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塘十年,从一个江湖到另一个江湖

 理塘十年 

 从一个江湖到另一个江湖 

 

 

孔二小姐,大伙也叫她老孔。

 

“2010年还是2011年来的理塘?我都忘了。在高原呆久了,记性都不好了。我爷爷是山西省第一代援藏部,他在西藏待了18年,我有他很多资料,始终觉得爷爷在那里有个情人,想去找他的踪迹,后来坐上火车就走了。之前我对理塘一无所知,没有查过地图,也没看过资料,就顺着这么走,走到理塘,后来去拉萨。刚来的时候,我教小孩子汉语,2012年才开始做理塘的夏天,想给出来玩的背包客一个窝,取名叫理塘的夏天,因为理塘的夏天很美。”

 

“那个时候还在摇摆,没有很坚决,高原苦,走了又回来,后来直到你离开它,你才知道,就是它了。2012年我从拉萨回理塘,带着一条金毛叫妞妞,搭车在拉萨大桥,人家看有一条狗不给搭,我就哭着回去,三天后搭到车。从那个时候开始坚定了自己,可能你上辈子和这里真的有缘分。这个地方很神奇,它会让你莫名的魂牵梦绕,离开它的时候就会感觉你的心留下来了,走到那里都会魂不守舍。我以前离开这儿,和别人讲起理塘,就会哭得很惨,不知道为什么。”

 

海拔越高的地方,越出极致的东西,有独特的美。理塘的每个乡下都很美,毛垭大草原有一个湖叫若根措,八九月份非常漂亮。我们会带大家体验牧区生活,跟着老乡去玩去放牛。你在露天的温泉里仰望星空,喝一罐啤酒,会觉得很感动。”

 

这些话是2017年老孔在理塘的夏天里讲的,大家把这个地方叫高原龙门客栈,偷偷叫她“金镶玉”,这里确实也像个江湖,关外风大,识相的来,不识相的就走,很多人和他们成了肝胆相照的朋友。

 

“我之前跟朋友调侃,说我们有个俱乐部叫前浪俱乐部,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那我们还有啥:我有妈妈和秋裤。”放松的老孔,就是嘻嘻哈哈的,瞎扯打趣,段子接着段子:“以前的江湖是我有酒,你有故事吗,现在,不是这样的江湖了,我们老了,可以退了,年轻人们的夏天来了。”

 

理塘的夏天从九年前到今天,已经不止是简单的住宿,有了文化项目、文创、博物馆,生长成一个文化平台,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符号。老孔说她想要的都得到了,做得还不错,她要跨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老孔在理塘)

 

 

 

“妈妈树”妮热手工艺品项目

 

 

2012年,老孔和好友在拉萨就畅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们有一个藏房子,妈妈们编织手工,我们把她们的产品卖出去,多美好啊。“也很天真很幼稚,可我当年就奔着这个目的去做事,包括做客栈、小孩子帮扶,到今天,我们组织妈妈做编织。”

 

老孔在理塘做公益十一年,从支教到后来持续做小孩子帮扶,最开始还是抱着:“我们在帮他们,来成全我们自己认为的那点儿慈悲心“,后来慢慢觉得,“是他们在成就我们”。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关注到母亲群体:孩子来源于家庭,母亲扮演着重要角色,母亲的变化会让一个家庭发生变化,甚至是根本性的。

 

三年前,大家开始着手帮扶妈妈们。从“理塘妮热”开始,妮热,汉语是羊毛被毯,是藏族在雪域高原上必备的生活用品。理塘妮热多为起绒织物,这种牛羊毛绒编织工艺伴随草原牧民从远古一直走到今天,是藏民族经济收入的来源。在理塘,妈妈们都会这种编织,2018年老孔和团队定框架,开始把想法落地。调研学习、找资金、培训,2020年3月,妮热手工艺品项目在理塘落地。

 

就这么几个人,几杆枪,一步一步走得很慢。最初老孔挑选了四个母亲,和她们一起研究学习。原材料羊毛、洗、处理、染色,成型后由编织老师教技法,然后老孔自己摸索,找不同朋友,按照自己对旅游市场的理解,改良原始技术,研发产品:沙发靠枕、坐垫、地毯、包包、小挂饰、旅游纪念品。

 

“我不是设计师,没办法,那就一起学嘛。这些妈妈们很给力,我一直观察她们的变化。”最开始妈妈们很忐忑、自卑,她们认为自己的手只能挖虫草、洗衣服、带孩子,到后来可以跟游客交流,甚至售卖产品,整个人的气质都自信了。“我觉得母亲的角色比父亲重要,就是看到他们的家庭因为母亲的变化也开始在变化”,最初她的丈夫不能理解,他们的意识里,女人是不可以出来工作的,他们也不相信女人可以做什么,到后来丈夫变成配合理解,妈妈们也经常会带孩子过来玩,孩子的状态也不一样了。

