多了几分西北柔情,咕噜噜的刀削面,大口的青稞酒,把嘴一抹又是温吞的一天。
 
△橘红色调的茫崖市/
△西北面食/
 
如今走进茫崖,除了多民族、多文化的融合,后工业时代的面貌更甚:灰扑扑的天、风沙、石油工人、工业废墟、埋在戈壁下的经文石刻,共同组成了一幅荒诞、失序、却残留着古丝绸之路底蕴的画面。
 
别小看了大西北
当命运的巨轮转到今天,茫崖已经凭借孤独、荒诞、粗粝的美感重回人们的视线。那独一份的傲娇美貌,更是吸引人们孜孜不倦地探索......
 
疫情之后,率先火爆的是大西北游,其中便有茫崖。2020年,茫崖旅游人数同比增长22.5%,旅游收入同比增长19.9%。
 
△茫崖独特的美貌吸引不少人蠢蠢欲动/
 
爆红的背后,必有B面。
 
去年,茫崖的必经之路G315国道的“U型公路”被吹成“网红打卡地”,在堂堂国道之上停车拍照的人不在少数,私家车、面包车、甚至旅游大巴都堂而皇之地停在国道一旁。
 
要知道,此路段是连结青海和新疆的重要运输通道,不少重型货车、管道运输车都会在此经过。一旦引发交通意外,后果不堪设想,光是2018年记录在案的就有8起,而这距离最近的医院足有300公里
 
△“U型公路”成网红打卡地/ 微博
 
别太把波澜壮阔、荒野原始的大西北“网红化”,也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说走就走,两眼一闭才知自己被困无人区。
 
茫崖,从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挑战的目的地。
 
茫崖的平均海拔在3000米,四处都是赫赫有名的无人区,可可西里、羌塘、罗布泊,随便单拎一个都足以让人颤抖。更别提一旦在戈壁深处发生高原反应,可能求救无援。
 
在今年2月,就有一名游客因天黑被困在翡翠湖景区;2016年底,一具60年前的游客残骸被发现在茫崖戈壁深处......
 
△别被茫崖的“网红”外表骗了/
 
尽管如今交通便利,但走进中国这座最孤独的城市,还是得带着几分敬畏。
 
前往茫崖的方式有三种:一是飞机,从敦煌、西宁等地都可直接飞往花土沟机场;二是火车,去年,连接新疆和青海(茫崖)的格库铁路正式开通;三是公路,不论是自驾还是跟团,这也是最多人选择的一种方式。
 
进入茫崖的路线也有三段,一是从新疆若羌县沿G315国道驶入,二是从甘肃敦煌沿G315国道驶入,三是从青海德令哈市沿G315国道驶入。但无论是从甘肃还是新疆,都需翻越阿尔金山,路况复杂,只有从青海进入的一段公路笔直,没有太多自然险阻。
 
△自驾大西北,行前务必做好准备/
 
除了无人机,还应该带上高反、晕车等药物,天黑之前一定要返回到有人的市镇。
 
大西北并非“两眼一闭”就可出发的网红地,当翡翠湖、恶魔泉被朋友圈、抖音裹挟后,更该警惕美丽背后的危险。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资讯

花海果乡——雅安汉源九襄

2021-4-6 9:55:28

旅游资讯

不用羡慕国外!再过15天,云南这座城市将变身紫色花海,比澳洲动人,比南非浪漫...

2021-4-6 19:58: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