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棺材和妹子们的汉服,这个中国小镇都包了

在日本最大的海港横滨港,每天有超过70艘巨轮在此往返。
 
工人们像往常一样有条不紊地卸货、装货。
对于这批漂洋过海而来的棺材,他们早就司空见惯了。
 
△ 图by 网络
这是一笔巨额的“死亡买卖”。
 
一头连接着日本,一头则关联着山东的一个小城菏泽。
 
菏泽,是享誉内外的牡丹之都。
但少有人知道,菏泽“棺材之乡”的名号。
 
而这个名号,还是日本人叫响的。
 
2017年,日本一家媒体走进菏泽,惊人地发现日本90%的棺材,居然都来自这里。
△ 图by 网络
换句话说,日本大部分人生命最后一分钟,躺得是否舒坦,还得看山东人的。
 
△ 图by 中新社
去年,因为疫情爆发,日本丧葬行业面临了前所未有的艰难。
 
他们在一则声明中指出,全国每个月平均有11.8万人死去,丧葬每天加班加点地处理。
 
其中一大难题就是棺材。
来自中国山东菏泽的棺材。
疫情,不仅让原本畅通的运销渠道受阻,甚至还涨价了。
 
可谓生亦难,死亦难。
△ 图by 日剧《入殓师》
01
日本人最后的体面
“我要订做一款哆啦A梦的棺材”
 
用一口棺材称霸日本的丧葬行业,菏泽早就登上了日本的新闻热榜。
 
2017年,东京电视台一档节目《不可思议的世界》专门来到山东,揭秘菏泽的棺材生意。
 
△ 图by 日本综艺节目
毕竟用了这么久的棺材,总归还是想要知道,人生那最后一点的安于,到底从何而来。
 
他们的镜头走进了曹县,这个菏泽的“棺材重镇”。
 
在这里,身价百万、千万、上亿的老板不在少数。
 
光是看到工厂门口,停着的一辆保时捷,就足够惹眼。
 
△ 图by 日本综艺节目
当得知,这位拥有棺材工厂的老板,还有奔驰、宝马、雷克萨斯……等多辆豪车时,镜头另一边的日本看客们,惊呆了。
 
他们也没能想到,这个几乎垄断日本棺材的中国小城,有着这样惊人的爆发力。
 
甚至是生产能力和创造能力。
 
在菏泽宽敞明亮的生产车间里,工人们分工明确,熟练自如。
 
有的专门负责钻孔,有的负责钉钉子,有的是负责抛光,还有其他人专门下料,装饰……三下五下,就搞定了一道道工序。
△ 图by 日本综艺节目
这套流水线的终端,就是一口口等待验收的棺材。
 
要负责起几乎全日本的“身后体面”,没有一点本事,是万万不行的。
 
除了棺材做得溜,搞起设计来,菏泽的工人们也是相当在行。
△ 图by 网络
 
曾经有一个机构做过一个调查,问题是“面对死亡,你最想做的三件事是什么?”
 
有一个答案说:我想要给自己订做一口哆啦A梦的棺材。”
 
在日本,尤其是老人,对于死亡有着某些“迎接仪式”。
 
△ 被装饰了的棺材内部。图by 网络
在他们的观念里,秉承着与其忌讳死亡,不如计划死亡的理念。
 
又可称之为“终活”。
从字面上来说,就是中老年人为临终做准备而参加的各项活动。
 
大抵包括整理财政事务、制作「终点笔记」与「断舍离」,墓地遗像的准备等等。
△ 图by 网络
为了体验死亡,安排妥当身后事,日本还专门开发了「终活旅行」与「终活讲座项目」。
比如,像躺在棺材里,去感受那一刻的感觉;比如,提前制作遗像,设计发型和妆容;比如,选择好穿的衣服……
 