 

这四个妈妈曾经哭着来找老孔,说很感谢她,这是她们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双手除了挖虫草,还可以赚钱。理塘妮热品牌取名叫“妈妈树”,每位妈妈都是一棵树,能支撑保护自己的家人,也希望妈妈们有一棵树作为依靠,让这个项目为单亲妈妈、贫困妇女提供就业平台。

 

(“妈妈树”手工艺品项目)

 

 

 

妇女编织运动

 

 

大家笑称,老孔在搞妇女编织运动。

 

“编织运动,嗯,可以叫运动,我们希望更多人关注女性,关注理塘手工艺。”

 

目前,妈妈们在理塘318川藏旅行记忆博物馆工作,博物馆门外有个阳光棚,是藏族非遗体验区,游客可以跟着妈妈们一起做手工,一起玩,也可以把产品买走。她们是真的在这里工作,通过自己的双手赚钱。后来很多同村同民族的妈妈经常来院子里看,也有一群妇女组建的合作社来找老孔,希望参与进来。“我觉得我们的嬢嬢充满了自豪,她们做的这件事,有意义,有价值感,可以被看到。”

 

这也是老孔把编织工坊放在博物馆的原因:我们有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游客,他们的眼睛是最直观的。他们住在这里,在院子里晒太阳,喝一杯小酒,了解318和博物馆,跟嬢嬢们摆龙门阵,大家想看到的,是真正的当地,真实的理塘。

 

“山水风光,整个四川境内都很漂亮,我们的差异性在哪里?再多的文化旅游,再多的专家学者来,还得当地人的觉醒,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自己民族的文化,要让他们来讲述自己的家乡,参与自己的旅游文化。乡村振兴,我觉得扶贫先扶心,他的心自信起来,成长起来,一切都好办。”

 

老孔说今年她计划招募到十个嬢嬢,尝试订单制,培训技艺,来不了的母亲可以在家做,他们负责订单收购,下一步会有一个新的工坊,有设计师区、工作区、体验区,全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都可以来理塘调研采风,找灵感,走进真正的当地人,留下自己的作品。

 

今年上半年,老孔的目标是解决植物染色,学会染布。基本上嬢嬢们会的,她也要学会。还得改良机器,现在他们的机器还是原始的踏板,很沉、很辛苦,改良需要一大笔钱。找设计师、产品、资金、和嬢嬢们的沟通,用老孔的话,“哪个环节不难呢?难就不干了吗?难才更要干。”

 

今年的变化应该会更大,“在这个变化的过程中,我会很耐心陪着他们成长,要给他们希望,领着他们往前走,不放弃他们。”

 

(编制运动,在理塘)

 

 

 

318川藏旅行记忆博物馆

 

 

老孔是山西姑娘,轴,认死理,不会轻易去做事情,当年给自己立下的志,就一直铆着劲,按照规划一步一步实施,从未偏离过航道。

 

前五年,老孔做客栈,2016年,她开始做文创产品,最近两年,做手工艺品,和团队打造318川藏旅行记忆博物馆,这个微博物馆,是318公路的浓缩,存放旅人的318记忆,关注理塘的地域文化。

 

博物馆在理塘车马村一号,是个大四合院,有民国特色,房子很酷,窗花几乎是理塘绝无仅有保存得比较好的。一楼是个大的售卖场,户外用品补给点。“我们希望这里成为318路上的补给点,登山杖、鞋子、防晒用品、抓绒衣服,都可以在这里买到,同时你可以了解你所要的信息。不管是去格聂雪山徒步,在仁康古街转,或是去稻城去拉萨,这里会让你得到各种信息。口口相传就是这么失传的,大家都不会用口去问路了,可是旅行不可能只依赖于网上的信息。”二楼有大的公共空间,有书房、住宿、酒吧,手工艺品体验、博物馆文创产品。整个院子,是一个文化旅行综合平台。

 

这些年,她在不同阶段做一个小点,如今在这个院子里,把每一个环节都串起来了,这几乎达到老孔的十年目标,她说圆满了,冥冥之中,很神奇的事情。下一个十年,博物馆的运营、理塘的夏天住宿、户外线路、产品的衍生,交给年轻人去做,而她,继续编织运动。

 

有一拨年轻的孩子们跟着老孔,从无到有,一起成长过来,很多从读书时代就和她一起做事,“从客栈到现在,每一个环节我都全程参与,都是我的一部分,我不是孤军奋战,走着走着,有一些年轻人和我同路走,我所做的事情也是他们的理想,我们不成熟,但我们有凝聚力。”