一切,无非是为了离开人世间的,最后那一点体面。
 
△ 图by 网络
 
所以,对于一口棺材的重视,日本老者也不亚于以上任何一项“终活”。
 
他们很舍得花钱,尤其是花在棺材上。
 
在日本的网站上,棺材的售价大约在8万左右日元,相当于约5300元人民币。
 
如果有对棺材特定需求,他们可以通过当地的棺材品牌商,将订单转接到菏泽。
等到五花八门的个性化定制棺材做好后,再由货轮运往日本的各地寿材店。
 
△ 图by 日本综艺节目
 
为了更好地做好棺材生意,菏泽曹县的企业做足了功课。
 
有些龙头企业,甚至组织专门的驻日团队,收集和研究日本不同地方的文化习俗和流行走向。
 
正可谓,你要什么我都有,你没想到的,我也可以有。
 
△ 图by 日本综艺节目
 
比如,到了樱花季,便限定樱花棺材;有的人喜欢奢华,那就在棺材上镀金;有的追崇少女心,于是应时推出网红粉红棺。
 
△ 图by 网络
不怕客户口味重喜好偏,就怕会错了意,耽误了事儿。
 
所以,早先做棺材培养学徒,师傅大都会要求新员工在上岗的前三个月,好好学习日本的文化和礼仪课。
 
△ 带有花色的粉色棺材。图by 网络
即便锻炼出了本事,哪怕棺材做得炉火纯青,还得讲究一个效率。
 
在日本拍摄的节目里,可以看到工人们一刻也不敢停歇,每天的任务被挂在显示屏上,相当繁重,做不完是不能下班的。
 
老板说,没有办法啊,来自日本的订单实在是太多了。几百名员工每天加班加点,倒班赶工,就是怕耽误客户的使用。
△ 图by 网络
的确,要是用不上精心挑选的棺材,怕是要造成老人一生的遗憾。
 
而要是不得已用上了菏泽的这口好棺材,人生也该打开另一个局面。
 
颇为讽刺的是,这档探访曹县棺材的节目,探讨的主题是“中国制造”。
 
他们走上街头,随机采访日本人对中国制造的看法,几乎所有人表示拒绝、诋毁、不屑。
 
△ 图by 日本综艺节目
 
“丝绸都是冒牌货”“不会买中国的任何产品”“就是不喜欢中国”……最后,被啪啪啪打脸。
 
不仅衣服鞋子,都有中国制造的字样,就连最后睡的棺材,也都是中国制造的。
 
日本右翼加奈子临死前的最后一分钟,躺进了来自2000公里外的山东制造的棺材。
 
她没有想到,就在以为自己完成了一辈子不用中国制造的KPI时,最终还是失败了。
△ 图by 网络
人活一世,最后的奖励是“死亡”。
 
所以,才有了日本老人对着镜头深深鞠躬:“感谢你们,让我的灵魂得到安息。”
02
“升棺”发财
一个做到了极致的棺材生意
 
棺材生意的焦点,落在了山东菏泽。
 
前不久,萧山赘婿引发热议,同样因为招婿,菏泽也曾引发过一场小小的风波。
 
△ 图by 网络
一位棺材铺老板,为了招婿,贴出公告。
 
要求女婿本科以上,跨境贸易、电子商务专业优先,英语、日语流利更好,并且在曹县生活。
 
在自己的条件一栏,写得颇为谦虚。
村里经营电商十余年,有八家网店。
 
殊不知,这八家网店光是市值就达700万。女孩条件不错,却因为家里从事棺材生意,女儿婚事遭到过嫌弃。
 
人们忌讳死亡,忌讳谈论和死亡有关的一切话题。
△ 图by 日本综艺节目
 
曹县的棺材不但几乎垄断了日本,也出口到其他国家,靠棺材发家致富,在曹县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了。
 
一年上百万口棺材从曹县运出去。而据统计,曹县最早开始生产棺材的工厂,每个月的销量就在2万套,一年的销售额达到了1个多亿。
 
为什么,偏偏是曹县呢?
 
曹县地处山东、河南、安徽的交界处,西边紧挨着兰考,这里以焦裕禄种泡桐治理风沙闻名。与之毗邻的曹县,同样盛产泡桐。
 
尤其位于曹县西北的庄寨镇,是中国最大的桐木加工生产基地。
 
△ 图by 网络
 
这个日本人最后容身的“容器诞生地”,街上处处挂着“木业公司”和“木业加工”的牌坊,空地上晒着罗列整齐的板材。
 
一块桐木,将菏泽曹县和日本连接起来。
也因为桐木,将日本和曹县棺材绑在了一起。
 
2000年,日本将棺材的加工业务转接海外,以寻求降低成本。拥有桐木资源的曹县,成为了他们的首选。
 
在日本的丧葬习俗里,死后棺材要和遗体一同火化,易燃且轻的桐木是最佳选择。
 
△ 图by 曹县新闻
 
借助优质的木材资源,曹县生产的棺材越来越得到日本人的青睐。最开始,作为代工厂,只是负责吃力不讨好的代工雕刻服务,处处受制于人。
 
为了变被动为主动,曹县的工人们开始筹划,自己单独做。
当他们把自己的产品带到上海交易会亮相,那些质量媲美日本厂商,价格却实惠的棺木,一下得到广泛关注。
 
此后,越来越多的传统桐木加工企业,看到了日本社会未来的巨大需求,开始转行。
 
曹县也逐渐和日本达成了共识,形成长期合作模式。
 
在细节上,曹县把棺材做到了极致。
△棺材厂员工在工作。图by 新华社新闻
一口成品棺材的长宽误差,必须小于2毫米,棺材上的小木门,使用时不会发出一点声音,再加上设计多元,都是最大限度地满足客户的需求……
 