 

这一拨人最开始来理塘,海拔高,空旷,江湖之外,隐士高人,看着来来往往的旅人,听他们的故事,一起小酌一杯,好像很酷。后来,他们看着理塘旅游起步,看着这里慢慢多元化,包括出现爆火的丁真,理塘在飞速发生变化。

 

“有很多人在默默耕耘,书记带着我们植根于这里种树,一点一点做事情。有这阵风让很多人看到了我们,知道了我们,也因为偶像的存在,年轻人会忽略海拔,甚至觉得高反很酷,沉下心去发现理塘的美。它依然是很个性的城市,未来还会有更多好玩的人来,机会与危机并存,我们准备好没有,有没有那样的接待量。我看到的不是今天来好多人,好开心好狂喜,我更多想的是怎么留住这些人。理塘有好几个博物馆,是窗口和服务站,如果每一个博物馆都能运动起来,微小的理塘就能成为小火苗。”

 

(在车马村一号的318川藏旅行记忆博物馆)

 

 

 

从平安村47号到车马村1号

 

 

十年前,老孔在平安村47号做客栈,胡同很窄,还在修路,这一待就是十年,她给自己造了个风花雪月的江湖,喝酒写诗,云淡风轻,如今有了博物馆,她好像少了些姑娘气,长成了更立得住的女性。只要在理塘,她每天早上像上班一样去博物馆,晚上10点左右再回去。每天都很热情,充满鸡血,只要她空,就给每一拨游客讲解,人家问她,为什么每天有打不完的鸡血,晚上要晚睡,早上要早起,她答:因为爱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塘,我的理塘不分现在跟过去,无论它变成什么样子,我心里的那个理塘,和我爱的一群人没有变,这么多年,有些人离开,但有些人始终没有离开,能十年一起做事,这是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缘分啊。”

 

铁打的老孔流水的他人,从平安路47号搬了一公里多,到车马村一号,从一个江湖到另一个江湖,理塘十年,她笑自己连一条路都没走完,走了一条街。

 

高原苦,一个“拧、死脑筋不会转弯、横冲直撞”的外来姑娘,一个“有种”的人,因为这样的性格成了很多事,恰恰也因为这样的性格,在成长中无法适应社会规则,不会妥协,让自己陷入痛苦境地,一次次受伤。最难过的一些路,一些沟沟坎坎,她背着很多压力,自己摸索,不堪重负,“你也看到我前年的状态,看病吃药的时候,想不明白,没有办法,非常痛苦。”现在回头看,根本不是个事儿了。

 

“那两年我无法适应社会规则,过得很艰辛,如今,我找到了和世界、和自己相处的方式,让我觉得最庆幸的是:我还是当年的我自己,依然不妥协,依然往前走,依然保有初心,如果说我和之前最大的不一样,我没有那么偏激了。改变自己,挺没劲的,如果那个阶段我选择放弃了,不争了,不战斗了,回归到之前小客栈风花雪月的日子,可能现在生活很安逸,但我会鄙视自己。”

 

哪一个阶段的老孔,都挺真实的,她说她更喜欢当下的自己。忙忙叨叨的,脑子里永远装着事,装着倒计时,每天发生的事情都是未知的,充满惊喜和惊吓。没有重复的一天,从早上开始,有不同的事情都等待她去解决。“我不是个贪心的人,在我的生活里,事情比名利重要,做事情能提升我的安全感,证明我的存在价值。

 

过往经历让她收获了成长,周遭环境和自己遇到的困难,没有让她变得苍老和破败不堪,她的心是年轻的,这是她觉得最幸福的事情。而且她收获到了爱,很多很多的爱:爱自己、爱生活、爱地球,在她身体的每个细胞里。

 

家人也接受她的状态了,觉得挺好的,“父母会有骨子里的不安全感,觉得女孩漂泊在藏地,没有人照顾,他们不理解、担心,现在我不用抗争和辩解,他们看到你做的事情,知道你的状态,充满了包容跟理解。我爸说我羡慕你,很为你骄傲,你做了我不敢做的事,走了我不敢走的路。

 

接下来,新旧交替,人生走入下一个阶段,敢不敢走,怎么走,她都没那么纠结了,内心挺笃定和放松,整个人是舒展的。“我很享受现在每天自己存在于自己生命中的感觉,希望我到60、80岁的时候,依然像现在一样,生活很充实,坚定做自己,当个快乐的小老太太。”

 

(从理塘的夏天到博物馆,老孔在理塘的家)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资讯

2021自贡国际恐龙灯会,中国最惊艳的灯会

2021-4-8 16:32:19

旅游资讯

99%的人不知道的青海湖最佳玩法,我们找到了!

2021-4-8 18:06: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