依靠百年“木艺加工之乡”的先天优势,曹县的棺材做的要比日本人自己造的精良多了。
 
把棺材送出去,把财富迎进来。
 
棺材生意,造就了这个小镇,多个亿元大户,千万百万的大商。
 
也让年轻人们回流到小镇。毕竟在工厂里打工,收入普遍高于其他行业,还没有太大的生活和工作压力。
 
△ 图by 曹县新闻
棺材,迎接死亡。
 
它像一栋量身定做的“小房子”,也像一艘安稳的小船。
 
就像某个棺材厂老板说的:“赚不赚钱是次要的,人总要有个归宿。从出生到死亡,没有人可以切断和中国的联系。中国制造,一生的陪伴。”
 
“希望日本的大家,都来买我们的棺材。”
 
△ 图by 日本综艺节目
03
山东菏泽曹县
从“鬼城”到“超级小镇”
 
菏泽曹县,曾经是“最穷光棍县”的代名词。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它是中国贫困县名单上的“钉子户”,每个人平均八分地,人均GDP排名全国倒数第二。
 
△ 90年代的山东菏泽。图by 网络
因为贫穷,生活都成问题,村子的男子娶妻更是一大问题,所以成为了著名的“贫穷光棍县”。
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只留下老人留守村子。老人早早熄灯,刚入夜,村子就漆黑一片,有了“鬼城”一说。
△ 图by B站
同时,在曹县,有着历史悠久的木雕文化,更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明清延续到现在。
所以,它很早就被称为中国艺术之都”
△ 图by B站
搞艺术,穷死庄稼人。
但是木雕这一项技艺,对之后的棺材生意有着天然的优势。
后来的逆袭之路,一是靠棺材生意,蜚声海外。
二是靠木材,成长为中国木制品跨境电商的产业带,也是仅次于浙江义乌的全国第二大“淘宝村”。
这里也生产了美国80%的木质旗。
让人更没想到的是,曹县还凭借汉服,打入了中国庞大的汉服市场。
 
如今,电商平台上所能搜到的汉服,相当一大部分来自曹县,如今曹县的电商汉服已经占据了全国汉服线上销售的三分之一。
△ 图by 淘宝
换句话说,全国三分之一的汉服,来自山东这座小城。
 
一开始,做汉服,曹县并没有什么天然的优势,更没有浓厚的汉服文化底蕴。
 
仅仅是,想着自己做寿衣的手艺不能浪费。
此外,这里还是全国最大的儿童演出表演服饰加工基地。
 
△ 图by 网络
电商兴起,汉服热一出,曹县人像当初抓住“日本棺材市场”的机遇,一头扎进了汉服这个全然陌生的领域。
 
尽管一开始,用的是以前加工衣服的原料和机器,做的仿制爆款汉服,用低廉的价格进入市场,遭到了诟病和抵制。
 
有汉服品牌老板曾经杀到曹县,将抄袭成风的商家告到了法庭,最终胜诉。曹县的汉服,在这次风波中,受到沉重的打击。
 
△ 图by 网络
 
可曹县人,偏偏不认输。
 
转而开始研究高端汉服,从汉服历史,到原创设计,再到汉服的制法讲究,通通从零开始。
 
也最终凭借着认准一件事,就要把它做到极致的精神,做出了征服4000万女性的汉服。
去年,就有一款比一般的奢侈品牌都贵的定制汉服,卖出了3.5万元的天价,有许多人凭借着汉服定制发家致富,年入百万。
 
△ 图by 网络
 
曹县的电商,也在棺材生意之后,越来越做得风生水起。
 
这里面,都少不了曹县人敢闯敢拼,胆大心细的执着精神。
 
曾经有一对博士夫妻,回曹县做汉服,把100多元的原创汉服卖成了当年的爆款。
但在村子里,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卧虎藏龙的“高端玩家”比比皆是。
 
就连3.5万元一件汉服,也并非什么神话。
 
以至于有人开玩笑说,中国汉服复兴的起点,不在西安,不在南京,而是在曹县了。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资讯

全域旅游看溧水|满架蔷薇一“城”香,花开好了只等你!

2021-4-21 22:40:49

旅游资讯

中国最浪的网红村,两个字

2021-4-22 16:05: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